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沓冗长的决赛,终于要结束了,作者君已经红血,求治疗啊!圣疗cd还没好吗?好了,玩笑开完回归正题,嗯,正题就是,祝大家看书愉快!

    听见尤墨吼出这一嗓子后,所有人都一脸怀疑的盯着那个即将罚点球的家伙,不过看了好一会,也没人有明确的发现。

    刘敏最先怀疑起来,实在是心目老大的形象接近崩坏了,正要说话,小胖子的声音先发出来:“不对吧老大,我咋一点都没看出来!”

    还没等回话,王兴利那完美到不可思议的侧扑,就把少年们的眼球都给吸出来了。

    猎豹般腾起的身体是如此的舒展,完全打开的双臂,计算的如此精确,让高速飞行的皮球,在即将进入球门的那一瞬间,望墙,兴叹。

    虽然落地的那几下翻滚有点狼狈。

    看傻了的少年们,忘了欢呼。和山呼海啸般的看台,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除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一直在走动的嘛,看的太仔细的话自己眼睛就花了,可不就抖了?”

    ————

    尤墨才懒的理会身后的一片嘘声呢,这可是决赛,而且已经到了让人窒息的点球大战了,画风竟然偏斜的如此厉害,真心有点佩服自己。

    这个王兴利,真心好糊弄啊!

    不过那一下侧扑,确实漂亮。

    这么久了还没爬起来,是个什么意思?

    裁判也发觉不对劲了,走了过去,看了看一脸痛苦捂住腰眼的王兴利,挥手示意队医上来。

    心凉到底的王红礼,握紧拳头蹦了起来。真没想到今天运气这么好,对方好像没有替补门将吧,真是天助我也!

    周挺一路小跑上来,却是先问的尤墨:“什么情况?”

    尤墨真是愧对这份信任了:“你大爷的,自己检查啊,我马上要踢点球了!”

    裁判却在此时主持公道了:“先别急,你们换个守门员上来再说。”

    王兴利的声音痛苦夹杂着一丝喜悦:“刚才那一下怎么样,老大?”

    尤墨真是满脸得意的笑容,眼睛都看不见了,一口白牙闪着光,比了个大拇指:“你是最棒的!”

    王兴利的声音透着一股骄傲:“老大才是最棒的,换你了,手套要不?”

    裁判听的一楞,实在是一场比赛下来,这个神奇的大脑袋已经在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了,现在,怎么着?

    客串门将?!

    尤墨当然要拍拍胸口了:“不要了,现在让他们看看!”

    王兴利疼的龇牙咧嘴的,却还是要提高声音吼:“这是老大的球队!”

    ————

    于是,就在头也不抬的一脚暴射把球踢进球门之后,全场的观众,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神奇的家伙,慢慢的走到了球门里,转身,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嗡嗡的议论声远远超过了上半场那个进球后的声音,到处,都是相互求证的人们:难道,他还要守门?!

    就连李京羽,已经走到点球点了,还有些不敢确认,还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电视机里的卫大侠,更是嘴巴张大的能填进一只40码的球鞋,旁边的解说员毕竟不是专业出身,反而对这神奇的状况很好奇:“确实厉害,我真的很好奇,他还有什么不会的,还有什么办不到的”

    回过神来的卫大侠,一脸的苦笑,摇了摇头,却没有反驳什么。

    是啊,属于你的舞台,你就是无所不能的那一个!

    虽然今天的舞台,分成了上下两个。

    ————

    同样惊讶的直吸冷气的,当然是专业人士了。

    不过看台上的两位主教练,跑道上的女足姑娘们,包括辽省队的队员教练们,都一致觉得他们只是无奈之举了。

    没有替补门将就由场上队员客串嘛,反正没守住也正常。

    是的,这么想的人,包括了李京羽。

    胜负球了吗?

    难得啊,有点紧张呢。

    不过看着对面大猩猩一样直拍胸口的家伙,应该没问题吧。

    还做些奇形怪状的动作来干扰我?

    真是无聊,算了,不看他!

    深呼吸了几次,觉得心跳平稳些了,李京羽把球摆好,习惯性的往后退了大步。

    低着头,静静的等待哨响。

    同时,在心默念,“一,二,!”

    嗯,念到的时候哨声果然响起。

    就这样吧,来了!

    节奏已经找到,那就结束你那滑稽的表演吧!

    ————

    李京羽是被全场观众齐声的那一下“咦”给惊醒的,平常只是在助跑时用余光观察对手的他,微微的抬起了头,看见那个滑稽的对手,站在了球门偏左1/处。

    瞬间,脑子就停止转动了。

    从不骂人的乖小子李京羽,真的要骂人了。

    心理战,他么的,又是心理战!

    竟然在助跑的时候,才跟我摆出架式玩心理战?!

    欲哭无泪啊!

    还有时间思考吗?

    有个p啊,他大爷的!

    不管了!

    含恨而出的皮球,带着高速的旋转,妄图从那狭小的空间里破门而入。

    结果很遗憾,尤墨只是原地移动了一步,伸脚一挡。

    把冠军,挡到了自己怀里。

    ————

    夺冠的时刻,和这奇葩的决赛画风一样,完全的走样了。

    或许很多年以后,依然会有人记的那一群少年,依然会有人想起那个让整座城市疯狂庆祝的冠军,依然,会记的那曾经无上的荣耀。

    但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只想知道一件事情。

    什么个情况,为什么他站在那儿,你要往他身上踢?!

    尤墨,其实也想问问的,不过看着大羽快哭出来的一张嫩脸,忍住了。走过来,搂住肩膀,“好了,不怪你,下来我请你吃饭!”

    李京羽胳膊一甩,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确实不怪我,但说出去,有谁信呐!吃个p的饭啊!你们把我吃了得了!

    冲过来的家伙们,在把尤墨扔上天之前,还是忍不住要问:“老大,你怎么知道的?”

    这货很想说是“猜的”,不过那样子太影响形象了。“算出来的,厉害不?”

    依然有不依不挠的小子问:“怎么算出来的呢?”

    这个答案很明显吸引了李京羽的注意力,一脸沮丧的表情也不能阻止那高高竖起的耳朵。

    “天才嘛,不走寻常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