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也会因为理念不同,价值观不一样,兴趣差别大而变得疏远,陌生,甚至怨言丛生。处理好亲情关系是成长的重要组成部分,愿这些与家人之间互动的小故事有助于您。祝各位看书愉快,顺便求下月票,0票神马的看着好碍眼!

    李贴安静地坐在朱广护的房间里,眼睛盯着关成无声模式的录像。房间里还是熟悉的檀香味儿,嘴里是似曾相识的功夫茶味儿,耳朵里听见的,却是另外两个人的谈话。

    谈话已经接近尾声,朱广护语气依然严肃:“这件事情,后果不严重但性质恶劣。现在既然已经过去了,我不会一直揪住不放,但以后的表现我会看在眼里,希望你能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下场比赛你依然不会是首发,有心理准备吗?”

    刘林低着头,听见好像是说完了,微微抬起看了他一眼。

    两个人的眼神都有些复杂,对视了一下后马上分开了,朱广护还是明显地看出来他心的不甘和愤怒了,在心里苦笑了一下,摆摆手:“有心气是好事,学会调整好心态才能走稳,希望你好自为之。好了,没什么事了,出去吧。”

    “朱,朱指导,那个,记过的处分,薛领队说表现好了还是有希望在回国前去掉的,您看”刘林声音里底气不足,眼神也是游离不定。

    朱广护一楞,语气稍稍迟疑了一下,“嗯,队上是有规定。不过还要等教练组商讨完才能决定,你安心训练,不要太担心这件事情。”

    刘林听完这话依然没有挪步子的意思。反而转头看了看一脸安静的李贴。

    李贴有些摸不着头脑,对着看了一眼。不经意间,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些怨恨,不屑,或者是不识实务。

    这表情让朱广护一眼就看出来他的目的何在了,声音又有些严厉:“好好表现才是唯一出路。思想不正路子就容易走歪,好了,出去吧,我和你们队长还要说些事情。”

    刘林皱了皱眉,没敢再说什么,推门出去。

    朱广护明显有些火气留了下来,没去管李贴,起身把录像调成有声模式,坐回来。声音有些压抑:“来陪我看看录像。”

    李贴依然没搞明白咋回事情,听了这话就把椅子搬到他身旁,坐下来仔细盯着录像看。

    放的是上一场比赛的完整回放,此时刚好到李贴拿第一张黄牌的时候。

    李贴脸上有些发烫,忍不住转头看了主教练大人一眼。

    朱广护依然面无表情,余光看见李贴仿佛在观察自己后,随意的问道:“看出来问题在哪儿没有?”

    “嗯,明摆着是我动作太大。人家踢的好着呢。”李贴把目光转回,继续看。

    “是什么原因导致场上心态失衡。自己下来有总结过吗?”朱广护继续问道。

    “有,还是对自己不满意吧,觉得防不住人家太丢脸,脾气就控制不住。”李贴觉得脸上越来越烫,忍不住拿手摸了摸。

    朱广护没说什么,把进度拉快。第二张黄牌很快出现。

    “这张牌冤不冤?”朱广护的声音依然平静。

    “没,之前还有次犯规就该两黄变一红了。”李贴实话实说,脸红依旧。

    “如果你是这支球队唯一的主心骨,比赛会变成什么样?”朱广护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

    李贴目光有些闪躲。声音也是:“会变得不敢想象吧”

    “是不是觉得有大树罩着,自己就能任性了?可以不用太控制脾气了?比赛有指望了?”朱广护一连串的反问语速很快,连珠炮一般发射过去。

    李贴梗着脖子,胸口往前挺了挺,声音提高;“不是,不是那样的!”

    “知道张笑瑞和我说什么吗?”朱广护对这副反应不以为意,继续问道。

    “”李贴只能摇头了,心里已经隐隐发现问题所在。

    “张笑瑞这几场,一场比一场踢的好,以前连主力都打不上,现在已经成为主导比赛的关键人物了。这么大的变化相信你也看在眼里,知道他抱着什么心态上场比赛的吗?”朱广护语气略有些激动,眼睛也亮了起来。

    李贴继续摇头,静待答案。

    “任何人,在一个缺乏竞争的环境待久了,都会退步。没有你们的强有力竞争,他们也会止步不前甚至慢慢退步。知道问题在哪儿了吧!”朱广护一句一顿,声音有力。

    “你的问题,其实不是太要面子,而是把面子和里子搞反了。面子这东西谁都想要,好看嘛。里子这东西,是撑起面子的骨架,里子结实了,都不用自己刻意去表现,自然有人给你撑起面子。回去吧,写份检查交上来,下来找笑瑞多聊聊。你起点比他高的多,不能被人超了还不知道咋回事情!”

    “下一场你还是上不了,不过,报纸上的东西随便看看就是,太在意别人的看法是不会有多大出息的。动力这种东西,不能指望外界给,从自己身上找见的,才能一辈子从受益!”

    “谢谢朱指导教诲,我会记住的!”李贴站直了,后退两步,深深地鞠了个躬。

    朱广护脸上终于有了笑意,声音也爽朗起来:“费我这么多口舌,也当的起你这个礼了。你的优点是踏实认真,但只有踏实认真明显是不够的,要找准自己的天赋特点所在,把它尽可能的发挥出来。只有本职工作做好了,其它的东西才算锦上添花。‘队长’这两个字,代表一份沉重的责任,但任何一个队长,都先是一名队员,明白没有?”

    李贴长吸了口气,终于觉得压在心头的石块被彻底移开了。眼神也随之坚定了许多。

    “明白!”

    ————

    从弥山上下来,和宫岛上胆小的鹿群,胆大的猴群玩了一会,两人就有些饿了。看着时间也不早了,王丹和尤墨就随便挑了家顺眼的店进去,乱八糟点了一堆东西后。总算填饱了肚子。下午两点过,两人终于抵达目的地。

    一路还算顺利,岛国人普遍实称,没有国内景点狠宰外国人的传统习惯。但物价也着实贵的吓人,一顿饭就花去一万多岛元。折合rb百多,这在国内可算是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了。

    这两个货都不是居家过日子的类型,尤墨虽然不爱购物,但花起钱来属于眼都不眨的类型。王丹就更过份,生活质量要求高不说。购物兴趣还浓厚的很。不过两人目前阶段属于恋爱最奔放的时候,花钱不像流水一样简直对不起读者。

    岛国温泉化还是很有讲究的,温泉是用来泡的,不是用来洗澡的,进去之前得先洗干净了才行。尤墨虽然没来过,也略知一二,进了房间就提醒王丹。

    结果被知性姐姐鄙视了,“要你提醒嘛。早就知道!”

    午饭的时候两个家伙一人干掉了一瓶清酒,度数虽低。此时也略感上头。尤墨往床上一倒,“时间还早着呢,睡一觉先!”

    王丹玩兴不减,过来拽他:“不行,先去洗澡,泡玩温泉回来再睡觉!”

    “又困又累的。不休息好真会晕在里面。”尤墨手一使劲,把王丹反拽回来。

    夏天的缘故,床有些硬,可身上的感觉却软软的。

    王丹红了脸,手撑着他胸口保持了些距离。微微有些喘:“不行,身上汗味好重,我先去洗,你不许睡着了!”

    “嗯嗯,睡着了你把我打起来!”尤墨昨天的比赛也累的不轻,此时身上真有些乏。

    王丹看了看那双马上合起的眼睛,有些疲乏的身体姿态,心一疼,转身给他脱鞋。

    尤墨迷迷糊糊间觉得脚上凉凉的,于是睁开眼睛勉强抬起头来看。王丹半蹲在地上,努力保持着身体后仰姿态,胸脯到是挺的老高,但皱眉捂嘴的表情,单手操作笨拙无比的动作,明白无误的表明了她一贯的大小姐身份。

    尤墨看着好笑,也不出声,等她瞎忙活。看着实在是活扣变死扣了,才双手撑住上半身,起身的同时顺便欣赏了下挺胸翘臀的诱人姿态,“丹姐好笨呐,我来吧!“

    如遇大赦的王丹马上起身,后退几步直奔卫生间,还不忘叮嘱:“待会洗干净了哈,味儿好重!”

    “要我帮你搓背不?手艺一流!”尤墨的瞌睡醒了一些,胳膊撑住床,欣赏知性姐姐闻言后踉踉跄跄差点摔倒的窘态。

    “门关紧点儿,不小心走光了我可不给钱!”尤墨继续调*戏。

    已经开了卫生间门的王丹,一听这话气哼哼地转头瞪了他一眼,走进去使劲把门关紧。

    尤墨刚想把脚放床上换个舒服点的睡姿,又想到刚才她那副大小姐作派了,有点无奈地转身下地寻拖鞋。

    来回一折腾,睡意也消了大半,转头开了电视,寻摸好一会终于找见了儿时熟悉的《龙珠》,津津有味的欣赏起来。

    十多分钟后,王丹把浴巾裹紧,头发盘起,走了过来。看着他又坐下看电视了,有些奇怪:“你不累了么,怎么又来精神了?”

    尤墨一跃而起,落地后伸了个懒腰,“等你呗,脚没洗就上*床会不会挨揍?”

    知性姐姐果然对敏*感词足够敏*感,仗着刚洗完澡脸红也不容易被人发现,杏眼圆睁;“姐可是有洁癖的,知道就好!”

    看了眼电视后,一脸嫌恶,“真是个小娃,还看动画片!”

    “那你找找看,没准有成人台。”尤墨随口回了一句,开门洗澡去也。

    “那种是要收费的吧。”王丹也是随口,回了一句后忽然发现不对,声音转尖变高:“死幺儿好坏哦,你们是不是偷到看?”

    “丹姐果然见多识广!”尤墨被这难得的川音勾起了情绪,想起了那两个姑娘。

    李娟反而不太让人担心,江晓兰虽然看着心性成熟些,但凡事爱操心的习惯还是让人不太放心。

    不过,屋里的大妖精带回去了如何交待才是真正让人头疼的事情。

    正琢磨着事情的尤墨,刚洗了一半,就听见屋内传来一声惊呼。

    尖锐的川妹子高音,瞬间让人有了划破屋顶的错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