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章内容略火爆,不喜可直接跳过,不足请自寻种子,敬请见谅!第一卷已经接近收尾,新的战场即将拉开序幕,多谢各位书友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

    事实证明,搂着个小妖精睡觉,即使啥也没干也辛苦的很,更何况还是个勤奋好学的小妖精。

    折腾到大半夜,除了最后一道防线没有越过外,把所有细节都搞清楚了的傻姑娘才心满意足的睡去,手里还恋恋不舍的握住吐了几次后依然抬头挺胸不肯低头的可怜兄弟。

    又困又累手都不敢往她身上放的尤墨,在好容易睡着之前,欲哭无泪的想:这算不算失*身呢?

    大概算是吧,毕竟是受了压迫而非自然的。

    李娟明显也没睡好,梦里内容就不用说了,地球人都知道。

    不过还算提前有准备,闹钟对的早了一些,起来的时候还能来的及洗个澡换个内*衣什么的。

    两人当然不敢大大咧咧的一起出现在训练场上了,那不明摆着告诉大家昨晚发生了什么嘛,虽然真没过界。

    其实最后李娟都有些怀疑这娃之前的说法,很想亲自披挂上阵试试了,实在是怎么看怎么好着呢,哪儿有说明说不能用的?!

    结果被这娃用“怀*孕了咋办?”成功的吓唬住了,最后才强忍住好奇,悻悻然放弃。

    一夜没睡好的结果就是姑娘家精神抖擞,男娃家一脸委顿。

    其实也正常,一个是好奇心满足后兴奋的很,一个是吊在半空不上不下的,效果立判。

    周晓峰看的仔细,心里也清楚这两个家伙昨晚干嘛去了,瞅着身边没人,把尤墨叫过来小声叮嘱:“男娃家和姑娘家不一样,那方面不能太早了。”

    说完自己都有些脸红,眼神也做远眺状。没想到这娃依然大大咧咧的:“干爹放心啦,我懂得分寸的,昨天真没干什么。”

    这份坦然的态度真是让人佩服的很,周晓峰只能喃喃的,像是自言自语:“知道就好,我年轻的时候可没你这么大胆子。”

    好像还是很难坦然讨论这些问题,挥挥手:“去吧,好好训练,你们国少也就半个月以后就集了。”

    尤墨忽然想起手上还有重要东西没交给朱广护呢,忙问:“那朱叔叔人呢?回魔都了?”

    周晓峰说这些其实也是提醒他这个的,点头,“快回去了,今天午刚好我请他在家吃饭,你也过来吧,晚上应该是市领导宴请你们。”

    尤墨长呼一口气,举目远眺,懒懒的太阳刚探了个头出来,把柔和的光线撒在绿油油沾着露水的草坪上,早起的鸟儿已经调皮的喧闹了好一阵子,还不肯停歇的叽叽喳喳着,跑道上那一群姑娘们看起来精神都不错,边跑边笑闹啊闹啊的,到处都是一片的生机盎然。

    要奔赴下一个战场了吗?

    真是,有点舍不得呢。

    ————

    舍不得的还有郑睫,习惯早起的她没有被昨晚的折腾影响多久,刚点,身边的家伙还在呼呼大睡的时候,就醒过来了。

    她俩昨天的程度比起那两位就有些小儿科,不过在未经人事的小姑娘看来,已经是迈出了人生的一大步了。

    起床整理下衣服头发,帮他把被子盖一下,调皮的碰了碰矗立的旗杆,转身洗漱去了。

    多睡了半个小时的家伙这会正一脸幸福模样的看着她忙活。

    手脚麻利的小姑娘自己动手做了两大碗面条,还铺了几个荷包蛋在里面,一人一碗摆在面前,还没吃,就对着先笑了起来。

    也不说话,静静的享受着早晨的宁静。

    郑老爷子起的更早,早点一般是在外面吃,孙女平常也不用他操心。

    现在就更不用,两人已经把小日子过的很滋润了。

    吃完饭,准备完毕,到院子里抬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郑睫又回屋找了两顶棒球帽出来,一人一顶带好。再凑到一起照照镜子,看着就更有夫妻相了。

    手牵着手,沐浴在柔和的暖风里,小姑娘的心,就随着嘴里的歌儿一起放飞了。

    新的一天就会有新的希望呢。

    哼哼,昨天本姑娘可是充足了电的!

    小伙伴们,出来受死吧!

    ————

    录音带交到手里,但具体状况还是要给未来的朱指导讲述一下的,尤墨就长话短说,尽量把自己和混混们打架那一段一笔带过。

    不过两个老江湖很快听出了疑点,仔细询问之下,才让这娃依然轻描淡写的说了几句。

    周晓峰明显消息更灵通一些,马上就把这件事和前天晚上那群混混联系在一起了,忙问:“是不是前天晚上那帮混混就是因为这个过来报复你?”

    得到肯定答复之后,又迅速的给朱广护解释了下事情经过,然后两人一起持续发呆。

    运动队有这些事情其实并不稀奇,找混混过来打架,帮忙报复对手什么的虽然很恶劣,但也并不罕见。只是这些事情被眼前这么大点的小子一个人就给摆平了,实在让人不服不行。

    不过这娃关心的重点很明显和他们不一样,语气很有些严肃:“这些证据如果不够的话人证我也能找出来。现在我有些担心的是,这些证据递上去之后明显会得罪一些人。朱叔叔您会不会因此受些影响”

    还没说完,就被朱广护爽朗的笑声打断了:“这个放心,你朱叔叔也不是自己一人在朝混,这有了证据在手,量他不敢轻举妄动的。至于影响嘛,从来就有,也就不怕今后再多一点。”

    周晓峰也被这话激起了心豪气,使劲拍拍他的肩膀:“好样的老朱,你这支队伍,我看好了!”

    一贯精致细腻的魔都男人还真有些不太适应眼下的氛围,声音略不自然:“看你说的嘛,你干儿子这么大点个人,都能自己解决这么多麻烦。我活了一把年纪了还担心这担心那的,多没意思?”

    又拍拍胸口,摸摸这娃脑袋:“交给朱叔叔,没问题!”

    尤墨习惯的比了个大拇指回敬,“朱叔叔您这话一说,立马年轻十岁!”

    朱广护一楞,也比了个大拇指出来:“有了你们,才真正年轻十岁了!”

    周晓峰也过来凑热闹,搂住这娃肩膀:“干爹有了你们,真是年轻何止十岁哟!”

    朱广护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嘴角含笑:“老周啊,你当年的理想,现在有希望了呢!”

    这下轮到周晓峰发楞了,看着眼前小子那热切的眼神,不禁叹了口气,笑容略带些苦涩:“是啊,谁说不是呢,闭门始终造不出好车来,现在有机会出去,就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吧,看看最后,能看见什么样的风景!”

    是的,那些希望,从未远离。

    只是,埋在了心底,梦里。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