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那句“谢谢大家”后,王丹就坐不住了。慌里慌张地到镜子前打理了下衣服头发,包一拽外套都没穿就小跑着出了房间。

    心里,只有那句话在来回晃悠,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确,越来越激动!

    “我和她的感情,是真的。”

    真的没有想到,他竟然敢在全国观众面前如此坦然承认!

    可自己即使作为一个旁观者,也能看的清清楚楚:大方承认,远比百般推诿,扭扭捏捏,左顾右盼来的更让人信服!

    虽然年龄小,但不代表心志不成熟,虽然为时尚早,但也没有触犯哪条规定,虽然出人意料地被人曝光议论,但并未影响到他的比赛状态!

    那自己呢?

    继续躲起来等他保护?让他在成功之后连自己的身影都看不见?让他独自面对记者们别有用心的狂轰滥炸?

    太不像话了!

    自觉应该做些什么的王丹,出门打个车就往体育馆冲,可紧忙慢赶的,最后还是迟到了,只能目送着球队的大巴车在自己眼前缓缓开走。

    九月底了,天气开始转凉。下午点过,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王丹盯着车子看了好一会,没有从挡风玻璃看到熟悉的身影。

    上身只穿件t恤的单薄身体微微有些发抖,王丹情不自禁地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胳膊,像是渴望拥抱的人儿一般,痴痴地望着车开走的方向。

    “别着凉了!”刘楠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王丹回过神来,刚一转身,一件外套就扔了过来。

    “谢谢。”王丹稍一犹豫,没有把外套还给他。也没有穿上。

    “看来你在他心目位置很不一般呢,”刘楠看了眼自己孤独的外套,自嘲:“真是个坏消息啊对我来说。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自私?”

    听他这么一说,王丹神情自然多了,顺手把外套穿上,职业笑容挂起:“不会啊。你很真诚,远比那些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不一样的人给我感觉好多了!”

    “这种感觉,不是那种感觉吧!”刘楠直视着她的眼睛,声音有些无奈。

    王丹感受到目光的炽热了,没有把头转开,淡淡的笑容挂在嘴角。

    “是啊,好朋友的感觉。怎么,你不满意吗?”

    “当然!不过,目前看来只能安于现状了。对了。回去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刘楠苦笑着摇了摇头,目光转向远方。

    太阳已经消失不见,晚霞的光辉也快要消散了,一切,都像是已经结尾的故事一般,渐渐暗淡下去。

    又是,来的快,去的更快吗?

    “原来的单位估计混不下去了。换工作呗。”王丹的声音有些调皮,看着不敢对视的目光。渐渐地,凝固了自己的笑容。

    “需要我帮忙吗?还想干这一行的话。”刘楠也察觉到她有些异样的目光了,深感无力的心又聚起了一丝希望。

    “我如果直接拒绝的话,会不会很不职业,让你瞧不起我?”王丹重新把笑容挂满嘴角,轻轻歪了歪脑袋。看着他。

    “嗯,那我帮你打声招呼哈。”

    刚升起的泡泡很脆弱,刘楠不敢再去触碰,深呼吸。

    “回吧,我送你。”

    “请你吃饭吧。顺便多谢你途打来的电话。”

    “我可以说‘不’吗?”

    “随便你喽!”

    ————

    如此重要的一场胜利,如此吸引眼球的赛前炒作,如此前无古人的全民关注下,赛后评论果然扑天盖地。

    喜欢的人们不用多说,自发地打起了黑子们的脸。甚至还有立或者程度不算深的黑子们乘机转粉,落井下石般评论起黑子们的赛前炒作。

    能让他们如此的底气十足,除了球队和当事人的场上发挥外,焦点家伙的态度才是决定性的。

    嗯,神一般的队友在背后撑腰。他不屑打你们的脸,我们代劳就是了!

    赛前黑的不矣乐乎的家伙们,突然发现:竟然还有比当面打脸更狠的事情!

    想旧事重提继续炒作,就得自己打自己脸!

    媒体炒作,借人借事借势,最怕的就是无视。按黑子们本来的想法,比赛打的不好或者个人发挥有问题的话,那就没啥好说的,往死里黑就是了。比赛打的好或者个人发挥不错的话,对方肯定要就势还击,自己到时候大旗一扛继续唇枪舌剑还击就是。

    结果却没想到,比赛结果不能再好,个人发挥远超想象,最后竟然完全没有反击的意思!

    居然还谢谢自己的提醒!

    这还搞个毛毛啊?

    难道就此申明:不客气?

    那岂不是被人当成二楞子看?

    黑要有黑的理由,太过牵强或者漏洞百出的评论还不如不发。现在这种状况,只能把评论重心转移到其它人身上。

    于是乎,第二天的评论当,很多媒体给人的感觉就是避重就轻,大谈球队的整体进步。个人表现反复提及张笑瑞,黄勇,甚至李京羽的表现,对卢伟的发挥这次不敢黑的厉害,轻描淡写带过。对真正的比赛主角,完全是就事论事点评了一下,既不对这种程度的发挥表示赞赏,也没有再提及之前沸沸扬扬的约会事件。

    其实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家伙心虚了。

    做媒体,第一条生存法则就是竖立形象,偏激也罢,立也罢,保守也罢,都可以很好的生存下去,可一旦被人看作是在打死不认错,为了面子胡说八道,那就是自毁前程了。

    马上转粉也不可能,虽然部分人打算这么干,但墙头草一般的表现也会让同行们看轻,想转也得以后慢慢转。

    年维四老爷子的话这次没人发表异议了,在这一点上所有人都算达成了共识:这支队伍,在超出预期的基础上。让人看到了国家足球的希望!

    朱广护在接受赛后媒体采访的时候很低调,并且几次提及了出场阵容问题,表示自己在战术选择上过于冒险,让队伍承担了过多的压力。

    老朱其实真觉得自己是在实话实说,可对他的报道一发表,立马赢得一片赞扬。甚至连一贯不太瞧的上他的几家专业性报纸,都对这份胜不骄的心态表示赞赏。

    头脑发热导致球队被动,战术错误导致比分落后,最终竟然落个满堂彩。老朱真是做梦都要捂住嘴笑了。

    真怕手一松开吓着别人!

    ————

    第二天按惯例又是一天假期。

    少年们普遍都累坏了,一个个有心无力的在房间看新闻读报纸,时不时会有笑声从开着门的房间里传出来。

    尤墨也累的不轻。

    不过这种累身体上是其次的,精神上才是主要的。

    没有人能在如此重压之下完全心神集,于是,一场艰苦的比赛下来。他一贯引以为傲的注意力也有些涣散。晚上打了几个电话之后,倒头就睡。直到早上八点过,才悠悠醒转。

    卢伟给他带了份早餐回来之后,人就已经不知去向。

    尤墨不以为意,洗漱完毕,边吃东西边给王丹打电话。确认对方也在房间,两下解决食物,伸着懒腰准备出发。

    刚把衣服穿好准备出门。房间门就被敲响了。

    来人是个四十多岁的年男子,很是面生。看其相貌应该是国人,目的也算简单明了——球探或者说星探找你,欧洲大俱乐部对你感兴趣。

    尤墨略感诧异,不作声地听他洋洋得意地介绍完,问:“找我谈这些,队上规定你们了解吗?”

    来人果然有些紧张。抬头确认了下门关没关紧后,小声:“这件事情吧,于大家有利,具体细节你就不要深究了。你手上的资料很详细,里面的电话可以随时确认。甚至可以报上自己的名字,直接联系他们俱乐部经理核实一下。你这个年龄能有这个表现,去了欧洲大俱乐部一年拿上百万年薪不在话下,可比去巴西或者回国内俱乐部强多了”

    尤墨依然很有耐心,听完一通说词后,点点头:“知道了,联系方式留一个给我吧。还有,你不是他们俱乐部的在编人员吧,介还是临时雇佣?”

    来人吸了口凉气,不敢小视般双手恭恭敬敬地递上名片:“我是按小时收费的,大家各取所需嘛,如果确实有兴趣的话请马上联系我!我会帮你安排一系列的见面洽谈和以后的合同细则!”

    “嗯,谢谢了。对了,只有一家俱乐部可供选择吗?帕尔玛听着还不错,不过意大利黑手党有些吓人!”尤墨面带笑容,随口问道。

    来人脱口就是:“他们不肯出黑手党那是拍电影啦,意大利是世界著名的旅游胜地,你若有兴趣的话,在签合同之前可以去那儿实地参观游玩一番,保你乐不思蜀!”

    尤墨并不细问,依然满脸笑容:“我还真是蜀地出来的,以后再联络!”

    说罢,主动伸手过去,握住对方的手,一阵摇晃。

    来人脸现得色,见他有逐客之意,也不强留,“嗯,好的,我叫刘东洋,记的打电话!”

    “嗯,好名字。我会的,常联系哈!”尤墨把名片资料放进抽屉,目送他出了门。

    在房间等了一小会,尤墨推门出去。从电梯刚出来,就在酒店大堂里见着刘东洋了。不过,他这会正在和一个高鼻梁蓝眼睛的家伙热烈交谈,没注意到远处戴着墨镜出门的家伙。

    尤墨也只是顺路确认下这家伙真伪,没有深追求源的想法。于是也不作声,绕了点路出门去了。

    等到敲响王丹房间门的时候,已经九点过了。知性姐姐居然撅嘴:“干嘛打了电话过那么久才来?”

    娇嗔的嘴唇上没有口红,只是有些亮亮的唇彩晃人心神。脸色还算不错,虽然黑眼圈隐约可见,可脸蛋上的红润还是明显。在房间里的穿着很随意,上半身还是上次约会时穿的粉色小吊带,没有外套的遮挡,一片雪白的肩颈在灯光下泛着诱人的光。下半身套了件黑色的及膝贴身裙,衬出两条白嫩的小腿来。头发松松的挽了个髻,身上依然有着淡淡的黄桷兰香味儿。

    嗯,就像个诱人的邻家大姑娘。

    尤墨没回答,把她搂紧了,轻轻摇晃。

    “干嘛不回答,心虚啦?上次那个小姑娘找你没有?”王丹声音懒懒的,人也没什么力气一般趴在他身上,嘴里依然不饶人。

    “有欧洲大俱乐部找我,你怎么看?”

    “先回答我上个问题嘛,你上次答应过我的!”

    “嗯,好吧,你这个问题价值更大些!那个小姑娘给我画了几副画,我觉得还不错”

    “信不信我马上把你咬死?”

    “嗯,这个主意赞,明天你又上一堆头条!”

    “人家不是开玩笑啦,你都有个了,还想怎样!”

    “你这一个就差点要了我的老命,我还敢怎样?”

    “这还差不多,我摸摸命还在不在了!”

    “摸骨算命?”

    “嗯,里面有没有骨头呢?”

    “这个真没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