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每一颗与岁月抗争,与时间赛跑,与自己搏斗的心,或许都有一种,叫做“不甘”的东西吧。生命是如此短暂,青春更是转瞬即逝,支撑我们不老的,是梦想,支持梦想不变的,是一颗不甘的心!祝各位书友在冬雪降临时,有青松的耐心!

    比赛的最后八分钟,在不断的受伤,换人,犯规结束了。

    更不甘心的法国队,最后只能选择全部压上,高举高打,搏命一般想证明自己。

    但不擅长的东西,碰运气的东西,始终是希望渺茫!

    反而是态度坚定的国少队,在仅有的几次反击打的有声有色。如果不是防着对手全员压上后防太吃紧而全部退守后场0米的话,如果不是隋东谅下场,李京羽抽筋的话,尤墨和张笑瑞差一点再次改写比分。

    值得表扬的不只是他们,商一和李贴坚持到了完场,高质量的完成了防守任务。十几次倒地,次成功扑救的李建,注意力一直都很集,没有让对手有机可乘。

    其它的几名防守队员,虽然没有多出彩的表现,但一个个表现规矩,也算是完成任务。

    朱广护非常兴奋,站在场边与每一个下来的少年们击掌相庆,脸上的笑容因为毫不掩饰而变得憨态可掬。

    老朱的笑容在外人看来可能有些夸张,事情明摆着,这场平局对出线的影响其实并没有多大:最后一场不赢下来的话,这场只能算是白辛苦。

    但足球可不只是出线!

    如此艰难的一场比赛所表现出来的东西,足以让每一个关注的人振奋。舆论上的一边倒支持是可以想象的,甚至最后一场只要发挥出水平来,即使没能最终出线完成八强任务,老朱的帅位也算是保住了。

    电视转播里。年维四和孙振平已经讨论完了那两个盯人防守的战术意义,最后的结论一致认定:是主教练的场休息调整起到了奇效!

    连带着把老朱的以往经历,还算不错的战绩也拿出来褒奖了一番,算是给他造了不小的势。

    朱广护虽然没有听见这番评论,但精明到他这个程度,心里是很清楚赛后媒体和舆论的态度的。

    虽然嘴上说着:大不了就下课!但心里的感情是明明白白的。十几岁的少年有着高度的成长性,能在这关键的几年里和少年们一起度过,价值是难以衡量的。

    名,利,感情。

    没有人能拒绝者同时的邀约!

    ————

    王丹没有在那激动到难以自持的时刻,再次跳入同一个坑里。

    记者们的嗅觉可不比大羽的天赋差,上次采访就隐约地感觉到她和尤墨的关系不一般了,这次早早盯着她落位后,潜伏在周围的家伙可不只一两个。

    这些国内同行没有s省本地媒体的经历。还是按照一贯的新闻敏*感性尽可能的找料出来。态度还是很明显的:备好子弹,以供需要!

    王丹如果连这份警觉都没有的话,当真是白当年记者了。

    虽然比赛结局是皆大欢喜,但适当的低调是必须的,越懂得其水深水浅的人,越明白利害关系。

    高调惹人痛恨,加罪何患无辞。此时捧的越高,彼时踩的越狠。

    想到了这些。一脸平静的王丹心里有些上八下的。

    他还只是个14岁都不到的少年,能在众星捧月的时候把持住自己吗?能在万众瞩目的时候不说错话吗?能在长枪短炮伺候下一如既往吗?

    越想越紧张的知性姐姐。又有临阵脱逃的想法了。故意的放慢了脚步后,却发现更有些奇怪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了,于是,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第一次有些痛恨自己职业的王丹,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来采访了!

    ————

    尤墨也是心二意的,时不时的瞅着远处。

    没有人不想在成功的时刻与最亲密的人分享喜悦。不是超人的家伙就更做不到了。

    但远远的看到她那迟疑的目光和步伐后,这货也瞬间反应过来了。

    这是众生世间,不是二人天堂。

    于是,收敛了心神,集了注意力。挂起了笑容,面对一个又一个热情的问题。

    正主儿心里仍然不踏实,看着围观的热度稍微下降了一些后,尝试着用平常的语气问道:“恭喜你,不出意外的话,如此漂亮的进球可能会入选本届世少赛的最佳入球了!请问这种动作您在平时的训练有过练习吗?”

    熟悉的声音不用转头就知道是谁,尤墨微一点头,满脸微笑,声音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小时候有练习过。您过奖了,后面的比赛还多的很,现在这么说会把对手的创造力给激发出来的。”

    稀稀拉拉的几声笑声过后,众人的注意力开始往美女记者身上转。

    王丹在心底长出了一口气,按捺住了复杂的心情,但还是在他目光的注视下做了个伸手撩鬓角的小动作,“这场比赛后,您和这支球队所受的关注肯定会更上一个台阶。即将面临的挑战也会有更多的期望值投入进来,到时候的压力可能是难以想象的。请问你们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吗?”

    如此长远考虑的问题确实有些水平,国内同行们看着她的目光已经饱含赞赏了。

    虽然负面新闻一样可以吸引眼球,但靠骂人出名总归不是件心安理得的事情。能一直的一荣俱荣当然是最好不过了。王丹这个看似提问,其实是在提醒的问题算是巧妙的表达了这一心愿。于是,同行们的点头赞赏也是在情理之了。

    “谢谢您的提醒。压力这种东西,其实和对手一样,逃避是没有用的。再强大,也要站直了去面对,希望下一场比赛大家和我们一起。用平常心来对待。”尤墨嘴角的笑容若有若无,语气有些严肃。

    “站直了去面对!说的好!”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有些大,众人纷纷转头寻找抢镜的家伙。

    刘楠没太注意这些目光,脸涨的通红,喉结因为呼吸急促上下活动的厉害,“因为这个项目的长期落后。我们可没少挨同行们的嘲笑,重压之下也难免会生些埋怨之心。通过你们今天的表现,和刚才的话,我想我找到问题所在了!”

    这段唾沫横飞的激动的演讲果然抢了主角的风头,国内国外的记者们,同时停止了手上活计,在一旁翻译的配合讲解下,呆呆地看了过来。

    “没有直面问题的勇气,没有站直了的决心。没有解决问题的思考,没有付诸行动的能力,只有埋怨,只有责怪,只有推卸责任,国内足球,怎么可能赶上高速发展的世界足球?!”

    ————

    第二天的国内外报道果然扑天盖地。

    开始留意岛国报纸评论的少年们,刚好上午没有训练。一大早吃完早饭后,就揣着一颗扬眉吐气的心。买了一大堆岛国报纸回来。

    然后,傻眼了。

    妈蛋的,上面的字到是有不少认识的,可连在一起的意思完全搞不懂!

    装模作样的大羽,拿起一张报纸在那念:“嗯,我们错误地估计了他们的战斗力。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实力”

    还没念两句,就被一群人打断了:“闭嘴!”

    旁边有人突然反应过来:“高指导不是懂鸟语吗?咱们拿去找他?”

    也有胆子不大的:“不好吧,这点小事情麻烦教练?”

    胆子大的马上回答:“不怕,高指导肯定也想看小鬼子们怎么自己打脸的!”

    少年们仔细一想,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于是一帮人把报纸拿上,闹哄哄去敲高军和守门员教练陈涛的房间门。

    说明来意后,高军明显的迟疑了一下,转头看看一双双期盼的眼神后,定了定心神,随手抽出来一张,边看边念,声音不算流畅。

    “法国队的表现真是可笑之极,领先到了80分钟依然和对手打对攻,如此幼稚的表现给了对手致命一击的绝佳机会。希望我们的少年们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让对手有机可乘!”

    高军稍微放下心来,看着少年们皱眉抿嘴的普遍状态后,开口解释:“岛国报纸就是这样,老是用一些明显排外或者歧视的内容来吸引眼球,提高所谓的民族认同感。其实都是些炒作手段,目的只为了吸引眼球,增加报纸销量。”

    看着少年们若有所思的点头后,又随手拿起一张开始念,这次就自然顺畅多了。

    “在对手狂风暴雨般的进攻下,彼国少年队左支右绌,凭借着守门员的出色发挥和运气的帮助,最终坚持到了比赛的最后。靠着一个运气进球扳平比分的表现并不能抹去他们全场无能的表现。足球如果只有这样的防守的话,是没有什么希望和出路的!”

    声音越来越低,到了后来,变得有些有气无力的。

    一旁的陈涛都有些好奇的打量过来了,实在是这家伙和平时的表现区别太大。

    少年们反而平静下来了,一个个对望两眼,默不作声的收起了报纸,鱼贯而出了房间。最后走的李贴还不忘把门轻轻带上,说了声“谢谢!”

    “让他们看看这些也挺好嘛,省得比赛打的不错后,一个个尾巴翘起来按不下去!”陈涛看了眼目光呆滞的高军,语气里有些疑惑。

    高军有些警觉过来,目光没有对上,转头往卫生间走:“是啊,以为比赛打好了就万事大吉,职业足球哪有那么简单嘛!”

    “那你为什么”陈涛试着提问,声音不大,很随意的样子。

    “哦也不能让他们因为这些评论太过愤怒吧,陈指导对岛国人和媒体怎么看?”高军没有随手带上卫生间的门,高声问道。

    “人还不错,媒体挺可恶。如果没有民族矛盾的话,应该不会这么针对我们。”陈涛不假思索的回答。

    “是啊,战争都过去多少年了,这些媒体还老是拿出来说事,死鸭子嘴硬最让人痛恨了!”

    “高指导好像对岛国人挺有好感嘛,以前在这儿待的还不错?”

    “还行吧,也算认识了些不错的。”

    “难道在这还有恋人?”

    “瞎,瞎说什么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