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天空,狂风暴雨以后,让旧辛酸一笑而过。退一步,还是进一步,都是岸。祝各位书友看书听歌都有好心情。

    少年队其实是放假状态,只是后续可能会有一系列的庆祝活动,才没放人走。不过晚上查房什么的就是走个形式了,叮嘱几句注意安全就算完事。

    尤墨是和江领队一起回到宿舍的,四下转了一圈看看都没喝太多,也就放心下来。

    江老头其实喝的不少,晕晕的还要坚持过来查房,最后尤墨不放心,又把他送了回去。

    江姑娘一开门见着心上人又回来了,激动的不行,不过反应到是很快,知道是送人来的。忍不住轻轻捶他两下,小声:“注意安全哈,不许太过火了!”

    尤墨其实也怕走火,心头虚虚的,不过这种时候当然要拍胸口保证了:“放心吧,又不能用,谅她不敢!”

    这么直白的表达顿时让江姑娘红了脸,小声呢喃:“你是运动员,又还小,不能太沉迷在那个上面,知道吗?”

    尤墨简直大吃一惊,小声反问:“昨晚你还主动来着!”

    江姑娘脸红到耳朵根,浑身燥热的:“人家今天回来找了很多书来看了才知道的嘛!”

    尤墨也实在是有心无胆,不敢再撩拨眼前这动人的姑娘了,“嗯,那我走了,你别又胡思乱想的睡不好觉!”

    能不胡思乱想吗,江姑娘在心底叹了口气,呐呐的:“去吧,注意身体!”

    尤墨瞅着屋里的江领队没注意,凑近过来在光滑嫩白的脸蛋上亲了一口,“放心啦,以后日子还长着呢,有你好好用的的时候。”

    虽然很想踹他一脚的,江姑娘奇迹般的忍住了,小舌头伸出来调皮的在嘴唇上过了一圈,眼睛一转:“那你说话算话,不许只有她的没有我的!”

    这要求完全可以满足嘛,尤墨简直喜出望外:“没问题!我家晓兰最乖了,来,亲一个!”

    这要求江晓兰就不屑满足了,恨恨的转过头:“去吧,去和她亲热吧!”

    说完,一回头看着有些发呆的家伙,又忍不住笑:“好啦,逗你玩呢,注意安全就是了!”

    女人心呐女人心。

    那就别去试图理解了,好好疼爱就是。

    ————

    胸有大计划的明显不止傻姑娘一个,郑睫小姑娘也有。

    早上在医院里看着江姑娘那一脸动人模样,让自己心里也痒痒的,忍不住动了点心思,不过又有些犹豫。毕竟是15岁的姑娘家,脸皮还薄着呢。

    不过看着明显提前回来的家伙,小姑娘的心思有点坚定起来了。

    嗯嗯,表现这么好,奖励一下是必需的。

    没有父母在身边的小姑娘,在这方面到是完全不带害怕的。

    卢伟一回来,就察觉到有些不一样的氛围。平时柔带刚的小姑娘,今天真是柔成水样了,一时半会有些不太适应。

    沉吟了一会,奇怪的语气:“甜带蜜,肥而不腻,难道是东坡肘子?”

    小姑娘就知道他这摇头晃脑的样子说出来就没好话,恨恨的:“就会瞎编派人,晚上罚你给本姐姐洗脚!”

    哪料这家伙忙不迭的点头,“有道理,有道理!”

    郑睫反而不好意思起来,又软又糯的川味儿口音:“哎呀,别个说起耍的,你还当真了,比赛那么辛苦的,我给你洗还差不多!”

    就是这迥异的画风让卢伟不自在,挠挠头:“你前天给我洗过了嘛,今天该我了。”

    一脸认真的模样让小姑娘说不出话来,心本还有些犹豫的念头前所未有的清晰明确起来。

    嗯嗯,就是搂着睡觉觉,还穿着睡衣呢。

    ————

    找个运动员当媳妇还是挺好的。

    趴在李娟背上的尤墨很是一脸幸福模样。

    傻姑娘真是一心的兴奋劲没处使,出了个馊主意给自己,背着这娃吃宵夜去。

    没有被女人,特别是身上还有点肉肉的年轻姑娘背过的人,可能不太理解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一颠一颠的,又软又有弹性,最致命的还是那股清新自然却又很清晰,带着点黄桷兰味道的汗香,再配上软软的渝庆口音,当真让人醉了。

    吃豆腐什么的明显是不敢的,不然难过的可是自己。虽然最后肯定还是会难过,不过一上来就太过火可实在招架不住。尤墨就规规矩矩的趴在姑娘后背上,手啊脚啊什么的绝对不往她可能会敏*感的地方放。

    不过有时候也防不胜防的,年轻姑娘嘛,易燃的很。再加上毕竟没在一起研究过这些,个体差异就不太清楚。

    比如,现在已经明确的,让这姑娘狼性大发的敏*感部位,脖子靠近后耳垂这块。

    最开始只是说话的气流和皮肤的偶尔接触,傻姑娘已经就有点把持不住了,后来不小心碰着后摩擦了几下,就实在忍受不了,放下来抱住了就啃。

    水蛇一般扭啊扭的,仿佛只是嘴唇舌头的接触完全不过瘾似的,想把身体也溶化进去。

    这份热情,当真是再硬的骨头都要被她熔化了。

    开头还能密切配合的家伙后来就受不了了,实在是身体起反应严重,勉勉强强的好容易把她给劝开了,直喘粗气,一脸无辜。

    李娟洋洋得意,仿佛彻底占了上风一般:“哼哼,谁让你碰我那儿!”

    尤墨心叫苦,这才哪跟哪儿嘛,真要刺激着关键部位,还不上来就把人生吃了。

    不过脸上可不敢有所表示,一脸愧疚:“嗯嗯,好了,晚上我就陪着他们喝了点酒,没怎么吃东西,这会也饿了,咱们吃烧烤还是铁板烧?”

    注意力被成功转移的傻姑娘果然对吃有研究,歪着脑袋想了想:“嗯,都想吃,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都要点呗,不过看着大鸟依人般的傻姑娘一脸幸福的模样,那就好好配合了:“嗯,听我家娟姐的!”

    效果达到的未来女王很满意:“嗯,那就都来点吧,别把我家大头宝宝饿坏了!”

    这娃很识相的继续配合:“娟姐真好!”

    心头虚虚的,暗暗祈祷傻女王大发慈悲,暂时放过小的。

    傻姑娘直觉好的很,大眼睛笑得弯弯的,月牙儿样:“就先饶过你!”

    初一躲过,十五难逃啊。尤墨默默的看了看压迫还要抬头挺胸的难兄难弟,

    无语凝噎。

    什么时候才能,你好我好她也好呢?

    哪料一边的傻姑娘居然也关心过来:“老是这样会不会出问题?”

    或许是自认为年龄大些的缘故吧,就盯着看,脸都不带红一下的。

    尤墨实在怕她下手,心头慌慌的:“没,没事,快到地方了,你别盯着看,让别人发现了你不吃亏?”

    机警的傻姑娘左右张望两眼,放下心来:“嗯,你和它好好商量一下,让它老实一会,晚上我还要研究研究呢!”

    晚风吹不走热情似火的夏夜。

    那,要不要发生点什么故事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