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墨是有些意外的。

    隋东谅这个球停的太远,能传出来的可能性实在不大,即使勉强传出来,也不太可能会有好落点供自己抢。

    于是,从门将,后卫,和自己面前划过的皮球没有被任何一个人碰到,在孙振平满是遗憾的叹息,划过一条美妙的弧线,落向了球场另一侧的无人区。

    还好,有兄弟在!

    天赋加了猎犬嗅觉的李京羽,没有让兄弟们失望,高速冲刺后,再一次抢先出现在谁也没有想到的地方,脚弓一端,在拍马赶到的防守队员面前,把落地后的反弹球送到了禁区里。

    那里,有兄弟的兄弟!

    尤墨已经从小禁区里两进两出了,这是第次。

    好在,这个杀手最不缺耐心!

    不过,身旁还是有干扰。法国队的队长,防守最核心的4号卫,用明显大一截的块头和半搂抱的办法,拽着他的手,把他的胳膊死死夹住了往前跑。

    两人都有些跑过头,4号卫经验丰富,提前看出来这个危险传球的乌龙球风险后,瞬间拿定主意:宁愿自己不碰这个点,也不让他有机会碰到。

    被带着跑的尤墨纯属无奈,这种犯规虽然明显,但如果不能展现对皮球的绝对控制权的话,裁判绝大部分时候是不会理会的。

    而且,对手那巨大的身板也起了很好的掩护作用,自己凭着印象寻找的落点,因为视线受阻已经很难精确判定了。

    常规武器已经失效,那就拿出非常规的吧,刚好可以看看上锈了没有!

    ————

    因为太过激动,孙振平的嗓门里已经有了破音。听起来怪异无比,但没有人有心情去注意了。因为内容的不可思议已经把所有注意力吸引,再也没有多余的心思放在别处。

    “让我们用慢镜头仔细看看这个进球!被对手一直拉扯着,明显跑过了位置的尤墨,顺势把重心放在对手身上,左脚踩实地面。右腿向后高高扬起,用脚侧面,不对,是脚后跟,长了眼睛一般,撞上了飞行的皮球!右腿向后摆的动作是如此之快,慢镜头下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小腿摆动那一瞬间竟然是个从慢到快的加速过程!这让速度不快的皮球像是被子弹命了一般,直飞球门远角!判断失误的守门员对这个球完全的无能为力。不对,这种球,恐怕没有一个门将能够成功预判!”

    “毫无疑问,这是个充满想象力的动作,在足球场上极为罕见!有一个专门的术语是送给这个动作的,‘蝎子摆尾’!大家再看一遍,和对手纠缠的那只手和扬在空维持身体平衡的那只手,像不像蝎子的两支前爪?后边用来进攻的右腿像不像蝎尾?最后命目标的脚后跟像不像蝎针?”

    一旁的年维四忍不住接上:“那射出去的皮球。应该就是毒液了!目标的猎物果然像是毒了一般,一动不动!”

    喘了口气的孙振平。依然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继续:“这个被我们私下喊成‘幽默’的小家伙,虽然以前的经历不甚详细,但我可以肯定,他有着常年的习武经历!只有身体柔韧性和协调性经过特殊的训练,才能把这种匪夷所思的动作完成的如此舒展自如!”

    年维四也继续抢词:“我们经常把那些经常在球场上做出一些华丽动作的家伙。称之为‘绿茵场上的艺术家’。那这个前途无量的9号队员尤墨,可以称之为‘球场上的功夫小子’了!当然,除了功夫和身体,他还有不错的球感,以及。强大的心理素质!”

    被迫歇口气的孙振平满脸笑容的接上:“年指导这个称呼非常形象!‘功夫小子’和他的伙伴们肩负着振兴国家足球的重任,能把传统武术这种国粹融入到足球技术去,是最好的一种方式了!希望将来他们能让整个世界足坛都看一看,在我们国家,有这样一种古老而神奇的东西,在大家无比熟悉的绿茵场上,散发出无与伦比的魅力!”

    年维四寸土不让,继续接着话题:“这支韧性十足的少年队,代表着国家足球的未来,从他们身上,能看到我们整个民族经历苦难后屹立不倒的精神支柱所在!这已经不仅仅是竞技精神了,这是一种民族精神,是我们华民族引以为傲的顽强精神,他们,是一群有骨气的,——国——人!”

    ————

    局面刚开始走向平衡那会,李娟就已经坐不住了,拖鞋在地面上走来走去的时候,和水泥地的摩擦声音很大,张梅有心提醒一下的,想了想,忍住了。

    当场上状况趋于白热化的时候,李娟的心理素质就明显稳不住了。各种夸张的表情动作声音开始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出现,一惊一乍的,把张梅都弄的心神不定,浑身不自在。

    如果不是带着研究目的的话,看别人比赛其实真是种煎熬,特别是自己从事的项目。李娟虽然不是心理素质特别好的那一类运动员,但也没差到如此的沉不住气。现在表现成这样,还是因为心千丝万缕的挂念在作祟吧。

    等到那个超乎所有人想象的进球出现的时候,张梅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完了,这下整个楼道都要被她的声音吓到了!”

    结果,却没有想到。

    李娟用两只不停颤抖的手,重叠着把自己的嘴使劲捂住,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眼泪,断了线的往下淌,不要钱的往外冒,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仿佛,在等待一个,从电视里伸出来的拥抱。

    张梅真的吓坏了,大喜伤心神的道理她可明白着,眼前姑娘这种状态简直让人有些担心!

    直到搂在怀里,感受到那颤抖的身体逐渐平静下来,眼泪也渐渐止住之后,张梅的心。才算彻底的放了下来。“娟,以后还是别看他比赛了吧。”

    “嗯,实在受不了呢,不看就不看了吧。”

    ————

    对于看热闹的外行来说,这种花哨到超出想象之外的动作,是最能引起心**鸣的。虽然仅仅是个扳平比分的小组赛进球。虽然是个不讨喜的竞争对手,但全场接近4万名观众还是很给面子的沸腾起来了。在大屏幕一遍遍的慢放下,在各种听不懂的鸟语齐鸣下,整个体育馆像是涨潮的广岛湾海水一般,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看台上的大佬们明显准备不足,在那一瞬间有些失态,各种粗口情不自禁的冒了出来。反应过来后,又对视一笑,相互交流起来。

    薛明和苏瑞敏激动了一下后。就被深深的无力感包围了,尤其是听见这帮高高在上的大佬们暴出的“我靠!”“我x!”“x他娘哩!”之后,这种无力感升级了。

    这家伙,难道真的奈何不了他了?!

    不甘心的两个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转头看了眼红光满面的大佬们。没有收获任何想要的答案之后,只能把叹息藏到心底。把笑容挂满脸上,把热情放在嘴里。

    真正失态的。是阎事铎。

    他老人家是个左撇子,在那一瞬间,握紧的拳头用力的砸了下去,准确的命了旁边人的大腿!

    阎大佬完全没去管旁边欲哭无泪的家伙,直挺挺的站了起来,第一反应想看看回放的。结果等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可是现场,哪儿来的回放?

    不过还没等他来的及失望,就忽然从观众们一浪又一浪的欢呼找到提示了,总算把目光投向了高悬半空的大屏幕,仔细欣赏起来。

    嗯。旁边的家伙看到那张黑乎乎的横肉脸,和那只碗大的拳头后,也没敢声张,自己揉腿去了。

    ————

    终于把胳膊从发楞的对手怀拽出来之后,尤墨是想来个空翻庆祝一下的。结果跑了两步后,放弃了。

    他不是超人,体力也有极限!

    这个进球,是从他后场成功抢断开始的,间第一次直塞的机会他就已经冲到了禁区里,后面看球转移到隋东谅这儿后,又迅速的拉出来准备接应一下,结果皮球像逗他玩一般,又飞向了球场的另一侧,等他进宫的时候,体力也已经到了极限。

    如果没有深厚的功底和平时不辍的练习的话,最后的动作可能做都做不出来,更别说高质量的完成了!

    没有空翻虽然有些可惜,但跑到摄像机前给挂念自己的人打个招呼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嘛。尤墨打定主意,往场边镜头所在处跑,结果没跑一半,余光撇见倒地之后就没起来的隋东谅了。

    这货的职业技能瞬间觉醒,跟着反应过来的队医一起往事发地点跑,没一会就超车了。

    隋东谅平躺在地,意识还在,只是手捂胸口,眼睛紧紧闭着,面部表情痛苦。

    尤墨仔细看了看脸色,查了下鼻腔嘴角,顺便看了眼耳朵眼睛,确认不会是心脏病或血管瘤破裂之类的要命问题后,稍稍放心下来。

    可能是过于剧烈的运动后胸肌有些拉伤吧,这种想深呼吸又不敢深呼吸的状态。

    不过国字号的队医,也不需要自己在一旁指点吧。

    尤墨把目光转回,却看见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

    张然!

    跑完了整座球场接近百米的距离,过来看看隋东谅状态的家伙,没有注意到尤墨的眼神,嘴都在颤抖着,问:“谅,谅子,听的见我说话吗?李医生,他,他怎么样,有没有危险?”

    专业西医的检查结论下的很快,不过李奇的声音有些不耐烦,“没事,可能只是胸肌拉伤,回吧,比赛没完呢!”

    尤墨眼角撇了眼说话者的神态,没说什么,一把搂住张然的肩膀往回跑。

    “欠我顿饭了哈,张然。”

    比赛还没完,心情却像过山车一样大起大落了好几回的张然,高涨的心情回落的很快,声音有些闷闷的:“恭喜你,进球很漂亮。”

    尤墨的气息终于转匀,声音回复了以往的状态:“你这样的回答,估计下面坐着的对手应该很高兴了,甘心吗?”

    贴在耳边的声音,果然有了回响,在张然的耳朵里来回晃荡。

    甘心吗??

    甘心吗?!

    甘心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