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些不起眼的身影,默默的在聚光灯下,站在别人的身后。总有些球员,注定只能以绿叶的身份,终老。总有些值得记住的名字,只有懂的人,才会视为珍宝。谨以这场比赛,献给那些功成名不就的场大师们。祝各位书友看书好心情!

    目前的状况,对双方来说,都是不甘的。

    法国队,像个混混一样,虽然从对方兜里拿走了一百块钱,但一直对对方打死不低头的状况有点不爽。

    现在情况更甚了,这个被自己欺负了半天的家伙,居然跃跃欲试的想还手!

    不好好教训一下是不行了!

    国少队,被人欺负了半天,虽然累死累活,遍体是伤,但被拿走的一百块钱可是救命钱。

    现在终于找见可以抗衡的武器了,其它先不想,先把对方打倒,把钱拿回来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不和他拼命是不行了!

    于是,比赛在0分钟之后,开始疯狂了!

    其实本来可以不用这么针尖对麦芒的。

    包括法国队主教练,都在不断的用手势,语言,换人,来提醒自己的弟子们:这就是一场比赛,赢下来是最重要的。

    教训对手,那只是可有可无的额外奖励而已!

    但没有办法,开场时的那种兴奋又回来了。而且,沉溺于殴打对手的快感的少年们,放开以后,就收不住了!

    是的,他们是顶尖强队,但不是一支成熟的顶尖强队!

    而国少队,他们最怕的,是对手坚清壁野。打死不出洞。

    现在这种状况,需要的只是咬牙坚持,只是锋芒毕露!

    ————

    亮剑的时候到了,翻开武器库看看,还有几把没上锈的。

    尤墨是场上体力仅次于张笑瑞的家伙,算是最锋利的一把利剑。

    大羽心的小火苗一直都在。体力虽然下降严重,但这家伙负责的东西并不是重体力活,勉强算尖刀一把。

    隋东谅之前的防守任务比大羽要重的多,体力下降辐度明显也大的多。而且,作为边路上的一匹快马,他的特点决定了进攻跑动距离不会短。现在只能算根棍子,打准了要人命,打不准连伤筋动骨都做不到。

    商一已经快到极限了,全场强度极大的防守任务已经把他的精力和体力消耗怠尽。支撑他的,仅仅是意志力,这在高强度的进攻要求是明显不够的。基本可以算个刀把,拿出来仅能吓唬人。

    李贴的状况比商一强些,但进攻本来就不是他的强项,除了定位球的作用和一脚不太靠谱的远射外,其它能派上的用场很小。现在最多算块砖头,运气好了拍在脑袋上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张笑瑞当然是状况最好的一个了。不光是身体,精神也处于最佳状态。现在算是武器库管理员。可能是个打杂的,也可能是个绝世高人。

    武器清点完毕,当然是继续思考,准备任务布置。

    虽然是开放式对攻,但防守的作用依然不能忽略,现在要求李贴完成防守任务的情况下长距离奔跑。再完成后排插上远射的话,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于是,他和商一的任务不变,最多在定位球担任佯攻或者抢抢落点。

    李京羽的特点决定了他在进攻的作用,抢点捕捉战机是第一选择。进攻路线担任协助作用是第二选择。

    隋东谅是变数最大的一个,可能爆发了,过人传球射门无所不能,也可能受潮了,成为进攻运转不灵的所在。

    尤墨是最让人放心的得分点,但较为单一的特点也决定了他所能做的事情,一脚短距离传球和当墙掩护还行,其它作用相对有限。

    看来,进攻质量取决于隋东谅的发挥了!

    思考完毕的张笑瑞,这次不用尤墨提醒就主动开始布置:“李贴,商一,你们不用往前场跑,定位球能上就上,不要勉强。李京羽和尤墨前场加强跑动,注意就地反抢和接应。隋东谅”

    他本来想说:“节约体能尽量多传少带的”,不过开口的时候却犹豫了。

    这个家伙,能甘心接受这样的指挥吗?

    或者说,这家伙能接受自己的指挥吗?

    张笑瑞的话,隋东谅听的清楚明白,为什么到自己这儿会卡壳,心里也跟明镜儿似的。

    自己这冷傲独的形象看来是根深蒂固了!

    隋东谅在心里苦笑了一下,脸上表情平静:“知道了,大家上吧,时间不多了!”

    说罢,回头看了眼张然。

    那个曾经一起早操晚课的好兄弟,现在正一脸紧张的盯着皮球,仿佛想从找出答案一般,再容不下其它东西。

    丢球只是个意外,就让我为你弥补这个遗憾吧!

    ————

    前场反抢,谁都想一抢成功扬名立业。后场被断,谁也不想一时大意断送前程。

    而且,防线越靠后的位置,就越致命,也越难抢断。

    于是乎,抢谁,怎么抢,什么时候抢,都是件很有学问的事情。体力下降很多的大羽不擅长,一直观察的尤墨很擅长。

    相比于防线最后环节必须要有的沉稳性格,其它防守位置的家伙们就不一定了,尤其是强队喜欢助攻的边卫。

    目标已经缩小了不少,时间也算恰当,剩下的,就是怎么抢了。

    “大羽,看清楚那个号没,对,长的丑的那个,别跟太死,掐内线,放他走外线!”尤墨好整以暇的在大羽身后指挥。

    “大爷的,你在后面搞毛毛?你体力那么好,为什么让我干苦力活!”大羽边忙活边念叨。

    “我x速度好快,老尤你坑我啊!”

    “有时间废话不如多喘口气!”

    尤墨嘴上不停,脚下也不停,整个人仿佛鬼魅一般。不知从哪里出来,不知飘向何处。

    已经把速度提到极限的法国队号,刚抬头准备观察一下的时候,眼角余光就察觉到了危险!

    快,太快,比自己的极限速度还要快!

    最主要的是。这种快是意料之外的快,是有心算无心,是有准备的家伙设好圈套抢没有准备的猎物!

    心顿时一凉的法国队号,第一反应还算及时,伸脚一勾想急停变向。

    只可惜,迟了!

    “漂亮,这脚抢断堪称神来之笔,时间点刚好选在对方已经用尽全力提到全速,无法再做其它选择的时候!双方的身体只是轻微接触了一下。球就被完整的断了下来,带球反击吗?没有,这个我们已经熟悉的9号队员尤墨,他可不擅长这个活,好了,传给号张笑瑞了!”孙振平的声音突然高亢起来,语速极快。

    一旁的年维四有心想分析一下这次抢断的战术价值的,看了眼脸上放光的搭档后。放弃了,目光转回大屏幕。

    “张笑瑞非常果断。一秒钟都没有停留观察,直接带球向前过了线,国少队整体压上了,都很坚决!隋东谅,李京羽,尤墨。加上张笑瑞的话,刚好是一个四打四的局面,虽然距离球门比较远,但这已经算是非常好的反击机会了!”

    “进攻方向很明确,皮球在往对方右后卫助攻上去之后留下的大片开阔地带运转。张笑瑞和李京羽在小范围内做了个二过一配合后,继续带球向前,他们吸引了对方的大部分防守兵力,会怎么选择呢?直接短传渗透找已经快冲刺到大禁区的尤墨吗?”

    “没有,张笑瑞的视野非常开阔!他用余光发现了另一侧高速插上的隋东谅!一脚漂亮的弧线球,落点很好,下面就看他的表演了!”

    “隋东谅的速度慢下来了!怎么回事?是体力不支了吗?”

    ————

    一般的故事里,这种处境下的家伙们,脑袋里都会有无数个念头闪动,一段段场景飘过,若干个倩影摇曳。

    隋东谅没有运转那么快速的大脑,相反,极度疲劳的身体已经严重的拖慢了大脑的思维速度。

    他的脑袋里,只有一张脸,好兄弟的,苍白,无助,失望的脸。

    这场比赛的艰苦,远远的超过他以前所经历过的所有比赛。如果没有这张脸,如果没有找见希望后的精神力量做支撑,他可能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耳朵里,仿佛已经出现了幻听,是那熟悉的“一,二,,四”吧。

    或者,是那悠扬的起床号声吧。

    或者,是只在梦出现过,心无数次向往过,用水牛角吹响的,古老到无人识得年代的,冲锋号角声吧。

    嗯,球停的大了些,马上到底线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传过去了。

    “隋东谅,在搞什么,紧急集合了!”尤墨的声音从球场的另一侧飘来,震的周围家伙们耳朵发木,传到了隋东谅这儿,却成了轻飘飘的催眠曲。

    嗯,真想睡一会。

    什么?紧急集合?!

    不穿好裤子出去可会被人笑死!

    隋东谅的眼睛,终于睁开了些,胸腔里传上来的血腥味儿,开始刺激着鼻腔,连带着脑袋也清醒一些。

    哦,有人在叫我呢,是在要球吧,刚好,面前有一个。

    传出去我就不管了,你们继续吧,我有点累,想歇歇了。

    “这段冲刺距离,我大概目测了一下,应该有五十多米,在如此艰苦的一场比赛,在比赛的第85分钟,他做到了!虽然没有办法保持开始的百米冲刺速度,但他始终没有停下来,直到完成最后一传!”

    “他的身体,以一个奇异的姿势在地上翻滚,大概是失去意识的缘故吧,毫无保护动作!”

    “我真的想看看慢镜头回放,看看他是不是闭着眼睛完成了这一切!”

    孙振平的声音,依然语速很快,咬字很紧,气十足,但仔细听的人们,却从里面听出了一段伤感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