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因其化而美丽,因其纯粹而性*感,因其不可预知才让人激*情无限。成功虽然难以复制,但总会有些痕迹留下来。感谢诸位一直以来的陪伴,接下来的故事,让我们仔细去寻找,沙滩上留下的贝壳吧!

    比赛结果和战争结局并不一样,一贯大赛发挥平平的英格兰队最终1:2不敌阿根廷队。

    比分看着貌不惊人,但浓重的火药味在看台上都清晰可闻。九张黄牌张红牌人受伤的惨烈结果让比赛断断续续的同时,也让看台上的少年们隐约意识到:比赛,好像不仅仅是比赛。

    说老实话,这种比赛的质量其实不太能入内行的眼睛。太多竞技之外东西的干扰,让比赛的战术价值乏善可陈。比赛的胜负也只是决定于球星的偶尔闪光和运气而已。

    不过朱广护的目的也明显不是只让少年们欣赏比赛。

    回酒店的大巴上,他坐在了球员间,笑着问:“刚才这场比赛,感想如何?”

    明显一肚子感慨的家伙们挺踊跃,李京羽声音最大:“一开场我就觉得奇怪了,看到后来才算明白,这两个国家是不是有仇?要不就是两支队伍之间结过仇!”

    部队的家伙在这方面比较有发言权,李建接话:“是的,阿根廷和英国在82年打了一仗后,两个国家就成了世仇。”

    隋东谅补充:“阿根廷最后输了,两个国家的球队也成了死敌。”

    尤墨顿觉部队球队的化课学习更靠谱些,难得仔细看了眼兄弟俩,果然仪表堂堂,眉宇间有英武之气。

    “那对这场比赛质量,你们有何感想?”朱广护开始引入正题。

    “不好看!”这次声音比较统一。

    朱广护却对这答案不太满意。开始点名:“张笑瑞讲讲你的看法。”

    这次被点名,议论声却没响起,只是望着小胖子的目光比较复杂,“比赛过程来看,双方都没打出像样的配合来。很明显,他们都没有发挥出自己的真实水平!”

    不用朱广护继续引导。张笑瑞稍一停顿,继续说道:“和我们之前遇见的情况一样,他们在赛前也肯定被太多的场外因素干扰了。以至于比赛本身的东西基本没有表现出来,输的窝火,赢的也付出惨重代价。只有一场比赛的话也就无所谓了,出气就行。但他们肯定没有往以后考虑,以至于埋了下很大隐患!”

    车厢里顿时议论纷纷起来,大羽的声音很不服气:“这意思其实我也想到了,就是没说的这么清楚!”

    李贴一脸赞赏的拍拍大羽脑袋:“能说清楚你就不是大羽了!”

    李建瞄了眼朱广护的表情。从那张微笑的脸上收获了些信心,声音里气很足:“愤怒情绪过多的带到场上就是这种结果吧,比赛不像比赛,到像是群殴了!”

    隋东谅随口接道:“不是一直说足球是和平年代的战争吗?”

    “打赢一场战争,能指望一群被愤怒冲昏头的家伙吗?”张笑瑞现在胆子真的大了不少,抬起下巴反问,声音里却没什么激动情绪。

    隋东谅一楞,眯着眼睛仔细打量了下这个以前不入自己眼睛的小胖子。没说话。

    朱广护拍拍手,把众人的吸引力收过来。目光扫了一圈,“上午读了报道,下午看了比赛,想要表达的意思你们也应该都明白了。竞技比赛,想要激怒对手并不困难,真正难的是不被对手激怒。或者是能在愤怒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把注意力转移到比赛而不是对手身上!”

    “明白!”这次的声音整齐响亮。

    “这些东西,对现在的你们来说,很难,但没有这份心思的话。向上的空间会窄的多。越容易被激怒的对手,就越会有人尝试着激怒他,再高的天赋,也会被不加控制的情绪毁掉!”

    不长的一段路程,但下车的时候,少年们恍忽间,都觉得仿佛走了很长的一截路,看了许多的风景一般,身体疲劳,心却亮堂!

    ————

    朱广护花这么大心思其实是有道理的。

    夜场比赛的经历少年们或许有,但都不多。

    用一个词来形容其特点的话,那就只能是——“兴奋”了。相比于上午的昏昏欲睡,下午的正常发挥,晚上的比赛,超常发挥的可能性很大。尤其是室外比赛更为明显,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聚光灯下大舞台演出。

    这种普遍状况是有科学研究和无数实例做理论支撑的,重要比赛安排在晚上,其实并不只是为了电视转播,比赛的精彩程度也会随之提升。

    兴奋的状态下,超常发挥的刺激下,再加点赛前佐料进去,情绪失控,就成为很大的隐患了。

    岛国报纸可能只是无心为之,但看笑话的想法是跃然纸上的。少年们可能不太会去关注这些鸟语,但一贯精细的朱指导还是觉得,需要对心怀恶意的家伙有所防范!

    消息不可能一直捂住,活在象牙塔里的少年们也不可能一直单纯下去,早点正视现实,做好防范,尽快学会调节自身情绪才是正道。

    现在,是验收成果的时候了!

    晚上点过,比赛开始前十多分钟。

    女足姑娘们齐聚张梅李娟的房间,叽叽喳喳,议论不休。

    张梅没出声,觉得有些好笑。这些家伙们,以前每天训练完之后,最讨厌的就是下来讨论有关于足球的一切事情。逛街啊,衣服啊,家长里短啊是她们的最爱,甚至讨论针线活厨艺什么的都比足球强的多。

    至于比赛转播,除了强制要求的以外,其它的压根没人理会!

    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呢?

    好像是从第一次看他们的现场比赛开始的吧,一直看到后来夺冠,队上的气氛就开始悄悄改变了。

    就像是一直在黑夜里迷茫的家伙们,忽然被远处的灯塔吸引了目光一般。一个个看清了脚下的路,渐渐的聚拢,牵起手来,兴致勃勃的继续往前走。

    成功的例子以前总觉得太遥远,只有近在眼前发生了,才让她们真正触摸到那种心跳加速。神迷不已的感觉。

    尤墨那张万人欢呼高举冠军奖杯的照片,现在被李娟找人工工整整的裱好,装在相框里,完全不怕人嫉妒般的放在床头柜上。但她和照片上家伙的各种合影,却被小心的珍藏在抽屉里,轻易不拿出来给别人看。

    一直关注着两人关系的队员们,或多或少也听进些风言风语,虽然没有人直接问起,但看着她的目光就有些复杂。

    不过年龄大些的反而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年轻人嘛,路还长着,有些感情纠葛很正常。几个老队员还专门就此事和张梅打了声招呼,下来也和其它小队员们说了一下,这才让流言仅限于目光之。

    张梅开始还觉得挺奇怪,这种事情以前在队上也发生过,流言传的简直一天一个版本,直到当事人实在承受不住。最后大闹了一场才算收工。就这样,结局还是烂尾。过没多久人就离队了。

    因为这件事情,自己当时还受过批评,真是冤枉的很。

    这么小个环境,如此吸引眼球让人发挥想象力的事情,一群爱八卦的大小姑娘们,怎么可能因为自己的几句劝说就让流言停止下来?

    眼前的奇怪状况实在是让人想不通。自己还没行动,就有人主动打招呼了!

    不过奇怪归奇怪,以张梅的性子却不会主动问起。

    直到今天,电视画面转到那两个熟悉的家伙的脸上之后,屋里顿时响起的尖叫声才让她顿时明白:这些家伙们。是把他们当成偶像了吧!

    也不对,偶像的话,他们的女朋友可是呕吐对象!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哪可能当成保护对象。

    那是什么呢?

    初没毕业的张梅有些不想不起来合适的词了。

    嗯,这个和自己曾经在一起训练,经常会开些没大没小的玩笑的家伙,大概很多人把他当成好朋友了吧。

    打心底的,希望他在更高的舞台上,继续让自己心跳加速,目眩神迷!

    ————

    星期天晚上黄金时段的比赛直播,法国队这样的世界顶尖强队作对手,影响力是毋庸质疑的。

    比赛开始前的各种媒体造势,也是一浪高过一浪,穷尽想象力的编辑们,恨不得把每一位球员的祖上几代资料都给挖出来渲染一下。

    当然,到那两个货的时候,果断卡壳了。

    这也是《体坛》的随队记者刘楠一直挂念的事情,现在把所有关注比赛的人们,都给难倒了。议论声也随之增大,专访已经是箭在弦上,只等比赛结束了。

    如果到那个时候还有心情的话。

    媒体,对手,无关紧要的家伙们都在拼命的煽风点火,朱广护这几天却一直在干一件事情。

    泼冷水!

    被吓住还是容易唤醒,头脑过热可不太容易冷静下来,对少年娃来说更是如此。赛前的战术布置,可以一个字概括——“稳”。

    李贴和商一的双后腰组合是必须的,李京羽回撤成了个影子前锋,卢伟居左,隋东谅居右一起辅佐唯一的单箭头尤墨,这些人组成了前场阵容。

    根据法国队不算高大的身材,频率很高的地面进攻密度,卫的选择上没有继续上一场的刘林张永海组合,换上了个子不高但速度更快,也更灵活的张然搭档张永海。

    左右边卫和门将依然是上一场的杨晓平,孙治,李建。

    “法国队的特点就是‘快’,这种快你们在场下体会不到,比赛录像里也不明显,除了慢镜头回放,你们看不到快在哪里。”今天的赛前最后讲话,一反常态的由孙本亮进行。

    孙老头的嗓门浑厚低沉,此时在略显空旷球员通道里有点低音炮的震憾力,“防守你们要做的,就是找见这些‘快’的点,干扰它,让它运转失灵或者变慢。具体的东西自己好好体会,足够兴奋的对手是难得的陪练对手,希望这一场比赛以后,你们的防守意识,会上一个档次!”

    如此强大的法国队竟然被人说成“陪练对手”,所有人都有些愕然,齐齐转头,看了眼那个平时一直乐呵呵的孙老头。

    老头并不在意少年们聚焦来的目光,眼神定定的看着远处,转过弯后球员通道出口处那一片光亮。

    眼神,有些痴迷,执着。

    或者,还有些向往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