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记忆,都会老去,淡化,消失。何况宴席?坚称自己不会忘却的信念,不一定经的起岁月的敲打。以为会是一辈子梦想的心愿,或许也会慢慢遗忘。希望永远活在心里的人们,可能只是在清醒的时候会再想起。

    人生大概就是流水席罢。

    守住的,只是不断流动的时间之砂。

    扯远了哈,继续回来讲故事。

    半决赛第一场,国少对阵东道主的比赛,在天后的周六晚上点半进行。双方的重视都是空前的,国内不用多说,各种历史拿出来讨论比较之后,一致认定这支队伍,这场比赛的意义都是里程碑高度的。

    岛国媒体的重视不遑多让,各种报道铺天盖地而来,席卷了每一个角落。

    最先揭开的疑问,是上一场比赛为何会有如此多的岛国观众为国少队加油。

    热情褪去后的岛国观众,在赛后采访纷纷表露心迹:过来加油,就是为了不让他们过早被淘汰,让自己心目的英雄少年们缺了最重要的垫脚石!

    不过,虽然对自家队伍信心满满,但在被问及对手印象的时候,很多人还是实话实说了:比想象顽强,比各种报道更强大,是个不容易对付的对手。

    媒体们也纷纷变脸,热情比较分析起来。

    最大的疑问还是出场阵容。

    东道主不必多说,一贯的风格决定了出场阵容即使有变化也只是微调,坚持地面进攻的战术思想不可能丢下,控球在手以图控制对手的想法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对手就难讲了!

    只是对阵墨西哥队一场比赛,就展现了这支队伍的不同战术打法。开场那种开放式对攻是媒体们最希望出现的,场面好看机会也多。更擅长的东道主赢面更大。后面那种依靠个人能力打开局面的打法,是衡量东道主个人技术水平的重要标杆,虽然惊艳,但媒体们普遍期待这种个人英雄之间的碰撞。最后那种挑战极限的全攻全守+高举高打才是媒体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不过略一分析,他们普遍觉得那是超水平发挥。不足为虑。

    打法分析完,出场阵容也就浮出水面了。

    双后腰还是单后腰是个重要的战术信号,基本决定了这支队伍是对攻还是防反,是地面还是空,是保守还是开放。之前的替补,比如张笑瑞,黄勇之流,都有可能凭借优异表现坐稳主力位置。个人风格不同的情况下,局部变化还是很大的。张笑瑞突破能力强于卢伟。但场上发挥不够稳定,失误稍有点多。卢伟组织和传球能力更强一些,但体力明显不够。隋东谅和黄勇的区别就更大了,一个是边路快马,比赛经验丰富,不过有时候会比较独。黄勇则让人眼前一亮,速度,意识都属上称。传球功底也不容小视。

    谁上谁不上,看来都是合乎情理的选择!

    以上内容分析完。岛国媒体有点犯愁。打法不确定,阵容不确定,比赛局面就难讲,最终结果就不敢下狠注。

    而且,从两队的一路对手实力,对阵的各项数据逐一分析来看:双方的实力差距。真没有之前想象的那么大!

    嘲讽了半个多月的岛国媒体嘴硬是一贯的,但盲目乐观已经去了一多半,开始派出大批人马,各种方式,各种渠道开始重视对手。

    嗯。说是重视,其实和骚扰也差不许多。

    首当其冲的,是各种采访。被人一一挡下之后开始各显神通,寻找各种机会和队员们搭话。即使不被搭理,也要把岛国人的二杆子精神发扬到底,没有干货也要恶心你一把。

    紧随其后的,是民众自发的追星活动。庞大的阵容里面各种人都有,虽然大部分目的不良,可抱有纯洁目的的也不能排除。

    追星手段简单有效,就是要签名,合影,个别自觉颜值出色的当然会要个电话,约会之类的提议也有极个别胆大貌美敢提出来。语言虽然不通,但临时学几句对岛国人来说还是没啥难度。

    十五六的少年们哪儿有这种经历!

    在国内的时候也算万千宠爱,但女球迷可是稀有品种,年轻小姑娘就更难得一见了。情窦初开的年龄,最难拒绝的就是青春少女的笑脸,半推半就之下,出格举动没有,心猿意马却是肯定的了。

    越是主力,所受此类待遇的规格就越高。

    ————

    一天假放完,第二天训练的时候,朱广护就察觉到队内兴奋到忘乎所以的气氛了。

    本来还以为是比赛打好之后自然的兴奋喜悦,可仔细一观察,就能从他们散乱的眼角眉稍,张嘴傻笑的模样瞧出端倪来。

    老朱犯愁了!

    私自对外接触是不允许的,可对外国友人不礼貌也是有损形象且一再被领导提及的。还有天才是比赛日,这种苗头发展下去,会对少年们不够坚定的心理素质造成难以想象的影响。大喜散心神,注意力不集的情况下参加这种级别的比赛,明显会是场灾难!

    选择开会一再强调提高警惕的话,明显对这种状态下的少年们用处了了。异性相吸所带来的刺激,岂能被所谓的几项注意几项纪律压倒?

    用更激烈一些手段来抵制外界骚扰?这个看似可行,但真要实施起来肯定困难重重。毕竟是别人的地盘,想做做手脚调*戏一下简直易如反掌。选择逃避还不如无所畏惧的无视他们。

    想不出好办法朱广护还不知道,他忽略了一个更大的问题——钱!

    刚从经济衰退泡沫破灭走出的岛国人,对新生的j联赛投入相当之大,各种赞助更是持续刷新最高数字。这次主场作战,东道主每名队员都被捧成了民族英雄,名声大振之外,实惠也是刚刚的。不小心从报纸上了解了一下的国少队员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上面百倍于自己收入的数字,久久难以释怀。

    xx财团,xx财阀,xx家族,诸如此类颇具神秘色彩的东西让少年们一阵猜测,最后还是没个答案。

    反正是明确了一件事情:和人家比。咱就是穷代人家的孩子!

    不比不知道,一比睡不着。

    踢球是一直以来的梦想不假,可这梦想却不止是自己的,家人期望,朋友看重,师兄弟仰慕,个别有小女朋友的还计划着以后如何如何呢。眼下已经是国字号队伍了,收入却比别人差这么多,说出去丢人呐!

    只因心生计较处。少年才识愁滋味。

    ————

    晚上八点过,王丹房间电话占线,尤墨于是拨通了李娟的电话。

    计谋破产不说,还被人指点议论,这种状况让她在接到难得打来的越洋电话的时候,也不太高兴的起来。声音懒懒的问候完了,就有些无话。

    尤墨只能好言劝慰:“娟姐是干大事情的人,不和一般人计较。我回去还要陪你打全运会呢。到时候让她们羡慕去!”

    李娟显然不是吴下阿蒙了,听了这话依然淡淡的回应:“答应过的还好意思拿出来安慰人。说说吧。怎么补偿我,都快被别人的口水淹的抬不起头了!”

    尤墨直挠头,依稀记起傻姑娘意的小物件,于是提议:“这边的超市能买到国内不常见的东西呢,要不要给你队友一人带点东西回去?”

    李娟脸色稍微好转一些,念叨了几句队友们的喜好后又觉得心情低落起来。声音低低的说道:“你也累着呢,别太担心我”

    话没说完,声音有点哽咽。

    尤墨也不好受起来,努力深呼吸着安慰:“就快回去了呢,速度快的话十天就能见着了”

    “你们比赛打的那么好。回来肯定有一堆人围着转吧,到时候估计还有一堆活动等着你们,别把话说的像上次那么满了”

    “对不起”

    “有时候,会情不自禁的想,如果你不是那么出名的话,该有多好,就咱们俩在一起,每天睡醒的时候就就能见着你。还记的你买的白果炖猪蹄吗,还有花生的,还有夫妻肺片,真的好怀念那个时候为,为,为什么,那段时光,会那么快的,消失了呢”

    “以后,还会,有的吧”

    “其实,我心里也明白,这么要求你其实有些过分了。我自己都想踢出个名堂来,怎么可能让你为了我放弃自己的梦想?只是,我心里还是有些依赖你吧,或许,在你眼里,我只是个长不大的小姑娘”

    “”

    “你不用担心我,真的,那些议论我的人,我都不拿正眼瞧她们。照顾好自己,嗯,时间不短了,我挂了,不许哭哈,男娃家家的”

    ————

    惆怅是从心底漫延上来的,过了头顶之后,就让人浑身有些无力。

    尤墨深呼吸,继续拨江晓兰的电话,结果却无人接听。放了电话楞神的时候,王丹的电话打了进来。

    甜美的女音里夹杂了一丝疲惫,内容不必多说,肯定是碰了钉子回来的。

    王丹没说几句,也察觉对面异样的低落情绪了,声音故作轻松:“怎么啦,被你的两个小女朋友骂了?”

    “还好吧,她们”尤墨有点心不在焉,思绪飞的很远。

    “应该都知道我们的事情了吧,是个什么态度?”王丹的声音徒然紧张起来。

    “具体原因不太清楚,反正是没事了。只是,有点担心她们”尤墨的思绪转回,故作平静的声音掩饰不住心底的叹息。

    王丹的职业技能有些觉醒,用不敢确信的语气问:“怎么会?女人在这方面怎么可能轻易原谅?还有,在我之前,她们俩之间是个什么关系呢?”

    “开始吧还挺不待见,后来好像关系还不错。这次知道消息后,两个人好像也是凑在一起商量了,之前也都打过电话,没有过于责怪我,当然,对你是个什么态度就难说了。”尤墨心里稍安,声音也有了底气。

    “我才不会怕她们啦,哼哼!”王丹松了口气,声音调皮起来,“小姑娘家家的,我让让她们好了。你别操心啦,我才不会和她们争些脸面上的东西。”

    “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哦,我都小看她们了。”尤墨只觉浑身懒懒的,忍不住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嗯,知道啦。你早点休息吧,别让人担心。我家人这边不是着急的事情,何况,还有两年时间嘛!”

    “还得练功呢,一天偷懒就容易变得天天偷懒了!”

    “你这趟回去,真的成明星了,怎么办,有点担心了!”

    “自己上的贼船,学了几招散手就想扔下师傅跑路了?”

    “去你的小坏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