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少队的四分之一决赛对手,墨西哥队可不算夺冠热门。东道主的对手,瑞典队也只是世界二流水平。一来二去,热衷于制造话题的媒体就提前把目光对准了两队在下一轮的碰撞了。

    岛国媒体还是老腔调,站在整体技术流的高度,批判对手依靠少数人发挥的踢法是主要攻击手段。国少队这场胜利虽然让部分媒体有点担心风大闪着舌头,但总体的氛围还是没什么改变,普遍乐观的心态是他们底气的来源。

    国内媒体相对低调的多,毕竟不是自己主场不说,自身实力也确实很难和对手平起平坐。部分自觉高大上的媒体,则把目光对准诸如“亚洲足球崛起”,“缩小与世界差距”上,浑不知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

    《体坛》最近几期的报道反响不错,销量也跟着嗖嗖上涨。主编大人喜形于色之余,不忘专门表扬了刘楠的出色表现。

    可一向把这种表扬看的比奖金更重些的刘楠,还是高兴不起来。

    原因嘛,当然是王丹那明显保持距离的态度了。

    虽然之前也有传闻说她和国少某个队员关系暧*昧,但自己可一直没太当回事情。大家都是内行,也都明白所谓的传闻很多时候只是人为制造关注而已,两人同一个地方出来,关系肯定会近些,年龄差距一大,自然会有些姐姐照顾弟弟的状况被人误解。

    实际情况却和自己之前的判断大相径庭!

    这两个当事人,只有深入接触之后,才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赛后采访的时候两人之间的气氛就明显不正常,球场打人事件一出,她的反应也比正常的新闻工作者要激烈的多。

    而且,昨天队伍放假。他们两人明显是提前约好之后一起出去玩,如果只是同乡友情的话,那为何不叫上卢伟呢,他才是需要出去走走散散心的吧。

    难道,拒绝自己,就是因为那个让自己也颇为赏识的家伙吗?

    心事重重的刘楠。百无聊赖的翻着一堆岛国报纸,不经意间却被一张照片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照片上牵手并肩而行的两个人,就是自己琢磨许久的家伙!

    ————

    同样在收集素材的王丹,也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上报纸了。

    照片来源其实不难想象,两个不习惯戴墨镜的家伙,在还算安全的情况下还是本色演出居多。这张照片应该是从温泉旅馆出来后,在宫岛上逗留那会拍下的。两人的关系在那个时候已经是蜜里调油难解难分了,神情动作无一不是证据确凿。

    还算有职业警惕性的王丹,在笑话了一会岛国报纸的八卦后。猛然意识到问题了!

    刚好,电话也随之响起。

    缺乏心理准备,有些乱了手脚的知性姐姐差点把电话给摔了,声音也有些慌乱。直到听见刘楠那还算平稳的声音后,才算稳下心神来,听他冷静分析。

    事情其实没有多大回旋余地。

    同样收集素材的同行们可不会手下留情,偶尔几个认识的,私交也没有好到为了友情放弃如此吸引眼球的题材的地步。

    曝光是肯定的了。年龄差距如此之大的情况下,男主肯定是扮演清纯小男生形象。女主则肯定会被人极尽想象的诋毁谩骂。

    大赛关键时刻,竟然勾搭出去约会?

    这种想象的题目肯定是会遍及大小报纸的!

    更可怕的是:当事人的辩解完全没用!

    无论是王丹还是尤墨,这种时候只要一出声,肯定会被口水淹没!

    王丹只要敢辩解,冷嘲热讽马上会升级,甚至连带着家人都会一并遭殃。尤墨如果开口的话。则会被人当成有了成绩就沾沾自喜,被人迷了心窍还不自知的典型。

    即使对两人抱有同情心的媒体,也不好在此时发表不同看法的,顶多就是不痛不痒的说下事情经过,不表态就算是手下留情了。

    压力。骤然而来!

    在电话里就已经把局面分析的很清楚了,王丹于是谢过之后婉拒了刘楠见面的要求,独自陷入沉思。

    本来打算等他从巴西留学回来再想办法告诉家人的,结果现在却以这样一种方式大白于天下。以父母的社会地位和一贯的名望来看,对这种事情绝对是零容忍!

    自己其实已经豁出去了,但牵连家人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而且,不光是家人,一直挺看重自己的单位领导,顶头上司,还有单位同事,亲朋好友,甚至包括那些追了自己很久的家伙们,大概都想找自己要个说法吧。

    怎么办?!

    ————

    吃过晚饭,习惯随手买几张报纸的李贴大羽们很快把事情传到了尤墨这里。

    这货依然满不在乎的交待了实情,听的那哥俩一脸羡慕的时候,卢伟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直奔电话。“王丹电话给我!”

    尤墨一楞,随口把号码报了出来。

    卢伟拨了几次对方依然占线后,立即抬头对已经有所察觉的尤墨说道:“想办法尽快联系上她,让她保持沉默,不要接受任何采访,不要试图为自己辩解什么,单位如果强行勒令她回去的话再做其它商议。先把这一波评论顶过去,至少等下一场比赛后再想办法发点不同的声音出来!”

    说罢,继续吩咐另外两个家伙:“查一下报道的蛛丝马迹,看能不能找出新闻来源或者照片来源,能直接找到记者那最好不过!”

    原本嘻嘻哈哈的两个家伙顿时收了笑容,有点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事情关键所在。李贴一脸紧张,问:“那意思是说,下一场老尤又要顶着巨大压力比赛了?”

    说罢,转头看了眼沉思的家伙。

    尤墨像是已经思考完毕,朝李贴竖了个大拇指后。一言不发的推门闪身出去。没一会又转身回来,拽了件外套,把拖鞋换成运动鞋,嘴里算是得了空,“大羽,调查的事情交给了。贴子太老实,你看着点,别被人拐跑了!”

    一旁早已跃跃欲试的大羽闻言蹦了起来,往外边冲边喊:“走,贴子,换鞋去!”

    “换毛的鞋,先找个懂鸟语的来!”卢伟一阵蛋疼,高声唤住。

    “我知道,找高指导!”大羽头也不回的高声回应。

    李贴总算反应过来。慌忙推门出去:“找毛的高指导!”

    卢伟难得叹了口气,唤住李贴:“不急,调查的事情慢慢来,别惊动别人!”

    李贴一听这话更着急了,“大羽,嚷嚷个毛线!”

    ————

    两家酒店距离不算远,十多分钟后,尤墨就敲响了王丹的房间门。

    门敲了好一会。才懒懒的开了条缝。王丹那张甜美的俏脸上现在冷若冰霜,头也不抬。开口就是:“让我静一静好不好,说了不让你过来的!”

    尤墨一楞,伸手在她那撅起的嘴巴上刮了两下,才被漫不经心的主人发现自己认错人了。一瞬间的惊喜后,声音就变得又懒又累:“你干嘛来了,不怕队上人议论你?”

    尤墨对主人的待客之道很不满意。闪身进屋,自己动手关了门,反手一把抱起心不在焉的知性姐姐往里走。

    被人背后袭击的王丹也没反抗,只是兴趣缺缺的哼哼两声,“干嘛啊。没心情的!”

    尤墨不以为意,抱着她一路走进房间内,扔到床上后转身给他和自己脱了鞋,平躺下,搂住脖子,问:“单位那边什么态度?”

    “据说开会讨论了一下,决定要明天才能通知我。”王丹转头,寻见了熟悉的位置和熟悉的味道,觉得空虚的心里仿佛有了点着落。

    “我家小笨蛋没傻到写东西或者找人为自己辩护吧?”尤墨想伸手拍拍小pp的,结果发现手不够长,只得放弃了,在后背上拍了几下。

    “没好烦呐,家里人那边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该怎么和他们说”王丹把身体侧过来,双手搂住脖子,从他的身体寻找到一些让自己心安的温热。

    “后悔了吗?”尤墨仰头看着天花板,声音里有些落寞。

    王丹一楞,刚想开口,就注意到那双眸子里明显的失落了,勉强挤了个笑脸出来:“说什么呐,要后悔也是后悔当时没把你给吃掉!”

    如此暧*昧的姿势下,这些话一出口,气氛就变了。两个人其实都没有从对方身体的眷恋走出来,此刻身体接触一深,氛围一变,马上就各寻去处,激烈动作起来。

    王丹依然是小菜鸟水平,但已经知道事情关键所在,没有急吼吼的下狠手,反而把注意力转到自己身体上,细细品味着潮水一般不断涌来的,自己偷偷查资料确认是“快*感”的那种感觉。不过很明显,只有大白兔上的刺激是明显达不到让自己脸红心跳的所谓“高*潮”的那种感觉。

    情急之下,鼻腔深处的哼哼声开始变得愈发甜腻,空出的一只手在他身体上胡乱摸着,“帮,帮我,好难受”

    直到他的一只手从大白兔上移下来,正式进军那从未有人染指过的桃花源地,王丹那颗悬在半空的心才算落了下来。不过很快,激烈高涨的异样刺激开始不断的传来,从小腹下以点燃的速度传向全身,脑子里像炸开一般浑然不知身在何时何地了。

    放在宝贝玩具上的手也忘了挪动,小菜鸟终于忍不住,以一种迷乱的心情,听着自己嗓子里发出的,从未有过的高亢叫声,奔放到自己都觉得是不是疯了一般,久久不肯停歇。

    身体的反应就更奇妙了,腰腹和臀部肌肉像是过了电一般不停的颤抖着,电流强的时候身体就忍不住僵硬着向上挺,弱一点的时候就不停的抖。羞于见人的地方早已经泛滥成灾了,把可怜的小内内和那只有魔力的坏手都湿的透透的。

    几经曲折后浑身酸软下来的知性姐姐只能求饶不止,尤墨也觉得小菜鸟初尝滋味不能刺激太过,于是就罢了手,拿出来凑到她鼻子下面。

    终于想起自己大业未成的家伙,伸手打开作恶后炫耀的坏手,一把捉住对方的把柄,恨恨的:“该我了,叫你好看!”

    半小时后。

    冲完澡的两人平躺着享受**后的温馨。尤墨伸手捏着弹性十足的小pp,笑着问:“干嘛叫那么大声?”

    王丹把被子拽过来,盖在光溜溜的两人身上,慵懒地哼哼几声后转入正题:“晚上真不用回队上?打算和我一起私奔了?”

    “你呢,心里多了点底气没有?”尤墨嘴角含笑,转头看着她那懒懒的眉稍眼角。

    “我们不管怎样都会坚持下去,对不对!”

    “当然了,你这么漂亮,不给我生娃可不行!”

    “我真想看看,你这大脑袋里装的是什么,是怎么让我心甘情愿被你祸害的!”

    “羞不羞,刚才是谁要死活找我帮忙的?”

    “快八点了呢,快回吧,别担心我,姐可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

    “丹姐威武,小弟告退!”(。。)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