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非议别人和被别人非议一样,浑然不觉而又无处不在。或许只有一颗善良而强大的心才能从容面对一切吧。比赛马上开始,诸君久等了!

    赛前难熬的一天终于过去。晚上的时候,尤墨先是接到王丹的电话,依然是寥寥几句说明下情况就挂了,不过挂之前加了一句:“爱你,加油!”

    她这一天哪也没去,电话也只选择性的接了几个,刘楠的见面要求也推了。累,其实是心底发出的。毕竟只是21岁的姑娘家,经历也是有限,挫折更是少之又少。在这种外面千夫所指,里面几乎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能不精神崩溃就算是心理素质不错的了。

    最难受的,还是想到以后。

    即使他表现很好比赛也赢了下来,可那只是让非议暂时搁浅而已。外界的种种压力,对两人的关系已经形成了无法挽回的沉重枷锁。自己的家人亲戚,朋友同事,肯定都不会从理解的角度看待她的选择。

    如果坚持,那在所有人眼,就是一意孤行,知错不改!

    更让人难受的是,重压之下的她,连一个可以倾诉的人都没有!

    刘楠之前还算一个,可表露心迹之后,就变得不可能了。虽然以他的性格来看,乘人之危展开追求的可能性不大,但在此时站出来表现一二,为以后打基础做准备的心肯定会有的。她若在他面前表现出软弱依靠的话,会让两人的关系变得更复杂。以后再想拒绝的话,开口变难不说,造成的伤害也会更深。

    一直放在心尖尖上的唯一依靠现在不比她压力小,这也是她一直拒绝和尤墨见面的原因。希望渺茫但毕竟还在,如果因为自己承受不住压力而影响他的状态。那真可以找颗歪脖子树吊死得了。

    只能咬咬牙,继续坚持吧!

    尤墨不是圣人,六根一点也不清静。相反,以他一贯重感情的性格而言,不给自己施压才怪。放在这两天的表现上,就是折磨自己一般。没事就疯狂练功。这种状况让一贯荣辱不惊的卢伟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可提醒了几次后,也就默不作声了。

    或许,这就是他减压的方式吧。

    队里的少年们,和他关系不错的教练们,甚至连只打过一次交道的队医邓立强,都在默默地注视着他,没有人想去安慰一下或者鼓励一下什么的。

    所有人也都清楚明白,这种时候。每一句话都可能加重他的心理负担。以他一贯的心理素质来看,自己这蹩脚的言两语还是不要出乖露丑了吧。

    唯一让尤墨感到安慰的是:自家后院没着火!

    晚一点打过来的,江晓兰的电话,算是继续了昨天的谈话。江姑娘虽然一夜没合过两小时眼睛,但总算想明白了。

    自己插队就算是开了个头,那个王记者,肯定也是和他一起经历过很多事情,也为他付出了很多。才会让他难以拒绝的。

    真正最难以接受的,应该是女足姑娘李娟。而不是自己。可她昨天居然想乘机把自己甩脱了好独占鳌头!

    幸亏自己好心想去安慰她一下,要不然就等着出局吧!

    现在竞争对手又多了一个,虽然闹心那也是因为自己插队间接导致的。因为这个原因而放弃的话,等于打自己脸了!

    想明白的江姑娘,声音比昨天温柔了许多,软语安慰一番后。反而操心起王丹的境遇来,结果没说几句就把尤墨逗笑了。

    真是好久没笑过了!

    这两个傻到可爱的好姑娘!

    这一夜,他总算睡的踏实了不少。

    ————

    国少队和墨西哥的四分之一决赛,本不该有这么多观众的。

    正在赛前热身的少年们,都有些没想通。五万人的广岛县立心体育馆。为何会人头攒动,坐无虚席。而且,比赛还没开始,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就开始了。

    本来少年们是听不太懂岛语的,可来了半个多月后,“秋高哭”“刚巴类”的意思还是懂的。

    不懂的是为什么(嗯,这句看来病的不轻)!

    前一句是自己的国家名,后一句是加油。合在一起,疑问就来了,岛国报纸不是一直贬损咱们吗,为何这么多人跑来加油?难道真像高指导说的,媒体可恶,群众可爱?

    不过想不想归想不通,有人加油总是好事嘛!

    明白事情原委的朱广护也不作声,一脸微笑地开始做赛前最后讲话。

    按他以前的习惯,上场前的讲话,一般是在更衣室或者球员通道里的时候说的,今天放在场地边边上进行,让少年们有些异样感。

    “赛前准备,我们已经做了很久,但南美的对手,和你们之前遇见的每一个对手都不一样,用心去感受他们的足球魅力吧!”

    “来,尤墨站到间来,这场比赛,你是当之无愧的焦点所在。上场前,我想问一下其它的家伙们,有没有信心抢抢他的风头!”

    “有!!!”

    整齐有力的怒吼瞬间压过了此起彼伏的欢呼声,摄像机镜头也马上寻找过来,盯着焦点的焦点。

    尤墨被一群人围在间,只来得及露了个脸,就被一双双手给压住了,无奈之下只得蹲在地上,听着一群人在自己脑袋上怒吼着:“加油!加油!加油!!!”

    缺乏经验的家伙耳朵嗡嗡作响,人都散去了还没回过神来。

    盯着的他的摄像机镜头们也没移开,像是刚好寻找到比赛的切入点一般,随着他的一举一动开始进入比赛氛围。

    “说实话,比赛前发生这样的事情,引起媒体们如此大的关注和负面评论,我们都觉得的有些遗憾。年指导,以您的经验来看。他的状态会怎样呢?”孙振平一边口若悬河一边把询问的目光投向年维四。

    “受影响是肯定的,没有人能在这种状况下还能保持平常心,至于这种影响到底有多大,他的自我调节能力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水平,所谓的心理战天才是不是名过其实,现在还不好下结论。不过。刚才的镜头大家都看见了,教练员和运动员们,在用这样一种方式表达对他的支持!我相信,在这支球队,有一种精神已经慢慢凝聚起来。就像第二场对法国队,第场对捷克队的时候,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所有人都不放弃的情况一样,他们用这样一种方式,来表达对困难的不屈服。对压力的顽强抗争,对所有成员的全力支持!”年维四声音和神情一样激动,一长串解说词下来,难得的捂着胸口大喘气。

    孙振平略有些担心地看了老爷子一眼,继续接着说道:“嗯,比赛马上开始,墨西哥队的首发名单是这样的国少队的首发名单和上一场有些变动虽然只是李贴因为红牌停赛导致的被动变化,但这种变化会不会让他们采取和前两场比赛完全不同的打法呢?年指导今天有点激动哈。相信观众们也一样。毕竟,这场如果胜了。就超越了国家男子足球的历史最好纪录,可以算是里程碑一般的突破了!”

    说罢,调皮地朝老爷子眨了眨眼睛。

    “里程碑”个字在上一场比赛后被不少媒体拿来评头论足,认为此时说这种话有妄自拔高之嫌。孙振平今天旧事重提,明显也是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老爷子的支持。

    年维四略有些惊讶地看了孙振平一眼,微一点头继续说道:“突破。其实以我个人的看法,成绩上不是主要的,找到属于自己的路,坚实的走下去,无论成功与否。都算是突破了!阵容和打法的变化是在预料之的,一支目标远大的球队,不可能只依靠一套阵容,一种打法就吃遍天下,缺乏变化的战术会被对手吃的死死的。而且,除了战术还存在内部竞争问题,替补队员如果不能对主力队员形成足够压力的话,球队的整体水平是很难再进一步的!”

    “好的,比赛已经开始,让我们拭目以待!”

    ————

    王丹没去现场。

    虽然她主动要求继续完成采访任务,但顶头上司武亚民还是坚持让她留在酒店里。原因其实不必多说,她在这种情况下抛头露面,等于是自己往火坑里跳。

    其实比赛她都不想看了。

    确切说,是不敢看了!

    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个快输光的赌*徒一样,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一场比赛,一个人身上。在这种巨大的期望值下,闭着眼睛等结果仿佛就成了最好的方式。

    可是转念又一想:如果这点直面结果的勇气都没有的话,那自己以后的幸福还怎么有能力去追求?

    于是,电视开了又关,关了又开

    硬币抛了又抛,书页儿翻了又翻,最后,还是放弃了挣扎,把遥控器扔在了抽屉里,电视开着,准备去浴缸里泡澡。

    嗯,一直看着心脏受不了,一直不看脑袋遭不住,那就折衷一下!

    不过,还没等她把洗澡水放好,电视里传来的声音就让她手抖了一下。

    “哎呀,好险,这脚射门”

    王丹深呼吸了几口,没挪步子。

    孙振平这老大叔,没事就爱吓唬人!

    “机会,机会,射门!哎,进了吗,哦,没有,擦着立柱飞了出去!”

    王丹心跳又开始加快了,挪了两步,看了眼浴缸里水的高度,努力说服自己保持冷静,没有继续往外走。

    嗯,不着急,水还没放满,比赛才刚开始。

    “又是一脚射门,守门员挡了一下,禁区里一片混战,射门!被防守队员舍身堵枪眼了,禁区外再射,又打高了!可惜呀,李贴今天上不了,他的远射功底还是不错的!”

    王丹怒了,水一关,转身出去,气哼哼地坐在电视前,下嘴唇紧咬,盯着屏幕看。

    仿佛开玩笑一般,吓了她好几次的孙振平,这次没有力气了,软绵绵的声音像是没吃饭:“皮球打在防守队员身上一个折射,守门员反应不及,场上比分在上半场第八分钟就改写了,如果我们的国少队也有这么好的运气的话,现在就不应该是0:1的比分了。可惜呀,可惜”(。。)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