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距,最直观的感受莫过于场上面对面的时候。只看赛后集锦或者评论就开喷的家伙们,其实是在拉低自己的智商。但每次看到心仪的球队赢了球,还是忍不住去翻那些章和评论。祝各位周末好心情!赢球真开心!

    沉默,明显不只是场上。

    看台上国人聚集的一角,央视演播室里,正襟危坐的大佬们,女足的姑娘们,教练和替补们,都在沉默。

    奇怪的沉默。

    明明不断的有声音发出来,但心里的感觉还是沉默。

    大概,不能叫沉默吧。

    叫无力还差不多!

    孙振平和年维四,两个人已经讨论十几分钟了。

    法国队最开始起势的时候,孙振平还一惊一乍的配合着他们的进攻节奏叫喊着,后来就没了兴趣,越来越多的注意力开始转移到场外,自己的搭档身上。

    年维四明显准备充分,这种状况也在意料之,十几分钟的时间里,一直很沉稳的分析着,一条条的解释着,努力的寻找着,反复的强调着。

    不过在他们看来,并不是对手太快,而是自己太慢。这种节奏上脱节般的场上表现,是因为实力差距造成的。

    实力差距,是个综合因素,是个当然的万金油答案。换句话说,对场上的少年们来说,这种讨论和分析毫无意义!

    实力不够就拱手认输?

    这种念头可能比吃了个苍蝇还要恶心!

    求人不如求已,问题,可以下来逐条解释,慢慢寻找答案。但办法,却已经刻不容缓!

    答案,究竟在哪里?

    为什么一个个人不快。整支球队却如此之快?

    为什么明明是稳守阵型,除单前锋外全员努力防守的状态,却防不住?

    为什么赛前准备如此充分的情况下,上半场还有十分钟的时候,就觉得精神和体力都快支撑不住了?

    难道,实力差距真的如此之大吗?!

    正当这个可怕的念头开始慢慢笼罩的时候。场上的两个家伙,交接仪式般的,完成了问题的解答。

    但问题的答案,没有详细的时间来解释了,少年们需要的,只是办法,只是比赛的活路,只是不服输的那口气能不能一直不咽下去!

    之所以要交接,只是因为布置的时候。需要个大嗓门而已。

    “商一,盯他们号。”“李贴,盯他们8号。”“收到请回答!”

    ————

    放弃区域,对位盯人吗?

    第一个有所反应的,居然是朱广护!

    这老先生也一直在苦思冥想,额头上的皱纹能放进一条蚯蚓进去,当然,是河边淤泥里的黑蚯蚓。不是钓鱼用的红蚯蚓!

    密集防守,区域防守的好处。是能最大化的利用人数优势来查缺补漏,是防止人员扎堆的好办法。对位盯人,是限制对手危险人物的好办法。

    当然,区域加盯人才是上上选择。

    但频繁的换位,选位对球员的战术意识要求很高,在少年队采用的不多。也不频繁,根据对手和自己的特点量身定做,是常用的办法。

    但让朱指导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看不出来这两个并不高人一等的家伙,威胁何在?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活动范围很大,禁区里待的时间反而很少,交叉换位也是常有的事情。相比之下,那个极度危险的9号阿内尔卡,才应该是重点照顾对象吧!

    如果把李贴和商一都派去对位防守的话,是肯定要牺牲区域防守了!

    用后防线前面的两道屏障去赌吗?

    犹豫不决的朱广护,定定的看着场上,拳头攥紧了又松开,眼睛也是似闭似睁。

    不过很不幸,还没等他有所表示,场上响起的两声简洁回答打消了他的疑虑:“明白!”“收到!”

    ————

    李贴和商一,是楞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的。

    发楞并不是在犹豫什么,只是神经绷的太紧太久后,有些麻木罢了。

    对这个代替教练发号施令的家伙,他们可没有什么其它想法,服从命令的反应,在脑袋回过神之后的第一时间就占据了全部思维。

    对两个没有从军经历的家伙来说,信任,是骨子里的。执行命令,是毋庸置疑的!

    至于效果嘛,真不是自己需要考虑的事情。

    尤墨的声音如此之大,让场边的张笑瑞听的一清二楚。小胖子从沉思猛然惊醒,一脸愕然的观察着场上的变化。

    有变化吗?

    好像,还没有,好像,有点。

    紧挨替补席坐着的孙本亮,一拍大腿,猛然站了起来,吓了旁边的张笑瑞一跳。

    不过孙老头的注意力显然不在他身上,眼睛直直的盯着场上,目标,却不是拿球的家伙!

    张笑瑞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看到了往回接应的法国队号队员,以及身后的商一。目光再转,又发现了跟着8号队员往右路跑的李贴。

    这算是,变化吗?

    张笑瑞有心想问一下的,但开口的时候,又想起了他那句“自己好好体会”了,看着他目不转睛的样子,就更觉得没有必要了。

    自己思考的价值更大吧!

    ————

    有没有变化?

    场上的少年们对这个问题更敏*感,但五分钟时间过去了,压力没有明显减轻,比分,却改写了。

    进球看似水到渠成,但阴影,却结结实实的笼罩在了几个人的心头!

    进球过程是典型的团队配合,流畅的几次前场传递之后,边路一记很大的弧线划向远点,高高跃起的阿内尔卡压住身高和弹跳都差了一截的张然,把皮球砸入门里!

    在球场另一侧的隋东谅,心一凉的同时。迅速把目光转向了教练和替补席。

    那里站着朱广护,坐着刘林。

    两人同样的面无表情。

    应该还是那句老话吧,迅速破灭的希望,还不如不给!

    李建还在用已经沙哑的嗓子,费力的安慰着张然:“没事的,谁都有失误的时候。更何况,那家伙确实厉害,已经错过好几个机会,再不进一个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

    张然到没有他想象的脆弱,只是目光有些失神,跪在地上,楞楞的看着球网的皮球,听着李建仿佛说完了,才把目光转回。点了下头,目光稍一接触,就迅速转开了,起身,往前跑。

    李建在心里叹了口气,双手放在嘴角,继续吼:“加油,坚持一下就到场休息了!”

    李贴用已经凉透的心。冰冻的思维,用劲全身力气般的叫喊:“x他娘的法国佬挺厉害。和他们拼了!”

    稀稀落落响起的声音很不给队长面子,不过所有人也没有在意。

    越来越大的坑,越来越深的水,还有希望吗?

    ————

    救命一般的场休息,终于抵达了。跃跃欲试想要改变的比分,还是定格在了1:0。

    看台上的大佬们。表情虽然严肃,但一个个都还没有拉下脸来,相互间的交流声音不大,内容也与眼前比赛无关。

    边边上坐着的阎事铎,眉头紧紧锁着。嘴抿成了一条线,喜欢圆睁着的眼睛此时微微的眯起,似睁似闭。

    电视机里孙振平和年维四的声音都挺平和,不惊不喜不怒,也没有什么难过的情绪流露。侃侃而谈的两个人,把话题聚焦在了如何缩小差距上,目光也没有放在眼前,反而更多的落在巴西留学,职业联赛这些与眼前比赛八杆子打不到一起去的东西上。

    女足的姑娘们,也迅速沉默了,轻微的咳嗽声都很明显。窗户打开着的房间有人觉得有点冷,夸张的嚷嚷起来。却没有得到多少认可,房间里依然只有电视机里的声音时不时传来。

    马上到来的场休息成了摆脱压抑气氛的最好机会,哨音一响,房间里的人就呼拉拉走完了。

    都是内行,都看的明白,都找不出希望,都接近心死。

    那就不看了罢!

    张梅把目光从电视上转回,定定的看着李娟,没有开口。

    “梅姐想喝什么,酸梅汤?还是果汁?”李娟若无其事的起身,却没有踩实地面,稍微趔趄了下,在张梅伸手过来前站稳了。

    “酸梅汤吧,解暑。”

    ————

    “比赛,还没有结束。”朱广护目光扫了一圈,停顿了一下。

    少年们嘴角抿的紧紧的,眼神的光还在,只是有些微弱,忽闪忽闪的。

    “对手的实力你们已经见识到了,方法现在没有找到并不要紧,下来的时间还多,以后的路还长。通过这场比赛,这种压力,这份心气,你们能积累起宝贵的经验!”

    又是一个停顿,时间稍长。看着少年们目光纷纷转向远处,窗外后,朱广护重重的咳嗽了两声,继续说道:“上半场最后的尝试很好,比赛,就是要有不断的思考,勇敢的尝试。犯错误不要紧,不去尝试是更大的错误!”

    这次的停顿时间很短,朱广护拳头握紧,在空用力的挥舞了几下,像是个不专业的指挥家,声音徒然增大:“关键时刻站出来的勇气,不是人人都有的。但如果连那份心都没有的话,这样的家伙,会让我失望的!”

    少年们的呼吸,明显粗重起来,仿佛是已经平静下来的心跳又迅速升高了一般,需氧量骤增。一个个嘴巴张大,贪婪的吸收着空气的精华。

    孙本亮和平静下来的朱广护交换了个眼神,微一点头,“你们的方法能不能成功,现在还不确定,但思路上还是有独到的见解。现在的问题是,办法有了,执行的程度和力度不够。”

    说罢,目光定格在两个执行命令的家伙身上。

    李贴看了眼商一,从他那沉默的嘴角得到了提示,“对手好像早有准备一样,总是在我们贴身之前就完成动作,或者在对抗也能轻松的完成。一对一防了有十分钟吧,总觉得限制不住他们!”

    尤墨的声音,在这种群情激愤的氛围下很是不搭,懒洋洋的让人一阵窝火。内容其实也一样。

    “笑瑞,你踢过的比赛,哪一场是最难受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