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就是这样。

    你准备充分,场上非常努力,水平发挥也不错,结果,却因为天外飞仙般的运气闪了一下腰,把原本1:0甚至2:0的比分给变成了0:1。

    还能说什么呢?

    什么也别说了,或者哭,或者笑,或者垂头丧气,或者继续努力吧!

    进球前国少队的发挥确实让人眼前一亮。

    张笑瑞和卢伟同时上场,很明显让对手有些卒不及防。战术上的改变更是远超所有人想象。

    坚决的地面传递,迅速的传,带,跑,目标明确的向前进攻,倾尽力量的大胆压上,高节奏的全攻全守

    丢球之前,效果也很不错,四脚射门,两脚目标以内,两次差之毫厘。

    可这些有什么用?对手一次反击,就在运动战里面进球了,虽然是运气,但实打实的0:1比分下,还敢大举压上吗?

    更何况,在仅有的,过了半场的进攻机会里面,对手的表现相当可圈可点,配合默契不说,个人技术的特点也发挥的淋漓尽致。

    墨西哥队,一向特立独行于欧洲足球和南美足球之外,盛产所谓的“妖人”。

    “妖”从何来?

    年维四正在电视里解答:“他们的球员普遍个子矮,脚下技术好,重心低的话灵活性就高,启动速度非常快。注意看,他们从静止到加速那一下,已经超越了半个身位后,对手才反应过来跟上。这就说明,如果缺乏足够经验的话,一对一防守成功率会非常低!‘妖’就妖在这里了!其实他们的绝对速度还没有我们的队员快,但足球比赛不是百米赛跑。没有对手的加速度,就等着被超车吧!”

    孙振平现在的情绪,就像个被允诺了压岁钱最后却只挨了顿胖揍的小孩一般,愤怒到抓狂却无处宣泄,还得在亲戚面前佯装懂事,强颜欢笑。“是的,他们队员的脚下技术,没有我们以前认识的那些南美球员那么花哨,很实用的一次或两次变向后直接加速,很容易就摆脱了防守,我们的队员,经验还是缺乏啊”

    “是啊,其实真不怪他们。国内环境里根本没有这样的对手,只凭录像的话是不可能让身体产生相应反应的。这场比赛。看起来会相当艰苦了!”年维四眉头紧锁,额头上皱纹一道道的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他们的防守做的不太严谨,国少队好像所有人状态都不错,机会应该还是会有的吧!”孙振平语气里很有些不甘,听的年维四一阵摇头。

    “不好办呐,一对一防不住,阵形就不敢太压上,只凭个人发挥的话变数就大了。这一场比赛。怕是踢不出来上一场那种表演般的街头足球味儿了!”年维四轻叹一声,目光转向远处。

    京城里处处高楼林立。老街已经越来越存在于记忆力了。那些曾经在街头巷尾踢足球的孩子们,大概也找不见以前的乐趣了吧。

    “是啊,如此重压之下,想找到上一场那种状态,也太强人所难了”孙振平很想跟着叹息一下的,可犹豫了一下之后。放弃了。在这一瞬间他真有些痛恨自己热爱了半辈子的职业。

    情绪,在这种种刺激下,太难控制了!

    控制不住情绪的还有很多人。

    王丹无疑是最失落的那一个。被孙振平那一惊一乍却掩饰不住惊喜的声音给勾*引到电视前的她,还没看清楚心上人在干什么,就被一股浓浓的失落感包围了。

    就连运气。也不帮自己吗?

    孙振平的那句话,反复的在耳边回荡,久久不愿散去,“重压之下,强人所难”

    年维四的叹息声,竟然在比赛刚开始十分钟不到就发出来了,难道比赛真的已经希望渺茫了?

    看,还是不看了呢?

    或者,收拾行礼?

    ————

    看台上,薛明正在发火,“他么的到底是谁那么不识相,在这节骨眼上搞这些事情出来?是不是高军?”

    最近两天他的情绪一直很反常,有种更年期临近的喜怒无常感。

    苏瑞敏的心情可没那么糟糕,但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保持同一战线好些,“把事情捅出来让我们背黑锅,那家伙没那么大的胆子吧!我估计还是岛国记者有意无意拍下来的。”

    薛明微一点头,继续骂骂咧咧的:“他么的老外也贼精的很,一个个都说要继续观察表现,这比赛咋运气那么差?!”

    “唉!”苏瑞敏一声长叹后,声音一转:“刘林的事情准备咋处理了?”

    薛明眼角微微扫了他一下,不动声色:“还能咋处理,按规矩办嘛!”

    “哦!”苏瑞敏拉长声音应了一声,不再说话,目光也转回球场。

    嘴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阎事铎的嘴角,却撇成了个“八”字形。脸黑着,横肉支楞,碗大的拳头攥的紧紧的,让不小心转过来的目光又心有余悸的转了回去。

    不省心呐,队员也是,比赛也是,联赛也是,一个比一个让人头疼!

    朱广护的神情比他好不到哪儿去,人已经坐不住了,可站到场边,又有点犹豫。

    喊什么呢?

    指望一两次对抗就能掌握对手,那非得超级天才的水平才能做的到吧,自己手下可一个都没有!

    多好的士气就这么被运气压制住,他们心里能甘心吗?

    不甘心的话,自己指令下了反而让他们更别扭,还不如任由他们发挥,就当是交学费好了。

    只是这样的话,那个家伙怎么办?!

    进退两难的朱广护,扬起了手又放下,张开了嘴又合拢。直到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后,才算放下心来。安心坐回椅子上。

    “回吧,对手人品爆表,避避风头先!”

    懒洋洋的味儿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过仔细听的话,却有些沙哑。

    ————

    忍字头下滋味苦,何况年方十四五。

    尤墨的话。除了默不作声的卢伟,没有任何一个家伙表示同意。

    大羽的速度比较快,第一个嚷嚷起来:“怕个毛毛啊,前面就差一点点了,你还想不想进球了!”

    隋东谅紧随其后,跟着喊:“不虚他们,咱们场多跑动,给后防足够支援就是了!”

    商一对着张笑瑞点了点头,小胖子信号接收准确。也用尽全身力气吼:“谅子说的对,咱们今天就和他们打全攻全守!”

    李建今天是代理队长,环视一圈后,代表着后防线的家伙们发表看法:“没事的,大家小心一些,防守站位别贴太紧,上抢谨慎一点就是了,不用都回来防守!”

    刚回教练席。屁股还没坐热的朱广护,起身就往场地边边上冲。结果还没等他喊出:“听指挥!”来,就被人抢词了。

    看台上的李贴,跑到离场地最近的位置,用尽了全身力气,在那不停的喊着这个字。

    朱广护回头看了看,笑了笑。转头观察场上。

    比赛已经重新开始,队员们有几个听清楚李贴的喊话了,稀稀拉拉的应了一声,继续忙活去了。

    对这效果老朱可不太满意,不过也没多说什么。摇摇头,转身回来。

    心里,却莫名的松了口气。

    自己还真是情急智昏了啊,“听指挥”这个字,能从主教练嘴里蹦出来吗?

    比赛,依然处于开放式对攻的状态下,全场观众看的如痴如醉,李贴看的欲哭无泪。

    只赢得观众好评有个p用啊,比赛赢不下来,你们就是在帮倒忙!

    旁观者清的家伙,嘴里嘟嘟囔囔的念叨着,心里却在默默的祈祷着。

    运气这东西,可不能只照顾一边哈!

    ————

    电视里,孙振平的情绪也随着精彩不断的比赛场面起伏不定,声音更是高亢低沉错落有致。

    一旁的年维四却看的直摇头,啧啧好几声后总算把搭档的注意力唤回,讨论起来。

    “年指导好像不太看好眼下的对攻状态,是觉得少年们有些意气用事吗?”孙振平使劲咽了下口水,润润干渴的喉咙,转头寻找自己的水杯。

    “是的,并不是理智的作法,相反,十分冒险!”年维四语声转厉,脸绷的紧紧的,“在防守没有找到办法的情况下,依然给对手这么大的发挥空间,这是典型的不成熟表现,他们可能,也是求胜心切吧”

    凌厉的声音到了最后,却转成惆怅,变成了叹息,重重的砸在孙振平心头。

    “看吧,这就是结果,一对一防不住,导致环环失扣,最终被对手轻松破门得分。这个丢球,毫无运气成分,只能说,是年轻的代价”

    “嗯,被年指导提前说了,我们的少年们,给了对手想要的空间,顺便也把比赛的胜利,推的离自己更远了一些”

    “上半场比赛第十六分钟,墨西哥队前场反越位成功,9号队员获得单刀机会,晃过门将李建后,轻松推射空门得分,将场上比分改写为2:0”

    听着这些让自己心都凉透的话儿,王丹只觉得身体里有种东西在慢慢下沉,头晕晕的,得扶着东西才能站住,可扶着东西了又觉得腿开始发软,只能慢慢拖着步子走到床前,歪倒在床上,再无半点力气。

    “叮铃铃铃”电话忽然响起,王丹下意识的伸手过去,拿起了话筒,却没有放在耳边,呆呆地看着窗外。

    纯净到不掺一丝杂质的蓝天,是所有人的梦想所在吧。如果自己能有一双翅膀的话,该有多好!

    话筒里隐约传出刘楠那焦急的声音:“王丹,王丹,在不在,能听见我说话吗”

    王丹回了点神,把话筒拿到嘴边,努力的挤出字眼来:“嗯,不好意思,我没事,你忙吧,谢谢你的关心。”

    “比赛还没有结束,你不要太难过”

    “”

    “你没事吧,需要我过来一趟吗?”

    “啊,没,不用,我挂了”

    王丹起身,挂掉电话,继续坐在电视前。心里,仿佛积攒起了一些勇气。

    他还需要加油呢,自己怎么能躺下?

    太不像话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