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晓兰和郑睫,几乎是和李娟同时到达目的地的。一抬眼,也都清楚的看见了对方,以及那哭的肿起来的眼泡。

    都有些尴尬,又都不肯让步,低着头,快步往目标迈进,仿佛落后就要挨打一般,越走越快,直到一人抓住一个胳膊后,心里才踏实起来。

    哼哼,谁怕谁!

    都不怕就好,尤墨把胳膊抽出来,反手搂住两个姑娘,在目瞪口呆的众人,洋洋得意。

    霸气啊,这家伙!大嫂二嫂就这么和睦相处了?

    刚好对上眼的两个姑娘才没那么友好呢,吹胡子瞪眼睛做鬼脸的。又不想示弱,于是都不挣扎,反正要丢脸大家一起丢脸。

    还好,认识的不认识的也不会煞风景的问一句:“这一男两女是怎么回事?”

    高兴着呢,狂欢着呢,八卦什么的下来再说!

    两个姑娘开头还挺不好意思的,后来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红着脸抬起头,和狂欢的人群一起,东游西晃。

    直到一脸惊讶的周晓峰和朱广护出现在面前,才努力挣脱出来。

    虽然没想通,不过两个老江湖也不会不解风情的询问什么,哈哈一笑,过来一人给了个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使劲的拍拍肩膀,鼓励什么的话都不用说了,满满的,都藏在眼睛里呢。

    卢伟和郑睫刚好也凑过来了,这对很有夫妻相的家伙手牵着手牵并着肩,一脸的甜蜜。

    樊老头也下来了,正满脸泪水的听着他的得意弟子们争相汇报。汪嵩嵩在那努力的维持秩序:“樊指导心脏不好,一个个来,别激动哈!”

    能不激动吗?那手舞足蹈的样子,能把人逗的直笑。可看清楚那一脸的老泪纵横,又想陪着一起哭。

    一一拥抱过后,高音喇叭的声音传了过来:“下面即将举行的是:颁奖仪式!请获得亚军的辽省队和我们的冠军小英雄们走上主席台!”

    ————

    直到把奖杯高高的举过头顶,直到在全场沸腾的欢呼声俯瞰众生,直到在骤然响起的《pions》声回忆起一路的点点滴滴。

    冠军,才如此的真实。

    人生几何,狂啸当歌。

    仿佛狮王怒吼一般,引起了回应,周围,渐渐响起的呼啸声,此起彼伏,永不停歇的,引爆了心那最激烈的情绪。

    在那一刻,兴奋的快要窒息的人们,捂着自己就要跳出来的心脏,努力的应和着,那后来被一致认定是狼群望月的啸声。

    狼王吗?

    嗯,也不错,虽然懒散的狮王更符合他的形象。

    仍然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卢伟自己都很奇怪。

    或许,激动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吧。

    稍做休息,就该下一个目标了。

    旁边的小姑娘郑睫都忍不住跟着叫唤了半天,才回过头,看着一脸微笑的家伙,恨恨的:“你这个样子好欠哦,真想打你!就不能表现的激动一点,兴奋一点!”

    这货一脸的实话实说:“兴奋过了,歇会!”

    无话可说的郑睫想不理他又舍不得,凑近了小声:“怎么样,累坏没有?”

    卢伟把小姑娘一把搂住,“哭的眼睛都肿了,哪个小子这么会惹姑娘家生气?”

    小姑娘却没心思和他逗乐,安静的待在怀里,看着下面开水般沸腾的人群,喃喃小声:“真羡慕啊,这么些人,可能还有更多的人,都是因为你们,才兴奋成这样的。”

    卢伟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是啊,将来,你也可以的。”

    “嗯!”

    ————

    汪副市长也在静静的看着,和卢伟一样,他也很快的从兴奋走了出来。

    可能像他们这类人,站的角度和普通人不太一样吧,在考虑的,永远是现在和以后,激动的情绪很容易就一晃而过了。

    眼前这副画一般的盛景,对以前的他来说是很难想象的,仅仅是一项运动而已,竟然能让整座城市,十几万人,可能还有更多的人,为之疯狂。而且,随后安排的一系列庆祝活动,场面也是可想而之的。这项运动,这个冠军,竟然会产生如此大的社会影响力,真的是远远超出想象了。

    不过,冠军固然值得庆祝,但长远的发展,可能的负面影响,是不得不做好长远打算的。

    也就是在这一点上,那个大脑袋家伙的所作所为才被他真正的关注起来。

    球队的长远发展,其实和这项运动在这座城市的长远发展是一个道理,任何违背竞技运动本身规则的东西,任何急功近利以获取名利的行为,都会最后伤害到这项运动本身。

    社会舆论的影响力是首当其冲的,媒体的报道虽然受政*府管制,但也只是有个大方向,有个原则和底线,具体到一些可能造成负面影响的报道,有时候也只能是提个醒而已。更何况还有那么多打擦边球的,漏网之鱼的,只为关注不怕挨观众骂的。

    考虑到了这些,一支能产生巨大社会影响力的队伍,才能获得良好的成长环境。不至于昙花一现。

    以后的企业赞助,职业联赛这些,投入那么多的财力人力进去,如此多的环节相互影响,都还是存在很大的隐患的。

    是的,越狂热,越容易犯错。

    伤害的,是这项运动的自身形象,和那些真正的足球人。

    仿佛是看出来他的心思了,尤墨一脸笑容的走近了:“汪伯伯考虑什么问题呢?一脸严肃的!”

    汪副市长一楞,看着眼前这个讨人喜欢的大脑袋家伙,一把搂过来:“想说什么就直说。”

    这么亲呢的状况让尤墨自己都是呆了一呆,才回过神来:“领导嘛,当然考虑的深远一些了。我手上有些东西,不知道该不该给您瞧一瞧。”

    这个家伙,在这种时候,还是在往长远考虑吗?真是不能小瞧了!

    “当然,给你的名片还在吧!”

    尤墨拍拍胸口,“当然了,您的要是弄丢了,升官发财我找谁去?!”

    这小子,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汪副市长一张脸笑的乐开了花:“好小子,敢做敢为,我没有看走眼!”

    又是满脸得意的竖了个大拇指过来,嗯,自己也回敬一个!

    真是个有趣的小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