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你的眼睛

 热门推荐:
    卢伟在下面看的仔细,笑着摇了摇头。

    是的,比赛到了这种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唯一的一条路,就是硬闯!

    不擅长的东西始终不擅长,形势所迫下的选择是把双刃剑,用好了完美收场,用不好的话,输球的同时丢了信念。虽然稳守后场的喀麦隆队看着防线整齐,但其的漏洞还是不少的,只要力气足够,还是能敲下一砖半瓦来。

    但在冲锋之前,必要的士气是必须要鼓起来的。

    这个家伙,永远也不会让自己失望!

    都不怕,那就上吧!

    尤墨很满意。这些家伙,果然都是些值得信赖的好兄弟,需要扛炸药包的时候,没有一个腿软的。

    嗯,个别激动的嘴打哆嗦的家伙就算了。

    “大羽捡漏,我和商一争高点,笑瑞和谅子两边起高球,场不要了,节奏拉快,贴子下脚再狠点,防守别怕吃牌!”

    场边的朱广护楞了好久,直到听见这一串简短明确的指令出来,才把挥起的手慢慢放下了。又仿佛回过神来一般,用力的拍在大腿上。

    本来打算最后十分钟才这么干的,结果却生生被他们提前了十分钟,而且不用自己说一个字,所有人该干什么就已经清楚了。自己这个主教练,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呢?

    如果说成阅读比赛能力的话,应该算成功吧。朱广护难得的,露出了比赛开始后的第一张笑脸,摇了摇头,回位坐下。

    孙老头居然满脸笑容的嘲讽过来:“恭喜啊老朱,失业了感觉如何?”

    “还行吧。工资照拿!”

    ————

    在正确的时间,拿正确的态度,用正确的方法,做正确的事情,结果即使不尽如人意,过程也值得铭记。

    其实2:2的结果也算不错。虽然运气差了点,对方门将发挥神奇了点,逆风踢球影响了点,但这20多分钟的时间,却让所有对这帮少年寄予厚望的人们没有失望。

    潮水般的攻势让对手不得不用各种手段拖延时间,犯规,换人,系鞋带,诈伤

    以至于全场两万多的岛国观众。竟然在比赛的最后时刻嘘声四起,对喀麦隆队严重影响比赛观赏性的行为深表不满。

    这种奇景让见多识广的孙振平都一脸感慨:“这种情况真不常见,或者说非常罕见!由于岛两国在竞技比赛的长期竞争关系,岛国观众向来习惯于在观看比赛,对我们的队员报以不太友好的态度。今天这种状况,真的是少年们努力拼搏的结果,虽然没有全取分,但这支队伍已经打出了自己的特点。假以时日的话,前途真是不可限量”

    同样感觉意犹未尽的年维四。也是一脸惋惜:“队伍今天稍微慢热了一些,不过这也很正常,大赛嘛,总要有个适应过程。比赛的最后二十分钟,已经成了一边倒的压迫式进攻,这对少年们信心是个极大的提升。强手还很多。以后的路还很长,这场比赛我觉得对他们成长会有很大的帮助”

    舍不得关电视的江晓兰,还是有些耿耿于怀,虽然心上人进了球,评价也不错。但没赢就是没赢,心里的不踏实不找个人说说的话,实在是憋的慌。

    嗯,告诉郑睫去,和她显摆显摆!

    ————

    扳平比分的是李京羽,过程其实不值得一书,乱战捡漏而已。但这娃可不讲究,很是大肆庆祝了一番,其间还多次向尤墨及埃托奥叫板。

    不过对方反应很是平平。

    尤墨忙着抓紧时间呢,哪有空理他。

    埃托奥一脸的不爽,眼角都没扫他一眼。

    比赛结束,赛后采访却有点尴尬。

    央视其实没有派摄制组过来,解说也不是在现场进行的。所谓的随队记者其实只是负责字及图片报道而已,所以赛后的球员采访并不会出现在电视。《体坛》和《足球》两家专业性报纸都准备搞些深度报道出来,也就没急着第一时间做赛后专访。《华西都市》这种凑热闹的主儿当然以边角料为主了,很强的地方性也决定了采访对象,于是目标就不用多考虑了。

    于是,王丹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成了私人记者!

    或者,叫新闻发言人更合适些。

    放在以前,这姐姐可不会心虚,兴致勃勃还差不多。

    今时却不同往日了,虽然两人关系已经明确,但刚表白过就接着给目标做赛后采访,这种略感混乱的关系和顺序实在是让人难以自持。

    尤墨在混合采访区看见一脸忸怩的知性姐姐后,就有种心头不妙的感觉。

    这家伙,怎么看着就不太职业呢?!

    王丹眼睛看着地面,微微泛红的俏脸很是引人注意。

    记者不算多,而且有埃托奥那惊世骇俗的发挥在,尤墨明显也不是他们的哄抢目标。随意回答完几个问题后,两双眼睛终于对上了。

    “你不准备问点什么了?”尤墨无视周围的异样目光,直指目标。

    “啊,嗯,你感觉如何?”王丹顿时有些惊慌,水平发挥接近菜鸟级别。

    异样的目光更多了,个别盯着她看了好一会的家伙,更是耳朵竖起来,明显的一心两用。

    “还行吧,机会浪费有点多,希望下一场有所改进。”尤墨一本正经的拉仇恨,效果平平。

    王丹在众目睽睽下还是找见了些往日的感觉,脖子硬气了一些,微微翘起下巴:“比赛最后二十分钟,球队的气势很盛,在那之前你好像说了些什么,能和我们说一说具体内容吗?”

    如此一晃而过却很关键的细节确实是很多记者没注意到的,注意她的异样目光开始有些收敛了,很多家伙暂停了采访打算。饶有兴趣的看了过来。

    “你观察的很仔细,埃托奥在那之前的发挥明显超越了我们的认知范围,所以大家都有点蒙。我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后,问他们‘这么厉害的家伙,你们怕不怕’。结果你们也看见了,他们一个个都怕的要命!”尤墨一脸严肃。语气郑重的很。

    王丹马上捂住嘴,却发现周围已经笑声一片了,心里总算放松下来了。不过还没等她开口,另一个同行抢着问道:“我看到你在进球后跑向东看台国人聚集的地方,朝他们喊了些什么呢?请问?”

    王丹一惊,没敢转头,目光迅速游离到地上,心跳声怦怦作响。

    自觉说话顺序有些问题的家伙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挠了挠头。解释:“不好意思啊问的有点着急,我是《体坛》的记者刘楠,感谢你们90分钟的努力。”

    尤墨转头看了眼这个认真的大个子,记住了他那张不算平整的大脸,稍微考虑了下,回答:“《体坛》不错,有深度,我爱看。我听见看台上有人在喊‘我爱你’。就回应了一下。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全国人民眼皮子底下进行比赛,发挥肯定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希望各位笔下留情。”

    王丹骤然升起的心跳速度随之迅速回落了,呼吸都有些急促,偷偷抬眼打量了他一下。

    尤墨可不敢在这种时候望过来,随口回答了另外几个即兴问题后,点头微笑着闪人了。

    王丹也没敢追过去,心里暗暗庆幸。

    两人的关系远没到曝光的时候。甚至含沙射影的报道都会对彼此产生不良影响。别有用心的家伙肯定不会把两人的关系往纯洁的角度想,自己大他八岁的事实肯定会成为把柄一般的存在,被人津津乐道,或者恶意伤。

    那天开幕式之后,昏了头的知性姐姐也慢慢冷静下来了。结果一分析就得出了上面的结论。

    但今天混在人堆里的时候,一兴奋起来又实在忍不住,自峙无人注意喊了那么一嗓子。

    结果却完全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毫不犹豫的回了一句!

    欣喜若狂,手舞足蹈半天之后,知性姐姐开始正视现实。

    于是,今天的采访就成了纠结的存在。

    结果却没想到,不但顺利的完成采访任务,还在同行小小的露了下脸。让自己脸红心跳的问题也被这家伙随意带过了,当真是一举数得。

    嗯,这种表现要好好奖励一下!

    ————

    看台上的大佬们也算满意,这种全国直播的比赛,结果虽然重要,但过程印象分的比重也不小,特别是低年龄级别的比赛更是如此。

    来日方长嘛,只要让人看到希望,也就算是有交待了。

    至于八强的任务目标,两场比赛后再拿来说也不迟。

    相互寒暄几句后,起身走人了。

    薛明和苏瑞敏明显是有些失望的,赢球能挣点功劳,输球能抓住机会治人,最后这么个结果让人不上不下的,一阵蛋疼。

    朱广护却很满意,虽然计划的分泡了汤,但队员们上下半场的最后时刻表现都挺提气,少年队一旦打出状态来,灭灭强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何况,自己也没把这八强目标当多大个事情。

    能上则上,不能换人就是了。

    虽然有点舍不得。

    舍不得的还有王大记者,远远的看着球队大巴开走后,王丹收拾心情准备离开。

    身旁却有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响起,“冒昧的问一下,您和刚才我们采访的队员很熟悉吗?”

    王丹转过头去,对方却像不太好意思一般低了头,一张偏大的脸上微微发红,眼神也闪烁着,不敢对视过来。

    “是的,我们之前选拔赛的时候就经常打交道。”王丹对这家伙有些印象,却不是很好的那种,声音偏冷。“你叫刘楠对吧,找我有什么事吗?”

    刘楠更显得局促了,有些结巴起来:“对,对不起,打扰您了。我想了解一下,他以前的资料,结果查来查去都只有选拔赛上的”

    王丹一楞,仔细想了想,却也没个答案出来,点点头:“明白了,这方面我也没有更详细的资料,我帮你问一下还是你自己找他?”

    “那谢谢你了,我自己来吧!”刘楠表情自然了一些,稍微抬眼想仔细打量一下面前的美女记者,结果一抬头,眼睛就舍不得离开了。

    那是怎样的一对眸子呢?

    在夕阳的沐浴下,静静的远眺着,明明没有在动,却像把世界都装在里面一般,变幻莫测。

    他们会有,怎样的过去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