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场上没有倒下的队伍,却在酒场上倒下了一多半。当然,可能和那些让人目眩神迷的奖励和前途关系更大些。

    酒不醉人人自醉嘛。

    但眼下局面可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尤墨回来之后轻叹了口气,准备找机会开溜。

    两盘录音带都已经物归其主,后续的故事大概也不用自己操心了。

    眼前这支倾尽心血努力**出来的队伍算是步入正轨了,大环境方面,通过和汪老头的交流,也大致确立了一个方向。

    至于以后,那就要看个人造化了。

    少年们还是有清醒的,汪嵩嵩和老五虽然也喝了不少,但依然集的眼神还是明显的和周围的少年们不太一样。

    见着他回来,就凑了过来。一人端着杯酒,恭恭敬敬的举杯:“老大!”

    多余的话也没有,一切仿佛都在眼睛里,酒里。

    那就不用说什么了,如此巨大的名与利,还能有清醒着的就行。

    仿佛是看出来他的想法了,汪嵩嵩在转身离去前,凑过来小声:“姚老大扛不住,被一圈敬酒的弄趴下了。托我告诉你一声,这一辈子,他都不忘了你们的恩情。”

    顿了顿,指指自己和那帮或清醒或睡着的少年们:“我们,也是!”

    尤墨呆呆的,看着潇洒离去的两人背影。

    自己,还是太操心了吧,或许,他们的成长,已经远远超出预计了。

    可能,人生也是如此吧,关键的时候,遇见对的人,一起经历一些困难,克服之后才发现,真的,迈出了一大步。

    ————

    接下来的日子,悠闲的是心情,忙碌的是身体,略有些伤感的,是离别。

    不过还好,都有心理准备了,也都很有默契的,不到分开那一天,那就谁也别提。

    连续一周左右的庆祝活动完成后,是一周的假期。少年们也算功成名就了,虽然后面的企业赞助大部分没有发到队员手上,但主力们依然一人拿到了一万左右,再算上之前奖励的,这次比赛打完,主力大概一人一万五往上,替补也拿了五千左右。

    钱虽不少,但名声和前途却更要紧一些。

    这些,从络绎不绝前来试训的少年娃们和家长们脸上看的清清楚楚楚的。

    樊老头和江领队两个老家伙可算忙坏了,脚不沾地的跑前跑后,接待,说明,安排测试,安排体检

    不过忙归忙,心里乐呵,足球人嘛,看着这些渴望的眼神,心里不高兴才怪了。姚厦汪嵩嵩这些实力够的也都可以往二队送了,还有几个年龄小点的刚好留下来带带新人。

    只是可惜啊,那两个家伙过不多久就要离开了。

    不过想想也没什么,他们的实力在二队待着没意义,直接去一队的话身体吃亏太多,而且训练内容也不合适。国少队和接下来的世少赛才是他们的舞台吧,也不知道有没有电视转播。

    走神的樊老头,是被一个熟悉的声音给唤回来的,“樊指导,过来抢圈了!”

    一抬头,却看见那个眯眯着眼睛朝自己笑的家伙,旁边,是几个一脸膜拜的小家伙们。

    “咋个不去女足那边训练了?”

    “出去搞封闭训练了,防止对手侦察敌情嘛!”

    “卢伟呢?”

    “不知道啊,可能改打网球了吧!”

    ————

    被人念叨的家伙真的在网球场上,不过很明显,他还没有资格对着人挥拍。

    对墙慢慢练习是初学者很好的起步模式,不过那一脸认真的表情让周围的大小姑娘们都挺怀疑的。

    不是吧,这家伙都已经名声在外,踢出名堂了,还转行?

    只有小姑娘郑睫才能理解他的行为吧,当然,理解了之后,是感动。

    是的,为了更好的帮助自己,这个家伙竟然也学起了网球!

    运动项目之间其实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也是很多身体素质出色的小运动员在未定型前转行的重要原因。

    接近两周的学习后,卢伟的动作已经像模像样的了,专业术语也掌握了一大堆,规则什么的更是弄的溜熟。

    不过他可不会放弃自己所长,也明白自己能帮上忙的地方更多的是战术和心理调整,眼下学习这些只是为了以后会有更好的共同话题。但学着学着就有点收不住,钻研的劲头一上来谁也劝不了。

    劝的当然是小姑娘,不劝的当然是尤墨。

    郑睫是担心他为了自己耽误了正事,影响了身体状态,尤墨理解的层次和她就不一样了,知道这娃的脾气性格就这样,只要去做,必定要做到心满意为止。

    训练结束,两人习惯的在众人神情复杂的议论声离开红土场。

    小姑娘现在可是天天被搂着睡习惯了的,早已不怕这些议论了,下巴微微翘起,声音不大:“累不累?”

    这股自信其实是卢伟真心想带给她的,当然要配合了:“一抬头就能看到你,哪儿觉得累嘛!”

    小姑娘笑得眉眼弯弯的:“嗯,你洗的快些,记的到时时候等我!”

    说罢,又凑近了小声:“今天早上怎么了?”

    还能怎么嘛,天天旁边睡着个不敢用的小姑娘,不上火才怪。这娃无可奈何的:“知道了还好意思问!”

    郑睫更得意了:“是不是因为我?”

    悲从来的卢伟只能摇头叹息了:“看的见,闻的着,用不了,上火,上火!”

    小姑娘机警的左右张望一圈,凑近了耳语:“要不要,试一试?”

    这么大胆的建议真把这娃吓一哆嗦,“太早了点吧!”

    郑睫轻轻咬住下唇,红晕满脸的继续耳语:“看你难过的嘛!”

    卢伟伸手搂住小姑娘肩膀,触手处竟然觉得比以前丰满些了,不由的奇怪:“不要紧的,能忍住,太早了不太好。你好像比以前胖了点呢?”

    放心下来的小姑娘把脑袋放在他的肩膀上:“是啊,你要一直这么陪着我,就得控制体重了!”

    卢伟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红晕未退的小脸,声音里有些不舍:“还没养成个胖妹呢,下周就要集了。虽然还是在本地训练,但估计到时候很难经常见面。”

    哪料小姑娘一点也不伤感:“怕什么嘛,你有空了来找我,我有空了去找你,都没空的话就打打电话写写信!”

    如此坦然的态度卢伟都自认做不到,笑着摇摇头:“一个人睡不习惯怎么办?”

    这下搔到痒处了,小姑娘语含怨怼,耳语:“那你不想留个纪念什么的?”

    这人小鬼大的小姑娘竟然这么掂记着,可能也是心里还不踏实吧。

    卢伟真是忍不住的满脸笑容:“这种事情吧,一旦开了个头就忍不住想继续了,现在又没那个条件的,没事就想起来多难过的!”

    小姑娘恍然,又悄悄的问:“有那么好吗?”

    嗯嗯,这种美好的想象可以有,卢伟的声音,轻轻的,仿佛能溶化在空气里。

    “当然了,就像,爱情。”

    (卷一完)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