牺牲精神经常在团队竞技项目被反复提及,不过,其大部分都是媒体们竖典型,立榜样的手段而已。选择牺牲自己成全团队的家伙们,很多时候只是无奈下的适应手段罢了。而我们的主人公们,也并没有解说形容的那么伟大,牺牲自己的家伙更是眼里只有兄弟。

    嗯,无兄弟,不足球!祝各位书友兄弟情常在!

    更衣室里并不冷清。

    朱广护表情不定,目光也是扫来扫去。

    少年们都不太把目光往他身上聚焦,五成群地讨论着什么。

    只是一个个的神情都不太自然。

    虽然他们没有机会听解说讲述出场阵容问题,但一个个踢了多年球的各省骄子们,没有哪个会不清楚今天的不利状况问题在哪儿。

    可知道归知道,难道真指望主教练站出来向队员们坦承错误?

    醒醒吧!

    朱广护就在这种状态下开口了,一出声,偌大的更衣室里马上鸦雀无声了。

    “比赛前,大家的心态都差不多。我和你们一样,求战心切,求胜心切。可这种心态带到比赛来,就是个明显的错误了!对手不会因为你的美好愿望和迫切需要而把胜利拱手送上,比赛就是比赛,其它东西掺杂的越多,胜利就离自己越远。今天,我要为出场阵容选择不当,战术打法失策而承担责任。时间紧迫就不详细说明了,具体问题比赛后会详细总结给你们,现在,说说下半场要点”

    从容不迫的神态,平静的语气,没有任何磕巴打顿的叙述。让少年们面面相觑,久久说不出话来。

    心里,却涌上来一股说不上来的感觉,暖暖的,让心头很舒服。

    就像一直直高高在上的家伙,突然跳下神坛给自己来了个拥抱一般。让自己恍然大悟。

    原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真诚,才是最重要的!

    ————

    老朱的一番话,成功地把少年们的心态扭转了回来,一个个心里终于不再有太多的杂念干扰。

    比赛,也因此渐趋平衡。

    墨西哥队的少年们虽然“妖”,但个人能力并不逆天,用半场比赛来适应对手的国少队防守队员们,开始找到感觉了!

    确切说。是能跟上对手的节奏了!

    平稳的心态,一定的经验积累,再加上下半场一开始就换上的防守型场余顺平的大范围奔跑,终于让比赛从个人表演进化成团队作战了。上一场的感觉,也渐渐回到了少年们的心!

    剩下的,就是如何打破对手的层层布防,去夺取最后胜利了!

    全场比赛第62分钟,表现仅仅及格的张笑瑞。听见了熟悉的前场问候。

    “笑瑞啊,对手场休息时肯定挨训了。你帮帮他们呗!”

    埋头奔跑的小胖子没有抬头,看着眼前的家伙转身回传了,拽着衣服擦了把汗,开始认真思索这番话的含义所在。

    战术的意义,在于通过种种手段达到局部地区以多击少,以优对劣。找出弱点再准确命。

    现在,对手的弱点已经暴露,就是防空能力差,可自己这边努力了十几分钟,也没有通过有效手段制造出质量上乘的传球。难得的定位球机会也被对手全部回防弄的无功而返。

    找到弱点,却不能准确命。问题,要如何解决?

    深度思考的张笑瑞,体力和注意力都有些不在最佳状态,接连出现了两次失误,看得场边坐不住的朱广护一阵皱眉。张开嘴,却停顿了一下,喊出的是:“不要紧,放松一点!”

    场上少年们也是相互看了一眼,纷纷应和着,高声给他打气。

    可安静坐在场下的卢伟,却没有吭气,眉头和老朱一样紧紧皱着。眼前,依稀又看见了那双迷茫的眼睛。

    老朱最担心的,其实就是小胖子的状态。

    卢伟一旦下场,场上指挥和节奏控制就落在了他的肩膀上。虽然经过这段时间的反复打磨,他的信心已经初步建立并强化不少。但性格上软弱的成分却不是短时间能纠正过来的。今天这种全体心理都不在正常状态的影响下,他的情绪波动肯定会非常大,最后能不能回归比赛应该有的状态,要打上个很大的问号!

    不光是老朱,尤墨其实也担心这一点。比赛到了这个时间段才提醒,就是抱着赌一把的心态,看看自己的话是浇了盆凉水还是添了把柴火。

    焦点的张笑瑞,还没从倒地铲球后爬起来,忽然就想起了商一那句话了。

    “你呀,骨子里还真随阿姨!”

    心,顿时豁然开朗!

    心理素质不好,情绪老是受外界影响,这和自己的性格息息相关,想在短期内强行改变,那明显是强人所难。既然今天再难回到以前那种最舒服的比赛状态,那就没必要把心思还放在其它地方,认真比赛就是了!

    “尤哥啊,我想不出来!”

    ————

    生活不是小说,比赛不是游戏。

    每一位英雄,也不可能在每一次需要的时候都站出来。

    张笑瑞这番话,让所有盯着他的人都楞住了。可没一会,心里像是甩掉包袱一般,轻松了起来!

    这个家伙,竟然学起了刚才休息室里的主教练!

    犯错,不要紧,承认并改正就是了。而且,位置越高权力越重的人,承认错误所带来的效果就越好。

    同理,做不到的时候,承认就是了。没必要打肿脸充胖子,最后主意没想出来,反而弄的本职工作没做好。

    下来心平气和的时候,很多人都能把这个简单的道理想的清楚明白。可现在是在场上,是在情绪受影响,注意力不集。体力严重下降的时候,能想到这一点,坦然的表达出来,那只能说明一件事情:这个小胖子,真的看清楚了自己!

    “干得漂亮啊张笑瑞,就应该这么干。老尤这个懒鬼,让他自己想主意去!”大羽第一个跳出来声援。

    “不错啊笑瑞,别拿他的话当令箭了!”商一难得出声吼了一嗓子,转头,朝尤墨笑了笑。

    厚嘴唇,小眼睛,笑起来很憨厚的样子。

    尤墨高举双手,大声嚷嚷:“我错了还不行嘛,笑瑞你好样的。大羽都能被你征服了!”

    少年们一脸不屑,有空的家伙们纷纷叫唤:“能不能有诚意一点,还像个道歉的样子吗?!”

    场边,心里踏实下来的朱广护转身往回走,目光扫过替补席的时候,和那双安静的眼睛对望了一眼。

    都笑了。

    ————

    尤墨没想到,自己的话既没有浇上凉水,也没有添成柴火。反而像是捅了捅炉子一般,理顺了迷茫的火焰。

    虽然长远来看是件好事情。但自己的本场表现,还远远不够!

    一个进球仅够填坑,两个进球勉强能堵嘴,个进球才能睥睨众生,保证球队继续前进的同时,让所有非议者掂量清楚轻重所在!

    可眼下局面却非常严竣!

    墨西哥队手握一球领先优势。安心地打起了防守反击。利用自己这边体力下降太大,进攻节奏提不起来的问题,轻轻松松化解了明显缺乏创造力的几次进攻。

    这种后场人扎堆的情况下,自由发挥的空间被压缩的不能再小了,如果不能层次压上连续制造攻势的话。前场连机会都创造不出来,何况破门得分了!

    可大举压上的时候,后防怎么办?

    前两个丢球依然历历在目,对方如果在这种时候再进一个的话,就基本杀死比赛了!

    不到最后十多分钟不能这么干!

    卢伟已经不在,情绪受影响的张笑瑞,身体明显不在最佳状态的隋东谅,谁也不知道是何种状况的李京羽,再勉强拉上可算进攻力量的商一,这些人加上自己,该如何破局?

    “哇哈哈,老尤你也没主意了吧!”大羽看了尤墨几眼后,眉开眼笑地嚷嚷起来。

    “有屁不放,憋坏肚肠!”少年们不等尤墨回应,纷纷表示鄙视。

    “破密集防守嘛,突破不动,下底传路线被掐死,定位球太少,那就远射呗,自愿报名哈,名额有限!”大羽边跑边喊,声音断断续续的。

    少年们一楞,有点不太确定般的相互打量了一眼,再把目光转向核心的几个家伙。

    张笑瑞一脸坚定地朝尤墨点了点头,没说话。

    尤墨脸上表情有些无奈,苦笑着点头回应了一下。

    只有大羽依然活力充沛:“怕毛毛啊,他们都被我们打成缩头乌龟了,大家伙再加把劲!”

    这话果然够霸气,隋东谅,商一,甚至连平时不太爱说话的余顺平,都喊了起来,“上吧,和他们拼了!”

    “那就来吧!”尤墨再不迟疑,怒吼了一嗓子算是回应。

    “场过了尽量走空,越高越好,插上远射的注意回防!”张笑瑞在群情激愤完之后,补充了一句。

    卢伟在场下看的仔细,微微一笑,没说什么。

    朱广护却难以自抑般地跳了起来,虽然没像上次一样撞在挡雨棚上,但夸张的动作还是吸引来摄像机镜头了。

    老朱才不管那么多,自毁形象般手脚乱舞着冲到场边,吼起来:“把开场那股气势拿出来,再加把劲就行了!余顺平保护好防线,商一往上冲!”

    尤墨眼角瞥见了他,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却有些五味杂陈。

    远射,确实是眼前状况下最好的破局方法。但在比赛已经过了65分钟,每个人体力都下降严重的情况下再不断地尝试,明显是在挑战极限!

    狂奔0米,40米,甚至50多米后,全力爆射,完成之后可能马上就要不歇气的往回跑。如此反复的情况下,有几个能咬牙坚持住?

    这也是他于心不忍的原因。

    让别人为自己拼命,这种办法真不是他的风格。

    可惜,有人看出来了!

    当然,大羽很可能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正确答案早已被他了然于胸。

    “老是让你们请我吃饭真不太好意思,今天看来该我请你们了!”

    尤墨的声音,难得没有懒洋洋的味儿,相反,还略略有些颤抖。

    像是收到意想不到的生日礼物一般,紧张,激动,还有些不知所措。(。。)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