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笑瑞明显的楞住了,看着周围纷纷聚拢的目光,脸上稍稍有些发烫,声音也有些迟疑:“有点多吧,以前的对手很多都了解我的特点”

    李贴的思维终于能以正常的速度运转了,此时心念头一闪,打断他:“等等,你说什么?特点?”

    张笑瑞有些奇怪的转过头去:“当然啊,对位盯人,不了解对方特点的话怎么能有针对性嘛!”

    李贴一拍脑袋,声音急切,语气还有些懊悔:“唉,都怪我!压力一大脑袋就不转了,跟着人屁*股后面跑,能防的住个啥嘛!”

    张笑瑞也渐渐明白过来了,脸上有了些笑容:“我也奇怪呢,原来是这样!你们那会压力太大,脑子里已经没有其它的想法了吧。难怪我们在场下老是觉得你们的动作要比平常慢不少!”

    商一的声音和表情一样,偏少且冷:“嗯,明白了。”

    少年们的目光灼热起来,在几个人身上转来转去。

    朱广护没有任何表示,眼睛好像是闭上了,又像是在微微眯着打量尤墨,和他身后的卢伟。

    这两个家伙都是懒洋洋的倚在桌子上,眼睛来回打量着,继续保持沉默。

    孙本亮伸手摸着下巴上的胡碴子,嘴角含笑,也没有说话。不大的眼睛里满是笑意的打量着李贴和张笑瑞。

    两人继续着讨论,旁边也有不少人开始加入进来。一时间,安静了好一会的更衣室真正热闹了起来。

    角落里,李建已经用冷水洗了个头,此时拿毛巾胡乱一擦,坐回了张然身边。

    “还有45分钟呢。别灰心,要是觉得头脑发胀的话你也去洗一个!”说罢,李建指指自己根根直立的寸发,“像我一样,精神倍爽!”

    张然的脸上有了些表情,没说话。微一点头后接着摇头。

    隋东谅在一旁看的清楚,起身站在他的面前,目光直视:“你还有兄弟呢,怕个毛线!”

    李建略一皱眉,在一旁插话:“谅子,张然不是怕,是对自己有些失望,觉得下半场扳回来的希望不大。”

    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希望不大”的时候。已经是断断续续的了。

    旁边热烈讨论的少年们并未察觉,依然群策群力的贡献着自己的脑印象。

    人心有余悸的对望了一眼,同时保持沉默了。

    这种话,不光败人品,还丢人呐!

    ————

    十五分钟看似漫长,但在心没个主意的人心,只觉得一晃而过。

    孙振平明显对少年们的下半场比赛没抱多大希望,语气里很有些客套劲儿:“下半场比赛的艰苦是可以想象的。实力差距如此之大的情况下,只依靠顽强的意志力的话。很难把比赛的局面和结果扭转。眼下的状况虽然不利,但和强队过招的机会是非常难得的,是提高自己的最好台阶!希望少年们不要灰心懈气,把自己人的精神面貌打出来”

    年维四还是有些不甘,声音闷闷的:“其实实力差距并没有场上表现的那么大,我们的少年们还是临场经验欠缺了些。才会被骤然提速的对手给打乱了阵脚,希望下半场他们的心态不要受影响!”

    九月了,开着门窗的楼房间晚上有点凉风席席,张梅四下转了一圈,确认了下队友们没有什么东西落下后。把门关上,随手拽了件外衣。

    没有像以前一样直接扔过去,张梅看了一眼呆呆地坐在电视机前的李娟,“穿件衣服吧,小心着凉。”

    看着电视镜头已经切换到球场上的李娟没有回头,随口应了一声,伸手接过,却没有穿上,眼睛紧紧的盯着球员通道入口。

    跑出来的,是希望,还是失望呢?

    ————

    希望还是失望,上了场就知道。

    不过,又是一个十分钟过去了,希望没有出现,失望也没有加重。

    场上,还是忙碌的防守,从容的进攻,一边倒的局面。

    场上没有变化,场下观众就更不会有了。

    仿佛敌不动我不动一般,对这个比分都不满意的双方,同时有了动作。

    全场比赛第60分钟,所谓的黄金换人时间,两个人同时站在了场外线处。

    继缺乏亮点的上一场表现后,卢伟依然用同样的表现,结束了自己在全国观众面前的第二场比赛。在无数双或期待,或失望,或不满的眼睛注视下,被张笑瑞替换下场。

    可能,带着唯一的一份答案,一路小跑着到了换人点,表情轻松的和张笑瑞在空击了个掌。

    法国队做出的调整却让所有人大跌眼镜。李贴一直负责的8号队员,未露疲相的情况下,被一个其貌不扬的小个子替换下场!

    李贴有点蒙。

    实在是不容易啊,费了那么多的心血,花了那么久的时间,刚刚成功限制住两次的对手,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被替换下场了?

    难道这家伙不是所谓的战术核心吗?

    难道随便换个人上来就能替代他了?

    难道所谓的顶尖强队,真的如此强大吗?

    尤墨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和上次不同,这次的内容和语气都有些让人惊喜,“不错啊贴子,把人都防下场了!”

    李贴楞楞的没反应过来,但周围的少年们还是很捧场,好几个人喊了一嗓子“加油,李贴!”“好样的,贴子!”

    这份信任真让李贴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了,赶紧四处挥手示意了一下,就差没连声说“谢谢”了。

    李京羽的声音从球场另一侧远远的传来,“贴子不错啊,有领导风范!”

    “大羽好眼力!”尤墨继续捧场。

    李贴忍无可忍:“你们大爷的,能出个主意不了?”

    张笑瑞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小个子脚下快,重心低。别吃假动作,他绝对速度肯定没你快,大家注意协防一下,刚上来体力肯定好!”

    李贴心里总算踏实了一些,深吸口气,慢慢平复着心情。眯起眼睛,盯着对手。

    ————

    对位换人看起来稀松平常,换上来的家伙也没马上就有惊艳发挥。于是,孙振平和年维四惋惜了下卢伟的才华未展后,继续上半场未尽的话题,仿佛比赛结果已经注定一般,不再点评少年们的临场发挥。

    但内行就是内行,时不时瞥一眼的年维四居然比一直盯着屏幕的孙振平先发现问题了!

    当然,第一反应有些理所当然。

    “咦。法国队进攻节奏好像变慢一些了,传接球的表现不如之前那么流畅,是因为体力下降的缘故吗?”

    孙振平真没看出来法国队的进攻慢在哪里,随口附和:“嗯,应该的。比赛毕竟已经66分钟了,天气虽然不算太炎热,但球员们的体力消耗肯定不小,节奏降低也是情理之。”

    年维四没理他。眼睛紧盯屏幕,不一会。嘴里轻轻“啧”了两声,吸了口冷气。

    孙振平和他搭档也算有年头了,一见这种状况也立即反应过来:自己没对上思路,年指导另有发现!

    会有什么发现?好的吗?难道这比赛还有希望?

    孙振平把疑问埋在心里,开始专注于场上解说。

    “法国队号转身很快,想连停带过。不过防守他的商一像是早有准备一般,卡住了内线,漂亮的抢断!不过传球有些不合理,可能也是体力下降有些大吧,商一这脚传球力量偏小。又被断了。法国队10号带球向前,这名队员是下半场才换上来的,体力很好,带球一个漂亮的急停变向!咦,李贴跟住了,嗯,李贴是这支国少队出了名的跑不死,这时候应该还有不错的体能储备。回传了,法国队继续组织进攻”

    心下笃定的的年维四,耐心的等着全身心投入的孙振平打光所有子弹,才施施然开口:“我们这支国少队,真不简单!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大势已去,比赛结果已定的情况下,他们一直没有放弃,现在,竟然还找出了应对办法!”

    孙振平掩饰不住兴奋,打断:“是的,场上情况发生变化了!具体原因还请年指导给我们讲解一下!”

    年维四不再谦让,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老爷子的普通话还算字正腔圆,“注意看,法国队的进攻发起点虽然多,但相互间的配合是非常有章法的,一传一接,一停一跑,非常有节奏感,这种配合既是场上队员相互间默契的表现,也是他们较高战术素养的直接体现!”

    “想要破坏这种进攻,必须对这种传跑配合非常了解才行。但这种初次交手的对手肯定不会给你充足的时间来思考,来想办法破坏!跟不上节奏的话,就只能疲于奔命,最后在防守耗尽体力,想反击都没有办法了!”

    “法国队号和10号两个点,一个是负责后场组织,一个是负责前场组织,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后腰’和‘前腰’。他们在进攻的一般作用,就是串联,把所有进攻的环节,包括分边,直塞,下底,回敲,接应,等等环节给梳理清楚。条理一出来,不必要的浪费就少的多了,相应的,进攻节奏就提高了!就是我们经常说的‘水银泻地’一般的进攻!”

    “表面上看起来,他们的威胁不大,既没有直接射门得分,也没有间接助攻,甚至连有威胁的传球都很少。但他们在进攻的作用,就像节拍器,嗯,这个比喻算是个足球专用术语,很多观众不太清楚含义所在。换个说法,就是乐队的指挥!有他们在,球队的进攻方向和速度都非常明确,整支球队的进攻效率会明显提升一个档次!”

    “李贴和商一,两个场上的防守型后腰,从上半场的后半段就开始了对位盯人防守,想掐死的就是这两个点!但由于对对手的不了解,他们的防守效果没有马上体现出来,一直到了这个时间,他们的努力才开始显出奇效!嗯,之前李贴盯人防守的对象,法国队的8号队员,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被换下了场!”

    “注意看,场上局面开始恢复平衡了!双方开始互有攻守了!比赛终于不再一边倒了!”

    “不过,唯一值得担心的问题出现了!我们这些努力防守了一个多小时的少年们,他们的体力,还剩下多少,0:1的比分,还有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改变?”(。。)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