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因为这句“天才嘛,不走寻常路!”,李京羽在心里恨了他半辈子。

    不过这事情吧,就和这走样的气氛一样,被误会了。或许看台上两位伸着懒腰,在周围已经开始疯狂庆祝的人群,故作一脸轻松的老家伙们的解释更合理一些。

    “没办法,不是一个级别的心理较量!”

    “是啊,同样是天才,一个是技术上的,一个是心理上的,怎么比嘛!”

    “老朱,你接触的天才比我多些,是不是都像这样,哪儿有难度往哪冲?”

    “不这样,哪能成为天才?!”

    周晓峰哈哈一笑,搂住朱广护肩膀:“走了,下去看看我两个干儿子!”

    都在微微颤抖的肩膀,暴露了两人激动的心情:“真想马上把这些家伙们集合起来,打它个几十场,不,几百场,才过瘾!”

    周晓峰一楞,想起了这家伙曾经说起的八月份的世少赛,“对了,你们啥时候集?在哪集训?啥时候比赛?”

    朱广护竟然叹气:“还有十多天才集,肯定要到月份去了,你们这儿氛围这么好,足协那帮家伙估计会把地方定在这里,比赛在8月旬。”

    心头大定的周晓峰,声音高亢起来:“要的嘛,我们这块,可是天府之国,没有比这更好吃好喝好耍的地方了,走了,下去庆祝!”

    ————

    看台上,哭的稀里哗拉的两个姑娘已经顾不上说什么了,就是哭,谁也哄不好的那种。

    当然不会有人哄她们了。

    会被小姑娘当成色*狼殴打一顿的。

    江晓兰明显更能哭一些,时间久泪水足,一起的郑睫开始还能跟上节奏,后面只能努力奉陪了,最后干脆停了下来,观察了一会,发现这姑娘还是没完没了的,只能出馊主意:“快点下去吧,不然让跑道上那个家伙占了先了!”

    猛然惊醒的江姑娘说不哭就不哭,手忙脚乱的擦脸收拾东西起来。

    心头却一阵骄傲,哼哼,那个家伙,肯定没和他一起搂着睡过觉!自家这位今天发挥这么好,自己的功劳肯定不小!

    细腻的小姑娘连这点心思都看出来了,撇撇嘴:“不能太大意了,那个家伙身材那么好的!”

    江姑娘大恨,红着脸,使劲揉了揉小姑娘头发:“你到底是哪一边的?”

    郑睫一脸得意:“为了你好才提醒你嘛!对男娃家家来说,身材和脸蛋的吸引力差不多的!”

    江晓兰对这闺密的业务水平简直佩服:“难怪卢伟就认定你了呢,不行,下来你得好好和我说说,有什么好办法!”

    小姑娘惭愧之余依然绷起:“办法嘛,有那么一点点,看别人有没有心喽!”

    江晓兰岂是轻易受制于人的家伙,眼珠一转:“那咱们交换情报好不好,省得他们俩个偷偷出去干坏事我们还不知道!“

    小姑娘对这防范意识很强的家伙也很佩服,略委婉:“好嘛,走啦!”

    ————

    跑道上的女足姑娘们,两两抱在一起又唱又跳的蹦了好一会。

    不过很快就有人安静了下来,看着场地间,看台上,那不断沸腾的人群,听着耳边那既陌生又好像从心底发出的《pions》,不断的深呼吸,感受着空气那蓬勃的生机,带着浑身的战栗,憧憬。

    运动生涯有这么一回,一辈子都不会后悔了吧。

    什么名正言顺,什么国内国际,什么世界杯亚洲杯,什么奥运会亚运会,能有这么一刻,真是死也甘心了。

    很快,几个还没兴奋够的年轻姑娘也察觉到其它人的心思了,安静了下来,静静的听着看着,默默的接受着,洗礼。

    把对冠军的渴望,对胜利的**,升华。

    仿佛已经哭的差不多了,李娟从地上一跃而起,头也不回,冲向球场央正在狂欢的人群,身后,留下了摇摇头,满脸笑容的张梅。

    他们认识才多久啊,就这么,哭了多少次了。

    自己,看来真的没希望了呢。

    不过,又好像看到了,更大的希望。

    ————

    已经癫狂的卫大侠,把整个演播室弄的乌烟瘴气,神经病一般,笑啊闹啊的,一转头又哭起来,再一会又抑制不住的狂吼。

    没人有办法跟上他的节奏,所以无人敢靠近他。不过也无所谓了,几个小年轻也是激动的大吼大叫的,几个年长一些的,还算沉的住气,也是一脸微笑的由着他们在那胡闹。

    如此受欢迎,如此让人热血沸腾的竞技运动,如此艰难的夺冠之路,如此让人充满希望的成长,一点一滴的,把每个人,整颗心,都充实起来了。

    隔音如此好的房间,竟然还能隐约听见外面的鞭炮声,可见那一颗颗兴奋的心,会把整座悠闲的城市,彻底燃烧起来吧。

    把光和热,撒向每一个角落,沉淀下来,将这里变成一座。

    足球之城。

    ————

    球场间,失败者,最失意的个人。

    李贴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埋头整理装备。

    进球后被红牌罚下场,这表现真不及格,赛后总结可得好好写了。

    李京羽一脸的不服气,但又实在无话可说的,闷闷的,让熟悉的人差点认不出来了。

    天才般的进球,猪一般的点球,还能说什么呢,啥也别说了。千万别来安慰我就行。

    王红礼脸上堆起的苦笑好像一直没消下去过,独自一人走过来,和每一个认识的,不认识的人,握手,祝贺。

    输球可以,输人,那可不是咱东北爷们干的事情。

    直到遇见第一个仇恨目标,手劲才猛然加大,“好小子,好战术!”

    卢伟脸上的笑容仍然淡淡的,虽然疼的牙都呲起来了,“王指导过奖了!”

    头也不回的,继续寻找下一个仇恨目标,“好小子,面带猪象,心嘹亮呐!”

    尤墨才不会束手就擒呢,手上使劲:“王指导也不错,下次不一定能赢你们了!”

    王红礼差点当场吐血,这什么个情况,为什么彬彬有礼的回答听起来那么让人伤心呢?

    这个臭小子,心理战还没玩够?

    或者说,这东西就是他的天赋?随身携带着,随时伤人于无形?

    这么大的脑袋,装的都是啥嘛!

    难怪自己的两个得意弟子,一个个的都着了道!

    唉,算了,回去好生安慰他们吧。

    不是我军无能呐,实在是共*军太狡猾!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