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点不到,最近习惯早睡早起的卢伟放下手的书,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以前的子时练功改到晚上八点过了,据郑老爷子说是第一阶段基础已经打的差不多了,巩固和提高是个天长日久的过程,进入下一阶段更是要在修练的基础上有些机缘巧合才行。

    这娃性子本来就淡,做事情又习惯按条理来,一来二去的更不会急于求成了。

    洗漱完毕,躺下关灯,刚闭上眼睛,安静的屋里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仔细确认了一下,确实是往自己屋靠近的。大概是小姑娘又落了什么东西吧,今天老是有点心不在焉,怪怪的。

    正要起身开灯,房门被迅速打开了。

    “是我,别开灯!”

    声音很小,却能清楚的听见着急,羞怯,和些惊慌失措出来。

    卢伟目瞪口呆的,用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看着抱了个大枕头穿着包裹严实的睡衣的小姑娘,蹑手蹑脚的进来之后转身关门。

    难道,还有这种服务?

    揉捏了一顿小脚丫,竟然效果这么好?

    这娃头就有点晕晕的,脱口而出:“干嘛穿那么厚的睡衣!”

    或许就是这么一份理所当然的语气让她放下心来,郑睫爬上床,把枕头摆好,恨恨的:“还想怎样?”

    真没想怎样,纯属觉得天热,关心一下。

    不过这些话在这氛围就不合适了,看着旁边蜷的像个虾米一样,仔细看还有些微微发抖的小姑娘,联想到晚上那怪怪的却又甜的腻人的行为举止,卢伟心一片恍然。

    不过还是要先确认一下的,万一小姑娘思想太邪恶,那可要预防针打起。

    口气较委婉:“我睡觉可不老实呢,万一碰着你了别打我哈。”

    正在琢磨没动静是个什么态度,心跳又开始砰砰加快的小姑娘,一听这话松了口气,也不转头,小声喃喃的:“放心啦,我睡觉很老实的。”

    卢伟也是松了口气,想到自己以前曾经说过的:“你很早就开始自己睡觉了吧。”更觉心释然了,这个家伙穿这么严实的过来,大概就是单纯的睡觉吧。

    只是,真有些不习惯呢。

    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经历过了,这种,身旁有你,安然入梦的感觉。

    那还客气什么,搂过来放在胳膊弯里,身体调整一下,没敢太过火,只是不太敏*感的地方轻轻接触着:“嗯,开了个头就要坚持下去了!”

    很自然的侧躺着,把手放在他的胸口的小姑娘,全身都慢慢的放松了下来,不过还是要解释下原因的:“你知道吗,昨晚那两个家伙在医院就这么搂着睡的,我就”

    没好意思往下说,话锋一转:“美的你呢,看本姐姐高不高兴,看你表现好不好!”

    这娃不毫不示弱:“现在怎么样算表现好嘛,说说来听听!”

    小姑娘张口结舌的:“啊,那个,什么,老老实实睡觉啦!”

    又担心这家伙真有什么超出想象的举止,小拳头捶了两下:“不许说话了,好好睡觉,人家早上还要早起呢!”

    这么旖旎的环境,身边如此温热柔软的身体,不想歪真的很难呢。

    卢伟叹了口气,努力的让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刚好我们放假,最近一起行动吧!那些庆祝活动我也没啥兴趣,能推都给推了。”

    这话郑睫爱听,原本不多的睡意更是跑的不知所踪,声音兴奋的很:“那你天天陪着我会不会觉得烦?”

    卢伟伸手轻轻捏了捏小姑娘还算有些肉肉的后背,“不会啊,天天和那些领导一起吃饭喝酒才觉得烦。”

    没想到人小鬼大的小姑娘竟然懂的很多:“有时候也没办法嘛,该去的还是要去。”

    又觉得这么亲密的接触除了有些不好意思外竟然这么舒服,哼哼了两声,“表现这么好,明天还过来吧。”

    卢伟伸手把毛巾被拿过来盖住两人腰腹,靠近了小声:“穿太厚了,小心起痱子!”

    六月旬了,虽然已经是夜里,却还是有些闷热,郑睫把被子拉开,蹑手蹑脚下床,小声:“那我去换套薄一点的,不许想歪了哈!”

    卢伟哭笑不得的,“快去吧,我努力!”

    小姑娘也是红了脸,不过仗着没开灯就不怕人看见,自己家也熟悉的很,两下溜回自己房间。

    换衣服的时候难免会浮想联翩了,对自己的身材就有些提高要求,镜子前面左扭右晃的,希望找些亮点出来,不过,最后却以失败告终了。

    再溜回来的时候有些闷闷不乐的。

    原位置钻好,气哼哼的:“都是运动员,为什么那个傻姑娘李娟身材那么好?!”

    卢伟真是没想到,一直乖巧懂事的小姑娘竟然还有攀比心理,真是见识了!

    小声安慰:“你还在长个子的嘛,她没得长的,自然要多长些肉肉出来。”

    这话小姑娘爱听,搂紧了细细的闻,又觉得接触的地方太少不过瘾,很自然的把侧身放在上面的腿抬起来压住这娃,哼哼两声:“好了,我要睡觉了!”

    说完拿眼睛偷偷的瞄,看这家伙反应。

    确实要起反应了,卢伟在心暗暗叫苦,只隔着一层薄薄的棉睡衣,皮肤接触的地方变得异常灵敏,自己身体的某个地方就有些跃跃欲试的想抬头。

    更不敢乱动了,眼观鼻,鼻观心,心开始数羊羊。

    哪想到小姑娘竟然不乐意,增加力度蹭来蹭去的,可能也是觉得好玩吧,咯咯咯的笑着挠他,“叫你装睡!”

    这口口声声说要睡觉的家伙,原来还是很有想法的嘛!

    卢伟岂能束手就擒,一把抱过来趴在自己身上,再顺势一个翻身把小姑娘压在身下,手脚制住,“嗯嗯,从哪下手好些呢?”

    慌了爪爪的小姑娘稍微挣扎了几下,又不害怕了,静静的躺着,闭着眼睛,一副任君品尝的表情。

    都有些虚张声势的两人,还是回到了熟悉的套路上,略显生疏的小姑娘很热烈的迎合着贴上来的嘴唇,嗯嗯声从鼻腔最深处发出来,如此诱人,却不自知。

    起反应严重的家伙调整了一下*身体姿势,省得被人误会成耍流*氓。

    虽然套路熟练,但这仿佛熟悉其实陌生,却又安全感十足的环境还是让小姑娘觉得无比刺激。潜藏已久的热情从身体里蓬勃而出,虽只是个吻,却像等待了千年般激动。

    刹那,即是永恒吗?

    亦或是,永恒,不过是一刹那。

    心若连在一起,哪管它刹那还是永恒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