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一向推崇“富贵闲人”,奋斗目标也直指“富”“贵”“闲”,不经意间,却忽略了“人”。或许,健康,完整,有情趣的一辈子才是真正值得追求的吧。世界远没有失去希望,一起努力吧少年们!

    一周时间不到,整支球队却像走完一个轮回般漫长。

    无论心情多么复杂,比赛还是会如期而至。就像这细雨绵绵的天气一样,不会因为比赛而格外开恩。

    雨战,人员不整,军心浮动,对手状况一知半解。

    无论媒体还是老朱自己,都对比赛的未知性和不乐观前景持同一态度。

    这场比赛的意义已经不用多说,光是被一再吊起国人胃口,都大的前所未有。

    更衣室里,足协大佬和少年们一一握手讲话,言辞热情恳切。可到了卢伟这儿的时候,却不约而同的一一卡壳。

    原因嘛很简单:情绪不对!

    按他们的理解,这种死里逃生的状况下,是个人都会感激涕零,至少也要在大佬们面前表现的诚惶诚恐才对。

    可这个家伙竟然连一丝情绪波动都没见着,还是和往常一样,淡淡的,既不会拒人千里之外,也从不会热情迎合。

    无论沉稳持重的王竣生,还是人老成精的吴宝荣,亦或是见多识广的其它大佬们,都在惊讶之余仔细打量了他一眼。

    各人表情也都差不多,迅速从异样转换成笑脸,勉励几句后继续下一个。

    唯一的例外只能是阎事铎了。

    早有预料的阎大佬,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满脸笑容的凑到他耳边说了句什么,这让不小心瞅见的各色人等心敲起了小鼓。

    卢伟的表情果然有些变化,嘴角笑意明显。点头谢过。

    阎事铎像是很满意这个反应一般,拍拍他的肩膀,微一点头算是回应后,继续下一个了。

    如此极具神秘感的交流连尤墨都不能免俗,忍不住在球员通道里找卢伟确认状况。

    “出不了线,我拿你是问。有心理准备吗?”

    ————

    细雨迷朦,国歌响起。

    孙振平那熟悉的声音迅速的煞住了车,一直等到国旗升完才开始继续疲劳轰炸。这种解说风格放到十几年后可能不太讨喜,但在国人目前的认知阶段,还是很受欢迎的。

    姚厦本来是不打算看比赛的,但架不住汪嵩嵩在那一直念叨,就点了头,搬了凳子出来。

    不想看的理由和李娟一样,怕自己心脏受不了。

    汪嵩嵩其实也明白这一点。不停的劝说目的只是为了让他能用更理智的态度来面对。

    曾经的老大难得出来见人,小子们还是很懂礼节,纷纷让道,最里面的几个家伙也起身把最好的位置腾出来,热情的打着招呼。

    姚厦没那么大的架子,同样热情的回应之后,招呼小子们一起坐下,还细心的回答了旁边问过来的几个问题。

    汪嵩嵩放下心来。目光盯着屏幕。

    他的心里,也不好受。

    这种一心期盼着奇迹。却又完全不受自己影响的比赛,是种活生生的煎熬。

    但没有办法,不能理智的面对自己和别人的胜负,始终还是不成熟的表现。感情过于脆弱,会成为成长的致命伤。

    就像沉溺于初恋美好的少年男女一般,至纯。却极易被外界影响,染色,抹黑。

    职业竞技的残酷性,既然已经体验过了,就没有理由再往后躲。

    还能笑着看。那就别哭!

    ————

    卢伟上不了,隋东谅替补,前场就有了变化。

    万年替补黄勇,终于在自己完全没有预想到的情况下,第一次打了上了主力右前卫。

    这个很多球队重要的进攻位置,是个球星的高产地,但对一直以此为目标的黄勇来说,今天的心情,太他么忐忑了!

    他真的很想问问主教练:老大爷,能不能不要这么临危授命好不好?人家第一次打主力,就在全国人民关注的生死战占据如此重要的位置,现在比赛还没开始,心跳都已经上150了好不好!

    首发阵容和媒体预料的基本一致,毕竟前两场打的都不错的情况下,贸然变阵是件自乱阵脚的事情。

    默契这种东西,训练和比赛其实是两回事。特别是那种兴奋型运动员比较多的队伍,平时训练和比赛完全是两种气氛。

    国少队这方面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兴奋型的典型是李京羽张效瑞之流,稳定型以李贴商一之类为代表。不过现在又增加了个未知型——黄勇。

    这个从未和主力们一起正式磨合过的家伙,能不能在至少60分钟的时间内正常发挥都是件未知数,更别说赛前媒体凭想象和以前资料加诸于他身上的种种期待了。

    包括和他一起踢了六年球的孙治,心里都有些没底。

    “大勇,要是放不开的话就使劲喊,这场防守任务重,喊的声音大了还能吓对手一跳!”

    正在和张效瑞脚弓短传的黄勇,转头挤了个笑容出来,又忙不迭的回头,“知道了,你在我身后多喊,别让我老是失位!”

    对面的张笑瑞表情也不轻松,额头上汗珠出现的又快又多,张了下嘴,却没说什么。

    自己在这方面可不太擅长,做好份内的事情是第一位的。

    比赛该怎么踢,不是张笑瑞一上来就需要思考的问题。

    他的任务,是比赛的同时,观察加思考。

    瞬息万变的比赛,一个值得信赖的临场指挥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这种家伙和队长,教练,甚至精神领袖都不一样,虽然可能重合,但各个角色承担的任务是不一样的。

    教练员虽然经验更丰富,战术水平更高。但毕竟身不在场上,球员之间很多的交流互动也不可能尽收眼底,一来二去,战术从布置到执行,总会有个误差出来。

    临场指挥的作用,就体现在对误差的调整上了!

    这种调整。必须建立在细致入微的观察和高度敏*感的球商情商上。此时的张笑瑞,勉强算入门,路还长的很。

    ————

    生死战,侥幸心理什么的可以靠边站了。

    唯一一条路,就是在谨慎的基础上最大程度的发挥自己的特点,寻找对方弱点的同时,利用更高程度的节奏把握,带乱对手的阵脚,收获想要的结果。

    于是。比赛的前十五分钟,乏味的让冒雨观战的岛国观众们直呼上当。

    捷克队是标准的东欧风格,作风严谨,身体强壮,进攻办法不多,但防守却有一套。

    虽然风格和国少队有相近的地方,但世界二流球队的档次在那摆着,进攻办法再不多。也够这条远算不上成熟的后防线喝一壶的。

    开场这种均衡的态势,其实只是一贯谨慎的过度反应而已。毕竟他们只需要一场平局就能出线,实在没必要冒险。

    国少队是铁定心思打防反的,这种坚决有点无奈,但也算对症。必需拿下的比赛如果开始的防守就没做好,那希望就太渺茫了。

    双方屯兵后场,长传高球不断。比赛当然没什么观赏性,吓跑观众也是件正常的事情。

    紧张到腿抖的黄勇,对比赛的适应还算不错,虽然不敢拿球向前做动作,但传球还算靠谱。没有成为坑一般的存在。

    张笑瑞是带着疑问开始比赛的,十五分钟后,疑问加重了。

    捷克队号,长得一脸青涩的家伙,据说叫罗西基,是赛前那两个家伙一再强调需要自己仔细观察的对象。不过,小胖子看了他几次拿球之后,就有些想不通了。这家伙不但没有任何惊艳的发挥出来,反而像是在和场地较劲一般,高速转身或者急速变向滑倒在地后,不以为意的起身继续尝试。

    这种家伙,太想表现自己了吧,这么湿滑的场地上秀什么脚法?

    不过,虽然进攻表现不怎么样,防守上却挺卖力的,几次倒地铲球相当漂亮。

    是不是让自己学习他这一点呢?

    ————

    第二个十五分钟也快结束了,场上局面虽然稍有改观,但彼此的耐心都还很足,进攻投入仍显不足。

    尤墨和李京羽有点狼狈。

    嗯,这个词有两种含义,正常情况下解释成:顾头不顾腚。

    只有开了脑洞的家伙才会解释成:狼狈为奸。

    对这两个家伙的目前状况来说,两者都有。

    捷克队后场长人林立,尤墨那10的个头简直拿不出手,大羽的16就更成小矮人了。

    这种状况下打长传冲吊,争点的狼狈是可想而知的。

    但这两个货属于那种心无脸,脸上无皮的特殊人才类型。骚扰什么的最擅长了,第一落点抢不到,那就睁着眼睛瞎跳,反正地上也滑的很,一起摔到那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至于怎么判那是裁判需要考虑的事情,自己只要表现出足够的努力就可以了。可以抢第二落点的时候就不能那么容易滑倒了,两人贼兮兮的一对眼神,就能策划出一次不错的进攻机会来。

    张笑瑞在这种情况下反而帮不上什么忙。

    他的特点还是典型的科班出身,一招一式都是谋定后动,对这种野路子极强的随性进攻模式有点跟不上思路。

    想明白这一点后,小胖子就安心做好后援工作,保证弹药往前输出的同时,细心梳理着后场传球。

    心里,还是有些惊讶的。

    惊讶的对象不是尤墨,而是大羽。

    同样的科班出身,大羽却以极快的速度,适应了队友这种看似需要磨合很久的配合。

    这也是种神奇的天赋吗?

    自己在这方面差的远呐!

    可惜大羽没有时间停下来解释一下,否则的话张笑瑞就不用这么暗自神伤了。

    这种东西不叫天赋,叫环境。

    都是科班出身不假,但大羽一直在那种自由自在,奔放外向的呵护型环境里成长,他张笑瑞则一直在磕磕绊绊,谨慎小心的叵测型环境里磨练。

    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环境造就了两人性格差异的同时,也把球风给定型了。

    大羽其实不是适应队友的风格,而是找见了自己失去已久的儿时乐趣。

    简单点说,就是反朴归真。

    或许每一个经常踢野球的家伙,都会有这种经历吧。

    某一次意外的经历,忽然遇上一个很对自己胃口的家伙,几次配合之后,两个人的世界里就没有其它人了。然后,两个人就试图凭借二人之力单挑对方整条防线,虽然失败的次数居多,但却一直乐此不疲。

    当然,最后遭遇嘲笑一片或者被人强行拆开的可能性比较大。

    但某种东西却永远地留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嗯,尤墨和卢伟,就是这么认识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