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的不满,是显而易见的。

    一个接一个的浪费机会,失误,走神,让自己拼尽全力也没能挽救球队。

    心里的不爽堆积起来,在丢球的那一瞬间,肯定需要发泄一下。

    不过,基于信任,他没有冲着人,只是以一种模糊的方式,表达了下愤怒的心情。

    但没有人看不出来,没有人不当回事。

    一支球队,如果需要依靠运气才能往前走,这对任何一个有心气的队员来说,都是难以忍受的,尤其是觉得自己一直被轻视的家伙们。

    杨晓平没说什么,撇了撇嘴。刘林却楞了一下,赶紧开口道歉:“不好意思啊,是我们盯人不紧!”

    李建抬起头,看着这个很少和自己交流的家伙那一脸惶恐的表情,有些歉意的摆摆手,“没事的,这个球确实难防。”

    刘林微一点头,再次确认了对方眼神的善意后,转身跑开了。

    李京羽明显是想说些什么的,可张了张嘴,却没有声音出来,一拍自己脑袋,圈开球去了。

    李贴还在不遗余力的叫喊:“没事的,大家加油,机会都差不多,扳回来就是了!”

    声音很大,却只收获了零零散散几声回应。

    本来就觉得右眼皮直跳的朱指导,看见这副状况有点毛了,原地跺了下脚,吼道:“他么的一个个都在搞什么,打起点精神!”

    难得的粗口果然提神,所有人情不自禁转头看了眼这个一直儒雅有余。霸气不足的家伙,齐声应了一声。

    其实老朱真不是一丢球就骂娘的主儿。关键还是球队今天的表现太不正常。状态不佳也就罢了,但注意力都不集。精气神一样也没有,这可说不过去。

    吼完了,双手一背,转身回到教练席坐下,腰板挺直,双手环抱胸前。脸色稍霁,但眼的怒火还是隐约可见。

    圈,开球前,李京羽居然涨红了脸。眼睛直视对方球门,自言自语的样子,声音不大:“没事的,谁都有不在状态的时候。”

    圈弧外的卢伟听的清清楚楚,差点笑出声来,捂着嘴回味了下这货之前的奇怪举动,心恍然了。

    竟然真的开窍了,会担心起队友了!

    尤墨却一脸认真,一丝笑容都欠奉。用力的点点头,伸出手来,扬到半空。

    李京羽余光扫见,吓了一跳。看清楚他的打算后,也伸出拳头来,用力的砸在他的掌心。

    清脆的响声。像那骤然惊醒的发令枪一般,响在空。印在心里。

    ————

    虽然看台上的大佬们还算沉的住气,虽然电视机里的孙振平和年维四就事论事。没有把丢球的责任算在自身状态不佳上,虽然捂着胸口的江晓兰还没舍得把电视机关掉。但实打实的0:1的比分,和对手明显开始顺畅起来的传接球表现,已经把比赛的难度,稳稳的提高了不只一个档次!

    比赛就是这样,自己状态不佳,就别指望对手不乘人之危狠咬一口。

    竞技场上的弱者,永远不值得同情!

    不过还好,折腾了一大圈之后,他们的状态都回来了。

    可能,还更好些了!

    接下来,针尖对麦芒吧!

    但如何赢下来,还是要听总指挥的。

    不过,总指挥还没发话,信心满满的家伙就要发表下自己的看法了。李京羽一脸的迫不及待,“来来,我们个搞起来,吓他们一把!”

    满心期待回应的大羽,结果却只收获了一句冷冰冰的:“回去防守吧,先稳一下。”

    自觉受了压迫的家伙当然要反抗一下:“给个理由先!为毛落后了要先防守!”

    李贴也没反应过来,但声音比思维走的快些:“听指挥大羽,先回防!”

    卢伟果然比尤墨实称,声音简洁但意思明确:“要起势了他们,稳住了有的是机会。”

    场上都是些人精,包括大羽,球商也是一等一的水平,这话一听,马上恍然了。

    非洲的家伙们,个人能力个顶个的强,一但给了他们充分发挥的空间和状态,直接能把你打成筛子。只有不按他们的牌路走,处处制造困难,让他们踢的别别扭扭,才能真正的遏止住对手。

    比赛的基调,仍然是一攻一守。拉开了对攻,那是自寻死路。

    至于机会,根本不用刻意去创造,等都能等来!

    只是别在轻易浪费就是。

    ————

    比赛刚刚进行了半个多小时,江晓兰却像冷水里泡了半天一般,心都要凉透了。

    孙振平仍然在一边泼冷水:“年指导,国少队好像情况不妙啊,这十多分钟反击的机会都很少,对方好像越打越舒服了一样,什么动作都敢做!”

    年维四呵呵一笑,声音难得的温和了一些:“动作虽然花哨,但成功率可不高。”

    “年指导的意思,是不是说他们有些过于追求华丽了,把简单的动作弄的复杂化?”孙振平反应和语速一样快,声音里多了些底气。

    人老成精的家伙语气肯定:“是的,这帮小家伙不错,有耐心,战术意识明确,这比赛,有戏!”

    电视画面上,刚好是一个小子黑人,杂耍般的挑球过人虽然成功,但却被后面一直盯着的李贴一个箭步上去,把球捅走。

    “有点意思啊,喀麦隆队的少年们,有些哪儿人多往哪冲的劲头!”孙振平快速度点评了下刚才的动作,有些感慨。

    “破密集防守,只靠单打独斗的话,很容易就钻进了死胡同,这个局。原来是故意设好的!”年维四的声音难得高亢起来。

    孙振平却没有接话,声音徒然增高:“机会!机会!”

    头都不想抬的江姑娘。终于睁大了眼睛,仔细的盯着电视屏幕。寻找着那个所谓的“机会”。

    比赛第四十分钟,守株待兔快十五分钟的尤墨,终于找见了心仪的木桩。

    和李京羽浪费的那个机会差不多,这次的机会也有对方的功劳。

    李贴捅出去的皮球,被卢伟稳稳的控制在了脚下,往前带了几步后一个大弧线找到了球场另一侧的李京羽,大羽良好的大局观在此时发挥了作用,不停球直接脚弓一端,把皮球送到了大禁区前十多米尤墨所在的位置。

    位置不算好的尤墨。眼睁睁的看着前面的木桩拔地而起,一个明显有些仓促的头球解围把兔子送了过来!

    笑纳大礼的尤墨,顺畅的转身,面对着最后一个防守队员,和他身后有些犹豫的守门员。

    一对一过人,尤墨其实也没有太好的办法,这娃的强项是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脚下技术在这种档次的比赛实在有些拿不出手。

    但没想到的是,开场那脚兴奋过度的半场吊门在此时发挥了效果!明显对他印象深刻的喀麦隆队门将。犹豫了一下,继续往后退,稳稳的站在了门线上,把面前二十五米左右的空间让了出来。把防守的全部希望,交给了面前这个高大强壮的卫。

    大喜过望的尤墨,面对着自觉大事不妙。有点畏手畏脚的家伙,毫不犹豫的往前一个猛趟!

    喀麦隆队的守门员。肠子都悔青了!

    趟的如此之大啊,自己只要位置稍微靠前个两米。就能在二分之一球稳居优势了!

    高大壮必然转身慢,更何况准备不足,心里犹豫。

    成功超车的尤墨,很有闲心的抬头欣赏了下对面家伙的表情,一脚轻推,把皮球送入了远角!

    嗯,这也算个小山头吧。可以写上“征服”二字了。

    浪费了两次好机会后,进一个如此轻松的进球,这货其实不太好意思庆祝的,但离自己不远处,刚好是东看台国人齐聚的一角。那瞬间沸腾起来的热情劲儿,不去表示一下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尤墨仔细的想了一下,没想出什么经典庆祝动作来。只能老老实实的跑到看台下,敬了个不太标准的军礼。

    扔球衣是不敢了,背心忘了穿不说,拿黄牌可是要罚款50的。

    嗯嗯,曾经的全部家当,50元整。

    结果没想到,就在转身离去的那一瞬间,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了。

    “尤墨,我爱你!”

    脱口而出的话儿,用尽了灵魂的力量一般,在彼此的心灵来回激荡,把热情点燃,把理智烧光,把脑袋还给身体。

    “我也爱你呢,王丹。”

    心,却忽然响起了那段无比熟悉的旋律:

    “第一次我,说爱你的时候

    呼吸难过,心不停的颤抖

    ”

    ————

    短暂的互动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应,电视机前的江晓兰已经激动的泪眼模糊了,哪还会想起来对对口型什么的。

    已经懂得欣赏比赛的她,能看见心上人就行了,耳朵里可要好好的听听夸奖呢。

    孙振平用高亢疾速的声音宣泄着心的激动:“这是我们国家少年男子足球队在第五届世界少年足球锦标赛上的第一个进球!万事开头难,相信这个进球的到来,会给他们此次锦标赛之旅带来更大的信心,给国家足球带来更大的希望”

    年维四也是频频点头,终于等到孙老师子弹打完,才算接上话:“这个进球确实值得庆祝,虽然之前有些运气成分,但运气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我们的少年们虽然年龄不大,但在落后的时候表现的相当沉稳,抓住对手犯错的机会,一击命!1:1的比分如果保持到半场结束的话,我相信下半场我们的队员们会更有信心一些。”

    看台上的大佬们,同时松了口气。

    焦点的家伙,确实有狂傲的资本,伤敌伤已都是一把利剑,看谁能当好持剑人了。

    薛明和苏瑞敏,面部表情却有些纠结。

    不甘夹杂愤怒的喜悦表情,那得多年演艺生涯才练的出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