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军只是开始,征途依然遥远。一支球队,一座城市,当年的盛景,美好的回忆,只是,逝去的不再回来。那么就往前看吧,冬天来了,春天,也就不远了吧!还是老样子,祝各位看书好心情!

    这个年代的庆祝形式就比较单调了。其实也正常,本来平常就没什么娱乐活动的,这一下遇见了如此值得高兴的事情,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花来。于是,还是老样子,吃饭喝酒,聊天吹牛。

    回来顺路去看了看老之后,晚上学院领导的请客尤墨和卢伟就推不脱了。推一推二不推嘛,前两次都没过来,今晚这冠军宴可不能再缺了主角。

    两个从未出现在这种场合的主角,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追捧。

    比赛就不用多说了,这一大一小,无论是战术还是技术,亦或是心理,都把自身特长发挥的淋漓尽致,战胜辽省队这么强大的对手竟然没有依靠运气。这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更何况这一路走来,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他们两人在这支球队的分量,或者说话语权。

    不过热情的追捧后,各人受到的反馈就很一般了。在他们眼里只是十多岁的小屁孩,却表现的比成年人还要老到,既彬彬有礼,又拒人一米之外。

    不由的,刮目相看起来。

    这种带有强烈社交意味的宴会其实很有意思,越是表现的无所谓,反而越容易受到重视。那些满脸堆笑,到处敬酒陪话的家伙,却真心没人当回事情。

    方主任之前是和他们打过好几回交道的,樊指导的事情自觉问心无愧,而且现在又顺利回归了,更不觉有什么隔阂。言谈话语就有些当成自家人的味道,当然,得到的回应也是不冷不淡的。

    这个反应可不太满意,方主任心头有些不踏实了,他今天可是有重要任务的。

    这两个如此有前途的家伙,竟然没有任何关系或者合同约束,像是天上掉下来一样,突然出现在球队里。那比赛一打完,巴西一留学,还愿不愿意回来,回来去哪,这些可都悬而未决呢。

    自己也是前几天才知道这个消息的,当时没少批评江领队,不过听他一通解释,也觉不可思议。来的这么巧,刚好赶上选拔赛报名。报上名不可能马上解决关系问题,这完全不合规矩,流程上也不可能这么快。

    原来是打算看比赛表现再决定的,结果比赛一打完,决定权不在他们手上了。

    是的,面临强力竞争了。全兴俱乐部不知道从哪个渠道得知了这个消息,也准备动手抢人。

    目前本省有资格参加明年全国甲级联赛的全兴俱乐部,组成是这样的:所有的运动员,包括部分教练员和工作人员,关系都是挂靠在学院里的。全兴酒厂负责注资和俱乐部的经营。

    说白一些,就是你出钱我出人,名利双收。

    但眼前这两个小子可是天上掉下来的金娃娃,说不想抢那是骗警察叔叔呢。

    眼下本市足球如此火爆,全兴俱乐部也动了心思,想把球员的关系都买断成职业合同,这个时间还早,可以慢慢谈,但面前这两个小子可就得先下手为强了。

    正在犯愁怎么开口的方主任,很快就后悔了,一个熟悉而又不想看到的家伙出现在他们面前,大大咧咧毫不知耻的在那自我介绍:“我是全兴俱乐部总经理杨肇军,很高兴认识两位小英雄!”

    心头瞬间划过的另一个名字让尤墨迟疑了一下,伸手和眼前的胖子握住:“幸会了,敢问杨肇基和您是什么关系?”

    杨肇军满面红光:“幸会,幸会,他是我哥哥。”

    卢伟只是点头示意,并未说话。

    扬肇军也是个直肠子,客套完了就直奔主题:“嗯,这样的,明年我们全兴集团下属的全兴足球俱乐部就要参加全国职业联赛了。两位虽然年龄还小,但将来可是前途无量,不知是否有意现在就把关系转入俱乐部内,保证比你们在学院里能拿到的收入多出好几倍来!”

    见两人一脸沉思的模样,杨胖子轻轻咳嗽了一声,旁边很明显是说客模样的孙永康清清嗓子,把他俩拉到人少些的地方,声音低沉:“这对两位来说可是件大大的好事情,旁边这位看来你们也知道,是全兴集团董事长扬肇基的弟弟,在俱乐部可是说一不二的人物。难得他如此器重你们,将来在俱乐部里肯定会有你们一席之地的”

    看着眼前这位红光满面滔滔不绝的前主教练大人,尤墨只觉好笑,看来人一得意,察言观色水平就下降的厉害了。“嗯,我们会考虑的,留个联系方式就行了!”

    自觉成功的孙永康一脸春风得意,把扬肇军叫了过来。

    留下了两张名片后,杨胖子想了想,又多给了他们几张:“嗯,我看队上还有几个不错的,帮我把名片转交一下!”

    转身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点头:“谢谢了!”

    尤墨也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回敬。

    说实话,这胖子心直口快的并不让人讨厌,能帮上忙的话说不定自己还会帮个忙。

    但是合同买断或者关系挂靠这些能免就免了,省得将来麻烦。

    目前他们两人真没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无论在学院还是国少,无论是比赛还是训练,不光衣食住行不用花钱,且都有补助之类的,而且比赛打的好还有奖金,这些收入完全可以应付支出了。

    尤墨看着手里的一摞名片,正在考虑发给谁的时候,江领队讪讪的凑了过来,开口的时候一脸的不自然:“其实本来不打算说的,但没办法,领导那要交差嘛!”

    对这未来的岳父大人,尤墨当然是恭恭敬敬的:“江伯伯您直说就是了,是不是我和卢伟的关系问题?”

    江领队直点头:“是啊,刚才杨胖子也和你们说了吧,估计是想直接把你们转成俱乐部的职业合同。但学院这边呢,还是想让你们把关系留在这边。利弊都有,你们自己考虑吧,话已经传到,我就不掺合了。”

    尤墨点点头,“如果我们不同意把关系留在学院的话,那江伯伯您会不会受影响?”

    江领队稍一楞,哈哈大笑:“我都半截子入土的人了,没啥念想,你把晓兰给我照顾好就行了,男子汉大丈夫的何必委屈求全!”

    这下发楞的是对面两人了,尤墨和卢伟苦笑着对望了一眼,最后由未来女婿发言:“放心吧,江伯伯,不会让您白挨批评的!”

    江领队摆摆手,转身,头也不回的:“上次的茅台可真香呐,以后还能喝到不?”

    “管够!”

    明明没有走远,身影却逐渐模糊了起来,那个在路灯下思念妻子的身影,仿佛又出现在了眼前。

    佝偻着背,却还要抬起头直直的看着天上。

    哪一颗星,能承载着希望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