亨利大帝今天退役了,很是伤感了一把。终老终成梦,一叹百年身。岁月多无情,回首茶未冷。祝各位球迷每周都有好球看!

    看台上,朱广护和周晓峰在争论。两个年大叔,此刻像俩孩子,你一言我一语的,语速既快又夹杂很多方言术语,听的旁边人一楞一楞的。

    朱广护先发言:“没搞懂啊老周,既然有这种意识,为什么不早一点用呢?”

    周晓峰若有所思的:“可能之前没有把握吧!”

    朱广护摇头:“前场抢断要什么把握,十次成功一次就笑死了!”

    周晓峰也摇头:“难道是为了麻痹对手,才在那追着球跑?”

    朱广护不同意:“不对啊,对方后卫一直在防着呢,而且这种抢断越出奇不意越好才对啊,为什么还要先那么跟着球跑,这不等于是在提醒对方了?”

    周晓峰脸上笑容很得意:“看结果嘛,我干儿子厉害不?”

    朱广护才是个刨根问底的性子:“你这个态度就不对了嘛,我反正不信他是没有目的的抢了二十多分钟。”

    看着场上加快进攻节奏的s省少年队,周晓峰心一动,“会不会之前那次磨磨蹭蹭的反击也是故意的?”

    朱广护有点惊讶:“有可能,看他们现在的体能状况,好像还没到油尽灯枯的状态!”

    周晓峰声音有些激动起来:“我明白了,之前一直是在做局!给对方提醒也是故意的!比如说吧,同样是睡觉,跑完步洗个澡再睡,和啥也不干直接躺下睡哪个效果好?”

    朱广护思维速度也不慢:“懂了,真厉害!把对手,不对,是把人的心理揣摩到了这种程度,只能说佩服了!”

    周晓峰也是直感慨:“了不起啊,有意为之。就是让对手先提高警惕,再慢慢放松,直到注意力下滑到正常水平以下,再突然改变策略,让对手防不胜防呐!”

    朱广护兴奋的两眼放光:“竟然能在场上运用心理战,谁说这支球队只有卢伟战术水平高的!心理战可以说是战术的最高层次较量了!你这个干儿子,太他么厉害了!”

    周晓峰才不跟他客气:“我这俩干儿子交给你,他么的,做梦你都要笑醒了!”

    ————

    为什么会在那一瞬间走神,李贴双手掩面,牙关紧咬着,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他虽然内向,但性格并不软弱,心里难过归难过,还是知道轻重的。现在如果能把这个问题想明白了,说不定对场上队友们还有帮助。

    仔细的回想了一遍对手的所做所为后,就忽然定格在自己回传的那一秒了。

    是的,如果是以前,肯定还会再仔细观察一下再传的,可今天,先入为主,那家伙的抢断没威胁,这种想法却被潜移默化的刻在了脑子里。

    竟然是故意的!

    太可怕了!

    抬起头,看了眼仍然一脸沉着的主教练,李贴鼓起勇气,冲着场上队员:“小心啊,他们留了力的,别被假象迷惑了!”

    王红礼回过头,径直朝他走过来,看着那马上低了头,手足无措的样子,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知道厉害了吧!”

    重重的一声“嗯”,仿佛从鼻腔最深处发出来。

    又好像,是从心底。

    ————

    11打10,但满场观众期待的围攻却没有出现。在全场“进一个!”的呐喊声,这些少年们,依然稳扎稳打,和同样回撤很深的对手,一起,在场纠缠。

    只有体能困难户,只有经历了地狱般的注意力考验的家伙们,才深深的明白,眼前的局面,已经是最好的了。

    所以,在这种时候,谨慎,是第一位的。

    所谓,决赛无名局,即是此意。

    机会匀等的状况下,比的就是耐心。

    投入巨大的人力体力去创造机会,和等待对方犯错抓住机会,成本是倍数级的。

    不是不想冒险,而是在实力差距不大的情况下,冒险的成本太高,风险太大!

    取悦观众?

    拜托,这又不是表演赛!

    就是想到了这些,小胖子姚厦才一脸的的庆幸,但是很快,又起了疑问:“老大,上半场为啥不用这么好的办法?”

    尤墨对这笨脑袋很是无语,不过考虑到电视机前观众们的情绪,指礼就免了,“笨啊,刚上来精神头那么足的!”

    汪嵩嵩都看不下去了,“姚老大,你这智商堪忧啊!”

    转头又问尤墨:“老大,现在这节奏还行吗?”

    尤墨这次是竖大拇指了:“感觉还不错,不过现在你是指挥官,我们听你的。”

    汪嵩嵩一脸笑容,豪气干云的拍拍胸口,不过还没等说什么,就被身边一个掩饰不住惊喜的声音吓了一跳,“哇哈哈,我听到你们战术布置了!”

    姚厦都无语了,这个李京羽,刚才偷偷的跑到了汪嵩嵩的背后,自己还在犹豫要不要提醒下呢,结果这货竟然自己暴露了。

    大哥,紧张到窒息的决赛啊,还有十五分钟就结束了,能不能严肃点?!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天才吧。

    逗笑了一群人的家伙,在卢伟的眼,慢慢的模糊起来。恍忽,仿佛看见那个拉满弓弦的家伙,对着炽热的太阳,以膜拜的姿势,射日。

    ————

    是的,天才。

    比赛的进程,在第八十分钟,就这么被天才毫无保留的一次经典之作,给彻底改变了。

    可能在他的心理,顽强的对手,神一样的发挥,心理战术,红牌下场,这些,统统都不重要。

    就像所有的天才一样,专注,执着,痴迷,疯狂。

    灵感的涌现,既毫无征兆,又仿佛是冥冥的必然。

    大禁区前十多米接长传球,右脚外脚背轻轻往前一撩,面前的李宇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皮球从头顶飞过。人过球过的李京羽,就势往前一趟,在所有人都觉得趟大的时候,急停左脚一勾,把让人眼谗的皮球拉了回来,紧跟着右脚一磕,甩脱了前面的刘敏,面对仓促补防上来的老五,在身体失去平衡前的一瞬间,右脚搓出了一个大弧线,绕过了所有障碍。

    浇灭了所有希望。

    怎么防?

    能告诉我他的下一个动作是什么吗?

    不能的话,流畅到极致的,比表演还要华丽的动作,用什么,来抗衡?

    或许,对天才来说。

    唯一能抗衡的敌人,就是自己吧。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