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钥匙同鞋的两张月票,祝身心愉快!

    风暴,渐起。

    国人此前普遍没有什么八卦心态。相应的,新闻报道的八卦比重也不会太多。体育报道虽然会有不少小花絮,但笔墨不会刻意渲染,深度一般都是适可而止。

    这次,不一样了!

    仿佛是要给明年的职业联赛预热一般,各家报纸的体育版都提前扩军了。版面一增加,内容需求就大,缺乏干货的情况下,花边新闻就堂而皇之的占据了重要位置。

    这种东西不需要什么专业分析,不用高度的新闻敏*感性,甚至不用多好的笔,轻轻松松几百字,就把舆论的方向引导的妥妥的。

    眼前这件千夫所指,众口一辞的事情,既使是不想靠这边种新闻吸引关注的专业性报纸,也不可能无视。

    只是各家媒体拿捏的尺度不同,出发点不一罢了。

    说白了,还是和上次一样。真心喜欢的,还是会以大局为重,理智分析的同时尽量降低影响力。

    黑子们虽然目的各不相同,但在这波浪潮勇当弄潮儿的决心出齐的一致。多角度,大范围,深挖掘,把墙倒众人推的精神发挥的淋漓尽致。把勾引无知少年的妖精形象竖立起来,再感慨下有点成绩就忘乎所以的现代仲永,最后再疾呼要加强对运动员进行敬业精神教育,云云。

    不过,虽然黑白分明,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事情的影响力,要看当事人的表现。

    就像拳击台一样,你来我往才有意思,嘴仗打成独角戏。吸引来的粉都能转黑。

    这种事情,指望媒体之间打嘴仗是不可能了。唯一有希望把热点持续下去的,就是当事人的反应。女主角就不用多说了,只要反抗,口水立马没顶。男主角也一样,反抗无用不说。比赛既使胜了,个人表现依然会拿来评头论足。败了就更不用犹豫什么,大帽子拼命往两人头上扣就是了。

    唯一让尤墨感到庆幸的是:这个年代既不用担心手机轰炸,也不用挂念网络狂潮,只要不在房间待着,就能享受一片清静。

    晚饭前,王丹疲惫不堪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尤墨一听声音就心疼起来,想要过去却被拒绝了。

    原因不用多说,肯定是怕影响他的状态。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在负面情绪的反复渲染下,总是会容易疲劳的。

    电话里,王丹简单介绍了下自己的处境,没说几句就挂断了,尤墨拿着“嘟嘟嘟”响的话筒直楞神。

    单位那边的态度简单直接:目前情况虽不利,但尚在可承受范围内,下一场比赛后再做结论。

    母亲高血压犯了。虽无大碍,但为了安全起见正在住院观察。父亲在照顾她。他们也明白她此时的处境,没有刻意说些什么安慰的话,也没有责怪什么。

    寥寥几句,没有任何细节,但尤墨能想象的到,那些掩饰不住失望。愤怒,窃喜等等情绪的人们,正在冷冷地看着她,挑*逗着她的神经,测试着她的承受能力。幻想着她的未来

    自己能做的,就是相信她吧。

    当然,也要相信自己!

    ————

    受影响的,明显不只是王丹家人。

    江晓兰是第一个知道消息的。伤心,难过,愤怒等等情绪不必多说,想要个说法的心思也动过,最后却没有付诸行动。一直等到晚上,才电话把李娟约了出来。

    此时刚好是周末晚上,两人都有空,情绪也都差不多,找个人出来说说话的心思也一样。

    江晓兰没打电话,李娟可是在晚上归队后第一时间就打过去了,可惜一直无人接听。

    她俩自从上次和他一起约会后,也算达成了默契:都不争,也都不放弃,将来怎样将来再说。

    但现在这件事情明显超出两人承受范围了!

    背叛,多么沉重的字眼!

    沉重到两个人都不忍心加诸于他身上。但现实明摆着,除了这个词,没有其它东西能够形容眼前看到的事实。

    江晓兰没打电话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冷了,或者,已经死了。

    李娟明显是即使要分手也要给个说法的类型,所以才在外面的ic卡电话上一直打到传达室有电话找自己为止。

    两人碰面,也不代表什么,或许只是两个缺乏温暖的家伙相互取暖而已。

    她们这会正在学院体操馆外面的一排长椅上,特意找了个光线不太好的地方说悄悄话。

    李娟没想到,自己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比想象要坚强的多。此时的她,正搂住哭得稀里哗啦的江晓兰,不停地小声安慰着。

    可没过多一会,渐渐地明白过来了!

    娘的,姐姐我上次不就是被你这个插队的家伙给弄的痛不欲生的吗?

    现在遇到相同情况了,竟然好意思让姐安慰你?

    还有没有天理了?!

    “喂,你把他放弃了吧!”

    小声软语安慰忽然变成大嗓门粗线条,这种状况让江晓兰一楞,抬起头来,看到一张迥异于刚才情绪的一张脸。

    “嗯?那你呢?”

    “你没打电话对吧,我打电话确认一下再做决定!”李娟眉头紧皱,面带寒霜,心暗赞自己演技上佳。

    “嗯,我其实,还有点”

    “有点什么嘛,他还能解释个什么出来?明摆着的事情嘛,你别幻想了,走吧,回了。你明天还有课对吧?”李娟连珠炮一般,力求不给对方反应时间。

    “那你,可不可以”

    “想听他怎么解释再做决定吗?不用了吧,你都说自己心都死了,还听他解释干嘛!我就是心里不服气,想要个说法。或者说想骂他一顿出出气!你要是也想的话交给我就行!”李娟继续诱导,心暗叹自己才思敏捷。

    江晓兰将信将疑,点点头,又摇摇头,叹口气:“我是没心思骂他了,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是不是该冷静思考一下再做决定?”

    “感情这种东西,要拿的起放的下,好马都不吃回头草,你别犹豫久了又被他骗。我是得先把这口恶气给出了再说!”李娟看着效果也差不多了,起身往回走。

    江晓兰张开嘴却没说什么,想伸手拉住她也没成功,看着她往回走的背影好像是肩膀在颤抖,于是同情心泛滥,起身想追上去安慰安慰她。

    结果不料对方越走越快。一路风风火火的直奔宿舍前的ic卡电话亭。江晓兰犹豫着,最后还是没出声叫她,一路尾随跟着过来了。

    一贯大大咧咧的李娟没有察觉,抓起电话插卡拨号一气呵成麻利无比,让不远处看着的江晓兰很是佩服。

    心下也起了些疑心。

    这家伙,该不会经常和他打电话吧?难道这件事情她之前知道?

    想到这里,江晓兰左右看了一下,在她附近找了个稍微安全的地方。竖起耳朵仔细听。

    嗯,不错。开始就是一顿臭骂,真解气!

    哦,不说话了,是在听他解释什么吗?

    看来她之前也不知道这件事吧。

    等等?怎么听她的意思不像是要分手?!

    什么情况?!

    ————

    尤墨在这件事情上是有些后知后觉了。或者说,他是把全部心思都放在漩涡的王丹身上,却忘了自家后院着火的可能性。

    刚接起电话的时候。身上也是瞬间起了一身冷汗。他对这两个姑娘的感情,以亲情友情成分居多,但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之后,彼此的心已经连在了一起。这对曾经痛失一切的他来说,和她们的关系是万万不能割舍的。

    其实偶尔也会禁不住想想未来。万一哪个姑娘真正选择离开的话,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时间久了,想得多了,答案其实已经浮出水面。

    自己大概还是会像亲人一样,默默的祝福,尽全力的帮助,做一个随时恭候小船停靠的港湾吧。

    但那些毕竟是以后,现在这种赤*裸裸的背叛,会对她们造成怎样的伤害!自己做过的保证,答应过的保护,难道就这么轻飘飘的随风飞走了?

    她们如果不选择原谅自己的话,该如何面对,或者,还有机会面对吗?

    默默听完李娟的一顿臭骂后,尤墨心里反而觉得舒服一些了,顺便开始琢磨怎么和更脆弱的江晓兰说这件事情。

    李娟的脾气他了解着呢,愿意骂他就说明心里还掂记着,骂完还没挂电话,说明还是决定原谅自己。这也顺便给自己提了个醒:事不过,自己已经是第二次了!

    解释其实没用,这一点尤墨心知肚明,自己要做的其实只是行动,只是下不为例,只是不再伤害她们。

    为什么李娟会这么快就做出决定,尤墨没想通,不过此时好言安慰拿出行动才是正经的,琢磨这些就有些狼心狗肺了。

    嗯,活了这么些年,尤墨头一次开始深刻地怀疑自己的人品了。

    李娟其实也没想要个所谓的解释,相同的经历既然有过,就会更冷静的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而不是一味的怨恨,赌气,冷战。

    按她的美好愿望,这件事情最好是里面这个放弃了自己出局。外面那个受不了舆论压力做出同样选择。自己作为将爱情进行到底的女英雄,刚好结束爱情长跑,成为唯一的获胜者。

    眼前情况其实已经明了,那个坏蛋一副坦承错误做出保证的态度也是自己想要的,那就没必要再为难下去了,在这种时候选择大度原谅的话,肯定会让自己在他心的地位更稳固。

    想明白的李娟,声音开始恢复如常,细心叮嘱完了又小声呢喃着腻歪了一会。直到眼前出现一张熟悉的脸之后,才生生煞住话头。

    终于弄明白状况江晓兰,已经把先前的心如死灰给扔一边去了,凑到话筒旁恶狠狠的:“你俩聊的开心哈,想好和我怎么说没有?”

    计谋破产的李娟有些傻眼,脑袋顿时成了一团浆糊,楞楞地看着江晓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话筒那边,尤墨的惊喜简直藏不住,原样还没复述一遍,电话里已经是忙音一片。

    不用说,也是卡里没钱了。尤墨刚准备拨过去,李贴过来收电话线了,这货想了想,笑着把电话线交了出来。

    心,长出了一口气!(。。)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