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人生如梦”,其实是有梦只能在梦里实现。有人说“人生如戏”,其实是在戏里看人生。我如果说“人生如球”,肯定有人说我写的这么烂,只有个位数的订阅活该挨球!好了废话说玩回归主题,祝各位书友年底收获良多!

    知性姐姐的奖励计划最终泡汤了。

    原因嘛,当然是路过情人宾馆时的犹豫被这娃看出来了。

    尤墨当时真被吓的不轻,实在是没想到这姐姐这么直接了当。连摇头加摆尾的,后来又怕大妖精面子上下不来,附在她耳边解释了下生理卫生知识,才总算把气氛给扳回正轨。

    面色腓红的王丹其实心思也不坚定,意思表达到也就心满意足了。毕竟才21岁的大姑娘家,仗着年龄大的多才主动一把的。

    尤墨也不清楚这姑娘的理论水平到了哪个层次,不过既然开了个头,后边的身体接触就自然的多了,两人的关系有些跳跃式发展的味道。最终目的地选在了海滩,但因为穿着问题都没下水,只是搂抱着说说话,吹了一个多小时的海风就回来了。

    热恋的知性姐姐不光胆子大,心里也是依恋的很,要不是仔细打听后得知队伍管理如此严格的话,真有让他搬过去和自己一起住的打算。

    尤墨被她层出不穷的大胆念头真吓的不轻,但仔细想想也就释然了。

    还是心里不踏实吧。

    思念随梦来,梦醒人不在。

    对初尝滋味的人来说,真是24小时一分钟也不想分开。

    尤墨也舍不得,但没办法,现在可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队上不稳定因素还多着。自己每晚不动的一个半小时练功时间也不能耽误,现在就沉迷于二人世界未免太奢侈了些,而且也容易落人话柄。

    王丹其实很清楚,两人关系一旦曝光,她的压力会大的多。但没有办法,在这种事情上。女人总有种飞蛾扑火的冲动情结。还有的,就是怕自己一旦松手,就再也抓不住。

    矛盾的知性姐姐,第一次发现,在感情的世界里,自己不只缺乏信心,还有些患得患失了。

    努力告诫自己的同时,也只能寄希望于可恶家伙的立场,但愿他不要一回去就恢复以前对自己的态度。

    ————

    朱广护真有些意外。

    这个一贯害羞内向的小家伙。今天竟然主动跑过来,和自己边看录像边讨论了快一个小时!

    开始还有些结巴,后来的表达就自然多了,而且,随着讨论的深入,自己越来越发现:以前真有点小看这小子了!

    差点被自己战术体系淘汰的家伙,现在不旦找准了自己的位置和生存之道,还变得如此积极主动起来!

    战术这种东西。虽然在临场应能力上有天赋,但场下的反复琢磨。吃透战术精髓也是必不可少的。阅读比赛能力也不是非要上场才能提高,现场看比赛,录像研究比赛的时候,把自己真正代入进去了,战术素养也会随之提高。

    先天的东西虽然没有办法改变,但只靠天赋的话。总会有力不能及或者油尽灯枯的时候,后天的努力,养成习惯的自我提高,才是继续向前的不竭动力。

    最重要的是,这种东西靠别人的督促。靠比赛的压力,靠取得成绩后充满诱*惑的奖励来推动的话,始终会在一定阶段后止步不前。唯有发自内心的兴趣和提高自己的强烈愿望,才是源源不断的力量之泉!

    换句话说,拥有了一颗竞技之心,向上,才永无止境!

    那些所谓的纪录,正是留给这样的家伙们打破的!

    ————

    不过到了晚上的时候,朱指导的好心情却无影无踪了。

    阎事择黑着个脸进来,随手把门带上,开口第一句:“老朱啊,你这队伍风气有点不像话。”

    虽然不是顶头上司,但这家伙50不到的年纪就能升到等同于足协副主席级别的办公厅主任,前途可是无可限量的。眼前这副表情和语气也实在不像是开玩笑,朱广护心里一紧,点头:“阎主任批评的是,队伍风气建设确实是重之重”

    阎大佬听他说了一会,没找见自己想要的答案,打断道:“我本来以为就是小孩子闹着玩,结果没想到,这是上行下效嘛!”

    朱广护一头雾水的,眼神迷茫:“阎主任请明说,有些具体情况可能还需要深入了解一下。”

    “了解个p!”阎事择明显是憋了一肚子火,转头看见茶几上摆放整齐的茶具,忙不迭的指着说道:“这东西好,给我整上几杯,咱俩好好说说!”

    听了这话,朱广护心里才踏实不少,边忙活边随口问道:“阎主任这趟陪同考察也算结束了吧,多久回去?”

    阎事铎的注意力明显被他娴熟的动作吸引了,赞叹了几句才接话:“不回了,足球照你们这样搞下去,要出事!”

    朱广护已经了解了大半,语气也很严肃:“蛋糕太大了,随便下去一刀都够很多人眼馋一辈子,出事也是早晚的事情。”

    阎事铎明显的一楞后,眼睛微微眯起,若无其事的叹了口气,黑着的脸放松不少:“照我看,这职业联赛最好延后五年再搞!”

    “阎主任这趟考察看来感触不少啊,职业联赛现在是大势所趋,不是一两个人的力量能拉回来了。”朱广护把泡好的功夫茶递过,声音也有些无奈。

    “不比较不知道差距在哪!这种状况和前几年先松后紧的银根一模一样,到最后问题多了一刀切,连真正想搞足球的企业也不敢进来了!”阎事铎顺手接过,一口饮尽,竖了个大拇指回敬:“不错,好茶。好功夫!”

    朱广护连连摆手,“阎主任过奖,之前队伍风气的事情还请明说!”

    阎事铎啧啧两声,嘴一撇,“小家伙们在这个年龄段,闹着玩到可以理解。我看这些老家伙想玩真格的!真是像社会上广为流传的一句话了‘男人有钱就变坏!’”

    朱广护心下了然,点点头:“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风气这种东西,没有足够的监督,只靠自觉哪能行。现在又不是十几年前的穷困阶段了。”

    阎事铎一拍大腿,拳头在空比划了一下:“老朱你这话对我胃口,大概你还不知道,昨天那帮家伙,喝喝小酒泡泡温泉也就罢了。后来还叫上了岛国歌妓,一个个二两酒上头居然讨论起了什么‘女体盛’,是不是那种找个女人不穿衣服在间躺上,身上摆满吃的让这些老色鬼享用?”

    朱广护真没有多少惊讶在脸上,苦笑着点了点头,手下不停继续忙活。

    阎事铎见他这副表情后,挥舞的拳头放了下来,眉头却皱紧了。

    沉默了好一会。直到第杯茶下肚,阎大佬才开口:“小家伙们是怎么回事情。说的和做的不太一样嘛!”

    说到队员,朱广护的面部表情才活泛起来,居然有了些笑容,声音也明快不少:“具体情况我真不太清楚,昨天的表现您也看见了,是有点兴奋过头。但最后控制的还不错。”

    阎大佬习惯的刁难人:“你是主教练你不知道?你手下的弟子可不简单,随队记者都能搭上线!”

    还没等朱广护说话,阎事铎又强调:“而且上次还带个女娃来,说是都见过家长了,那这次又是什么情况?”

    朱广护对这件事情吧。一直保留看法,但心底肯定是不太认可的,没有出言点评也只是出于信任。现在被领导这样问起,心里也有些考量用词轻重,权衡了一下,出言谨慎:“我觉得还是找他过来谈一谈,了解一下真实情况再下结论。阎主任如此看重他,那我相信他也会用行动来回报的!”

    “嗯,有道理,没有调查哪有发言权嘛,我有点闭目偏听了。老朱你把他叫来,我们审问一下!”阎事铎眼睛眯眯着,仔细打量了下面前这个家伙。

    两人其实私交并不深,但今天这番谈话却明显拉近了彼此距离。

    男人在这个阶段,相互之间其实真不用太多接触,就能大致了解对方的很多东西。真正一上来就掏心窝子的话,反而能把人吓着。

    朱广护微笑头点头,推门出去后把房间门轻轻关上。抬手看了下时间,加快了脚步。

    开门的尤墨是有点惊讶,后面的动作和说话内容就更让他摸不着头脑了。

    朱广护一把拽住这家伙的胳膊,声音不容置疑:“你这家伙招惹女娃不少嘛,现在有麻烦了,过来解释一下!”

    能让主教练过来逮人,不用猜也知道是有大佬要找自己谈话了,这娃到不害怕什么,只是有些挠头。

    这种事情,不太好解释呐!

    更不好解释的还在后面。

    一个个打开的房间门里面探头探脑的家伙们,那一脸或惊慌,或惊讶,或窃喜,表情简直丰富的很。

    这娃也不在意,半闭着眼睛想主意。

    朱广护明显有考验他的意思在,故意放慢了脚步,声音大且语气严肃:“想好怎么解释没有,阎主任可不容易糊弄!”

    尤墨听着想笑,好容易忍住,一本正经的回答:“低头认错呗,努力改正嘛!”

    这一唱一和的对话更让少年们表情不定了,但“阎主任”个字是听的清清楚楚的,相互对望了几眼后,一个个房间的门又被关上了。

    严阵以待的阎事铎当然要给个下马威了,居然伸了个大拇指过来:“你小子不简单,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我现在到想听听,你准备怎么给你们江领队交待!”

    这么好的记性让朱广护和尤墨都有些惊讶,空气的气氛顿时冷却下来。

    朱广护回头把门轻轻关上,眉头紧皱,看着手下的得意弟子。

    尤墨也很犯愁,叹了口气,“阎主任教训的是,没法交待啊。她们为我做了很多,我也不想辜负她们,该怎么选择呢,您教教我吧。”

    两个年大叔异口同声:“你到底喜欢哪一个?”

    尤墨一脸惊讶,抬头看了眼对视而笑的两个老家伙,反问:“为什么不强调先来后到了呢?”

    两人又是一楞,同时叹了口气,笑着摇了摇头。

    先来后到,有时候很重要,有时候不重要,有时候,却是错误的根源所在。

    或许,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本身就是个奢侈的希望吧!

    “你回吧,我和你朱叔叔聊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