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人之间,有的时候,仅仅需要一个拥抱,一份信任而已。而我们却常常弄不明白,或者给的太过,或者无动于衷。感情这东西,总免不了从新鲜转向平淡,从激烈转向平静,从无间转向距离。总听见有人问:“就不能像以前一样对我好?”却不知道,自己,对方,彼此的感情,岂会在原地踏步?

    好了,言归正传吧!

    会开完了结果却没通知自己,这种状况不用想也知道,是要看第二天媒体们会掀起怎样的波澜来。王丹其实并不太担心单位那边的态度,闹翻的话大不了不干就是了。唯一挂念的,还是大病初愈的父亲,和一向爱面子的母亲,他们的承受能力会怎样,自己心里实在没底。

    还有的,就是那家伙了。

    虽然他没有告诉自己队上的态度,虽然自己也相信他能处理好周围的关系,虽然他一向做的超乎自己想象的好。但心连在一起的人儿,怎会不相互挂念!

    压力其实彼此都在承受,只是着力点不同。他现在需要对比赛的胜负承担起极大的责任来,场上每一分钟的表现,都会被有心人拿来说道四。以竞技比赛的残酷性来说,压力之大是可想而知的。

    这一夜,自然难睡踏实。

    第二天是周末,不过之前放过一天假的队伍不会再放一天羊了。上午休息,下午点有一堂训练课。

    因为语言和保密问题,卢伟的调查没什么进展。跃跃欲试的大羽把侦探行头都备齐了,结果发现完全派不上用场。

    其实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两个家伙一点岛语也不懂,跑人家报社有人理才怪,更别说调查了。

    朱广护显然也有所耳闻。一大早就把尤墨叫过去询问了一番后,叮嘱了几句,没多说什么就放他走人了。

    看着他转身出了门,朱广护叹了口气,开始打电话。事情已经捅出去,补救是不可能了。但打声招呼手下留情还是有必要的。比赛在后天下午五点进行,可一向对赛前准备高度重视的他,真心觉得能快点到来就好了。

    唯有胜利,才能让人无话可说,才能把事情的影响减弱,才能让当事人有喘息的机会!

    ————

    尤墨也心知肚明这一点,既没去电话询问王丹的状况,也没出声打扰卢伟的思考,外套一脱在屋内寻了个角落练了起来。

    练功这东西和踢球一样。有人过招是最好的提升方式,但平时不辍的练习才是培养身体感觉的基础所在。有了平时点滴的积累,再遇上合适的催化剂的时候才会产生化学反应。

    足球这种东西,很多对抗就是重心控制之间的较量。高手过招,比的往往是最后几下甚至一下的动作完成度。能在高手已经不能的情况下多做一个半个动作出来,你就是高手的高手。

    尤墨清楚自己的特长所在,现阶段的力量已经没有多大上升空间,但柔韧性协调性还需要进一步打磨。寸劲的技巧练习已经越来越有心得。只可惜没有合适的测量仪器来看看自己独门兵器的速度和爆发力究竟是个什么水平。

    每天晚上一个半小时的练功时间是雷打不动的,平时抽空做的就比较杂一些。和这货的性格一样,随性自然,跟着身体的感觉走。这也是他修习医多年的习惯,深知身体这种东西,植物神经远比自主神经更了解自己。急于求成的心态下练功太过等同于自废武功,这样的例子可是比比皆是的。

    简单点说。就是厚积而薄发!

    不过今天的练习刚做了半小时,电话就来了。

    尤墨拿起电话没说两句,脸上就有些哭笑不得。

    电话是那个叫惠娜的小丫头打来的,自信满满的家伙看来是搞了个大创作要给自己个惊喜,此时正在咖啡厅里等着。

    尤墨真没心思接待她的。可转头看了眼一脸关注的卢伟后,改了主意,“嗯,我有个朋友也挺喜欢漫画的,不过,他在有生之年没见过活着的画家,能过来瞻仰一下吗?”

    卢伟对这货编故事的能力很是佩服,看他挂了电话,问:“这小姑娘会岛语?”

    尤墨点点头,“走吧,会会去。”说罢,看他起身就走,提醒道:“不用把报纸带上?”

    “人还不见得答应呢,你这张脸又不是木村拓哉!”

    “也是哈,他长的比我靠谱多了!”

    ————

    年轻小丫头果然对颜值敏*感,人坐定后,她就时不时的偷偷拿眼睛打量卢伟。尤墨才懒的提醒呢,转身和侍者研究饮品去了。卢伟也算见惯不惊,一脸微笑的打量过去。

    惠娜的汉语发音还是有些艰涩,神情也略显不自然:“坏蛋家伙,也不介绍一下你朋友!”

    卢伟被这货提前安了个漫画爱好者的身份,此时只能顺着杆子往上爬,“你好,我叫卢伟,很高兴认识你。看过你的两副画之后,冒昧的想认识你一下,很抱歉打扰你们的约会了。”

    惠娜脸色微微有些发红,忙不迭的点头:“我的名字叫惠娜,您过奖了,谢谢您的鼓励。我和他,并不是您想象的那种关系啦!”

    尤墨迅速转头过来:“别乱说,人小姑娘能喜欢长成我这样的吗?”

    卢伟懒得理他,侃侃而谈起来:“岛国漫画家里面,编剧这一块我比较喜欢富悭义博这种类型的,故事拿捏的张驰有度,看完让人回味无穷。画风个人比较喜欢北条司这种写实类型的,他的书其实感情描写也不错,就是有时候搞笑太过拖沓情节”

    惠娜小丫头还是很懂礼节的,虽然自己才是专业,但对外行的评论也没有摆出高姿态来驳斥,一直饶有耐心的倾听着,不时的点头微笑。直至卢伟肚子里东西掏空了。才脸色突然一变,对着一旁看风景的家伙说道:“说说吧,这么爽快就下来了,是什么原因?别和我说是因为他才下来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说罢,朝一旁略有些惊讶的卢伟歉然一笑。

    一号计划被人识破。尤墨无奈之余并不气馁,“你不是想听故事吗?有没兴趣花点时间参与到故事来?”

    惠娜一脸微笑,微微翘起下巴,把一截白嫩的脖颈衬托的修长有致:“这还差不多,事情经过说来听听吧!”

    尤墨手一摊,目光转向身旁的家伙。

    卢伟轻咳一声开始讲述经过:“这家伙和随队记者出去约会,被人拍了照片放在报纸上。事情本身并不复杂,但有两个点值得怀疑。因为两人年龄差距比较大,又在比赛前私自出去约会。国内报道会一边倒的给两人施压,尤其是女方,会承受很多人自以为站在道德高度的谴责。疑点主要集在个人身上,第一是我们队伍里的政工干部苏瑞敏和领队薛明,他们曾经威胁说要把事情捅出去。第二个是队伍里的体能教练高军,他有一个岛国恋人,因为约会的时候被你们撞见,于是怀疑是这家伙告的密。这几人都算有动机。但事情也有可能只是岛国记者无心为之。”

    惠娜果然先八卦:“哇,你们的故事果然好曲折!那个姐姐比你大多少?”

    找人帮忙确实得先表诚意。尤墨一脸羞涩:“八岁不到吧,我这个人,有点早熟”

    “哇,好厉害,大你八岁的姐姐居然先追你,你们之前肯定有很多惊心动魄的故事吧!”惠娜得了机会才不会轻易放过他。双手托着下巴,卖萌少女眼神摆起,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尤墨只能挠头:“嗯,第一次见面应该是比赛后球队大巴上,开了几句玩笑后。让她的采访计划泡了汤,就记住我了。第二次是去和混混们打架”

    还没说完小丫头又激动起来:“哇,太棒了,居然还有打斗情节,是英雄救美那种吗?”

    “当然,不是。”

    “切!不说实话,那个姐姐是被你打架时的英姿迷倒的吗?”

    “你说是就是吧,这次的画呢,拿来我瞧瞧!”

    惠娜一脸得意,长睫毛细眼睛笑起来有种单纯的美感,“嗯,一次听太多故事的话我会消化不良的,还是从最开始讲起吧。你很有搞笑天赋嘛,能让别人采访计划都泡了汤!”

    说罢,看了下百无聊赖的卢伟,伸手从包包掏出包装好的礼品盒:“喏,画在这儿,给你朋友拿上去吧,咱们在这继续聊。”

    卢伟如遇大赦,双手接过,道谢后起身走人。

    尤墨对这缠人妖精也深感无奈,只得先把条件谈好,“嗯,想听详细的就得跑腿喽,需要我教你从哪儿下手调查这件事吗?”

    “先找到记者查到照片来源嘛,这个真不用你教,我在这儿还是蛮熟的。”惠娜一脸不屑,鼻子里轻哼一声,埋怨:“就会把人当小孩子,也不瞧瞧自己才多大,对了,你和那个姐姐去哪儿约会被人偷拍了?”

    “宫岛”

    “哦,温泉旅馆吗?”惠娜眼好奇的小火苗腾的一下燃烧起来,眨都不眨一下的盯着他,唯恐错过关键情节一般。

    “呃是的。”

    小丫头迟疑了一下,左右看了看,确认安全之后,凑过来小声问:“你们好厉害哦,竟然去开*房约会,有做过吗?”

    尤墨真想伸手敲敲这好奇的小脑袋,不过转念一想后释然了:她这份坦然的心态到是让自己放心多了。

    看来之前只是自己多虑了吧!

    “没有啦,你这脑袋瓜子里一天到晚都想些成人内容吗?”

    “有什么关系嘛,身体需要和精神需要完全是两码事!真弄不懂你们汉人老是把性看的那么神秘干嘛,很自然的事情为什么要绑上一大堆责任,影响,将来。把原本美好的爱情都给变沉重了!”小丫头振振有辞,一套套说的尤墨直翻白眼。

    “你想象的美好爱情,是什么样的呢?不食人间烟火吗?”

    “也不是啦,那种太不真实,我想象的美好爱情,既有甜蜜浪漫的情调,又有相识相知的尊重,再加上些一起经历的美好时光的话,就完美了。可惜,会不会不太现实?”惠娜仰头看着天花板,一脸神往。

    “你说老实话,是打算帮我们还是破坏我们?”

    “才没你说的那么小气,不过,说不准我会一直等你”

    “千万别,我可是个花心的家伙!”

    “爱情需要的就是感觉嘛,我也有过好几个暗恋对象嘛,算不算感情不专一?”

    “刚才那家伙怎么样?”

    “很帅哦,没有你的话估计我会有行动呢!”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