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明忽然发现,想法虽然挺好,实际情况却不乐观。

    老外们都挺实称,一个个老老实实的按程序走,被拒绝了虽然面露惋惜之色,但除此之外就没有其它表示了,迅速起身拍拍屁股走人。

    找了苏瑞敏一合计,发现问题确实不少。

    首先是语言问题。

    薛明是老江湖且经常出国不假,但英水平仅仅达到日常交流层次,想要委婉的表达出交易的可能,以及好处费之类的提议的话,明显不够格。

    其次是身份问题。

    两人现在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国家干部,这种事情保密工作万一没做到位走了风声,那妥妥的吃不了兜着走。

    最后,就是老外们的态度了。

    只有两场比赛的份量明显钓不到大鱼,小虾米出手也肯定不会大方,甚至很多都是来碰碰运气的,为买门票抢破头的场景纯属两人yy。

    合计完之后,两人都有些不爽。

    这么好的捞钱办法如此快的夭折,薛明心里很不甘心。领队他可是干了不少年头了,经常出国见识发达国家的奢糜生活,并且长期经手一些大金额的各种开支后,他就完全看不上眼自己的工资收入了。球队日常开支虽然可以捞点好处,但上下监管的还是挺严,动作一直不敢太大。现在这个阶段,对捞钱的渴望可是很迫切的。

    苏瑞敏则对这个处处和自己对着干的家伙看不顺眼已久,明明抓了把柄在手,却治不了他,这种比前列腺增生还要不爽的状况实在让人憋闷。而且,对政治斗争高度敏*感的心里,还是有些惧怕这小子得了势之后会对自己不利。

    一个想钱。一个想权,两人默不作声的琢磨了一会,又凑在一起合计。

    不过这一合计,分歧就出来了。

    语言和身份问题在薛明看起来可不算太大问题,以他的交际手段,随便就能找个人出头来做这些事情。大不了完事了多给点好处就行。

    老外们的态度取决于球队和那小子的表现,他才不信这帮家伙会傻到看着座金山在自己面前却不上去疯抢呢。

    这样一来二去,原计划要想实施,还得指望这小子继续疯狂表现吸引眼球才行。

    如此看来,现阶段不但不能给他找麻烦,还得帮他解决后顾之忧。

    苏瑞敏也想捞钱,但权利的诱惑明显更大,万一这小子得了大佬们赏识后,却没有动心答应人家。事情可就不好办了。那种随时可能挨刀的状况可得提前预防,积极主动多抓些这小子的把柄在手才是正道。

    按他的想法,这阶段还是要想办法给他带紧箍咒。

    虽有分岐,但以薛明的精明程度和麻溜的嘴皮子,还是分分钟说服了苏瑞敏。

    原因嘛,很简单。两个字,名,钱。

    欧洲大俱乐部的名利诱惑是远超巴西和国内的。苏瑞敏不了解,薛明可是了解的很清楚。他实在是不相信。这么大年龄的家伙会对世界顶尖的舞台和收入不动心。

    ————

    接下来的两天,雨水时断时续,没个真正消停的时候。

    比赛在两天后下午五点进行,对手捷克队昨天:1轻取喀麦隆队后小组排名升至第2。

    换言之,国少队要想出线,只有击败对手一条路。

    这种状况其实不算意外。意外的是隋东谅的状况。

    本来以为的轻微胸肌拉伤现在看来被低估了,两天时间过去,剧烈运动还是影响明显,两天后的比赛以主力身份出战的可能性很小了。

    生死战遇上这种意外情况,老朱也只能自认运气不佳。

    战术选择被压缩了。球员状况如何呢?

    下午的训练虽然不是在雨进行,但被雨水泡了两天的草皮还是很湿滑,也算模拟了下雨战的环境。

    训练有些对抗,但比赛在即,大家的动作还是知道轻重的,不会在主教练眼皮子底下为了表现而冒险。这种约定俗成的规矩老朱没有在训练前强调,毕竟,各省队的骄子们不可能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训练内容是五对五攻防,主力替补泾渭分明。

    老朱对张笑瑞和卢伟同时首发还有些疑虑,训练安排明显也是以这个为出发点的。

    但在实际操作的时候,还是忽略了场地的影响,以及某些人失衡的心理影响。

    训练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主力位置被拿下的刘林,一次看似不经意的倒地铲球,却因为湿滑的草皮而变得又快又猛。背身拿球的尤墨,还没来及把停大了的皮球控制住,就被这记侧后方铲球给放翻在地!

    说是放倒,其实更像是剪倒。刘林的双腿到是没有明显离地,但身体往前冲的速度实在太快,再加上本来的大块头身材一起作用下,很有些无坚不摧的破坏力。

    所有人在那一瞬间都傻眼了!

    这个从没缺席过一分钟训练和比赛的家伙,这个看起来永远都是懒洋洋笑呵呵的家伙,这个从来没有让人失望过的家伙,这个所有人心支柱般存在的家伙,难道?

    就在有人先回过神来,事发后大约秒钟左右的时候,更让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刚刚爬起身来的刘林,起身往回走了两步,还没有抬起头让大家看看他的表情的时候,身旁迅速出现了一个白色矮个子身影,“喀”的一声闷响后,在围观群众们的一片惊呼下,在摄像机快门一片乱闪,1米5的大块头刘林和他飞扬的鼻血一起,倒退了两步,仰面朝天躺在了地上!

    于是,刚回过神来的人继续惊呆。

    呆呆地看着,那个若无其事的家伙,转过身来,蹲下。像模像样的检查疼的直咬牙的尤墨。

    卢伟!

    疯了吗?

    ————

    朱广护把孙老头赶出房间,把自己很久没动过的香烟找出来,点了一根,左右寻了一下,懒的再起身找烟灰缸了,就把身旁的垃圾筒拽到面前来。深吸了一口。

    下午五点过,房间没开灯,气氛和这阴沉沉的天气一样阴暗晦涩。平时爱点的檀香没心思去点燃,功夫茶就更没心思动弹了。甚至连平时最爱的录像带,现在都提不起兴趣看一眼。

    朱广护就这么静静的坐着,抽完了根烟。

    心里,仿佛才静了下来,开始思索。

    刘林涉嫌报复,这是肯定的。

    进球后尤墨搂着张然往回走的一幕可是被所有人看的清清楚楚。甚至连那一声“甘心吗?”都被有心人记录下来了,当成励志典范写到报纸上。

    让自己没想到的是:这家伙,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竟然真的敢下黑脚!

    雨天湿滑会提高铲球的危险性不假,但明显不知收敛的动作却把肇事者的目的暴露的一清二楚。

    虽然他以前也有劣迹,可进了国少以后一直表现的规规矩矩的,甚至最近几天的神色都和往常一样。也就是这份平静把真实想法掩饰的很好吧,让所有人都忽略了意外的可能性。

    涉嫌报复可以定性。就是报复。

    可另一个家伙呢?

    更加赤*裸裸,毫不掩饰的报复?

    看清楚是谁的时候。自己的心跳在那一瞬间都停止了。

    从来都是冷静如水一样的家伙,居然会有如此疯狂的举动!

    这两个家伙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过去?

    一个为了另一个,单挑了四个混混,拿到了肇事者的证据,更是在后来对方的报复差点被人打晕带走。

    另一个为了一个。今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这么公然报复对方,明显是没把自己的前途和球队的出线当回事情。

    算了,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东西的时候。

    想想怎么处理吧。

    ————

    刚吃过晚饭,卢伟就被朱广护叫去谈话了。

    尤墨接了个电话之后,抬手赶人。

    少年们表情复杂。一一挥手作别。

    尤墨的伤在脚踝,并无大碍,只是硬伤小血肿而已。

    但十分钟后,闻讯赶来的王丹却哭的梨花带雨的,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好了。

    “去把门关上吧。”尤墨的声音很平静。

    “嗯。”王丹起身关了门,回来的时候看到缠着纱布的脚,又忍不住抽泣起来。

    尤墨双手撑床挪了挪身子,“过来吧。”

    王丹迟疑着,斜倚了过去,从那双落寞的眼神没找见任何让自己心安的东西,一开口就结巴了:“疼,疼的厉害吗?实在疼的话,你就哭出来吧。”

    尤墨把她搂在怀里,看了一眼后,目光转向窗外:“没事的,你把鞋脱了吧。这么搂着你不累吗?”

    王丹脸上红晕浮起,小姑娘一般不敢看他,抬手把鞋脱掉,猫儿一般,依偎在他怀里。

    等了一会,还是没动静,不由得心慌起来,抬起头,却看见那双熟悉的眼睛下面已经是泪痕满满。

    彻底慌了神的知性姐姐,手忙脚乱的找纸出来往他脸上抹,却忘了自己说过的“你就哭出来吧。”

    “事情经过你知道吗?”尤墨的声音没有带着哭腔,语气平和,只是鼻音有些重。

    “嗯。”王丹仔细确认了一下,发现没有眼泪冒出来后,总算放下心来。混乱的思维终于起动了,“他干嘛那么冲动?”

    尤墨转过头来,认真的看着她,问:“在你的印象里,他是个冲动的人吗?”

    王丹一楞,脑海里马上浮现了那双深邃睿智的眼睛,缓缓的摇了摇头,忍不住问:“那为什么”

    尤墨长呼了一口气出来,像是要把心的郁结都吐出来一般,又长又慢,目光继续转向窗外:“他可能,是心里不踏实吧。”

    王丹又是一楞,思维也随之卡住,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却只有黑漆漆的一片,“说话干嘛怪怪的?”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根底线吧。不小心碰着了,或许都会做些疯狂的事情,谁又能事先知道呢?”尤墨的声音幽幽传来,听起来有些空洞。

    王丹把目光转回,放下心来,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把脑袋放在胸口,听着已经平静下来的心跳声:“嗯,我想起来了。之前咱俩刚认识那会,去和混混打架,也是和这次的事情差不多吧。只是我没有想到,看起来弱弱的卢伟,竟然还有这一面!”

    “嗯,小的时候,我救过他一命。”

    “哦,难怪了,这件事情队上会怎么处理?”

    “停赛是最轻的,离队是最重的,其它不知道了。”

    “他走了你还在这继续踢吗?”

    “可能,不会了吧。”

    “哦,那我也是!”

    “和你有什么关系嘛!”

    “以前没有,现在你说没有我就不走了,晚上就躺在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