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传这一章的时候,大约是新年了吧。那就祝各位书友新年有乐享,岁岁福安康!书已经写了个月,会写成什么样心里也算大致有谱,成绩什么的不再去想,只希望能给大家带些乐子吧。最近的推荐票有些惨淡,希望有时间的书友们帮忙投一下,谢谢!

    知性姐姐没舍得下狠手,享受完上门服务后就拽着他去洗澡。心爱的玩具也没有握住不放,反而细心地给他搓起背来。只是动作笨拙又没力气,几下之后就被尤墨鄙视了。

    “大小姐,你这是搓还是在摸?”

    “要你管!姐可没干过这活!”王丹索性放弃,挤了一把沐浴露往他身上一阵胡抹。

    “干嘛今天放过我兄弟?”尤墨不太敢盯着诱人的地方看,转头研究浴缸的水位。

    “昨天累坏了吧。”王丹的神情不再调皮,声音幽幽的。

    “身体还好吧,最近练的凶,没觉得太累。心里是有点乏,不过睡醒一觉就好多了。”尤墨没回头,有点害怕太过感性的目光。

    “以后别这样辛苦自己了,累坏了多让人心疼”王丹说了一半又止住,仿佛看出来他的脆弱了一般,把身体贴了上来,搂紧了。

    两颗软软的肉球扫来扫去的,没一会,尤墨就明显感觉到上面的两粒小豆豆变硬起来,身后的呼吸声也随之沉重了。

    “好啦,别折磨我了,进来泡澡吧!”

    欲求不满的知性姐姐从迷糊醒转,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松了手,抓起淋浴头给两人冲洗。

    不过。这么一折腾,原本有些伤感的气氛却成功扭转过来。

    “看你昨天表现还不错,姐就放过你好了!”

    “家里人有打电话过来吗?”

    “昨天我爸打了一个过来,让我代他向你问候一下,顺便表示歉意。”

    “他对我们的关系怎么看?”

    “没说什么,只是有些担心。”

    “阿姨呢?”

    “不理我。”

    “看来只能奉子了”

    “来不来嘛!”

    “以后。以后的”

    ————

    华西医院内科病房。

    王九经放下手的报纸,转头看了眼正在织毛衣的妻子。“张楠,干嘛不接女儿电话?”

    “不想接,没话说!”张楠头也不抬,手上动作加快,嘴里念念有词,“上下还是平钩好看呢”

    “下午我去办出院吧,在这待着浑身不舒服。”王九经皱了皱眉,目光转开。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

    “有单位报销,不住白不住!反正我现在什么人也不想见,刚好在这待着,眼不见心不烦!”张楠说话语速很快,打仗一般声音越走越高。

    “你要不想住这就自己回家,不想自己做饭就在外面吃!”

    王九经迅速败下阵来,轻叹口气,“孩子们都挺争气的。你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嘛!”

    被戮敏*感部位的张楠冷哼一声,开始还击:“你还好意思说。都是被你一天惯的,什么自由精神,独立思考,乱八糟的光是说的好听。也不想想,这娄子捅的谁还能有安稳日子过”

    “要不你和单位上请个长假,我带你出去转转?”王九经最近几天实在听的够够的。忍不住打断。

    “我才不呢!我张楠怕过谁,为什么要请假,为什么不敢见人!你看没看见,这几天单位上有人来看我,我才没有在他们面前装羞弄怯。我怕什么”张楠越说越起劲,有下床掐腰决战的气势。

    王九经一脸无奈,作投降状,“好好好,咱不说这些。那小子的表现你怎么看?”

    “什么表现也弥补不了造成的伤害!而且,他才多大年纪就这样,以后怎么办?让你女儿独守空房,他在外面逍遥快活?”张楠显然早有准备,此刻张嘴就来。

    这个问题显然也愁坏了王九经,喃喃自语道:“唉,那小子给我印象真不错。不过你说的也在理,年龄差距太大了,将来怕是管不住”

    “职业球员算是个好工作吗?一年能有几天陪着家人?钱挣的可能是不少,名气现在也不小,但他能一直把持住不胡来?你要真为女儿将来着想,就找个稳重点的,年龄相仿或者大一点的,家庭条件有个差不多就行!”张楠把手活计随手放在桌子上,拽住丈夫的手,开始念叨。

    “还有,现在是出了名挣了钱,以后怎么办!带着一身伤病退役,大字不识几个能干什么?女儿我只有一个,嫁错人找谁说理去!你不帮忙好好把关,还东想西想的,反正我是不会同意的”

    “那下次女儿再打电话来,你可不许不接了哈。这些话和我说了能有多大用,还不都是你说了算!”王九经想乘势扳回一城,此时赶紧抛出话题。

    “这个臭丫头,被你惯成什么样了,是得好好修理修理!晚上她不打过来的话,就没我这个妈了”

    “嗯嗯嗯,好好好”

    ————

    江晓兰午回到家,一开门就发现个难得的客人。

    “郑睫?你怎么来了?”

    郑睫虽然以前没怎么来过,此时却像在自己主场一般大气,转头和厨房里忙活的江领队招呼了一下,就领着江晓兰的手往外走。

    “午在这儿吃饭哈,尝尝你江伯伯手艺!”江领队抬头看了眼两姑娘窃窃私语的样子,高声提醒。

    两人应了一声,推门出去。

    “那个家伙怎么回事情?那个记者是以前采访过他们的吧?”郑睫语带埋怨,神情有些不满。

    “唔”江晓兰有些卡住,点点头之后没了声音,眼睛盯着地面。神情很不自然。

    “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几个怎么回事情,但这么发展下去可不行,知道我的意思吧!”郑睫看着她底气不足的表现,心顿时无名火起,加重了语气:“你抬起头,看着我。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不,没,没有”江晓兰抬手抹眼睛,更不敢抬头了。

    郑睫心里直往上冒的火苗有些受潮,搂住她的肩膀,声音软了下来,“那个家伙在我印象里不是那样的人,造成现在这种局面估计也不是他本意。但原因是什么你知道吗?”

    江晓兰缓缓的摇摇头,摇没两下。又点了点头。眼睛里的泪水没有止住,开始顺着脸颊往地上落。

    郑睫看的一阵心疼,从兜里掏出纸巾来递给她,声音柔和多了,“那个家伙心肠太软,对谁都好,特别是女孩子,知道我的意思吧!”

    “谢谢。”江晓兰轻轻咬了下嘴唇。想用疼痛感让自己坚强一些。“我知道,可是不在身边。要怎么做呢”

    郑睫挽住她的胳膊,左右转头看了眼有无可疑目光,确认安全后凑近了小声,“会不会是你那方面太害羞,让他老是受不了外面那些刺激?”

    江晓兰简直哭笑不得,抹眼泪的手转过来敲了敲身旁的小脑袋。“说什么呐,他才多大嘛!”

    “照片上那个家伙我可看的清楚,你注没注意她的穿着打扮,好洋气哦,小吊带。短裙,黑丝袜,你想想看嘛”郑睫不为所动,继续振振有词。

    “和我有什么关系!”江晓兰无情打断她,撅着嘴继续往前走。

    “我饿了,你爸应该快做好饭了吧,不往前走了,就在这说说话就回吧。”郑睫一把拽住她,手揉肚子。

    “你净会出些馊主意,不说了,回去吃饭吧!”江晓兰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略感失望。

    郑睫对这不开窍的家伙也是头疼,一把拽近了耳语:“你搞没搞懂我的意思!那家伙既然心软,就得让他觉得自己欠你很多才行。要不然你们在他心里的位置都差不多的话,保不准谁能最后胜利!这叫战术,懂不?”

    江姑娘的高智商瞬间分析出了话含义,脸红的能滴出汁来,声音却恨恨的:“郑睫,我和你绝交,午别去我家吃饭了!”

    郑睫完全不为所动,一脸失望地叹了口气,快步往前走:“好心没好报,饭都不管了还。那我找江伯伯说理去!”

    江晓兰都被她折腾的要魔怔了,在后面紧追慢赶的,边跑边喊:“你敢和我爸说,我就,我就,就”

    “我就听人劝吃饱饭!”郑睫边跑边笑。“不锻炼的家伙,来追我呀!”

    “下次你找别人给你写情书!”江晓兰忽然想起自己的大招了,赶紧扔出来。

    “兰姐好厉害,对了,帮我写完了,你自己写了没?”郑睫立马投降,站住了等她上来。

    “当然!”江晓兰冲上来一阵敲打,没成功命几下就被对方拿住双手,大喘气着一阵气馁。

    “你起早点,咱俩跑步吧,你这体质不练练真麻烦。开玩笑都能累坏,将来抱娃都抱不动!”

    “你你你,一天都在想些什么啊,你和我说老实话,卢伟那么听话,是不是因为”

    “切,当然我不告诉你!”

    ————

    张梅最近有些郁闷,越来越觉得自己像个老妈子。

    原因嘛,当然在同屋那个疯疯癫癫的家伙身上了。

    情绪极不稳定的李娟俨然已成众人焦点,当面议论还算收敛,背后说道却停不下来。

    其实也不能怪姑娘们太八卦。新闻内容如此劲爆,观众如果还是无动于衷的话,岂不太煞风景?

    而且,昨天电视转播里都坦然承认了的,还能有假?

    那如此复杂的感情交织,不拿来分析一番,说道说道的话,心里实在要憋出毛病来了。

    张梅怕的就是这个!

    口水没顶之下,心志坚定的家伙都不见得能承受的住,何况未经世事,未曾见识人心险恶的家伙。

    仔细观察之后,张梅心里越发不踏实起来。

    李娟在人前跳脱疯颠,在人后或者自己面前的时候反而安静的吓人。自己和她说话也是时理时不理的,有时候还要像模像样的拿起纸笔写写画画。确认不是遗书之类耸人听闻的东西后,自己总算松了口气。

    但愿她能熬过眼前难关吧!

    李娟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情究竟怎样。高兴肯定是谈不上,愤怒剩下也不多,失望目前还没有,最主要的不适,还是周围躲躲闪闪的目光和小声的议论吧。

    被人笑话的感觉没人会觉得舒服!

    如果把她换成江晓兰,可能分分钟就承受不住要崩溃。

    很可惜她不是,她是人浑胆大的渝庆姑娘!

    笑一时有什么大不了的,谁能笑到最后,才值得用真心,去大声的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