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时刻出来抢镜的天才,就和无处不在而又虚无飘渺的运气一样,值得期待,但不能指望。

    所以,这个进球,沸腾了整支辽省队,却只让主教练王红礼紧紧握了下拳头,喊了一嗓子。

    接着,是深深的挫败感。

    即使现在比分领先着,即使比赛还有十分钟就结束,即使,冠军马上唾手可得。都不能把这份心情缓解一分一毫。

    真不甘心呐!

    实力差距如此之大的对手,竟然需要用运气球和天才的灵感涌现来击败。这不得不说是战术上的完败。

    更何况,比赛还没结束,场上,还少个人。

    想到这些,王红礼苦笑着摇了摇头,目光,在旁边的主队替补席上来回逡巡,直到,锁定那个仍然安静的坐着,一脸平静的少年。

    仿佛是觉察到关注的目光了,卢伟把头转了过来,对上了他的目光。

    相视,一笑。

    只是,为什么感觉到的,却是那幽深莫测的眼神?

    王红礼楞了一下,马上,也堆起了东北人特有的笑容,夸张,憨厚。

    把精明,强悍,藏在了眼皮底下。

    是的,这样的对手。

    值得倾尽全力的,一战!

    ————

    不过,值得一战的对手很明显的在孤注一掷了。

    决赛,主场,还有十分钟不到,只落后一个球。

    爬,也要爬到对方禁区里。

    比赛,完全的颠倒过来,s省队,现在把辽省队死死压住了,半场攻防。

    这种在赛前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奇景,真实的上演着。

    再配上电视机里卫大侠那一惊一乍的声音,更让不明所以的人,被唬的一楞一楞的。

    其实,真没有什么好机会。

    打定主意死守的辽省队,即使只有十个人,依然能把防守做的滴水不漏。而且,状态正佳的李京羽,时不时的还要在场拿球冲杀一番,威胁着所有人那脆弱的小心肝。

    孙永康已经完全的六神无主了,性格软弱的一面暴露无遗,每一次进攻仿佛都能把他所有的激*情调动起来,每一次失败,又仿佛把他已经脆弱的神经狠狠的拉拽了一把。

    快崩溃了吧。

    卢伟看着自己面前眼泪快流出来的主教练大人,和那快要泣不成声的声音:“怎么办,怎么办,换不换人?”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吗?

    满脑子的春风得意,仕途无量,接受不了眼前的现实吗?

    那个被你赶走的老头,这会应该还在看台上,应该在微笑着,看着,他的弟子们的,谢幕演出吧。

    对这项运动,你,没有爱。

    所以,它抛弃了你。

    声音还是冷冷的,“不用,相信他们吧。”

    ————

    办法,确实是没有了。

    在赌的,只是运气。

    卢伟都没有办法了,那在场的这些少年们,更是什么都不用想,抱着炸药包往上冲吧。

    看似激*情四射火花四溅的场面其实是在很平滑的过度,反而是辽省队不多的几次拿球反击更有威胁。

    时间,悄悄的溜走。九十分钟已经结束,现在,是四分钟的补时时间。

    真是奇怪呢,少年们的脸上,一点也看不出来紧张,失落,遗憾,有的只是平静的神情,坚毅的眼神。

    还有的,就是超乎想象的体力和注意力了。

    比赛还没有结束,冠军更是遥不可及,但这些少年们仿佛已经被洗礼了一般。

    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眼睛里,只有那不断跳动的皮球,脑海里,只有正在激烈进行的比赛。

    或许,此刻,才是纯粹的竞技吧。

    心无旁骛。

    姚厦冲刺了一趟回来,喘着粗气,吼:“真他么的过瘾,为什么呢?”

    汪嵩嵩也是一脸笑容:“樊指导看见的话,估计也会觉得过瘾的。”

    老五难得的参与讨论:“两个瓜娃子,搞快,球又是我们的了!”

    只有刘敏还颇有些遗憾:“老大,你还没进球呢!不是说好一场进一个的吗?”

    周围所有人都是一楞,汪嵩嵩反应最快:“还真是哈,老大,五场比赛你刚好一场一个,一共五个!”

    尤墨直挠头:“是吗,你记性还挺好。”

    周围一片嘘声,大哥,就这么几场比赛,就这么两周时间,那些个进球真是闭上眼睛就能回想起来,你这一脸无辜的表情,博同情呐?!

    尤墨也像反应过来一般,拍拍自己的大脑袋,转身往前跑:“球来了,下来说哈!”

    刘敏对自己神一般的建议很得意,追着喊:“说好了哈,进一个下来我请你吃饭!串串还是火锅你自己选!”

    尤墨头也不回的:“知道啦!你娃就知道吃!泡了妹子都不会用!”

    初哥刘敏瞬间呆住了:“啥玩意,怎么用?”

    ————

    要,要结束了吗?

    卫大侠的心里,酸酸的,眼睛,呆呆的看着那一分一秒接近终点的时间。

    少年们的神情,让他很是欣慰,他们的成长,更是让他惊喜带着自豪。

    只是,亚军?

    亚军?!

    离成功就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却失败了?

    那还真不如去拼个第名回来。

    或许,他们的进步已经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了,或许,经历了这么一场比赛,他们又踏踏实实的往前迈了一大步。

    可为什么,还是会隐隐的,难过呢?

    拼搏了九十分钟,难道,还是给对方做了嫁衣裳?

    在对手疯狂庆祝的时候,神色黯然的,当背景?

    只能拿自己的进步,来安慰那颗失落的心?

    为什么就不能,拿冠军,来奖励自己那颗拼搏的心?!

    这可是竞技体育!

    安慰?

    这种词,想想都觉得恶心啊!

    旁边解说员的声音透着一股挥之不去的伤感:“嗯,比赛已经只剩下最后半分多钟,辽省队还在拿球进攻,他们已经压出来了,是的,只要把球护住,推进到对方半场,剩下的时间,就不太可能完成一次进攻了。嗯,推进很顺利,真是厉害,90多分钟了还有这么好的体力。哦,已经到了本方大禁区前沿了,会射门吗?没有,漂亮!老五这个上抢很及时,对方犯规了!是一个后场的任意球,时间,我看看,啊,还有二十多秒,快点啊,辽省队已经迅速回防了,快点大脚往前开了!”

    卫大侠也被他逐渐抬高的声音吸引住了,目光聚焦回来,虽然声音还有些软绵绵的:“嗯,应该还会有一次进攻机会吧,我们看看。只是个后场任意球,为什么在球的前面还站了两个人?不会吧,是尤墨和汪嵩嵩?!他们要干什么?前场没有高点了,难道让姚厦去抢点?哦,尤墨弯腰在解什么东西?拿出来了,那是什么,丢给了汪嵩嵩。不是吧!汪嵩嵩差点摔倒!有那么重吗?到底是什么东西?先不管了,这是个间接任意球,难道要从这开始走地面吗?哦,没有,汪嵩嵩把球横向轻轻一拨,尤墨助跑了两步,冲了上去,难道?是射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