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宿无话,第二天上午是个赛后总结。

    高军心理素质还是不错,眼皮子都没往尤墨身上瞟过。尤墨就更懒得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了,没事人一般听着朱广护的战术总结。

    足协大佬当然需要专人安排衣食住行,于是,领队和政工干部两个热衷于围着领导转的家伙,当仁不让的全程陪同起来。

    没有这两双眼睛在,球队的氛围都要活跃不少。

    但活跃的气氛却随着朱广护最后那句不经意的话变冷了。

    “昨天60分钟才上场的那个家伙,是有伤在身的。”

    没能赢球深感遗憾的家伙们顿时楞住了,昨天险险抽筋的李贴更是觉得腿肚子打颤,只有爱说实话的李京羽,出声安慰了小伙伴们一番。

    “没事,他们就这表现肯定出不了线。咱们不可能再遇上他们了!”

    孙本亮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万一别的队还有这样的家伙呢?”

    大羽挠着鸡窝状的头发,反问:“万一没有呢?”

    哄笑一片后,朱广护咳嗽了几下算是维持秩序,“越往后面,对手只会越来越强,允许我们犯错误的机会,也会越来越少。甚至一场比赛本身就没几个机会出现,这种状况,你们说说该怎么办?”

    小声的议论声嗡嗡响起,分钟后,朱广护开始点名:“张笑瑞,说说你的看法。”

    小胖子表情还算从容,只是语气略有些迟疑:“还是要提高机会把握能力吧,防守压力大的情况下,能创造出的机会确实有限,一旦浪费,除了对比分上有影响。对士气也是个不小的打击。”

    朱广护点点头:“说的不错。隋东谅你说说,怎么提高把握机会能力。”

    “嗯,好的。我觉得吧,把握机会能力这种东西,还是要靠平时的积累,让身体形成条件反射了。比赛的时候才会快人一步,做出的选择才会更正确。”隋东谅清了清嗓子,抬头挺胸,字正腔圆。

    朱广护也挺欣赏这份气质,微笑着打量了他一眼,“很好,平时的积累越多,场上的选择也越多。但现在比赛不等人,有没有能快速提高的办法呢?李京羽。说说你的看法吧。”

    大羽也有样学样,头昂的老高,下巴对着主教练大人:“我的想法和他们不一样,要想快速提高机会把握能力,就要做到眼没有对手。这么说意思可不是让你带球往别人身上撞,而是再强大的对手,你也要不当回事,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眼没有对手。这话有点意思,大羽你把下巴放低一点。回去把头发好好打理一下!”朱广护忍住笑,一本正经的。

    气氛又重新热烈起来,少年们心性还是简单,容易被吓住,也容易被激的天不怕地不怕。眼前这一条条分析出来,注意力就转移了。一个个眼神采丰沛起来。

    “你们两个也说说看法吧。”朱广护对这堂课的效果很满意,目光转向众人焦点的两个家伙。

    这种状况下尤墨一般负责铺垫,此时左右看了一眼,聚集起众人目光和耳朵后开始发言:“我们现在面临的状况,还是老问题。注意力不能全场保持集状态。场外因素一干扰,体力一下降,注意力就散的太快,太多。以前南韩队这方面就做的不错,所以他们实力看着不怎么样,成绩却一直比我们好。”

    众人听罢,点头之余略觉不过瘾,目光纷纷转向卢伟。

    朱广护也是颌首微笑,不作声的看着队员们的动作神情。

    卢伟仿佛从一脸沉思刚走了回来一般,眼睛从微闭的状态睁开了一些,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不算冷,也不热乎:“大羽算是说对了一半吧。眼睛里不能没有对手,心里却能。而且,要想保持全场的注意力,心里不光没有对手,连自己也不能有。”

    面面相觑的少年们,许久没有人说话。

    之前的讨论,就像是剑客论道一般,把各人的境界展现了出来。

    每个人的上升空间,或许也就是这样吧。

    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

    下午是个赛后恢复训练,两小时不到就结束了。

    重新潜伏的知性姐姐午就打电话约好了,说是专访,但声音里的高兴劲儿却掩饰不住,实在让人有些怀疑这家伙的职业精神。

    此时两人接头完毕,早有准备的王丹把两顶棒球帽加太阳镜一装备上,成功遮掩相貌的同时,也把年龄差距给弥补了。

    身高上尤墨其实只比165的王丹高5公分不到,但一身线条感很好的骨架配上不错的肌肉块头把身材衬托的有型有样。知性姐姐一改以往的成熟职业打扮,一身纯白色收腰运动服加运动鞋棒球帽的组合,让整个人都显得青春洋溢,活力四射。

    尤墨都有些看的入神,忘了有所表示了。

    “不好看吗?”王丹轻轻扭了下腰,声音里可没有紧张。

    大妖精果然不是小妖精的水平,尤墨看了眼那张清爽的脸上微微翘起的下巴和嘴角,伸手戳在这家伙的腰眼上。

    王丹没想到这货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大胆,扭腰闪避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伸手抓住想要使坏的咸猪手,就势身体一转,一个标准的舞蹈动作把自己送到了他的臂弯里。

    流畅柔顺的60旋转,配上飞快的脚下步点调整,把整个动作完成的一气呵成,极具美感!

    尤墨又有点发呆了,托住王丹的胳膊准备不太充分,差点让动作最后烂尾。

    知性姐姐也是一身冷汗,双手赶紧揽住这货脖子,才把自己的身形和心跳稳住。忍不住埋怨:“小笨蛋,想什么呢?”

    阳光下抹了唇彩的双唇有些耀眼,让人忘了里边吐出的字眼了。尤墨在吻上去之前,轻轻的回答:“白色会跳舞的东西,嫦娥还是玉兔呢?”

    被封住双唇的家伙依然不依不挠的:“天上哪有”

    嗯,孤独的天上,确实不如人间了!

    ————

    酒店房间里。

    张笑瑞转来转去的,没一刻消停。

    商一看着好笑。“干嘛跟大羽似的,没一刻老实气?”

    “心里不踏实啊,要是还有昨天那样的家伙,或者一个队不只有一个那样的家伙,这比赛还怎么踢?”张笑瑞敲敲自己脑袋,“这里也没个主意,到时候上了场,人家问我‘怎么办?’的时候,我用什么来回答?”

    商一微微一笑。起身把窗户打开:“不是还有你尤哥,还有卢伟吗?”

    “就是因为有,才不能依靠!长期缺乏竞争的话,他们的水平也会退步的!”张笑瑞一脸严肃的看着商一,停下了脚步。

    商一楞了下神,看着他那张略带些稚气的脸,从紧锁的眉间看见了认真的光芒,叹了口气:“就凭这句话。将来你肯定比我踢的好!”

    小胖子脸上迅速浮起了一层红晕,目光转开了。声音也有些不自然:“将来的事情,谁知道呢。多想想现在吧,反正一想到下面的比赛我就心里不踏实,总想做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朱指导这会肯定在看录像,要不,你去找找他?”商一又笑了。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羞涩的大男孩。

    “不好吧,让人风言风语的。”张笑瑞明显有些犹豫,转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

    “不被人议论的家伙,最多只是个平庸之才。能成大器的,都有颗不。不,不那个字念什么来着?”商一流畅的表达却因为一个字卡住了,有些无奈的问过来。

    “应该是‘不羁的心’吧,商一你从哪儿听到的这句话,好厉害!”张笑瑞顿时两眼放光,跃跃欲试起来,“嗯,我这就去,商一你也一起来吧!”

    商一呵呵一笑,摆了摆手:“不用了,自家人知自家事情,我最多当个跑腿的,想太多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踢了!”

    张笑瑞一楞,想从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找见一丝失望的表情,结果却失望了。看到的,只是满满的执着,从容。

    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的道路吧。

    找见了,踩实了,走下去。

    无论成功与否,心里,也就踏实了。

    “谢谢你商一,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好兄弟!”

    像是不好意思一般,张笑瑞语速极快的说完了,迅速转身闪了出去。

    商一楞了很久,任凭被风吹起的窗帘拂在脸上也没去管,心反复回荡着那句话。

    “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好兄弟!”

    ————

    郑睫一脸愁容的看着自己费尽心思写出来的,长相很不可爱的,据说可以称之为“情书”的家伙。

    磕磕绊绊的句子,烂到掉渣的比喻,渣到打架的字迹

    这种东西,会被人笑掉大牙吧!

    更丢人的是,还被爷爷瞅见了,毫不留情的笑话了一顿。

    要不是及时和他绝交的话,自己估计还要被奚落几天呢!

    眼下这状况,烧掉的话心里不甘,寄出去的话要被人笑死,不寄的话难道要买个东西来表达心意?

    这主意太烂了吧,又不是过生日。

    难道找人帮忙吗?

    对了,还不知道那家伙的生日呢?!

    陷入混乱的郑睫,连门外的敲门声都没听见,歪着个脑袋看着窗外的石榴树。

    八月底了,石榴的个头已经不小,一个个探头探脑的从枝叶里冒出来,看着愁坏了的小姑娘。

    江晓兰无奈,用力敲了敲门,声音放大:“郑睫,在家吗?”

    郑睫一个激楞,差点跳了起来,对着窗子喊:“在呢,晓兰姐来的真好!”

    这次吓一跳的成了江姑娘,捂住胸口深呼吸了两下,才算平复回来。

    郑睫这家伙,什么时候嗓门这么大了!

    开门进了屋,江姑娘才发现,何止嗓门哟,胆子都比以前大多了!

    大大咧咧的丢张纸过来,很随意的口气:“帮我看看,改一改,最后再帮我抄好,回头请你吃饭!”(。。)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