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的开篇语都要想上好大一会,也不知道算不算强迫症了。其实有没有人看都不知道,但还是习惯在构思前写点什么。或许自己选择的是最为艰难的一条路吧,试图在寒冷的冬天,用不够温暖的题材,试图打动已经包裹严实的心。

    嗯,给自己加个油,继续前进!

    尤墨嘴角的笑意也冷了下来,微微一撇嘴,“你在担心什么?”说罢,伸手去拉她的手。

    王丹脸色稍缓,只是熬夜后略显苍白的俏脸上血色还是不足,身体一偏拒绝了伸过来的手,转身继续往前走。

    尤墨站住了没动,看着并不坚决的背影。

    王丹步子越来越慢,最后停了下来,没有转头,声音里有股说不出的失落感,“是不是就像现在这样?”

    “你要一直这么担心下去的话,会不会觉得累?”尤墨伸了个懒腰,慢慢往前走,看到前面的家伙仿佛抬起了手在抹些什么后,心里一酸,靠近了搂住不算纤细也不够圆润的腰肢。

    “不去想就不累,但怎么能不去想呢,一看不到你,忍不住就要想。”王丹虽然满脸泪水,说话还是职业范儿十足,没有因为哭泣而让声音变得模糊不清。

    尤墨手上使劲,搂紧了往前走:“哭成这样,万一来个英雄救美的把我打一顿,可就不划算了!”

    王丹的泪水止住了,想笑却笑不出来,“你就说的好听,敢不敢保证嘛!”

    说罢,把靠在他胸口的头抬起来,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

    先发现的。是爱怜的光,柔柔的。后面,是思考的光,不冷不热。最后,是抛却杂念的光,纯净的不含一丝杂质。

    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嗯,保证会去找你,追你,不放你走。尽全力保护你,爱你,努力争取看能不能娶你!”

    王丹前面听的眼睛都不眨一下,后面听的却忍不住了,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又忙着伸手掩住嘴巴。机警的四下扫了一圈,伸手把墨镜拿出来带上。

    “干嘛要说最后一句,是为了逗我开心吗?”

    “万一你不同意呢?”

    “我肯定不会随便同意的,你到时候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嘛,你见过站着求婚的么?”

    “要101次哦,少一次都不行!”

    ————

    合适的人选还没找到,球探们,记者们。甚至据说还有俱乐部经纪人们,就扎满了一屋子。

    薛明这次吸取教训了。一个也没答应,一个也没赶走,只是每个人留了个电话,告诉他们等待消息,不要擅自和球员接触。

    忙活完一大圈,房间电话也响了。薛明听完后喜上眉稍,起身唤来苏瑞敏继续应付他们,自己下楼去了。

    目的地是酒店的咖啡厅,要见的人当然是适合出面当托的家伙。

    大清早的咖啡厅很是冷清,薛明一路向里走。想寻个隐蔽些的位置。

    事情毕竟见不得光,谨慎小心才是正道。

    还没走到地方,就看见了个年轻女子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

    这个年代的大都市,岛国年轻人打扮都挺时尚前卫的,薛明忍不住上下打量了几眼,结果运气不错,收获了个甜甜的笑容回来。

    犹豫了一下,薛明继续往里走了几步,在她附近选了个位置,转头朝女子笑了笑。心下有些可惜,岛国年轻女子据说非常开放的,甚至不用花钱,只要相互看着顺眼就能勾上。自己这会要不是有要事在身的话,没准是桩艳遇呢。

    想到这些,薛明又忍不住整理了下衬衫扣子,抬头朝女子递了个自认为还算帅气的笑脸。

    结果却没想到。

    女子视线已经转向门口,集在刚进来的一个男人身上。

    薛明心有些失望,不太甘心的顺着视线抬头一望之后,心一惊,紧接着,就是喜上心头。

    来人正是高军!

    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得来全不费功夫!

    刚想找个托,没想到就有送上门来的!

    居然敢私会岛国年轻女人,这把柄得利用好了!

    ————

    “嗯,好,知道了,妈你照顾好自己,没事别瞎操心我!”张笑瑞有些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闷闷不乐地看着窗外。

    “阿姨怎么了?”商一心情不错,没注意看他表情,随口就是一问。

    “一天也没个正经事情,以前还喜欢出去转转打个小麻将什么的。现在到好,一天到晚就是待在家里看那些报纸评论,看高兴了就出去和街坊邻居显摆!”张笑瑞明显是一肚子火没地方出,听见商一问起,就忍不住往外吐泡泡。

    “以前哪敢这样嘛,老长时间都不敢和人说她儿子是踢球的,就怕被人瞧不起!现在就不怕她儿子被人骂了?给人显摆完了,告诉我‘没事的儿子,你肯定能超过那个卢伟的!’,她都不想想,她儿子以前是个什么样子!难得踢几场好球就这么显摆,还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笑话呢!”

    商一没说话,静静的等他说完了,抬起头仔细地看了他一眼,从那张愤懑不平的脸上仿佛看见了他童年的缩影。

    “你呀,骨子里还真随阿姨。”

    张笑瑞刚喝了口水进去,闻言马上咳嗽起来,好一会才消停下来,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这个一贯沉默的家伙。“这话完全不是你的风格啊,商一你吃错药了吧!”

    商一才不屑于做这种无聊的解释,双手一摊,“你自己想想吧,我看书了。”

    说罢,捧起床头柜上一本厚厚的书,费力的啃了起来。

    张笑瑞又是一楞,心下仔细琢磨了一会后,释然了。

    想去显摆的妈妈。和害怕显摆后收不了场的儿子,骨子里还真是一样呢。

    两个人,缺乏的都是信心吧,得依靠别人的客气话才能稳住心态。

    “谢谢你,商一,我去找卢伟聊聊。你自己!”

    商一没抬头,摆摆手算是回应。嘴里还在念叨:“失误啊失误,这么多不认识的字,早知道多买本字典了”

    ————

    李京羽一吃完早饭就钻到孙治黄勇房间了,“贴子也不说话,房间里闷的要死。黄勇你脚怎么样了?”

    “还行吧。不过就凭我这表现,估计后面比赛也没啥机会了。”黄勇坐在椅子上,回头看了眼大羽,满脸苦笑。

    “谁说的。你的场上表现仅次于我!”大羽一脸认真。

    一边的孙治撇撇嘴:“得了吧你!对了,今天的报纸有没人去买?”

    “高指导不在,我买了几张丢房间里了。”大羽看了下无精打采的黄勇,也觉没啥意思,凑过来研究孙治手里的俄罗斯方块。

    “上次我和大勇在外面买东西,看见高指导和一个女人也像是在逛街,关系看着还挺亲密。”孙治头也不抬地随口回答。

    “不是不让我们和外界接触吗?”大羽挠了挠头,一脸困惑。

    “那是对我们说的吧。教练能和队员一样?”黄勇接话,撇了撇嘴。

    “会不会是高指导以前在这留学的时候认识的?”孙治也来了兴趣。按了暂停,抬头加入聊天阵容。

    “哎这你都快死了,按暂停有个p用!”大羽一脸着急,“不行就我来!”

    “可能吧,不过也说不准,我看那女的穿的衣服可不太像正经女人!”黄勇作回忆状。

    “得了吧。你那土包子审美水平,人那不叫暴*露,叫性*感!”孙治才不会轻易屈服,胳膊一甩:“一万分的纪录能破的了吗你,不能的话自己去买个好好练练!”

    大羽一楞。停了手上动作,低声念叨了两句,恍然大悟:“难怪,原来是这样!”

    另外两个家伙不以为意,随口问道:“怎样?”

    大羽嘿嘿一笑,没回答,伸手抹了下嘴角。

    这份标准猪哥相顿时让哥俩明白过来了,齐齐指着大羽摇头叹息。

    “哥都16了,放在古代都能娶个媳妇放家里了。想象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嘛!”大羽不以为意,声音里底气十足。

    “十六计里有条‘美人计’,谁敢在你身上用一下的话,保证效果好到惊人!”孙治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哎你们说高指导会不会,有可能”黄勇话说了一半,自己卡住了。

    大羽和孙治没说话,齐齐看了他一眼。心,却想起了高军曾经说过的话。

    “高指导又不是主教练”孙治说了一半也放弃了。

    “出场阵容这种东西朱指导一向都是提前一天宣布的!”大羽却要把怀疑进行到底。

    “算了,别瞎猜了,我们和岛国都赢了下一场比赛才能碰上呢。应该不会有人这么有远见吧。”黄勇有些迟疑,语气也弱。

    “不行,我得把情况和朱指导说说,这种事情难讲!小鬼子是什么样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什么阴谋诡计使不出来嘛!”大羽一句一顿,声音很有点自以为是的抑扬顿挫。

    孙治和黄勇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

    “语气也要注意点,咱们只是怀疑,别像领队和政工干部一样乱给别人戴帽子!”

    ————

    薛明在房间里坐定,头也不抬地说道:“随便坐,找你聊聊而已,别紧张。”

    高军把嘴抿的紧紧的,低着头,握紧的拳头却有些抖。四下悄悄打量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后,稍稍放了点心下来。

    “小高啊,这种事情可不是简单的私自对外接触了。什么性质你自己应该清楚吧。”薛明把茶杯端起,杯盖一下一下的碰在杯沿上,声音清脆。

    可听在高军耳朵里,却无比刺耳,“薛领,有话您就直说,我们以前就认识,她也没什么复杂的背景!”

    声音有些急,还有点点慌乱和紧张不安。

    薛明仍然不紧不慢的倒腾着茶杯盖,好一会,才抬头看了高军一眼,“有人喜欢你的解释吗?”

    看着高军眼的惶恐更甚,又补充:“你们见面,不止一次了吧!别和我打马虎眼,之前就有人在咖啡厅里见着过你!”

    “什么?是那家伙主动和你说的?!”高军声音突然提高,愤怒也更外露。

    这下轮到薛明一楞了,不过老家伙的反应快的多,不露声色地回答:“这个明显不能和你说了,你也别瞎猜,先考虑下现在该怎么面对媒体吧。”

    “什么?媒体?”高军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瞪大了看着薛明。

    “哦,没那么快,央视摄制组要晚上才能到,你考虑的时间还长着。”薛明把目光收回,盯着茶杯里的茶叶。

    “您老就直说了吧,要我怎么做。”高军只觉得身上发软,头也晕晕的,得扶着个东西才能站稳了。

    “这才对嘛,好事,放心,绝对是好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