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的宴会其实档次并没有多高,官家的嘛,不会太张扬。但过来过往的各界名流,甚至很多电视里见惯的大人物都鱼贯出现在这些少年们面前,这阵仗就有点吓人了。

    排着队的过来一个个握手,热情点的还要来个拥抱说几句话,自我介绍一下什么的。

    敢自报家门的,最少都是些知名企业的头头,据说还是得愿意赞助或者奖励的企业才有资格过来露脸。

    宴会开始前,一个个让少年们心旌摇晃的名头和数字不断的被念出来,回荡在耳边,简直有些不知何年何地了。

    其实在这个年代,这种规模的赞助和奖励还比较羞涩,知名企业大概也就掏个五万出来就能露不小的脸了。

    眼下全市的球迷,以及假球迷非球迷们,都在热情关注着这个前所未有的冠军队伍,持续升温的足球热潮让很多坝坝球场上都是人声鼎沸,家长领着孩子来少年队试训的更是从大清早就开始,一直到晚上还有人过来打听的。

    在这种时候,冠军的庆功宴上露脸,那可比在电视上打半年的广告都来劲。

    而且这次宴会是肯定要被新闻媒体热情报道的,电视里都会给出几分钟的镜头出来,影响力可想而知。

    如果不是汪副市长亲自设定门槛的话,估计过来的企业和所谓名流能多一倍出来。

    少年们在这种场合其实就是摆造型供围观来了,也没人指望他们能在这种场合,在如此强大的气场下还能正常说话,表达想法了。

    不过汪副市长是个例外,前面的过场走完,宴会也正式开始了好一会,整体氛围转向私人联谊了,就主动过来,很亲热的牵着尤墨胳膊,向旁边纷纷起立致敬的名流们点头示意:“你们聊,我和这家伙说说话。”

    尤墨当然知道他找自己干嘛,和周围一圈人点头致歉后随着他往外走,绕八绕的进了个办公室模样的地方。

    老实说,今晚这场面其实有些超出汪副市长的预料了,他想过这些假装热情的,真正喜欢的,打打秋风的,做广告的家伙们会有怎样的表现,但真没想到他们会如此热情。心满意的同时也略有些不安,这就更坚定了找这家伙出来聊聊天谈谈看法的念头,更何况这家伙也说了要有东西给自己瞧。

    于是就开门见山的,“今晚这场合还习惯吗?”

    得到的答复既在意料,又在想象外。

    “不习惯,太闹哄了。”这个是意料之的。

    又补上的一句:“啥时候我想升官发财了,估计会喜欢这个环境。”

    这句大实话从这半大小子嘴里说出来,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汪副市长也不拐弯抹角:“说说你的看法吧,眼前这状况你们那些队员能消化的了吗?”

    尤墨脸上的笑容淡淡的,语气却有些感叹:“是啊,也就半个月的时间,就从默默无闻到众星捧月,名利双收。成年人都很难消化的了,更别说这帮小子了。”

    汪副市长脸上的惊讶都抹不去,心的震撼就更不用说了,这些话,旁观者可能清楚,但局人,局才这么点大的人,能看的如此清楚,表达的如此到位,真是闻所未闻了。

    或许,就像决赛后卫大侠的分析一样,眼前这小子,真是个心理战的天才吧。

    深吸了口气,继续问:“那你的意思是?”

    尤墨对这爱套人话的老头实在有些无语,声音也变得有些调皮:“一天就会考我!我也只能看着眼前,做着眼下力所能及的事情,长远发展这些还是领导们需要考虑的事情吧。”

    汪老头脸上的笑容有点狡黠,小个子川人的精明劲在眼睛里写的满满的:“你是圈内人,比我懂行的多。领导做决策除了考虑还要做调研,请专业人士提供意见这一环可少不了!”

    尤墨笑着摇了摇头,这老头不从自己这找点东西出来看来不会放手了,也罢,刚好有求于他,索性就敞开了说,“您考虑的比较长远,那我就从眼前,从我们这一支队伍开始说。眼下这局面太过火,得降降温,无论是名还是利,都得控制在一个比较合理的范围,才能尽量的保持这项运动的纯洁性。”

    停顿了一下,见着汪老头一脸沉思的表情,尤墨转头,“有点渴,一次性杯子有没?”

    被打断思考的汪副市长点点头:“那边有,自己找。有道理啊,名利太过,自然会有人想尽办法,用尽手段去钻营。竞技运动本身的东西无一不是需要长期积累的,但如此长的周期很多人肯定等不了!”

    尤墨忙活着,头也不回的说道:“是啊,都是一窝蜂的上,捞了好处就走。队伍真正的发展却没人关心过,基层的设施和运动知识普及也没人有耐心去做,长此以往的话,可不就井干水涸或者直接变味了。”

    没得到回应,也不在意的,继续白话:“一项运动能保持长期的竞争力和良好的社会影响力,基层的水平和开展程度至关重要,只有群众基础良好了,运动水平才能上的去,运动队的选择面才更广。竞争一激烈了,想靠些其它手段上位的人,能钻的空子才会越来越少。”

    汪老头眼睛一亮,握了握拳头:“你是说像开展乒乓球一样?”

    尤墨拿着两个倒满水的纸杯走过来,随意的放了一个在汪老头面前,语气淡淡的:“您也是球迷,也去过现场看球,足球比赛的规模和氛围哪儿是乒乓球能比的了的。”

    汪副市长点点头,拿起面前的杯子,举杯示意了一下:“你小子,真不简单!”

    尤墨笑的眼睛眯眯着,嘴都合不拢,“那就以水代酒,为将来的足球城干一杯!”

    难得的激动情绪啊,汪老头在这一刻真的心潮澎湃了一把。

    于公于私,于国于民,能把这条道发展好了,真是前景不敢想象。

    正在美如画的风景倘佯的汪老头,耳边却传过来了更让他震撼的声音,“把足球当做这座城市的名片,不光能在国内打响,以后借此对外的不断交流也有了更好更有趣的话题。”

    汪副市长真的激动了,一把抓住这小子的衣领,拽过来搂住肩膀,摸着这娃脑袋:“继续说,我看看这个脑袋里还装着多少让我大吃一惊的东西!”

    尤墨挺享受眼前这种真挚的情感表达,声音也很明快:“我们市只是在西南闻名,一贯以天府之国自称,其实地理位置在国内算是偏僻了,对外交流一直偏少,而且没什么好项目和资源的。如果能把这项国内很快会热起来的运动搞好的话,收益可不光是运动领域的”

    把天府之国变成足球之城吗?

    汪老头看着眼前侃侃而谈的少年,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

    是啊,路还长,且艰难险阻,现在有什么理由高兴到停不下来呢。

    不过,路既然已经看清,那就一个一个的脚印踩上去,把脚下的土踩结实了,才算脚踏实地吧。

    才能,走的更远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