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较于有心无胆的其它两位姑娘,李娟就直接多了。吃饱喝足付了帐之后,还没等他有啥建议,就很随意的语气:“找个地方住下吧,明天还要早起训练呢,在电影院太折腾人了。”

    结果在预料之,但这女王范儿实在端庄,这娃有心无力的:“随便你啦,你都不怕我还能怕?”

    眼睛都不敢盯着看的,还说不怕?

    傻姑娘果然得意,过来挽住胳膊:“走啦,又不会吃了你!”

    尤墨实在不清楚这姑娘理论水平是何档次,只得试探:“嗯,你一般是啥时候来例假?”

    李娟明显对这称呼有点陌生:“啥玩意?例假?”

    好生解释一通,终于让她有点含羞带怯的了:“月底吧,怎么了?”

    刚问完,又反应过来似的,大声:“好啊,你想干坏事?”

    说完没等到回应,自己先不好意思了,实在是大嗓门脱口而出有点让周围一片哗然。

    那就啥也别说了,跑路吧!

    可恶的是吃的太多,还不敢跑快了。

    远远的都还听的见一片嘻嘻哈哈的笑闹声传来,傻姑娘终于红了脸,小声呢喃:“你想干嘛吗!”

    反正也是在劫难逃,这娃索性敞开了说,省得闹误会,靠近了,一本正经的语气:“嗯,也不知道这方面你了解多少。我呢,看过这方面的书,了解过一些,现在这个年龄还是早了一点,打打擦边球什么的没问题,真要真刀实枪的可没到时候呢,最少再等两年我从巴西回来”

    虽然动过那方面的心思,但目前真没那个胆子。她其实也就是好奇,对对方身体好奇,对两人在一起一切可能的亲密接触都充满了好奇。

    听他话的“擦边球”和“真刀实枪”的意思,再加上自己有意无意听到过的,姑娘家的私密聊天内容,也就猜了个**不离十。

    周围没人的环境,这姑娘胆子明显就大的多,语气也是好奇:“真刀实枪我知道是啥意思,擦边球是个什么意思呢?”

    好奇的眼神很明显不是想知道啥意思,了解内容才是主要目的,尤墨觉得反正一会都露馅,这会不如提前说清楚,省得越觉得神秘越容易冒进犯错误,清清嗓子:“擦边球嘛,就是亲热呗,反正最后的底线不越过去就行了。”

    这个答案李娟还算满意,抬头看了看,催促:“走啦,上次我爸妈过来玩住的那个宾馆就不错,也不算远。就是稍微有点贵,一晚上好像要五十。”

    这娃突然想起重要问题,忙问:“你有身份证没?我的户口都还没办好,啥证明也没有。”

    预谋已久的傻姑娘岂能想不到这些,拍拍随身的运动背包,一脸得意的笑:“放心啦!”

    一股小白脸的自豪感顿时迎面而来,尤墨勇敢的挺起了胸膛,坦然面对。

    来吧,反正早晚得败坏在这小妖精手上。舍得一身剐,也要充分满足这澎湃的好奇心。

    ————

    洗澡的时候,李娟很明显是犹豫了好一会的,脑袋甚至悄悄探出来看了好几次,最后忍住了没叫他。

    实在是一下子裸裎相见还有些心虚的慌。

    不过洗完之后,衣服就懒的穿了,想了想,随意的把小内*裤穿上,松松的裹了个大浴巾,大大咧咧的过来,一脸得意的看着这娃惊叹的表情,“去吧,水还不错,又热乎又大的。”

    尤墨真是不敢盯着看,这天然诱人的小妖精,举手抬足间都有着远超自身年龄的吸引力,再加上这一身性*感装扮,可能的没穿内*衣的**,真真让人火从腹升。

    澡也就洗的心不在焉的,几下冲完,不过穿衣服就不用了,一会出去肯定要被扒光了研究,现在何必费事。于是也学着她的样子,裹了个浴巾出来。

    李娟还在伺弄头发呢,没想到他出来的这么快,声音真是一点紧张都听不出来,很随意的:“等我一下,头发比以前长多了,干的有些慢。”

    上下打量了一会,觉得还算满意:“不错嘛,看着不胖,身上还是有肉肉!”

    这娃顿时心虚,过来把电视的声音调大了些,坐在床上,“娟姐以前是短发吗?”

    李娟把长发散开,轻轻的甩了甩,发丝在小麦色的脖子,嫩白的锁骨和肩膀上飞舞着,晃的人心都在跟着动。

    声音懒洋洋的:“以前怕麻烦嘛,剪短过几回,现在嘛,再麻烦也不怕喽。”

    这个调调尤墨熟悉,也是懒懒的伸了个懒腰,还顺便打了个哈欠:“嗯嗯,真好看,你个子那么高的,长发更显得飘逸。”

    内容虽然满意,不过这哈欠打的傻姑娘一个激楞站了起来,用毛巾使劲擦了擦头发,声音透着一股焦虑:“不许睡那么早!”

    尤墨心头虽虚,面子上要绷住:“女娃家家都不怕,男娃怕什么,而且我明天又不用早起的!”

    这话说的李娟更着急了,一把推倒这娃,“不行,明天和我一起训练!”

    这主意好,尤墨瞬间抓住救命稻草:“嗯,那不许太过火了哈,12点以前就睡觉!”

    实称姑娘果然上当,包包里的小闹钟拿出来瞧了瞧,还算满意,刚过十点半,随手调了下放在床头,就张牙舞爪的扑向老老实实躺在床上的小绵羊。

    虽然具体怎么操作不太熟悉,但抱住了啃是擅长的。

    嗯嗯,就当是热身好了。

    这刺激可是实打实做不了假,让不了步的了。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很容易的摆脱了间的阻隔,马上跳出来的两只规模不小的大白兔就在两人间变幻着各种形状,把心仅存的,摇摇欲坠的理智,瞬间碾压了。

    那就各寻目标好了,心仪已久的东西先抓住了再接着啃。

    本来一心想研究出个什么结果的傻姑娘,先被自己身上奇妙的感受给弄迷糊了。又麻又痒,过电一样,时不时的浑身一哆嗦。又像是忍耐已久一般,哼哼声夹杂着沉重的喘息声,越来越重,潮水般的感觉一波又一波的涌来,虽然不冷,但皮肤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的。

    手里握着的秘密武器也没心思研究了,光是自己身体的变化都吓了自己一跳,胸前两粒樱桃变得**的,唯一遮掩住的地方仿佛为了向别人宣告一般,没一会就湿透了。

    这种奇妙的状况让她陶醉又有些不安,微微的睁开眼睛,看着也像是稍微平静了一些的家伙,呐呐的问:“好奇怪哦?”

    尤墨也完全不是清醒状态,随口:“哪儿奇怪嘛?”

    这下红了脸的傻姑娘,咬住他的耳垂边,声音几不可闻:“人家下边啦!”

    这娃很努力才忍住了伸手一探究竟的想法,两只手很是不舍的从大白兔上转移到腰上,努力把状况往业务学习的方向领:“润滑作用嘛,你没听你周围那些家伙们说过吗?”

    李娟一脸恍然,手上使劲握了两把,眼神示意对方解释一下。

    痛并快乐的家伙很是犯愁。

    擦边球,多容易走火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