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洞察人心的慧眼,才能真正的治病救人:只有悲悯世人的善心,才能真正的感同身受。祝各位书友不俱寒流,敢于助人!

    李贴做梦也没有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他的心里,就像那个脱口而出,伤人于无形的玩笑话一样,毫无准备!

    李京羽在一次除了尤墨外集体回防的角球防守,用比李建的嗓门大的多的声音,缓慢有力的吼:“对不起,贴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才和我竞争的,我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谢谢你!”

    所有人都有些楞神,甚至连场边的替补和教练们,都有点没反应过来。

    这番话的后果很直接:如果不是角球质量实在不怎么样的话,那比赛在第十五分钟的时候,比分就被改写了。

    心有余悸的李建第一个回过神来,粗着嗓子用力吼醒了队友。

    但所有人在跑出禁区快速压上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几眼两位当事人。

    李贴还是呆呆的,两条腿有些机械的往前挪动着步子,散步一般,最后一个出了禁区。

    李京羽在喊完之后,面色红润,两眼放光,神情,竟然难得的出现了一股坚毅味儿。和以往吊儿啷当,懒懒散散的眼神简直天差地别!

    观察仔细的家伙们,情不自禁的在心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难道,这个一直以来灵气有余,严谨不够的家伙。真的长大了?

    难道,这个生冷不忌。油盐不进的铜豌豆,也会在意别人的感受了?

    迷茫的眼神。一时间竟然弥漫开来了。

    场边急坏了的朱广护,更有些提心吊胆了,继续扯着嗓子喊:“注意力,集注意力!”

    李建的心里也不踏实,防守的压力如果都落在他的肩膀上,那这比赛没法踢了,忍不住跟着吼:“加油啊!贴子,别想那么多!”

    李贴转过头来,黝黑的脸上表情终于不再呆滞。眉稍眼角微微翘起,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阳光下,一口白牙算是唯一的亮点了,在咧着的嘴,笑得很灿烂。

    “放心吧,看我们的!”

    ————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想破脑袋也无解的怪局,在真正的有心人面前,不堪一击!

    原来。仅仅需要个当面的,当众的,大声的,道歉而已。

    所谓的“和”。纯属扯淡!

    病从哪儿来,就从哪儿治,玩笑既然开成伤人模式了。那就及时诚恳的道个歉就是了,哪儿用的到其它多余的东西?!

    如果是其它人的话。可能真没有这么好的效果,但这次的家伙可是李京羽。这个正常语气说几句话都很困难的家伙,满脑子的天马行空,这辈子可能都没有这么正经的道过歉!

    相比之下,李贴觉得自己那隐*私暴露后小小的不适感简直不值一提!

    还有什么,能比好兄弟满怀诚意的道歉,更能让人信心满满呢?

    李贴想了好一会,使劲比较了一下,目前没有任何发现。

    可能,心仪的姑娘终于点头答应的话,或许能稍微拿来比较一下。

    嗯,那个还早,现在要做的是,站直了,赢下来!

    ————

    江晓兰把眼睛都闭上了,还是不能阻挡孙振平那满是担忧的语气:“好险啊!这两次防守,我们的队员都有些走神,对手如果把握机会能力再强一点的话,比分应该已经被改写了!”

    “嗯,比赛开始已经十多分钟了,看来他们还是没有找到比赛感觉,这种状况应该引起重视了!”年维四声音不大,却有股严厉劲儿在里面。

    江晓兰越听心越凉,真想起身关了电视算了。

    还能不能行了,这些家伙们都在搞什么?真让人操心!

    看台上的大佬们,脸色都有些凝重,个别的,还有些难看。

    自己的机会把握不住,防守又是如此松散,即使比分还没有变化,但这如此不在状态的表现也值得批评了!

    薛明和苏瑞敏交换了个眼神后,没说话。

    心里有股隐隐的得意劲儿却在往上冒,得很用力,才能在脸上做出诚惶诚恐的表情来。

    你不是想当老大吗?你不是不怕威胁吗?你不是够狂够傲吗?

    看你今天怎么收场!

    仿佛为了验证他们的想法一般,尤墨也浪费了一次好机会。

    这次可是实打实的,自己创造出来的绝佳机会。

    比赛第十八分钟,情绪未受影响的隋东谅和卢伟,几个眼花缭乱的前场配合后,由另一侧高速冲刺了五十多米的左后卫杨晓平底线附近传过来,弧线非常美妙,越过了所有防守队员之后,刚好落在距离球门十码左右的尤墨面前。

    但这种保姆式的传球却没有收获好结果,过于兴奋的家伙起跳收腹甩头动作一气呵成,但完成的速度过快,再加上最后的发力实在太大,接触球的准确性就差了不少,皮球只打在了边网上,让对方门将一阵庆幸。

    苏瑞敏马上准备开口点评一下,却在最后时刻被老领导孙宝容眼神制止了。

    姜还是老的辣,如此点评很容易太着痕迹被人抓住把柄,苏瑞敏暗吸了口气,把嘴抿住。

    阎事铎却忍不住,有些奇怪的语气:“这小子是不是有点兴奋过头了?”

    薛明轻啧一声,接腔:“是有点,这小子最近和随队过来的女记者走的太近,估计有点情绪控制不住。”

    阎事铎一楞,却没继续问,把疑惑藏在心里,笑着感慨:“这小子挺有手段嘛,看打不好比赛下来我怎么收拾他!”

    这下一楞的是其它几个大佬了。孙宝容饶有兴趣的笑着问:“阎主任跟这个队员挺熟悉嘛,听说是蜀地出来的?”

    阎事铎坦然接招。“这小子有点意思,说话做事不像个小娃娃。有点少年老成,难得的是球踢的还不错。”

    话虽平常,语气也不惊人,但在有心人听见后,还是难免的,心里起了些波澜。

    ————

    浪费这种机会,还是要表示一下的。尤墨朝远处闷着头往回跑的杨晓平摆了摆手,“不好意思啊!”

    想象的回应却没有出现,这娃也不在意。挠挠头,看着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李京羽。

    “你太让我失望了,我竟然把你当成对手,太失败了!”

    一本正经的语气让人很有些蛋疼,尤墨想了想,竟然无力还击,悻悻然转头看着球门。

    这么兴奋,得想办法浇点冷水才行。

    卢伟的声音,慢悠悠的传来了。“穷兴奋个啥劲儿,土包子没见过大城市?”

    “城里太大了,处处灯红酒绿的,有点把持不住啊!”尤墨没有转头看他。像是在自言自语。

    “村里的小芳咋办,你想好没有?”卢伟明显是在奔跑了,声音略有些带喘。

    尤墨也忙活起来了。嘴里仍然不闲着:“没去想,你有啥好建议么?”

    卢伟已经跑的很远了。声音却依然随风传来:“你反正也闲着,想想怎么交待吧!”

    尤墨叹了口气。眼神多了些惆怅。

    是啊,想冷静下来,这些闹心的事儿最好不过了。

    但恼人的是,不好控制力度啊,上次就因为想的过多,甚至强迫自己做个选择,结果最后昏倒在地,这次可不能重蹈覆辙了。

    两个小姑娘自己肯定是舍不得的,看台上的大姑娘明显已经豁出去了,和自己之间的微妙互动越来越多,心的涟漪也逐渐增大,火花已经隐约往外冒了。

    没有家人的话到也不太难办,虽然回去不好交待的,但两年多的巴西留学确实足够漫长,两个小姑娘心智都还小,对将来的打算也是只有方向没有计划。来自家人的阻力会不会让她们退缩,会是件很难预料的事情。

    看来,一切还得等到留学归来才能有结论了。

    ————

    漫步球场,思考人生的家伙果然太投入了。

    比赛第二十分钟,隋东谅的右路传被这货明显迟钝的起跳给耽误了,又高又飘的飞出了横梁。

    但这次,却没有引发什么讨论。起跳时机即使偏晚,也就是05秒左右的延迟,不是专业级的内行不太能看出来。

    但场上的眼睛可都看的很清楚,不满的声音迅速发出来了:“搞什么呢,一个接一个的浪费机会!”

    声音很小,嘟嘟囔囔的语气说出来的。但附近还是有异样的目光投了过去。

    说话的是数次无功而返的杨晓平,听见的是卫刘林。

    两个家伙其实是游离在球队话语权之外的,心想法无人可知。

    不满的声音接着发了出来:“老尤啊,你这一会兴奋的不行,一会又不知道想啥去了,这是在考验我们吗?”

    李贴从比赛的第十五分钟开始,就进入场均1万1的奔跑状态了,此时实在是忍不住吐槽。

    其实也不能怪,这货忽上忽下的发挥完全没有以往的淡定风格,老实人都忍不住,其它人就更不好说了。

    但奇怪的是,一贯话多的李京羽却没有说什么。

    这种状况连卢伟都有些没想通,一脸怀疑的上下打量。

    大羽面色平常,目光盯着对方的球门,嘴抿的紧紧的。

    天才的想法凡夫俗子就别去琢磨了,卢伟摇了摇头,放弃了。

    把握机会这种东西,有些时候会变得很微妙,几次把握不住,对方的信心就涨上来了。

    浪费机会代表着实力不济,状态不佳,运气不在,仿佛暗示一般,把对方的注意力高度集起来,随时准备反咬一口。

    比赛第二十八分钟,惩罚终于降临了。被说成“不咋样”的黑人兄弟,那灵巧到不可思议的身体在高速奔跑完成了一脚难度极大的半转身凌空射门,被死死压住的皮球划过了一道美妙的弧线,绕过了腾空而起的李建指尖,直挂死角!

    狠狠捶了下地面的李建,一脸不甘的看着网窝仍在旋转的皮球,狠狠的吐了口唾沫在地上。

    “x的娘的,今天运气这么背!”(。。)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