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时候我们会发现有些人眼球血丝特别多,有些人可能是长时间用眼疲劳导致的,除了这个以外,其他原因也会导致,那么眼球血丝多的原因有哪些呢?下面大家就跟着我一起来看一看吧!

    尤墨虽然也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但落井下石可不是他的风格。这次出征亚洲杯的大名单与以往的每一届都有很大出入,如果站在胜利者的角度用这种方式刺激落选的家伙们,实在有些不人道,也不符合他口中“尊重对手”四个大字。

    在他原来的计划中,汇报演出是用来平息内部争议的,没必要扩大范围,让媒体与球迷一同参与进来,造成额外伤害。为了保密,他还特意向阎事铎打了招呼,比赛前一天再放出消息,省的口水仗打起来没完。

    至于能有多少观众到场,有没有现场直播,都没在他的考虑范围内。反正事后肯定会被大书特书,那就没必要在赛前造势,或者关起门来造车。

    包括留洋军团的对手,国内联赛的明星球员们现在也没有得到消息,压根不知道十天后有一场全国瞩目的比赛在等着他们。

    结果没想到,他不愿意干的事情记者们帮他代劳了。

    当天下午的比赛一结束,京城各大媒体纷纷报料,声称申花队中大佬出言不逊,认为留洋军团中的大多数人都是抱大腿,自己完全有实力与他们一战!

    实话实说,这番言论不算太出格,申缌的水平也足以媲美留洋军团中的不少人。但在眼前这种背景下脱口而出,又经一向颇有嫌隙的京城媒体大肆渲染,很容易让人产生直观印象。

    既然不服,那就有好戏看了!

    由于京沪大战没能分出胜负,比赛结束后的焦点话题顿时转移,成了留洋军团与国内赛场上的明星球员之间的大碰撞。其中的每个人都被摘出来,好一通比较,也少不了争论非议,互相攻击。

    比如李京羽与郝海栋,比如隋东谅与祈红,比如姚厦与申缌,比如张笑瑞与马名宇.......

    当然,尤墨与卢伟不在此列,两人被果断无视了。

    竞技体育始终要看成绩,牛皮吹的再响,头顶光秃秃的也糊弄不了观众。

    “没意思啊,感觉你们赢定了,一点悬念也没有!”

    当晚,酒店里,瞧着铺天盖地的消息,王大记者有些意兴阑珊,完全没有奸计得逞后的得意样儿。

    状况很明显。

    如果放在一年前,这样的比较或许很难分出胜负,国内明星球员们经验上还要胜出一筹。但在经历了整整一年的高难考验之后,留洋军团个个都有长足进步,就连年届而立的范智毅都涨球了!

    相比之下,还在国内联赛打拼的球员们无论比赛密度还是比赛难度,都没有任何长进,原本就缺乏的上升空间更是让人乏善可陈,能保持原有水平就不错了。

    再加上尤墨与卢伟这两个BUG级别的存在,比赛还能有悬念?

    既然没有悬念,比赛还有什么看头?

    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虐菜也没什么成就感。

    “既然这样.......”尤墨正在研习瑜伽动作,好容易才摆好造型,于是欣然开口道:“那就不用打电话给那货了!”

    说完还嫌不够意思,又补充道:“刚好防线缺人,我踢中卫得了,反正最近摸球少,脚下发涩。”

    对这种强行制造悬念的家伙,王*丹佩服的五体投地,好在自家人知自家事,她也明白这货不是轻敌,而是为了锻炼队伍。

    可如此一来,会不会矫往过正,输球又输人?

    毕竟看好他们的占据了绝大多数,一旦踩人不成反被踩,岂不输球输人?

    何况国家队名额所剩无几,只要搭上就能让整个职业生涯上一个档次的前提下,因此燃起的斗志实在不能小瞧!

    “能行吗?你别给玩脱了,到时候没办法收场!”王*丹左思右想仍然觉得不踏实,于是出声提醒。

    “是啊,如果输了,有些人的国家队位置可能会不保哦。”尤墨依然一副事不关已的架式,回答的一本正经。

    王*丹顿时一口气上不来,咳嗽不止。

    好一会,才瞪大了眼睛嗔道:“你来真的?”

    尤墨的蝎子造型终于摆完收工,于是长呼一口气道:“为什么不呢?”

    一听这话,王*丹到了嘴边的反驳顿时咽了下去。

    确实,如果位置无忧,只是为了汇报演出,那这样一场比赛于他们这些海外兵团而言,明显缺了些危机感,也没有足够紧张的气氛。同样,如果在尤墨与卢伟的带领下完虐对手,他们的心理也会产生变化,或多或少都会产生些对手不过尔尔的心思。

    这对于双方以后的合作会产生很大影响,也会进一步激化内部矛盾。

    毕竟一支球队不可能只依靠11个人打天下,战术打法也需要充足的人手才能出奇不意。如果队伍还没成型就你看我不顺眼,我瞧你就来气,那整支球队的战斗力将会被内耗折腾的所剩无几,说不定连亚洲杯这一关都难过!

    相反,只有心中充满危机感,认真对待这样一场比赛,并从过程中收获成长,才能让浮躁的心平静下来,为将来的合作奠定良好基础。

    尊重对手?

    “剃头挑子一头热可没什么意思,要来就来真格的。”

    尤墨又摆了个鹰式造型,瞧着对方好一会没言语了,于是出声打破了沉默。

    王*丹缓缓点了点头,眼神变得明亮起来。

    “是啊,既然是比赛,就要有比赛的样子,胜负可不能当成添头!”

    听了这话,尤墨笑而不语,继续他的瑜伽之旅。

    这货也算心血来潮,偶然在逛一家店的时候瞧了本杂志,觉得里面的图片看起来颇有美感,就掂记上了,这几天一直在翻着花样练习。

    由于常年习武,他的基础没话说,很多难度颇高的动作压根难不倒他。不过练着练着,那种动静结合带来的心灵濡养让他获益匪浅,前段时间因为绑架案所带来的心理影响淡化了许多。

    由于瑜伽动作大多需要柔韧性与力量结合,其中又有不少平衡感的练习,对于足球运动员来说意义非凡。他于是练的愈发投入,就像当年练习跑酷一样。

    这一路走来,他从其它运动项目中融会贯通的元素让他在场上屡有惊人之作,甚至包括那趟地下拳赛之旅,都让他获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秘密武器,不知何时何地就能派上用场。

    他也非常享受这种修行方式,因此灵感不断,从不会因为比赛踢的太多而丧失创造力。

    事实上从他第一次出现在职业赛场算起,四年内平均每年也就踢个35场左右。弗里德尔,雷哈格尔,温格,三任主教练都没有忽略他的年龄,也不敢过度使用他。再加上没有国家队比赛任务,他的假期还算有充足的时间保持状态。因此出道虽早,他却一直没有被伤病困扰过,算是最大限度地保留了上升空间。

    从这一点来说,他的运气的确不错,符合“强者恒强”的原理。

    接下来的这个赛季对他来说仍然是个巨大挑战,英超,欧冠,亚洲杯,如此多的比赛等着他,英超首冠,欧冠卫冕,亚洲杯夺冠,如此多的目标摆在面前。如果不能在假期结束前把国内的烂摊子好好收拾一番,难免会给日后埋下隐患。

    眼下他虽然主动挑起了战争,但从阎事铎那儿得到的消息来看,足协内部有人在暗中斡旋,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这让他的计划暂时受挫,只能寄希望于杨李二人加快进度,尽快组起一帮可用之材。

    “那双方教练呢?”

    又完成了几个动作之后,王*丹忽然想起一事来。

    “由谁担任呢?朱广护?不太合适吧?”

    尤墨点了点头,又想了想,说道:“的确不太合适,哪一边都会招来不满,还不如保持中立,看台上坐着更合适。”

    “嗯,照我说,他们那边人多,需要个教练布置战术安排首发换人什么的,你们这边就11个人,不如自力更生得了!”

    王*丹扬声说罢,又不无担心地问道:“那些人不会因为眼红下黑脚吧?万一出现受伤怎么办?”

    “呃......”尤墨难得有些挠头,想了想,沉声道:“只要把火气控制在一个合适的范围内,应该不会有人恶意犯规。”

    “那左后卫人选呢?”王*丹又问。

    这样的问题难不倒尤墨,只是给出的答案有些让人大跌眼镜。

    “卫大侠客串吧,别人都不合适。”

    “卫大侠合适吗?是你老乡也!”

    “反正卢伟忙着播种不愿意回来,那就找个人代替下呗。”

    一听这话,王*丹顿时佩服的无以附加,为了表示敬意,果断出主意道:“不如就说成卢伟建议的?”

    “好主意!”尤墨一脸欣慰,说完还特意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果然被嫌弃了。

    王*丹连粗口都懒的说了,直接把脸别过去,继续思考。

    没一会,又有新问题。

    “裁判呢?足协选派吗?不太合适吧!”

    这话提醒了尤墨。

    他与足协大佬之间的对立状态并未解除,即使有人从中斡旋,也不会完全平息众怒,依然会有人对他怨念颇深。如果有机会的话,肯定会有人想借机敲打他一番,出口恶气的同时,还能杀杀他的威风,省的将来不听指挥。

    这场汇报演出肯定不会踢的平平淡淡,如果裁判员的判罚有明显的偏向,造成的后果可能是灾难般的!

    无论是当前结果,还是日后的队伍团结,都会埋下巨大隐患,可能会对部分人的职业生涯都造成直接影响!

    想想看,全国观众无比期待的目光注视下,因为裁判因素踢的窝火之极,心中会作何想?

    会不会控制不住情绪,把比赛变成全武行?

    一旦场面失控,又将如何收场?

    “要不.......就请老外得了!”

    王*丹等了好一会不见香案,于是果断出了个主意。

    又解释道:“虽然足协是负责裁判委派的,但这次比赛既不是联赛又不是杯赛,没必要都听对方的!”

    听了这话,尤墨既没点头,又没摇头,沉思了好一会,缓缓开口说道:“既然是个敲打我的好机会,不妨留给他们。”

    “什么?”

    王*丹顿时跳脚,刚要起身要个说法,尤墨的电话响了。

    接通之后没说几句就挂了,不过寥寥的字眼当中,完全能听出来是件什么样的事情。

    有个不太好推脱的饭局。

    “朱广护打来的?”

    王*丹稍作猜测就直指答案,结果果不其然。

    “是啊。”尤墨脸上没什么表情,沉声道:“人在江湖难免会有应酬,以老朱的性格,肯定会有些比较看重的关系或者有头有脸的人物,通过各种方法让他难以拒绝。”

    “那为什么要找你呢?”王*丹先是脱口而出,又自哂道:“真笨,肯定是说和的呗!”

    尤墨点了点头,不过很快又摇了摇头,“也可能会有其它业务。”

    “其它.......业务?”王*丹被这样的字眼噎的够呛,好一会才吐出来。

    “比如国家队的名额。”

    尤墨随口说罢,顿时沉默了房间里的气氛。

    这的确是个绕不开的问题。

    虽然以目前国足的实力,只要加上尤墨卢伟就足以称霸亚洲,但球队中如果有那么几个关系户被硬塞进来,占据了原本可以得到锻炼的年轻小将的位置,难免会让人产生吃了苍蝇般的感觉。

    而且有一必然有二,两年后的韩日世界杯名单里,难保不会有搭顺风车的家伙!

    到了那时,受影响的就不只是年轻人没机会吃经验了!

    整个队伍的氛围,整支球队的实力,临场战术选择,乃至最终成绩,都会因此受到影响!

    虽说朱广护不会大腿一拍就定下所有名额,可此时打来电话相邀,又何尝不是在试探他的态度?

    “见了面再说吧!”

    尤墨懒的纠结,说罢就开始准备出门。

    王*丹懒的出席这种充满虚伪客套的饭局,于是果断摇头。

    瞧着他准备推门出去,又想起之前未竞的话题,忙问:“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给足协敲打你的机会!”

    尤墨稍稍一楞,笑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嘛!”

    如此威猛霸气的宣言从这货嘴里说出来完全没有热血沸腾的感受,以至于听众很是怀疑。

    真的假的?

    瞧着他准备推门出去,又想起之前未竞的话题,忙问:“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给足协敲打你的机会!”

    尤墨稍稍一楞,笑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嘛!”

    如此威猛霸气的宣言从这货嘴里说出来完全没有热血沸腾的感受,以至于听众很是怀疑。

    真的假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