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笑瑞这次没有像以前一样楞很久,随口回答:“你们那种方式,我有点学不来呀!”

    尤墨像是早知道他会如此说一般,马上回答:“上一场,我问你‘踢的最差的比赛是哪一场’,现在想问问你,‘踢的最好的是哪一场’。”

    防守依然很吃紧,张笑瑞只能把问题搁在脑袋里,继续在后场奔波。

    尤墨却穷追不舍,甚至往回多跑了几步,就为了让他能听清楚:“你还能想起来,没进专业队时,踢球的感觉吗?”

    张笑瑞依然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思绪,却开始飘向远方。

    像初恋一般,梦想开始的地方。

    像梦幻一般,自由自在的地方。

    像仙境一般,酣畅淋漓的地方。

    那时的自己,是个什么样子呢?

    好像,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爱哭的,只有在球场上才能找到价值的,小孩子吧。

    那现在,还能找回那时的感觉吗?

    还能,回到过去吗?

    嗯,又是两声短哨,还是犯规吗?

    从甜梦醒来的小胖子,被眼前不远处那一抹刺眼的红色惊住了!

    什么情况?!

    暴怒的李贴,依然没有从情绪走出来,被商一死死的抱住,拖下了场。

    “x你娘哩,有种就等着”

    骂骂咧咧的李贴,直到看见朱广护那双忧郁的眼神后,才幡然醒悟:自己,干了些什么?

    只有15分钟时间,场上10打11,不能再进个球的话。就回家挨全国人的骂吧。

    ————

    如果没有好到难以想象的运气的话,比赛看来结果已定。

    包括主教练朱广护,都在心里默认了这句话。把放在嘴边的手慢慢放了下来,张开的嘴缓缓闭拢,转过身,准备返回教练席。

    不料。却在转过身去的那一瞬间,看见了一张微微笑着的脸。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另外一个少年,站在场上,也在微笑着,勾了勾手。

    他们在干嘛?

    朱广护没有问,心虽有疑问,却实在没有心情。

    尤墨也没有再问起来,只是远远的看着张笑瑞的脸上。像是浮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后,朝另一边摇头晃脑的大羽做了个“ok”的手势。嘴里的话却不是对他说的,“商一,看了他这么久了,放人一条生路吧!”

    刚坐稳的朱广护,就听见了这句话。

    像是坐在烙铁上一般,突然蹦了起来。

    结果却很悲摧!

    教练席上的挡雨棚边缘准确的命了老朱的脑袋,“咣”的一声巨响后。捂头蹲下的他,迅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甚至连摄像机镜头都转了过来,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脑袋虽疼,心里却像打开郁结已久的疙瘩一般,清爽无比!

    没有无解的战术,只有无解的人。

    既然无解,那就无视好了!

    越去想就越会把他的作用放大。那就不要再去想就是了!

    捂着脑袋蹲在地上的朱广护,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

    今天玩疯了的大羽,已经有点等不及了。

    按照他的想法,是不打算带小胖子玩的。

    可是尤大脑袋好言相劝:“小胖子没人带他玩怪可怜的,咱们也没个小弟”

    “那好吧。可怜他一盘,表现不好的话我可不带他玩了!”大羽的表情和语气都很认真。

    “嗯嗯,下不为例!”尤墨郑重其事的回答完了,目光转回后场。

    以执行命令为己任的商一,迅速的回归位置,不再过多的把防守重心往一个人身上倾斜。

    没一会,他就惊喜的发现:这么做并没有带来防守压力骤增的可怕结果,反而让原来无比看重的家伙,威胁降低了!

    想不明白的商一也没有仔细去想,继续兢兢业业忙碌着。

    知道答案的朱广护,已经从地上站起身来了,挥手拒绝了围观群众的慰问后,苦笑着摇了摇头,看了眼仍然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的家伙。

    竟然又一次比自己先找到答案,自己这教练的位置,真该和他换换了!

    罗西基这种类型的家伙,是发掘队友潜能的不世高手。他通过一系列充满想象的动作和脚下技术秀,成功的吸引仇恨后,再悄悄的把改变局面的权力交还给队友。对他无比重视的对手们,派出的专门兵力越多,他所能找到的空档就越多,所花费的力气就越小。局面,也就越来越有利!

    反之,任凭他带,最后大不了让他射一脚,也不见得会有多大威胁出来。而且,传球空间越小,体力消耗就越大,到了比赛的这个时间段,罗西基只靠自己脚下技术已经没有覆雨翻云的能力了!

    防守的钥匙已经找到,进攻呢?

    10对11,只有15分钟不到,想进球,只有一条路:个人能力!

    两个人成功的改变过一次比分后,捷克队已经不会再轻易给他们空间了。这也是尤墨要拉上张笑瑞的原因。

    嗯,你可能记起来了:道生一,一生二,二生,生万物

    变化,是尤墨追求的的钥匙,也是破开局面的唯一出路!

    现在,就看小胖子能做到何种地步吧!

    ————

    张笑瑞从来没有尝试过,在一场正式的比赛,以这样的心情和姿态,来投入比赛。

    说出来可能有些烂俗,四个字:快乐足球。

    一个人,可能快乐不起来。两个人,可能快乐太短暂。个人,快乐世界迎面而来!

    那就开始吧!

    进攻的机会并不缺乏,成功的限制住罗西基后,国少队的后防线稳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不再一味犯规,不再盲目解围,不再闷着头踢!

    看出端倪的捷克队,也迅速的把战线往回撤,把纠缠的重心放在场,降低了高位逼抢的强度。

    于是。比赛第80分钟,表演开始了!

    进攻的发起,是右后卫孙治,但很明显,他只是个路人甲。他在镜头前面所做的,只是用一脚规矩的长传球找到了左侧边线上整装待发的张笑瑞。

    小胖子的起点比较靠后,大约距线还有八米的样子,面前只有一个站住了等他冲上来的捷克队场球员。

    既然是表演嘛,那就不要吝惜压厢底的本事!

    下定决心的张笑瑞。从一开始就毫无保留,向前速度不快,皮球在两脚内侧碰来碰去的速度却快的惊人!

    略感头晕的对手并没有放弃,身体一转,让出了外线,侧身挨住小胖子,跟着往回跑。

    张笑瑞目的达到立马切换状态,小碎步姿态的左脚一步一碰皮球。瞬间就把向前速度提到了最快!

    电视转播里,气馁已久的孙振平像是感觉到什么一般。声音陡然增大:“张笑瑞这个动作做的非常流畅,判断不清的对手只能放弃上抢了,接下来,他会怎么办呢?继续带球向前可能没有足够的体力了吧,毕竟,做为一个体能一向不太好的运动员。他能坚持到比赛的这个时间段已经相当不错了”

    仿佛是听见这番话的担心了一般,尤墨高速冲刺过来,甩开身后追兵的同时,给了小胖子喘息的机会!

    此时,仅仅过了线四五米。

    拿球的尤墨。除了短传,就只会向前猛趟了。

    短传的话,张笑瑞还没来及缓口气就接回皮球,十有**是回传或者被断,猛趟的话,身后的家伙已然快速靠近。

    于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尤墨接球转身后,既没向前趟,也没回给小胖子,他的选择是横向带球!

    这种没多大威胁却很稳妥的方式,果然让上抢的捷克队场球队没有贸然出脚,跟着移动起来。

    四五步后,同样高速冲刺过来接应的大羽赶到附近了!

    “咦,我们的少年们,好像很有想法啊,接力一般,一个接一个的把皮球往想要的地方运转!虽然目前还看不出来威胁在哪儿,但这种顺畅的传递可是个好信息”孙振平精神高度集,完全无视旁边年维四的啧啧声。

    果然,最擅长打脸的大羽没有让年指导失望,他带着横向跨越了半个球场的皮球跑没了影!

    完全没有目的的,怎么舒服怎么来的突破,让捷克队后卫们顿时有些慌乱,大声叫嚷着,提醒着,怒吼着。

    其实还早着呢!

    大羽这种毫无明确目的的突破只是带乱了对手的节奏而已,皮球在右边半场活动,距离大禁区还有十多米呢。

    “嗯,我得承认,有点搞不懂李京羽的思路了,好像只是为了突破而突破,到底有没有其它意义呢?”孙振平说着说着,突然想起刚才的“啧啧”声了,转头看了眼一脸得意笑容的年维四。

    已经跑到大禁区前的尤墨果然看不下去,往回跑,边跑边嚷嚷:“大爷的啊,光顾自己玩!”

    其实在说话的时候,大羽的皮球已经传过来了。

    背身拿球的尤墨,没有像上次一样选择转身,却依然选择了横向带球。

    球场的另一边,有缓过劲来的张笑瑞!

    已经触摸到快乐本质的小胖子,在球场左侧,距离大禁区四五米远的地方接到了心爱的皮球。

    接下来,继续疯!

    正面带球向前的小胖子,先是花里胡哨不太标准的几下踩单车动作,看见对手不为所动后,右脚轻轻向左边一磕,左脚极快的向前一碰,就在这一快一慢之间,让面前高大笨重的对手失去了重心!

    成功突破后的张笑瑞,终于进了大禁区,面前,是严阵以待的两名防守队员。

    左右脚功底都不错的小胖子,终于亮出了绝活!

    更贴切点说,是花活!

    左脚把离身体稍远的皮球往回轻轻一拉,紧接着,在回追的后卫伸脚前右脚迅速一拉!

    如此快速流畅的拉球表演果然震慑了面前的两名防守队员,没有选择向前突破的小胖子终于靠这一慢一快两下拉球,拉开了足够的传球空档,目标是早已观察好的大羽!

    等候多时的大羽,是抱定心思把快乐进行到底了!

    大禁区内接到张笑瑞传球后,顺势就是一个前趟,吃过亏长了记性的捷克队卫,卡住内线盯紧外线,生怕这小子再钻进来。

    擅长打脸的大羽,又一次没有让所有人失望!

    前趟之后的动作,居然是人跑到了球前面,脚尖在皮球上轻轻往回一点!

    肠子悔青的捷克队防线,眼睁睁的看着跟上的尤墨拉满长弓,只等上箭了!

    呼啸的皮球是被捷克队门将用尽全身力气挡出来的,但很不幸,在他面前,有一个比猎狗鼻子还要灵敏的家伙——李京羽!

    注定成为比赛主角的家伙,用最擅长的方式,用最快乐的方式,用最让人想不到的方式,把比分改写成2:1。

    不过,在大羽的心里,是:2。

    对手,只有那个可恶的家伙!

    嗯,好险呐,差点成2:!(。。)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