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这就是竞技体育的残酷之美吧,对手永远不会因为你的美好期望而把胜利双手奉上。胜负,有时狂热到骨子里,有时冰冷到骨髓里。在向上攀登的道路上,热情和努力是绝大部分人不缺的,天赋也不是难倒很多人的门槛,唯有方法,和坚持方法的决心,才是决定到达高度的标尺。嗯,祝各位看书好心情!

    似曾相识的沉默迅速笼罩了每一个角落。

    少年们低着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般,不敢看,不敢听,不敢想。

    可比赛,却不会给你懊悔的时间。

    圈开球的时候,自觉应该表示些什么的大羽,声音略不自然的开口,“老,老尤,对,对不起。”

    “有什么关系,你闯祸也不是第一次了,小时候经常因为淘气挨揍吧!”尤墨看着大羽鸡窝状的脑袋,有点想笑。

    “我闯的祸可海了去,下来再聊哈,走了!”大羽抬起头,留了个微笑给他,带球一路狂奔,却没有勇往直前,很快选择了回传。

    其它人却少了点没心没肺的精神,一个个焉焉的不肯说话,默默的把阵形后移,增加了防守覆盖面积。

    在这之前的十多分钟对攻,尤墨表现平平,卢伟表现一般。

    两个人,一个明显不够兴奋,和队友那奔放的节奏不太合拍,进攻创造力不足。另一个,显然在思考消耗了大量的注意力,导致状态始终出不来。

    尤墨不用多说,卢伟的表现却值得拿来说道一番。

    年维四随口称赞了下球队的冷静表现后,马上把话题引了出来:如果开场不上两个10号位球员的话,选择更稳妥的双后腰阵形会不会结果更好一些?

    孙振平一脸顿悟的表情,马上接道:“以卢伟今天的表现来看。很明显还是没从打架事件的阴影走出来。选择他和张笑瑞一起出场的话,确实给球队的防守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商一也不是防守型后腰出身,在单后腰位置上的表现只是一般。看来李贴不能出场,对球队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年维四摇摇头,嘴里啧啧两声后,却没有出言评论。

    孙振平有些奇怪。转头看了看老爷子,却见他嘴抿着不住摇头,脸上隐约可见失望之色。

    心,恍然了。

    排兵布阵有问题的话,朱广护首当其冲要负起责任来,老爷子碍于情面,算是口留情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去看比赛,果然一目了然!

    明明是偏进攻的阵容,却被迫在后场防守消耗大量体力。而且。进攻好手已经都在场上了,如果比分不能很快改变的话,再想通过换人来改变局面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简单点说,就是朱指导的出场阵容冒险有余,沉稳不足,阵形僵化,后手乏力!

    ————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糟糕的局面。朱广护已经越来越确信,问题。自己最少要承担90%的责任!

    卢伟的状态不佳,朱指导更清楚明白原因所在:比赛前,他曾经向自己建议过出场阵容!如果自己按照他的想法,用余顺平替换他首发的话,比赛的局面和结果,肯定不会是现在这样!

    对他这种战术意识浸透到骨髓里的家伙而言。自己是出了个天大的难题在考验他,状态不受影响才怪了!

    本来以为队员们是好心办了坏事情,结果到最后却发现:原来自己和他们一样!

    只是,自我检讨赛后再做也不迟。

    现在,该怎么办?!

    换人是明显不可能的了。比赛才开始25分钟,这种时候战术调整简直贻笑大方。换阵也不太可能,防守压力都大着呢,难道还像之前一样对攻?

    愁肠百结的朱广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不停的揉搓着,像是能揉出个办法来一般,久久不愿换个动作。

    2:0的比分让墨西哥少年们踢的惬意无比,南美球员的创造力开始迸发出来,场上虽然是一边倒的攻防,但依然不断的精彩场面,还是让岛国观众惊呼不已,感慨不断。不过,虽然已经是压倒势的局面了,可“秋高库”“刚巴类”之类的声音还是此起彼伏的响起,让国少队员们颇感诧异。

    前场,尤墨已经失业很久了,此时,不甘寂寞地开始嚷嚷:“卢总,你这表现对不起岛国观众呐,能不能给点力了?”

    “怕你不够兴奋,给了25分钟算是热身,怎么样,找着感觉了吗?”卢伟从沉思抬起了头,嘴角有些笑意。

    “后院不稳,我心不定呐,有办法没?”尤墨难得叹了口气。

    “战术无解,个人能力。”卢伟更是惜字如金。

    “ok,开始填坑吧。大羽笑瑞叫上吗?”

    “大羽就行,笑瑞还有下半场。”

    “那就来吧!”

    ————

    其实不叫上张笑瑞还有一个原因。卢伟没说,尤墨没问。

    原因其实很简单:场上自责的少年们,唯有大羽,有足够粗壮的神经!

    张笑瑞的性格,信心积累还远远不够,指望他能在内疚心理影响下肩挑重任,未免有些强人所难,而且,一旦失误,对信心的打击会成倍返还!

    战术错误挖下的大坑,指望个人能力来填补,听起来就有些让人无奈。

    这种情况,就像是一支刚在前场堆砌了几个明星级球员,还没把战术打法理顺,就想马上出成绩的球队一样,或许会暂时取得成功,但绝对不会是一支成熟稳定的队伍。

    可眼下状况实在不等人,战术调整已经不可能,再不搏命般的用个人发挥来缓解症状的话,明显不会有治本的时间了!

    这一点,卢伟和尤墨都清楚明白。

    于是,既然不得不用长cd大招的话。那就得想办法把技能效果放到最大!

    而现在,是时候了!

    那就来吧!

    ————

    比赛第2分钟,大禁区前双人夹抢断下球之后,准备大脚找尤墨的商一,听见了清晰有力的命令声。

    “给我,脚下!”

    球传出来的时候。尤墨吼了一嗓子:“大羽,走!”

    大羽明显不是需要提醒的主儿,不过和往常不同的是,听见尤墨的呼唤后,没有像以前一样大声嚷嚷,只是默默地开始加速靠近。

    “大羽你不叫唤我有点不习惯!”尤墨比他位置更远,此时正在身后念叨。

    “你大爷的老尤,能不能让人安心踢球了!”大羽果然受不了刺激,开始冒泡。

    本方半场接球后的卢伟。没有抬头找人,只是瞬间就把频率提到最高,迎着对方迅速冲过来的高位逼抢,开始曲线向前!

    直线向前是不可能的,对方虽然攻的兴起,但场站位还是很有层次,不会让你轻松的以点破面,依靠一两次突破或者传球就能制造出威胁来。

    这也是必须叫上大羽的重要原因!

    对手。不是国内级别的家伙!两人硬闯的话,把握实在不大!

    突然带球冲杀起来的家伙。果然引起对手足够的重视,上抢的上抢,回防的回防,等卢伟终于把球传给过来接应的大羽后,对方半场已经有五人回防了!

    此时,刚到线。

    对五。需要喘口气的卢伟,不够兴奋的尤墨,有点点内疚的大羽,对上五个状态很好,又足够重视他们的对手。

    这种局面。并不乐观!

    “卢伟的状态看起来恢复了一些,后场斜线带球,两次成功突破之后,和过来接应的李京羽形成了联系,嗯,李京羽拿球转身,好像有点仓促,动作完成的不太好,皮球被身后的防守队员碰了一下,形成了一个二分之一球”

    “尤墨好像早有预见,没有直接插上寻找空当,和李京羽一起回来接应了,嗯,他的身体还是比墨西哥队员要强壮不少,挤开了对手,把皮球重新控制在脚下!”

    孙振平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了,声音也渐渐拔高:“他们个人,又重新联系上了,会有上一场那种惊艳的发挥吗?尤墨把球回敲给卢伟,转身向前冲刺,李京羽则向右路拉开,带开了防守队员!卢伟会怎么做?”

    “继续带球向前!”

    “体力能坚持住吗?他刚才最多只有两秒钟的时间缓口气,现在又开始高频率的突破了!面前是一名墨西哥队小个子球员,贴的很紧,不太好办呐!”

    “咦,什么情况,后退的墨西哥防守队员怎么摔倒了?”

    “这这这,竟然是两名防守队员撞在了一起!什么情况这是!”

    孙振平盯着屏幕,难得的结巴起来。

    一旁的年维四呵呵一笑,很快接上:“等会说,先看这次进攻!”

    “卢伟面前一片开阔,不过他的体力应该也快到头了,现在离对方禁区还有十多米,不太好办呐,速度已经慢了下来,能有队友过来接应一下吗?”

    “有了,李京羽虽然没有完全摆脱防守队员,但也算拉开了一定的空间!卢伟一脚距离传球成功的找到了他!接下来看大羽的!”

    “李京羽在他最熟悉的右前场启动了!在这块区域活动他的威胁会提升很多,一对一,会怎么办?突破吗?”

    “果然,没有队友能过来接应的情况下他的选择很果断,就是单干!能成功吗?”

    “可惜,对手反应非常快,识破了他的突破方向!李京羽之前状态不错,这会却有些力不从心,是体力下降的缘故吗?球虽然没有被断下来,但也只能被迫转身护住皮球了,能有队友过来接应吗?”

    “还是卢伟,天呐,他应该之前就跑不动了吧,怎么还能出现在这里!”

    “嗯,非常聪明,他知道自己体力已经到了尽头,跑过来不停球,直接敲给背身准备接应的尤墨!”

    “尤墨早有准备,同样不停球,右脚一记精准的传球找到了已经下底的李京羽!非常娴熟的配合!非常清晰的进攻套路!大羽会怎么选择,回敲给卢伟远射还是高球找尤墨?”

    “嗯,李京羽虽然在这次进攻表现不是很好,但思路还是很清楚,一脚很高的弧线球找刚进大禁区的尤墨!皮球虽然又高又飘,好在落点远离守门员!”

    “这这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