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线这种东西,和经常挂在嘴边的节操不太一样。虽然会变,但总还在。完全没底线的人据说有,可惜咱没见过。这东西太高了不好,太低了也让人头疼,多少合适别人说了不算,自己认为的也不一定准确。好了,淡扯完了说故事。

    出事了!

    个字一个惊叹号,带给所有人的反应截然不同。

    薛明和苏瑞敏在房间里紧急磋商后拿定了主意,现在只等有心人求上门来了。

    朱广护在房间里和卢伟长谈了一番后,虽然没有获得任何想要的承诺,但也算增进了不小的了解。

    开始还是一肚子委屈的刘林,被主教练那坚决的态度吓坏了,心的侥幸荡然无存,此时正在和家人通话求助。

    王丹麻着胆子躺到卢伟开门回来,才一脸慌张的溜下来,打声招呼撤退。还没回到房间,就被酒店大堂里等候已久的刘楠给截道了。

    说是截道,但被截之人却深感庆幸!

    这种时候,这种事情,能有个人商量一下,助力一把的话,困难就小很多。

    生死战前的正规训练,没有记者和群众围观是不可能的。

    岛国人在这一点上精明着呢,除了自家人,其它所有队伍的对外训练都是开放式的。不少队伍都对这一点提出过抗议,但结果却总是不了了之,久而久之大家也都习惯了。毕竟是少年队比赛,战术什么的虽然重要,但还是远远赶不上成年队。而且,赛前训练这种东西作用肯定有,但要说能有多大提高那纯属扯淡,主要作用还是帮主教练确认下球员状态。

    岛国本地媒体嘴都还硬着。不过心里也在掂量着被打脸的风险,派人刺探军情的可不止一两家报纸,摄像机也不止一两台。事发虽然突然且短暂,但记录下来的可能性也基本是百分之百。之后的添油加醋,幸灾乐祸也是可以想象的。

    外人什么态度先不表,自家人态度才是重之重。

    这也是王丹为什么看到刘楠后一脸激动的原因。危机公关嘛。媒体资源当然最重要了!

    可惜,激动的心情在十分钟之后就荡然无存了。

    情况不利!大大的不利!

    前两场的平淡表现,赛后媒体的一致批评,紧跟着就是报复伤人,这种状况怎么能说一个“好”字出来?

    敢说的估计都是高级黑。

    态度是确定了,剩下的就是分析有利情况,确认程度把握了。

    唯一利好的消息是:当时在场的国内记者不多,应该不太可能有影像资料留下来。只靠字打嘴仗的话,还是有很大余地的。

    媒体们所擅长的。是利用现成的事情,运用不同的手段和节奏,产生想要的舆论导向。打嘴仗其实远没有看上去那么你死我活,内行们也都清楚对手的目的何在,所谓的胜负也没有外行想象那么重要。

    竖立自身形象,吸引持续关注才是最重要的!

    《体坛》现在的影响力虽然远没有一年后那么大,但作为一家立志于专业化报道的媒体,口碑一直还不错。刘楠这种典型的理想主义家伙。去了其它报社可能都混不走,唯独在这还算得到赏识。掌握了一定程度的话语权。

    两人商议了大约一个小时后,刘楠起身作别。

    “真的谢谢你了!”王丹伸出来,嘴角含笑。

    刘楠习惯性的伸手握住,却被手上传来的柔软感觉给提醒了一下,抬起头来认真的看了她一眼。

    所谓的,多看了你一眼。

    超越年龄的优雅气质。甜美可人的长相打扮,隐隐同道的观点理念,无一不对他产生强大的吸引力。

    王丹也有所察觉,但这种状况对她来说算是思空见惯了。不以为意的用力摇晃了几下后松开,手抬起做了个打电话的姿势:“有事情多打电话联系!”

    刘楠迅速反应过来。略显尴尬的笑了笑,“嗯,好的。”

    开门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叮嘱:“赶稿子别太晚了,早点休息吧。”

    正准备披件衣服去送他的王丹一楞,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后,从那双炽热的眼睛里感受到了温度,“嗯,知道了,那我就不送你了,路上小心!”

    声音很随意,目光和人也迅速转回,静静的坐在桌子前面,拧开了台灯。

    从侧面看过去,光洁的额头,挺翘的鼻梁,面壁沉思的眼睛,微微撅起的嘴和翘起的下巴,构成了一副油画般的静态美。

    刘楠轻轻的把门带上,目光收回,转身下楼。

    ————

    朱广护在这种事情上有过不少类似经历,不过从来没有在如此大的关注下碰到过。如何处罚心里虽有想法,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状况让他不得不告诫自己:要慎重!

    足协大佬们肯定不会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一棒子打死,会有什么意见自己也能猜测的到。

    领队和政工干部那边是个不确定因素,卢伟和尤墨的关系人尽皆知,和尤墨一直不睦的两个家伙,态度实在难讲。

    不过,这些人自己还能斡旋,甚至动用自己身后的能量来摆平这件事也未尝不可。可媒体那边会闹成什么样就实在无能为力了,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人才不管你在刀山还是火海呢。

    如此看来,处罚决定还是得几方面情况落实之后再做出来更合适一些。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暂时不用再考虑张笑瑞和卢伟的场上共存问题了!

    明天的生死战,一个伤一个罚,该怎么踢?!

    满脸苦笑的朱广护起身出去,敲响了薛明的房间门。

    上午没有训练安排,老天爷也很配合的飘起了雨点,一切都是静悄悄的,仿佛暗流涌动一般,把波澜深藏在地下。

    薛明面色如常。把朱广护让进来之后,随手关上了房间门,指着桌子上的报纸:“情况不利啊,国内消息如何?”

    朱广护抬腕看了下表,也是不动声色:“国内还得一个小时以后才能了解具体情况,薛领队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是什么看法呢?”

    两人之前不算熟。现在就更不熟了。

    距离感这种东西,在他们这个年龄,几个动作,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就能表达的清清楚楚。

    朱广护并不问他对这件事情是个什么看法,只问他对这件事情的处理是个什么看法。这就表明:自己并不需要和他一起研究对策制定细则,只是在做决定之前参考他的意见罢了。

    这种主动进攻其实不是老朱的一贯作风。

    冒险是把双刃剑,用好了问题迎刃而解,用不好落人口实徒留笑柄。朱广护在此时亮刃,明显也是抱着搏一把的赌*徒心态。

    薛明果然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眼睛飞快地瞟了他一眼,把目光投向报纸,叹了口气:“自己人懂得权衡轻重,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落井下石,媒体就说不定喽。据说电视台那边也有动静,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态度。”

    朱广护微微一笑,点头:“那我明白了。麻烦薛领队和苏主任沟通一下,不打扰了。”

    说罢。干净利落的起身走人了。

    薛明又是一楞,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的背影,没说话。

    直到房间门被关上,他的面部表情才有点变化,喜悦谈不上,愤怒也不强烈。惊讶有一点点。脸上阴晴不定,手却在无意识的敲着桌子,“咚咚咚”的很有节奏感。

    ————

    朱广护心里也惊讶着呢。

    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两个家伙居然会是这么个态度!

    其实也不能怪他,老朱再精明。也想不到那两个家伙的宏伟捞钱计划。

    不过想不明白不要紧,只要他们开口承诺不会落井下石咬住不放,朱广护就谢天谢地了。

    真要出尔反尔或者反咬一口,那就撕破脸皮闹翻就是了,结果如何不重要,把人看清楚的价值还更大些。

    眼下来看,不确定的就是媒体和电视台的态度了。

    朱广护正琢磨着自己认识的几个记者哪个更靠谱呢,就被身后的声音惊动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闻风而动的阎事铎。

    阎大佬昨天没有参加大佬们的集体活动,独自跑去附近的小学学转悠了很久,得到消息已经是今天早上了。

    公正立场上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才是解决问题的第一要务,阎大佬深谙此道,此时过来第一目标当然是和少年们接触远比自己深的老朱了。

    两人自从上次长谈后,关系已经不可同日而语。现在情况也算紧急,朱广护于是毫无隐瞒的把情况一一道来,听得阎事铎直皱眉头。

    但大佬就是大佬,阎事铎很快就把问题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分析了个大差不离,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电视台那边我去打招呼,应该问题不大,记者这边我这也有些认识的,不过数量可能不够,你那也有吧。”

    朱广护点点头:“那就麻烦阎主任了,您对这件事情是个什么看法呢?”

    阎事铎呵呵一笑:“这事吧,看着复杂,其实简单。少年娃嘛,敢爱敢恨敢出头,好事情。不能让这帮自以为是的家伙们瞎折腾,把些好苗子给毁了!”

    看着若有所思的朱广护,又补充道:“另一个家伙叫刘林吧,他也可能只是一时想不开,还是要多沟通,别一棍子打死,那样影响不好。”

    “嗯,谢谢您了,我打几个电话再去找他谈谈。”朱广护起身,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行,你忙着吧,我去找那两个小家伙,看还有什么话说!”阎事铎起身,一脸得意的笑容。

    等他推门出来没走多远,却见着刘林了。

    这家伙低着头步履缓慢的往前走,也没注意到他的存在,一直走过了主教练房间,在另一间房间门口停了下来,才算抬起头来。确认了下房间号,又犹豫了好一会,总算抬手敲门了。

    阎事铎兴趣来了,稍微往前走几步靠近了一些,听见房间里薛明的声音,“哦,是刘林啊,进来吧。”

    房间门很快被关上,阎事铎也失了兴致,继续往那两个家伙的房间走。

    迎面过来的苏瑞敏明显的表情不自然,抬手打招呼:“阎主任这么早!”

    阎大佬架子十足,微一点头算是回应,脚下没停。

    直到到达目的地,才回头看了一眼,却刚好和回头打望的苏瑞敏眼神对上了。

    阎事铎的胃口却被又一次躲闪开的目光吊起来了,笑着摇摇头,抬起手来敲门。

    苏瑞敏只觉得身后像有把刀子悬在空一般,让人心神不定,浑身不自在。听着对方在敲门了,赶紧也抬起手来拍门:“老薛是我,忙什么呢?”

    “哦,一会的,马上。”薛明的声音从房间里响起,却不是熟悉的那种味道,有种陌生的焦灼感。(。。)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