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准备顺路去看看王九经老爷子的,结果却被王丹拦下了:“不用了,我妈看着呢,气色好多了。”

    “那咱们一起回吗?”尤墨也觉得今天的知性姐姐过于安静了一些,自己把比赛形容的如此惊心动魄,都不见她有多大反应出来。

    虽然竭力想掩饰脸上那不舍的神情,但还是表现的很明显,王丹语气淡淡的:“不用啦,我也是刚从家过来,一会就去换班了。”

    不想自己过去,大概是怕家里人看出来什么吧。这姑娘,真是单纯的情绪都不会隐藏。

    尤墨强忍住脱口而出的:“那刚好一起去看看呗。”点了点头,“嗯,那我走了,你多注意身体,看这气色差的,都不好看了!”

    王丹苦笑着点点头,伸手挽了挽鬓角随风飞扬的头发:“从你嘴里,怎么就听不着好话呢?”

    氛围马上就有点暧*昧了,尤墨暗暗叫苦,脸上强自镇定:“嗯嗯,本嘴不产象牙!有时间再聊,多保重!”

    边挥手边跑路,头也不回的。

    实在是,那么知性纯良的姐姐,在自己面前这么一副柔弱女子的形象,很难让人心无波澜。

    那就等等吧,时间会冲淡一切的。

    但愿再见时,已经是知已。

    ————

    王丹呆呆的,看着头也不回小跑着离去的身影。

    没觉得多难过,反而笑着摇了摇头。

    女性的直觉灵敏着呢,这个家伙,也是怕在自己面前待久了会情不自禁吧。

    不过,知道了他的心情,自己又应该怎么办呢?

    穷追不放,还是顺其自然?

    真是纠结到不眠的选择题。

    算了,回去吧,想不出来答案的选择,就交给时间吧。

    或者,交给心情。

    仿佛想通了一般,王丹的步子轻快起来,脸上,也难得带上了曾经熟悉的笑容,看的迎面而来的汪嵩嵩心一凉,站住了,呐呐的:“王,王记者。”

    王丹早瞧见他了,过来拍拍肩膀:“下午踢的不错嘛,想接受采访吗?”

    开玩笑的语气,却被汪嵩嵩当了真:“挺喜欢看你写的章,有时候,也会顺着思路思考下去,想到的东西就想找个人讨论一下,我那些队友你知道的,化程度都不高,难得能有在这方面能聊的来的”

    本来心情开始好转的知性姐姐,心里那潜伏已久的职业习惯,或者说是求知欲和探讨欲,被他说的这些内容给彻底激发出来了,听着听着,兴奋的眼开始放光,“嗯,你能有这份心思真不简单,运动员虽然说是靠身体吃饭,但绝大部分项目都非常依赖于灵活的头脑,缜密的思维”

    虽然消**水的味儿不如公园的花儿好闻,虽然安静的医院走廊不如荷塘小径般轻柔动人,虽然不能大声的直抒心胸,但汪嵩嵩的心里,却已经满足的不知身在何方了。

    是啊,有你,心安。

    就行了。

    ————

    夺冠之夜当然少不了佳人相伴了。

    不过佳人数量有点多,咋办呢?

    还好两姑娘有默契,上半场交给江晓兰,下半场交给李娟。

    其实还是因为江晓兰心里稍有些过意不去,毕竟自己是后来插队的,昨晚上那种亲热很明显已经超出了对手的进度,那现在就做点让步好了。

    可能真的是缺乏亲情的缘故吧,江晓兰的心里,并没有很排斥将来可能个人在一起的生活。虽然感情被人分享的感觉并不愉快,但那个傻乎乎的对手其实也蛮可爱的,如果她也能接受的话,那和自己岂不是姐妹相称了。这种可能的亲情环绕,隐隐的埋藏在心里,不小心想到了,就会有些心动。更何况,真要是因为自己导致他们两个人分开了,也会于心不忍。

    所以,不自觉的就有点让步了,不是大嫂却有了大嫂的范儿。

    李娟呢,虽然不是在江晓兰那种缺乏安全感和亲情的环境长大的,但过早的专业化封闭训练也让她的心里很渴望这种有人依赖,有人照顾,和人分享生活点滴的状态。

    而且对手并不是咄咄逼人的样子,反而还表现的处处谦让,这就让她本来防范不严的心里,更加的不太当回事情了。尤其是经历了上次的心上人昏倒事件后,更不敢有让对方知难而退的想法了。

    得过且过吧,将来还不一定呢,反正自己是不会退让的。

    不过晚上的计划要不要和张梅说说呢?

    仿佛是看出来傻姑娘那写在脸上的秘密计划了,张梅哭笑不得的,“不用说了,我明白!”

    李娟松了口大气,队伍在紧张的备战全运会,自己半夜跑出去会**,这要让其它人知道了可不太妙。而且,还不知道主教练是啥态度呢,下午见着两人一起挽着他的胳膊,也没说什么嘛。

    张梅看着她一脸思索的神情也放心不少,叮嘱:“动静小一点,别让人知道了说些怪话。”

    看着连连点头的模样,又继续说道:“周指导那没事的,他哪儿能不知道你这点小心思,放心去吧。”

    又不放心:“尽量别熬夜,明天早上还有恢复跑呢,别露了馅让周指导想护都护不住你!”

    傻姑娘开心的一蹦老高,冲过来给了张梅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谢谢梅姐了!”

    张梅楞楞的,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经常这么抱你吧?”

    李娟脸上马上浮起几朵红晕,扭过头瞅了眼时间:“梅姐尽瞎说,哪有经常嘛!”

    张梅才不放过她:“这么熟练的!”

    李娟犹豫了一下,才下定决心般的,不过还是四下转了几眼,仿佛是在确认隔墙是否有耳般,小声:“梅姐你也去交个男朋友嘛,你这生活也太单调了,心里多累的。”

    张梅真没想到她竟然向自己建议这个,居然也有些脸红,想拒绝吧心里忽然又有些向往,也凑近了小声:“是有点点羡慕你,不过,有那么好吗?”

    这个问题很明显是傻姑娘擅长的领域了,脸也不红了,语气低沉**:“当然好了,心里面特别踏实,做什么都高高兴兴的,一天像有使不完的劲!”

    张梅明显不信:“糊弄人,我看你哭的时候更多些!”

    傻姑娘张口结舌了一会,想了想,挠挠头:“有哭有笑,才会充实吧,不然心里老是空空的,也没个东西在里面。”

    张梅呆呆的看着这个一起住了两年多的室友,仿佛就一个多月吧,她已经走完了如此大的一步吗?说的这些话,真是句句在心坎上了。

    那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勇敢的往前迈一步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