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02年那张《八度空间》,那首《火车叨位去》,那年的热血传奇,那年的巴西队。老了才会怀念如此之多吧,就像失去之后才会想起。或许很多年以后,也会怀念每一个码字的凌晨。祝各位书友好睡眠好身体!

    对每一个职业球员来说,比赛结束的晚上,只要结果不太坏,心情都不会差。相应的,晚上也会有放松的时刻,就像此时正准备去岩岛泡温泉的大佬们一般。

    尤墨的心情本来也很放松的,但在打开手层层叠叠包装好的小礼物之后,有点哭笑不得了。

    礼物是酒店服务台转交给他的,打开包装后只找出一张a4大小的纸来,让人头疼的是上面的内容。

    居然用漫画的形式,把相互表白的两个人活灵活现的表达了出来,更难得的是,画风工整之余还有些大气,不似一般岛国漫画那股局促感和小家子气。

    当然,最头疼的是下面一行蝇头小楷。

    “真羡慕你们,好想把消息分享呢。喜欢这个礼物的话就过来找我吧,我在你们酒店的楼咖啡厅里等你,soby!”

    尤墨实在没想到她竟然来这一手,心里到没什么被威胁的不适感。

    也就是个未长成的任性小丫头吧。

    看着离晚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尤墨随口和正在洗澡的卢伟说了一声,信步出了门。

    已经过了下午茶的时间,咖啡厅里有些冷清。轻柔的《秋日絮语》配上软软的地毯,静静的点头微笑,一时间,尤墨有种不知身在何地的感觉了。

    太久没有这种经历了呢。

    一直走到最里边。才在靠窗的椅子上发现那个叫“惠娜”的任性小丫头。

    虽然没有脚步声,但她还是有所预感般的转过头来,一脸的惊喜掩饰不住,起身又要鞠躬。

    “你去我们国内待过很长时间吧,别按这儿的礼节来了,怪累的!”尤墨确实有点累。刚打完的比赛可能出了一公斤的汗都不止,此时见她这么毕恭毕敬的,更觉得累了。

    小丫头果然角色转换够快,看他大大咧咧的坐在对面之后,远远的招呼了下侍者,转头问:“刚打完比赛累坏了吧,喝点什么?”

    “果汁吧,马上要吃饭了,不要冰的。”尤墨随口回答,目光转向窗外。

    位置选的不错。刚好能看见远处广岛湾上游人如织的海滩。

    “我的家乡漂亮吧,喜欢这里吗?”小丫头饶有兴趣的随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声音有些调皮。

    “还不错。你去我们国内学画画?”尤墨没回头,目光转向远处的海天一线。

    小丫头明显有些惊讶,楞了下神才一脸歉意的向身旁等待的侍者说了一串岛语。

    转过头来看他的表情就少了些调皮,多了点认真:“你对绘画很有了解嘛,真看不出来呢。”

    “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我只有半小时不到的时间。而且,肚子好饿。”尤墨把目光转回。伸了个懒腰。

    小丫头目光有些游离,迟疑了一下还是转了回来,对视着:“我打算创作一部长篇爱情漫画,但经历实在少了一些”

    尤墨吓一跳,赶紧打断:“你不会是打算找我吧,我这人满为患了!”

    小丫头扑哧一下笑出声来。马上伸手捂住,有些机警的四下望了一眼,放下心来:“当然不是,今天看你们一个在看台下拼搏,一个在看台上加油。成功之后的相互表白好浪漫哦。想把你们的故事当成素材写出来,现在找你了解一下喽!”

    尤墨一脸苦笑,目光继续转向窗外:“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平常男女,寻常故事。对了,你才多大年龄就想画长篇漫画?”

    “15,不对,快16了呢。你别小瞧人哦,我可是很认真的,准备工作都做了两年!”小丫头微微有些皱眉,不太满意这家伙一脸敷衍的态度。

    尤墨正视了她一眼,从那张白晰的脸没找见一丝成熟的气息,有气无力的回应:“嗯,15也是虚岁吧。不错,年轻有为。你的画很漂亮,是打算送给我吗?”

    “当然了!冒昧的问一句,那个姐姐好像比你大,大很多吧,是她先追你的吗?”小丫头看他半天不准备进入正题,有些着急了,但语速一快就有些结巴起来。

    “不是我打击你,爱情这种东西,只有经历足够了,写出来才能打动别人。你们眼的浪漫,只是浮在水面上的泡泡,阳光照射下很是五彩好看,风吹吹就破了。”尤墨依然是懒懒的,把脑袋靠近窗户,仿佛这样可以闻见海潮味儿。

    小丫头明显不太服气,小嘴撅撅着:“别老是用大人的口吻和我说话,我不是小孩子了,你也不是大人!你说的道理我懂,爱情还是需要经历风雨才能走向成熟,但打动别人的东西一定需要亲身经历吗?”

    尤墨略有些惊讶的回头,小丫头却来劲了,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下巴往一边微微翘起,用余光打量着他的反应。

    “惠娜,是你的名字吗?自己起的?”尤墨有些啼笑皆非,伸着脑袋往她放在桌子上的手腕看了一眼。

    小丫头有些着急,自己抬腕看了下时间,发现只有十分钟不到了,语气有些埋怨:“你这个家伙,说话怎么老是有一搭没一搭的,你们的感情需要保密吗?”

    话音刚落,自己先反应过来了,捂住嘴笑。

    尤墨有些无奈的转过头去:“好奇心太强,将来你的男朋友有苦头吃了!”

    第一次觉得自己占了上风的小丫头有些得意,细长眼睛的单眼皮女孩笑起来还是蛮可爱,“要你管呢!对了,你认识的那个惠娜,和你什么关系呢?”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尤墨有些头疼。手搭在椅把上,随时准备开溜。

    小丫头见势不妙,马上起身拦在他的身前,“还没到时间呢,说话算不算话了!”

    软软的腹部碰在了尤墨的手背上,这货一阵头大。调整了下坐姿,避免了身体接触,“嗯嗯,六点到了我再走,行了吧,你快抓紧时间问了!”

    小丫头对主动出击的效果很满意,没有回位置,抓着椅把审问他:“虽然你不说,但我能看出来。肯定是那个姐姐先追你的。由于年龄差距有些大,所以需要保密,对吗?”

    “嗯,你的推理完全正确,能说说理由吗?”尤墨有些惊讶,对这聪明的小脑袋产生了兴趣。

    “很正常嘛,你见过哪个被追的家伙先喊出‘我爱你’的?”小丫头偏着脑袋,一脸奇怪的看过来。

    尤墨觉得自己要得偏头痛了。这么个家伙是上天派来惩罚自己的吧!

    “对对,有道理。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成功化身小魔女的家伙又在得意的笑了,“最后一个问题吧,之前有问过了,你还记的吗?”

    尤墨挠了挠头,看着那双不依不挠的眼睛,“和我关系很亲近。大你20岁,这答案满意吗?”

    小魔女嘴巴张大“哦”了一声,把放在椅把上的手松开,作了个放行的手势,“好吧。看你今天球场上表现不错,就饶你一次,下次不允许这个态度了!”

    说罢,转身招呼来侍者,准备买单。

    尤墨可不想揽麻烦上身,私自对外接触在队上是明令禁止的,“不用下次了吧,队上有规定的。”

    十几岁少女的叛逆心理强的很,听了这话,一脸不屑的摇摇头,“胆小鬼,下午在那么多人面前说‘我爱你’的勇气哪去了?”

    尤墨只觉浑身无力,“不是一回事情好不好?”

    “我不管!”

    声音有些大,在空旷的咖啡厅里回荡,惊起了不多的几双眼睛。

    小丫头也自觉有些失言,捂住了嘴,心下奇怪自己哪来的这么大火气。

    还没等尤墨说些什么,不远处另一个起身看过来的家伙却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

    “高指导?”尤墨明显迟疑了一下,实在觉得目光都这样对上了,再装没看见的话对演技要求过高了点。

    高军一脸尴尬的点了点头,身边却站起个女子来,年龄不大,打扮很时尚,妆也偏浓,露背的小吊带把丰满的上半身衬托的很有吸引力。

    女子也是一脸好奇的打量了过来,转头观察了下高军的表情,仿佛明白了什么,没说话。

    这种状况下不可能做任何交流了,尤墨心知肚明,微一点头,拽着一脸惊讶的小丫头往外走。

    高军仔细看了一眼对面两人的状态后,先前有些尴尬的神情缓解了不少,转头朝旁边的女子解释了几句,拉着她转身坐下了。

    很快弄清楚状况的小丫头居然有些紧张,没有试着努力挣脱,反而靠近了小声问:“是你们教练吗?怎么那么年轻,旁边的女人是谁?”

    “教练当然有年轻的,他来这边留过学,估计是故交吧。你这好奇心不惹来一堆麻烦心里不舒服是吧!”尤墨快步往前走,手上使了些劲,不知不觉间语气也有些严厉。

    任性小丫头哪儿受的了这种待遇,胳膊用力一甩,往后退了一步,眼圈发红,却没有眼泪出来:“坏蛋家伙,对女人一点也不温柔,胆小鬼!”

    说罢,转身就往外跑,长长的马尾打在后背上,一颠一颠的。

    尤墨楞了一下,没往前追,也没回头,慢慢的走了出去。

    胆小鬼,其实也算是种承诺吧。

    毕竟,大千世界里诱*惑无处不在,胆子大的超过了自己能力,对已对人都是种不负责任的表现。

    那些美丽的爱情故事,注定只能在平淡上演。

    背景太华丽了,主角们的身影,就暗淡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