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想见你》《朋友》代表着青春的记忆,15年或许也算个轮回吧,怀念无印良品带来的美好岁月。祝书友们看书好心情!

    虽然结果看着不错,但场休息的时候,朱广护还是痛批了球队上半场的表现。少年们埋着头,享受了一次小型鼓风机的洗礼。

    朱广护还是一贯的魔都男人风格,话不粗但用词尖刻,听的北方小子们一阵阵心惊,算是认识了这家伙的另一面。

    原本还算不错的气氛很快变的沉默了,有些兴奋的头脑发热的家伙们,也算是被浇了盆凉水,冷静了不少。

    老朱发火还是可以理解的,以国少这种水平的队伍,难得遇见可以直接拿下的对手,这种时候却因为自身原因一再犯错,实在是不应该。

    队伍里面发生的事情,他也有所耳闻。但这些仅仅是竞技比赛的小小影响因素而已,不能及时调整过来的话,确实让人失望。

    还是那句老话,弱者不值得同情,输球的任何理由都是苍白的。

    十五分钟一晃而过,少年们一言不发,一个接一个小跑出了更衣室。

    孙本亮却没动,看着房间里只剩下他和朱广护了,有些奇怪的语气问:“这风格不太像你啊,老朱。”

    两人一起共事多年,相互知根知底,有些话其实不用多说,也都明白对方的心思。

    队伍这种发挥确实值得批评,但最后十五分钟沉稳的表现还是值得表扬一下的。一贯不吝赞扬的老朱今天竟然一字不发,这种状况让孙本亮有些没想通。

    朱广护苦笑着,轻轻叹了口气,像是在自言自语:“会不会对他要求太高了点。”

    孙老头一楞,释然了。“从表现来看吧,那小子也没你想的那么脆弱!”

    摇了摇头,抬手瞅下时间,“开场了,走吧。”

    “我怕他不知道,这场比赛对他有多重要!”朱广护坐着没动。握着拳头在空扬了一下。

    已经走到门口的孙老头,又是一楞,却没有停留,伸手开了门:“好歹已经进了一个,算是有东西打底了。”

    “进了又怎样,他们这是捧杀,你看不出来那些家伙的心思?”朱广护扬起的拳头落在了桌子上,“咣当”一声巨响在空旷的更衣室里回荡,仿佛要把心的愤懑寻找个出口般。经久不息。

    孙本亮没回头,独自走在灯光暗淡的走道,一脸的苦笑。

    捧杀又怎样,少年不知江湖险恶,你难道也不知道?

    ————

    比赛开始分钟后,朱广护才面无表情的出现在教练席上。替补队员们面面相觑,对望几眼后,脸上表情更是猜疑不定。

    场上队员却没注意这些细节。喀麦隆队场休息的时候明显挨训了,下半场一开始就加快了场上节奏。虽然传球还是偏少,但脚下频率加快,拼抢力度加大所带来的压迫感,还是结结实实的表现出来了。

    李贴刚在更衣室消下去的汗水,迅速的从头上冒了出来,手都没时间抬一下。任凭它们混成小溪淌了下来。

    比赛开始十分钟了,比分没有改写,场上气氛有点沉闷。

    李京羽开始埋怨:“老黑们吃熊胆了么,一个个这么猛?”

    尤墨接话:“熊胆是明目的吧,鹿茸还差不多!”

    大羽果断转移话题:“咱们还搞不搞了。我看卢伟体力也不多了吧,还不抓紧时间?”

    尤墨叹了口气,看着挥汗如雨的家伙们,“搞不成啊,这种对手都是活猴子,一招惹就来劲!”

    大羽一楞,秒懂了这货的意思,居然也叹口气:“唉,真想来点刺激的!”

    尤墨出主意:“咱俩对眼神,对准了就一起上,看看哪个货倒霉!”

    “这个主意赞,等我就位哈,记的看眼神!”大羽一拍脑袋,几个大跨步赶了上来。

    李贴没注意听他俩在扯什么淡,见着这情况有点着急:“大羽搞什么去,后面吃紧着呢!”

    卢伟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施主,放他一条生路吧!”

    ————

    两个心怀不轨的家伙,散步一般的漫步对方半场,不时的余光互扫。

    可能也是上半场过多的失误让喀麦隆队提高了警惕,眼见对方又有一人过了半场在那晃悠后,主教练起身叫喊了几句,把阵形慢慢回收了一些。

    李贴顿觉压力轻了一些,面带喜色朝卢伟喊:“这个主意好!”

    卢伟却轻轻摇了摇头,“不太好搞了,保留点体力吧,最后才是拼刺刀的时候。”

    李贴一楞,心刚涌上来的喜悦顿时跑的无影无踪。

    个人能力的优势,明显是在对方体力下降的时候才会被放大,自己这点阅读比赛的能力,还差的远呐!

    仿佛是为了验证卢伟的话一般,比赛第六十分钟,喀麦隆队主教练手一挥,一个不起眼的小个子被唤了回来,扬声器里一阵鸟语之后,这个貌不惊人的28号被换上了场。

    除了同时被换下场的卢伟,没人仔细的看他一眼。

    只一眼,就让卢伟楞住了,毫不犹豫的转身大喊:“风紧了老牛,他么的竟然还有大杀器!”

    能让卢伟爆粗口的家伙,当然要对的起观众了。

    尤墨看仔细之后,也是一声怒吼:“他大爷的,埃托奥!这货不应该是12岁吗,怎么看起来比我还老!”

    能让这两个货如此惊讶,场上队员们也有些不可思议,很是认真的打量了下这个刚上场的家伙。

    只是看来看去,除了“丑”以外,实在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大羽第一个忍不住:“你俩逗我们玩呢吧,这货连主力都不是,比贴子还丑些,能有啥惊人的东西?”

    虽然他的话习惯性的被人无视了。但所有人心还是打上了大大的问号。

    尤墨迅速的面沉如水,声音难得的严肃:“贴子,看你的了,别怕,抽筋了还有商一。”

    李贴有些难以置信的转过头去看了他一眼,发现真不是开玩笑之后。忽然想起了卢伟的那句“最后才是拼刺刀的时候”,心一凛,郑重的点了点头。

    能站在世界之巅的家伙,绝对拥有傲人的本钱。

    速度,灵巧,技术,协调性,节奏感,爆发力。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后,一条黑色的幽灵豹出现在场上。

    只防了十分钟,李贴就觉得自己快到极限了。

    更可怕的是,倾尽全力的防守并没有完全遏制住他!

    比赛第66分钟,场带球起速的埃托奥,一个完美的急停变向摆脱了李贴,随后,单挑了半条防线。虽然最终射门被李建奋力扑出,但跟上补射的家伙张嘴接住了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把比分改写成了2:1。

    狠狠咬住下嘴唇的李贴,平生第一次有了心生无力的感觉。

    他么的,这是个什么怪物!

    刚换上场还没什么表现机会的张笑瑞,也张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本来以为,能达到卢伟那种高度就已经是很厉害的目标了。没想到,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还有超出一大截的家伙在!

    现在,该怎么踢?

    ————

    朱广护的应变很及时,手一挥。商一被换上场。这一次前场进攻队员一个也没动,只是李京羽改打左边锋而已。

    喀麦隆队攻势依然很盛,但很明显,锐利度开始下降了。商一负责切断给埃托奥的传球路线,李贴负责贴身防守,必要的时候互换或者夹防,终于成功的把幽灵豹的利齿带上了牙套。

    李贴喘着粗气,一脸感激的看着身旁沉默寡言的家伙。商一没说话,点点头后,抬头看了眼张笑瑞。

    被深深触动的小胖子还有些没回过神来,楞楞的盯着那张黑到极致的脸。

    心,记下了这个名字。

    埃托奥!

    尤墨也没搞懂,这么大的杀器为什么留到最后十分钟才用。但现在可不是琢磨这个问题的时候,1:2的比分和二十多分钟的时间一样,不等人。

    喀麦隆队在领先后果断回收了,拱手让出了前场的大片开阔地带,只在其留下了一只极度危险的不明生物。

    如此成熟冷静的应对,怎么破?

    朱广护张了张嘴,吼出的却是:“集注意力,小心他们反击!”

    尤墨没理他,转头问一脸迷茫的张笑瑞:“怎么样,这货厉害不?”

    张笑瑞觉得脖子有点僵,转头的时候有些别扭:“嗯,确实厉害。”

    尤墨没回话,朝对面喊了一嗓子:“大羽,这货和你比怎么样?”

    大羽的声音明显有些犹豫:“也就厉害那么一点点吧,当然,他肯定比你厉害多了!”

    尤墨还是没回应,伸长脖子对着隋东谅喊:“谅子,国内有这种家伙吗?”

    隋东谅体力下降有些厉害,这场比赛防守压力实在不小,进攻端的要求也挺高,此时声音有些断断续续的,“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没有!”

    尤墨继续转头,朝商一喊:“一哥,嗯,这个名字霸气,你见识过这种程度的家伙吗?”

    商一难得的咧嘴笑了,摇摇头,没说话。

    “贴子呢,李建呢,见过世面吗?”尤墨转了一圈,开始从后场寻找目标。

    李贴无语,比了个小拇指回敬。

    李建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回了一句:“没见过这样的家伙,确实厉害!”

    成功吸引一堆人注意力的家伙,声音徒然增大,从腹腔发出的声音浑厚无比:“你们,怕不怕?!”

    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爆炸般的辐射开来,在每一个不服输的心,来回激荡,慢慢的,把胸腔那股心气积累起来,越攒越多。

    直到最后装不下的时候,用尽全身力量,用各种方言,用各种语言,用各种声音,爆发出去!

    “我x他大爷的,怕毛啊!”

    “老子从来没怕过谁,干死丫的!”

    此起彼伏的啸声,骂声,叫喊声,仿佛梦响起的冲锋号角一般,把灵魂的力量点燃,散发出光和热,照亮了球场的每一片角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