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上的少年们,没有人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没有人知道他们在表达什么。

    但也没有人问起什么。

    这两个家伙,就像另一个世界的来客一般,永远猜不透,看不清楚。

    敏*感细腻如张笑瑞之流,都只觉得那家伙的夸张笑容应该是在演戏,做局,不是发自内心的。

    但实际上,是真的。

    只有经历过失去,只有经历过青葱岁月,只有经历过梦想不在,才会在梦想之门打开的那一瞬间。

    控制不住。

    那是怎样的一种颤抖,让人的心尖尖都觉得酥酥麻麻的,浑然不知身在何地,心在何方。

    还好,有更冷静的家伙在。

    还好,有黑白相间的家伙在。

    还好,有时间在。

    那就别多想了,好好踢球吧。

    比赛的节奏很快。双方的赛前布置都很有针对性,一边是尽可能的拉开宽度单打独斗,一边是尽可能的让出边路守好内线。

    相互了解的对手就是这样,做不到的东西,即使勉强去做,即使当时能吓对手一跳,也不是长久之计。聪明的主教练,只会偶尔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做些大胆的尝试,其它的时候,依然老老实实的按照自己写好的剧本来。

    这场比赛,朱广护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球队的进攻能力。

    非洲球队属于典型的人来疯,打疯了可灭一流强队,打蒙了可输流弱队。但想不丢球。而且是崇尚进攻的少年队想不丢球,基本不太可能。

    能减少失误。少丢球就算完成任务了。

    于是,简单的试探之后。喀麦隆队开始大举压上,力图进球数超过丢球数。

    朱广护安排双前锋的意义也在于此。比赛的主基调是防守,但进球任务也重着。非洲的家伙们,灵感迸发时那些极尽想象力的动作实在不是普通人类能够抵挡的,丢球是意料之的事情。在防守投入兵力过多,投入精力过大,不见得就能收获好的结果。

    但丢球可以,不能让他们就势起势,一下子打疯。

    想要完成这样的防守任务。需要强大的神经,以及前场必要的进球支援。

    开放式的比赛就是这样,最后的胜负点往往在其的关键进球上。

    ————

    战术无可厚非,执行起来也没有太大难度。

    变数,就在于临场发挥了。

    比赛第八分钟,国少队赢来了第一次绝佳机会。

    机会的创造,在对手那稀松平常的防守强度其实难度并不大。甚至不用创造,只要准备充分,对手都有可能主动送上机会来。

    但在机会出现的那一刹那。灵敏的嗅觉是第一位的,不假思索的判断能力是第二位的,迅速跟上的身体反应是第位的。

    所谓的把握机会能力,其实就是看这个环节的完成质量和速度。这也是很多身体条件平平。脚下技术也不惊人的家伙,却能不断进球的原因。

    所谓的机会主义前锋。

    在这方面综合比较的话,第一条大羽略占优势。后面两条两人不相上下。如果抛开所有其它因素,单纯比较捕捉战机的能力的话。大羽是要强一些的。

    这从每场比赛平均射门数量上就能看出来,大羽场匀68次的射门数远大于尤墨的46。

    总进球数两人相差无几。那是因为尤墨强悍的身体条件是大羽不能比的。不过,他那些匪夷所思的进球虽然神奇,却是难以复制的,不可能拿来当常规武器用。

    在这种机会多多的比赛,需要的只是在适当的时间,出现在适当的位置,完成适当的动作而已,过于追求完美反而很容易造成浪费。

    可惜,从来不知压力为何物的李京羽,平生第一次,患得患失了。

    本场比赛的第一次绝佳机会,一多半的功劳要记在对手身上。

    孙治右路45度传,对方一记动作完美的凌空倒勾解围,结果却很悲催,踢疵了的皮球居然成了完美的助攻,落在了另一侧大禁区内的大羽面前。

    或许是机会太过美好,或许是得来的太过容易,或许是觉得进比不进还难,大羽的心一紧,明显犹豫了一下后,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横向趟了一步,角度虽然更大了些,但回防的家伙却获得了宝贵的时间,在起脚射门的一瞬间把皮球挡开了!

    如此明显的犹豫让并不算内行的孙振平都看出来了,声音里满是惋惜:“哎呀,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要犹豫呢,横向带的这一步相当多余啊,直接起脚射门会不会更好一些,年指导?”

    年维四轻轻啧了一声,摇了摇头:“可能是想法太多了吧,大赛嘛,还是要尽快适应节奏,找到平时训练的感觉才行!”

    ————

    第一个安慰声音,当然来自算是创造机会的孙治,嗓门很大,有种故意的,大大咧咧的感觉:“没事的,大羽,老黑们不咋样,机会多的是!”

    李京羽有些茫然,刚才倾尽全力射门后失去重心的身体侧躺在地上,呆呆的看着球门,直到确认该死的皮球没有出现在那里后,才反应过来。但还是忘了一贯的起身方式,用力的捶了下地面,翻身,有点笨拙的爬了起来。

    但孙治的话,他却一个字也没听见。

    李贴也是一脸茫然,场上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个家伙。在那一瞬间,他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甚至还揉了揉眼睛,仔细的看了一眼,回味了一下。

    只是这种回味,让本来就不热乎的心,更凉了!

    怎么回事?

    自己还没有失误呢。那个二货居然,居然。居然发挥失常了?!

    还有没有天理了!

    要是别人还能理解,毕竟闯了祸心里有负担也是正常的情绪反应。但他可是李京羽啊!铜墙铁壁一般的粗壮神经是他最大特点,决赛点球罚丢了都没有失眠的家伙,竟然因为自己的一句话,有心理负担了?!

    心里本来就不踏实的李贴,想到了这一点后,更加的不安了。

    带到场上,就是注意力下降,跟不上对手节奏。

    比赛第十一分钟,李建做出了一次相当精彩的鱼跃扑救。算是还了之前欠他的人情。

    被轻松过掉的李贴,精神居然有点恍忽,用力的摇摇脑袋,回头仔细的看了看险险擦着门柱飞出去的皮球,才缓过神来,算是听清楚了场下朱广护那略带些不满的叫喊声:“注意力,集注意力!”

    第一个安慰声音,来自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李建,从腹腔用力的吼出来:“加油。不虚他们!”

    但李贴的目光,却没在他身上,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下教练席,只是呆呆的。看了下前面的李京羽。

    那个低着脑袋看草皮的家伙。

    ————

    场下坐着,从开场以后就没有停止思考的张笑瑞,注意到他们之间的互动了。心里忽然涌上了一个可怕的字眼。

    传染!

    他以前可是这个字眼的最大受害者,所以此刻最能体会场上家伙们的感觉。

    失误。不可怕,丢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因为失误导致心理蒙上阴影,因为精神不振让队友分心多虑,因为自责而没法找回状态,就不可原谅了!

    怎么办?

    小胖子拳头攥紧,先转头看了眼余怒未消的主教练,再把目光转向场上,寻找那个神奇的所在。

    尤墨也有些为难,扫了眼有意无意打量自己的家伙们,挠了挠头,念叨:“上医治未病,医治欲病,下医治已病。可现在欲病之人有两个,怎么下手呢?”

    不远处的卢伟听不下去了,高声呼喊:“你大爷的,又不是不举,需要考虑那么久吗?”

    尤墨更头疼了,继续念叨:“居然还有个说自己不举的,这可如何是好,个家伙,谁先来呢?”

    又补充:“才十几岁就不举,将来可如何是好!不行,不行,这个病重,得先瞧瞧!”

    卢伟果断放弃,保持沉默了。

    这个货,已经进入二货模式了,谁招惹他就拉谁下水。动作之快,防不胜防!

    ————

    尤墨今天,其实有点兴奋过头。

    兴奋的好处,是创造力嗖嗖上涨,坏处,是准确性唰唰下降。

    这种状态,其实和本场比赛需要的节奏并不合拍。这一点他自己早都意识到了,但却没有马上试图控制。

    情绪这种东西,最是执拗,越对着干,越没有好结果。

    譬如失眠一般,越着急就越清醒。

    想治,得先找原因。

    个病人,其实包括了他自己。先治谁,确实值得考量。

    按理说医生是很难给自己治病的,但如果只是个饱食后消化不良的话,治起来也不难。

    那还考量什么呢?还不先把自己治好,再转头治别人?就像游戏里的治疗一样,先自保,再保人。

    即使治自己有顾虑,那为何不抓紧时间,在那两个家伙未病之前行动呢?不是连他自己都说:“下医治已病”吗?

    这也是卢伟不太能理解的地方。其它人,就更搞不懂这家伙的打算了。

    但医生不理会,病人却上门了。

    李贴瞧了瞧远处李京羽那不出所料的状况后,果断转头,平静的声音里有些无奈:“老尤啊,我有点兴奋不起来,咋办呢?”

    尤墨头也不回的,高声应了一句:“是啊,我有点兴奋过头,咋办呢?”

    李贴楞了一下,一脸苦笑:“咱俩能和一下就好了。”

    “是啊,想想办法,看怎么能和一下!”尤墨随口回答,不假思索的样子让一边竖着耳朵听的大羽心头一凉。

    这货都没办法了吗?

    看来,只能靠自己了。

    尤墨像是猜出来这家伙想法一般,高声补充:“和你和了,还有个家伙怎么办?”

    “是啊,忘了那个货了,个人确实不太好办!”李贴已经在高速奔跑了,声音有些断断续续的。

    “我突然觉得吧,你俩和一下就行,我就不掺和了。”

    懒洋洋的声音,和着八月底广岛湾的海风,在下午两点过的太阳下,分外的让人犯困。

    但在李京羽的耳朵里,却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像是海浪,在冲刷着崖壁。

    一下一下的,不整齐,却雄浑有力。(。。)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