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饭吃完刚回到房间,尤墨就接到了前台电话。

    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个和上次一样的礼物。

    这份礼物其实是受之有愧的,尤墨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个叫“惠娜”的小丫头,正在情感的悬崖边上晃悠的状态。

    不过,看着岛国漫画长大的家伙,实在是有些好奇,想看看她这次画的是什么。

    结果既在意料,又在意料外。

    本来以为她只对男女情爱感兴趣,结果没想到她居然把竞技的美感融入到笔下,表现在画纸上。内容嘛,当然是那个蝎子摆尾动作了。

    漫画的吸引力来自于传神的写意风格,廖廖数笔,就让想要表达的东西跃然纸上了。

    这副画想要表现的,自然是那浑然天成的柔韧之美。

    不过,虽然稍显夸张,但人体的基本结构,重心支撑还是很稳。从这些也能看出来:这小丫头有着不错的基础和扎实用心的风格。

    一旁的卢伟也是啧啧叹息,“老牛混的不错嘛,粉丝遍及全球了!”

    尤墨瞄了眼最下面那一行字,放下心来,“羡慕不,想出风头不?”

    卢伟也瞧见那行小字了,随口念道:“想要继续看的话,就请把故事告诉我吧。”读完了,接着问道:“有点意思,你又拿什么去吊人胃口了?”

    “嗯,这小家伙还挺有自信嘛,你给这画打多少分?”尤墨才懒的费口舌老实交待。

    “可得90分,是飞机上那个小姑娘?”卢伟也是个懒货,不爱绕弯子。

    “是啊,被王大记者招惹来的,缠上我了。准备画一部爱情漫画。想听我和她的故事。”尤墨把画折好,转身找另外一张。

    “这个‘她’,怕不是其它人吧。听来的故事,哪儿有经历的故事更好呢?”卢伟也转身,伸了个懒腰。

    “配角的寂寞,一般人不太愿意承受嘛!你觉得呢?”尤墨笑了笑。目光转回。

    “台前的寂寞,一般人也不太容易想的到。”卢伟头也不抬,随口回答。

    “嗯。”

    尤墨起身,把窗户打开,让海风吹了进来。

    台上的寂寞和台下的寂寞,或许只有经历过,才知道合不合适吧。

    ————

    昨天的比赛确实辛苦,上午的时间很多人选择了回笼觉来打发。

    但主角可闲不着。

    新闻嘛,当然有个时效性。昨天是现场采访。不可能有多少深度,也没有充足的时间,那今天上午当然是专访的黄金时间了。

    领队薛明虽然心里不爽,但也没法在这种时候说些什么,点头答应了之前就预约过好几次的,《体坛》的刘楠。

    有预约的,自然有没预约来碰运气的。有国内的,自然也有国外的。有记者。自然也有球探。

    第一场比赛这家伙虽然进了个球,但之前表现并不抢眼。浪费了数次机会后才把握住一个的表现,明显不足以吊起球探们的胃口。

    但昨天的比赛就不一样了,一战成名可能有些勉强,但如此漂亮的进球能在比赛的第85分钟做出来,至少说明两个问题:球感和技术不错,身体和体能是强项。

    再加上稍一打听就得知的。不到14的年龄和一贯出色的表现的话,再不行动就显得太不职业了。

    老外可不知道国内具体状况,前赴后继的往上冲,结果无一例外的死在领队薛明的枪口下。

    开始他还有耐心详细解释一下,后来就没了耐性。直接拒绝了事。

    折腾到十点过,总算消停了。

    刚把茶泡起,人还没坐稳,隔壁的政工干部苏瑞敏敲门了:“老薛,忙完没有?”

    两人都是单间待遇,因为常在一起合计事情的缘故,对彼此的工作习惯和平常作息都挺了解。

    薛明把他让进房间,“能折腾死个人,记者也就罢了,球探来凑啥热闹!”

    “不了解情况呗,老外嘛!”苏瑞敏随口回答,“老薛昨天去古玩市场淘澄到啥好东西没?”

    “相了个鼻烟壶,不过那玩意要价太高,没舍得买。”薛明把茶杯端起,眯着眼睛深吸气,闻着茶香。

    “据说这些球探有不少都是兼职的,抽提成的那种,一有大赛就全球乱转。国内将来有了职业联赛,应该也会有这些家伙的身影吧。”苏瑞敏随手抓起桌子上的《关西华人报》,翻了起来。

    “国内联赛的水准估计吸引不了他们,欧洲那些顶尖球员的转会费动辄上百万呢。你知道今年的世界足球先生身价多少不?”薛明心一动,却没露声色,继续品茶。

    “好像叫什么,罗伯尔*巴乔对吧,身价能过千万?”苏瑞敏把目光从报纸上拿开,饶有兴趣的看着薛明。

    “罗伯托*巴乔,两年前的身价就已经是1200万了。今年拿了这个先生,身价直逼2000万了!”薛明很快从对方的眼神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于是,继续添一把火:“是美元!不是rb!”

    “我x,那这一桩转会间人要抽多少钱走?”苏瑞敏忍不住爆粗口,两眼放光。

    “15%到0%不等,还有很多附加条款,比如进多少个球多给多少钱,出场率达到某一比例多给多少钱,拿个什么冠军多给多少钱。”薛明侃侃而谈,越说心越亮堂。

    “难怪俱乐部要花钱雇人四处转悠了!这一届大赛可能就是一座金山呐!”苏瑞敏狠狠的抹了把嘴角,报纸扔在了一边。

    “咱国内的政策不松动呐,接触都不允许,别说球员转会了!”薛明叹了口气,眼睛却盯着对方。

    “接触这东西,有咱们把关呢,怕个毛!不过。转会这东西是实打实的,没啥空子钻呐!”苏瑞敏对上眼神后,却有些犯愁。

    “只让接触,会不会也有好处给咱们?”薛明抬头看了眼房门,心琢磨了下刚才有没有关紧。

    苏瑞敏也看出他有主意了,忙起身确认了下房间门的状况后。回身:“刚才把人都赶走完了,有好处也都跑没影了吧?”

    薛明眉头一皱,神情也有些失望,“哪儿想到那么多嘛!刚才一屋子人闹哄哄的。”

    苏瑞敏轻轻点点头:“不急,应该还有。总有反应慢的家伙吧!透个口风出去,说不定前面走的人也会回头找咱们!”

    薛明松了口气,自言自语:“万一对方条件开的太好,那家伙心动了咋办?”

    “那更好办了!咱们不是正犯愁呢嘛!”苏瑞敏一脸得意,嘴咧着。眉稍眼角笑到了一起去。

    “还是老苏你有主意!不愧是搞政治斗争的!”薛明连连赞叹,手指轻敲桌子,咚咚有声,“一举两得,高,实在是高!”

    ————

    刘楠和尤墨打过两回交道,也算摸着一点这家伙的脾气性格所在,没有按以前的习惯来。略略问候了一下,交待了一下后。就直奔直题:“您和我接触过的每个国内球员都不一样,不光是您这个年龄段的,成年队的都没有。这让我产生了非常大的兴趣,想了解一下您的过去。”

    “哦?我有那么特殊吗?表现在哪儿?”尤墨果然不按牌理出牌,随口就问。

    “旁观者清吧,您身上有种特质。可能您自己都不觉得。那是一种,对,亲和力!既不严肃古板,也不轻浮取巧。只是一种很自然的状态来面对任何事情!”刘楠略一思索,侃侃道来。

    尤墨眯眯着眼睛。看着昨天激*情演讲的家伙。

    应该是下了不少功夫来研究自己吧,这话说的明显有水平!

    这货在心给自己点了个赞,继续问道:“亲和力我懂,球队当人缘好的都有吧,特殊在哪儿呢?”

    刘楠的职业技能有点觉醒了,语速加快:“先不说您这个年龄段说出的那些,远超很多成年人水平的话,就说说您现在这份从容面对,思维敏捷的状态,就超过了绝大部分运动员。”

    尤墨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了,不过声音还是慢悠悠的:“我觉得您也挺厉害,昨天您的那番话,能在报纸上看到吗?”

    刘楠明显楞了一下,皱紧眉头,用力思索了一会后,缓缓摇了摇头。

    尤墨不说话,笑着看他。

    沉默了大约两分钟,刘楠才有些艰难的开口,声音艰涩:“你,您到底有过什么样的经历,才能有这样远超常人的心性?”

    尤墨莞尔一笑:“重要吗?”

    刘楠明显早有准备,点头:“当然!”

    “有可复制性吗?”尤墨苦笑着摇摇头,缓缓问道。

    刘楠又是一楞,盯着对方看了好一会,才缓缓的摇摇头,“明白了,确实没有可复制性。没有足够的经历和思考,哪儿来的心性?智商可能天生过人一等,情商却需要历练才能提高。”

    稍停了一下,脸上有了些笑容:“本来想按以前的套路,把您的成长历程好好写一笔,能给其它怀有足球梦的孩子们一个参照,或者说榜样吧。现在听您这么一说,发现我还是太理想化了。现在的环境下,只会踢球的人是没有办法很好的生存发展下去的。但过早的专业化训练又把运动员的化水平限制在一个很低的水平,说白了,就是想让马儿跑的快,又想马儿不吃草!这种状况我觉得才是落后的根本原因。”

    尤墨既没有赞同,也没有摇头,一脸认真的问道:“您看来是个理想主义者,是吗?”

    刘楠轻轻的点了点头,眼里有炽热的光出来,声音急切:“您也是吗?”

    尤墨缓缓摇了摇头。

    刘楠有些自嘲的口气,“呵呵,瞧我这眼力见儿,您哪可能嘛!而且,我真不希望您也是!”

    尤墨嘴角含着笑,解释:“摇头的意思,可能是‘不是’,也可能是‘不知道’。”

    刘楠直拍自己脑袋,像是在自言自语:“跟您说话,真觉得脑子不够用。发现我做的准备工作远远不够啊,这采访,能写出干货吗?”

    尤墨伸出手来,脸上笑容更甚:“交个朋友,比写出干货来的更有用吧!”

    “当然!”刘楠一脸激动,大手伸出来,紧紧的握住了,一阵摇晃。

    尤墨眼睛眯眯着,笑成了一条缝。

    有些东西,只有真诚的人,才能触摸的比较深入吧。

    就像,敞开的心扉和思想一样,没有保留,才能碰撞出火花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