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继续感谢钥匙同鞋的两张月票。有你在,简直月票不用愁!

    一整天,王丹和尤墨窝在酒店房间里哪儿也没去,饭菜都是叫的外卖。两个人最近都累坏了,此时能有一天的时间放松心情和身体的话,实在是觉得有些奢侈,再没有其它非份之想。

    尤墨过来一直陪着她,主要还是担心国内媒体的态度。他到是无所谓那些评论,但眼前这家伙可是家人朋友同事一大堆,真正的牵一发而动全身。真有不识相一条道黑到底的,至少得第一时间知道消息好让心里有底。

    不过,目前来看还算情况良好。

    而且,下午几个电话接完之后,知性姐姐的底气就更足了,言谈举止间也找回了昔日的自信,开始催促他回去。

    尤墨真是舍不得,本来也打算待到晚上集合前回去的。可惜此时一表达出来,就被对方鄙视了。

    “姐没你想的那么脆弱,该干嘛干嘛去吧。真想留下来就等着被我吃掉吧!”王丹松松的裹了件浴袍在写字台前坐着,手里拿着笔,转头,媚眼如丝地瞧着他。

    在这方面理论和经验都缺乏的小菜鸟,保持了一贯的勤奋好学态度,向眼前这位医入门弟子请教了不少知识。了解了这东西对男女的影响在哪儿之后,就不那么执着的非要折腾他了,反而女王范儿端起,安心享受起服务来。不过还算体谅他的处境,即使知道女性在这方面强大的能力后也没有索取无度,两次之后就打算饶了他,放他走人。

    尤墨真是暗自庆幸,幸亏自己的岛国小电影基础好,不至于在兄弟不能派上用场的时候黯然神伤。此时见她态度坚决。也就不再坚持,起身收拾。

    王丹虽然有些洁癖,但明显没有超过她的懒劲,房间里扔的乱八糟的东西也没有影响她的心情,依然笑容满面地看着他麻利的收拾。

    看着快收拾完了,王丹忽然想起他刚来的时候说的事情了。“对了,哪个俱乐部找你?不了解队上规定吗?”

    “意大利帕尔玛。内部有人给他们放行了,估计是收钱办事。”尤墨随口回答,继续忙活。

    “你的态度呢?”王丹的声音略紧,眼睛不转地盯着他。

    “你想去意大利吗?”尤墨抬起头,笑着看她。

    “啊,那个,你去的话我当然要去,不过。怎么说服家人我得考虑一下呢”王丹难得的目光有些闪躲,声音呐呐的:“欧洲大俱乐部是比巴西和国内好很多,真能成行的话其实对你的发展挺有帮助的。”

    “家里人不放你走的话怎么办?”尤墨靠近她,搂住迟疑的脑袋。

    王丹顺势把身体靠在他身上,声音里略有些无奈:“我妈答应了晚上和我谈谈,不过态度还是老顽固一个,我爸在这方面一贯不拿主意”

    “所以呢,我不会去啦。两年后再说。”尤墨声音一转,接着问道:“有没有很感动?”

    王丹一楞。从他那双眯眯笑着的眼睛里察觉了些什么,声音恨恨的:“别说什么‘为了我好’!从小到大最怕听到这句话!”

    尤墨竖了个大拇指回敬,对她这份重新回到身上的聪慧劲儿点了个赞。

    “我现在的风格,去欧洲并不合适。留学巴西两年虽然没收入没名气,但对将来的成长会有极大帮助。更何况,还有一堆兄弟等着我呢。哪能甩了他们一人跑欧洲去?”

    王丹长出一口气,调皮的眨眨眼睛,哼哼两声后又起缠绵之心,“怎么办,又舍不得放你走了。除非”

    尤墨双手一抄,把她抱了起来,“我不在身边怎么办,你这想法多的”

    “你教我好不好”王丹把脸埋在他的胳肢窝里,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尤墨差点把嘴笑歪,好容易忍住没把她扔地上去,几步路走了好一会才到达目的地。

    “嗯,有前途,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王丹牙都恨痒了,奈何此时有求于人无法反抗的,只能咬牙切齿的提醒:“你不许哈,别弄的我将来没的用!”

    “州官在上,请受小民一拜!”

    ————

    回到房间的时候,大约是下午四点过。

    卢伟,大羽,李贴都在,一见他回来,立马一片鄙视。

    “又去泡女记者,也不怕腰酸腿软上不了场!”

    “让我们跑腿,你去风*流快活,老尤我有点喜欢你了!”

    “竟然还有个漂亮的岛国妞在追你,老尤你能不能有点人性,放人家一马!”

    尤墨坦然受之,还没说话,兄弟俩矛头就转向了。

    “贴子咱俩说好了,公平竞争哈!”

    “你不一天嚷嚷着干掉小鬼子吗?怎么还区别对待?”

    “哇哈哈,这个已经归降了,你知道的,我一向优待俘虏!”

    “能不能别这么无耻,人家正眼都没看你好不好!”

    “说的这么有底气,像是人家正眼看你了一般!”

    尤墨懒得掺和这俩二货的争论,转头找卢伟确认状况。

    卢伟没着急说他关心的事情,反而问起了来自帕尔玛的邀约。言两语交待完情况,尤墨已经猜到大概了,问:“也过来找大羽了?”

    “嗯,这次像是来真的。态度还挺诚恳,就是不知道怎么过的领队和政工干部那一关。”卢伟和他对了个眼神,不再详谈。

    眼前两个家伙都是值得信赖的好兄弟,但知道这些事情明显会让他们进一步分心。比赛在即,这种风险不冒也罢。

    尤墨也是心知肚明,随口问起之前话题。

    “哦,惠娜上午就过来找我们了,地址和记者已经被她调查清楚。可进一步接触还需要我们帮助。我于是拽上这哥俩一起跑了一趟,还算有些收获。”卢伟一脸的往事不堪回首,声音沉重。

    尤墨有些摸不着头脑,看了眼激烈争论的两兄弟后,恍然了。

    任务看来不严竣,猪一样的队友实在费神呐!

    “打小怪兽的任务被他们直接升级成挑战boss了。差点团灭!”卢伟神情疲惫,缓缓道来。

    其实这趟任务简单着,就是去认个地方认个人,有可能的话把人约出来谈谈就是。按卢伟的本来想法,自己去就行了,奈何上次吩咐过他们后,就被他俩铭记在心了,连叮嘱带威胁了好几次,终于成功搭上此次班车。

    男一女虽然看似和谐。其实斗嘴不断。李贴和大羽自从上次公平竞争后深感失败,纷纷觉得时间紧任务重,正经途径难以留下深刻印象。于是互相拆台不断,争论不休。

    惠娜和卢伟尤墨打过交道后,马上层次提高不少,对他俩孩子气十足的表现方式很是不屑,一路上捂嘴笑个不停。两个货不明就理,愈发闹腾起来。

    还没到地方。卢伟就有种不详的预感了。

    果然,当惠娜被那个色眯眯的年大叔盯住看的时候。这俩个货就忘了此行目的,开始跃跃欲试的想英雄救美。

    小姑娘好像早有心理准备,言笑晏晏的同时,不住的使眼色过来。才算暂时按下两人怒火。卢伟已经对这哥俩彻底无语,索性就在一边看戏。

    当记者的当然不会被小孩子把戏糊弄,虽然因为起了色心暂时迷住心窍。但时间一久也就起了疑心,想进一步试探小姑娘诚意。

    惠娜也算舍得下本钱,双手被人握在手里居然还使眼色过来,示意两人稍安勿躁。可东北小伙眼里哪能容下沙子,这么青葱般的小姑娘居然被个胖猪样的色大叔如此调戏。那可是贴能忍羽不能忍了!

    最后是大羽先冲出去亮了拳头,李贴稍一迟疑就少了次表现机会,心很是不甘,抄了把椅子就扔了过去。

    大羽实在没想到贴子竟然如此凶悍,这么大的一把椅子飞过来,个人都要一起遭殃!情急之下当然是自保的同时保住胜利果实,于是毫不犹豫的抱住小姑娘就地两个翻滚,才算堪堪避免了被英雄误伤的噩运!

    视线被挡的胖记者就惨了,刚来及伸下胳膊,就被椅子命了胸口和面门。还没缓口气,号称碗大拳头的李贴拳就飞舞上来,十秒钟后,胖记者就成了猪头记者。

    两人配合居然如此天衣无缝,看得一边食客和老板伙计们傻了眼,直到看见卢伟施施然从胖记者包里拿走想要的东西了,才纷纷掏出电话报警。

    卢伟四下看了一眼,确认没有摄像头之类的危险物品后,领着两男一女飘然离去。

    想要的东西很简单,上面的名字却让所有人想不到!

    类似于新闻线索奖的东西当然会有发票和签名,奖金也算不匪——10000岛元。签名处赫然两个大字:李奇!

    名字虽然想不到,却也合乎情理。

    这支被国人给予厚望,被企业大力赞助的队伍,能混进来的每个人都有背景,相应的,都不缺心气。李奇和邓力强一一西两名队医,其竞争是不难想象的。尤墨帮了商一的同时,等于是不小心踩了李奇一脚,被他怀恨在心伺机报复也算正常。

    现在拿了证据在手,想要治他就简单了,但卢伟可不这么看。

    “不急,放放线说不准还有大鱼在后面。”

    尤墨心领神会,心说不出的舒畅。

    敌我斗争,最怕对手一直按兵不动。自己还要把精力放在比赛上,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自然是越快了断越好。

    现在照片这条线索已经明朗,能带出什么样的背景还要看事情走向。

    另一条线索其实也不难判断:敢收球探们的钱,此人在队上的话语权是可想而知的!

    大羽和李贴的争论已经告一段落,精疲力竭的两个家伙大眼瞪小眼的依然不服气。

    “人家小姑娘是个漫画家,准备创作长篇爱情漫画,你们从这上面下下功夫,说不准会有奇效!”尤墨对这两个活宝也感无奈,开始出言指点。

    “比赛打完,故事也就结束了吧。”李贴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是啊,想留下点记忆,还是得抓紧时间了。”大羽居然也人模人样的回了一句。

    “你不想去帕尔玛了?”

    “大家都去的话我就去!”

    “从巴西回来,还不是要分开。”

    “我可想不了那么远!”

    “嗯,有时候,你说的还真有道理!”

    “一直都很有道理好不好,是你们不懂!”(。。)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