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浮动的状况让朱广护心揪揪着,虽然知道开会敲打作用有限,但还是忍不住尝试了一把,在上午的赛后总结会议上语气很严肃地提了一下。

    结果却万万没想到!

    两个一提起对外接触就针扎般跳起来的家伙,竟然同时表示了异议!

    两人的论调差不多,都是不能太不礼貌有失大国尊严,友好对待球迷的热情追捧,宣扬我们足球化,云云。

    体制内待久了,朱广护心里清楚明白着:他们这么说,肯定是有些自己不清楚的事情发生了!

    想到这些,老朱情不自禁地抬头看了眼高军。

    高军脸色阴沉,无视一切目光般,紧盯眼前桌子上的笔记本。

    朱广护心里有些不踏实,会开的效果也不满意,于是,原定两小时的时间就缩短了不少,十点半不到就结束了。

    孙本亮作为老朱最有力的左膀右臂,一回到房间就坐不住了,丢了根烟给他,起身出门。

    两人在这种状况下其实不用交流什么,主教练虽然权力大着,但很多事情是不太方便出面做的,尤其是在国内这种关系超越规则的普遍状态下。

    孙老头目的地很明确,出门直奔李贴大羽房间,叫上两人再往尤墨卢伟房间走,路上有见着顺眼的也一并叫上。最后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挤了**个人。

    孙老头环视了一圈,看着李贴,大羽,张笑瑞,隋东谅,李建。尤墨,卢伟,孙治,黄勇都在,心里略感满意,清清嗓子吩咐:“大羽看看外面有没想进来的。没有的话把门关上。”

    “把大家喊上,是想商量点开会商议不了的事情,具体内容估计你们也能想的到。有些事情,并不是知道的人越多越好,有些人,也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孙老头表情严肃,声音迟缓有力。

    嗡嗡的议论声马上止住,少年们略感诧异地对望了几眼,安静下来。

    “下一场的对手。绝对不会是场上11个人那么简单!他们的盘外招从一开始的报纸评论就开始了,咱们没上当。现在又升级了,派一堆人天天跟在我们后面,看着是在追捧我们,其实是想给点甜头让我们麻痹大意,不小心还能透点消息给他们,这一点,我相信大家都会有警觉。就不再多说!”孙老头抓过桌子上的水杯,也不管是谁的。一阵猛灌。

    “对手最惧怕我们的,就是不确定的出场阵容和战术打法。这些东西的重要性,不用我多说你们也都明白。和你们打招呼并非是信不过你们,而是我和朱指导都觉得:对手表面的目的是得到重要情报,但更深层次的想法还是分散我们的注意力!无论是接近了套词,还是派些漂亮姑娘勾兑你们。都是这个目的!”

    孙老头一气说完,涨的脸红脖子粗。

    少年们看他似乎是说完了,开始热烈讨论起来。结果不交流不清楚,一唠开了吓一跳!屋内坐着的每个家伙,最少都被四个岛国姑娘骚扰过。至于其它自称是记者的,球探的,球迷的,说半天说不清楚自己是干嘛的就更多了。

    本来有些沾沾自喜的心,恍然了。

    原来这也是种战术!

    原本热闹的房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少年们一个个若有所思的,不肯打破这难得的宁静。

    不过,很快就有不喜欢安静的家伙跳了出来。擅长举一反的大羽一拍自己脑袋,大声嚷嚷:“我明白了!报纸上说的那些赞助,这一场的2千万岛元的比赛奖金原来也是烟幕弹!就是让我们心里不平衡羡慕他们!小鬼子简直太坏了!”

    少年们一楞,目光转向轻抚胡须微笑的孙老头。

    “啊,哦,那个,那个嘛,我也搞不太清楚”孙老头表情有点凝固,舌头打结,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老脸都红了。

    看到他脸红心虚的样子后,少年们已然知道事情真伪,也不说破,继续讨论起了上一个话题。

    孙老头老脸搁不住,叮嘱李贴几句后寻个理由闪人了。

    房间里顿时又安静下来,少年们的目光焦点开始在另一个人身上转悠。

    “都看着我,是想得到个准确答案还是想知道原因?”尤墨目光扫了一圈,好整以暇的开口。

    “都想!”大羽抢答完毕。少年们难得地没有异议,纷纷点头。

    “那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这个数字,不算什么。今年的世界足球先生,身价是2千万美元,折合岛元40亿。光说数字你们可能没啥感觉,还是来点实在的吧。现在世界一流球员的年薪大概在一百万美元上下,折合rb就是六百万,换算成工资就是每个月50万。对了,大羽你报吊了吧,一个月所有钱都算上大概多少!”尤墨侃侃道来,把一干少年说傻了眼。

    大羽挠挠脑袋,计算了好一会得出结论:“一个月大概250!”

    少年们忍不住笑起来,好一会才收了声,继续听讲。

    “嗯,一年千,大概的运动生涯也就20年左右吧。这么一算刚好,人一年挣你2000年!”尤墨看着一堆几近痴呆的家伙,开始安抚:“这么算有点对你们不公平。换个更准确点的,按世界二流球员水平算,他们整个运动生涯平均大概是0万美元每年,20年下来就是600万rb,你们以后也不可能只拿这个水平的收入。按国内最高水平收入来,一个月算千,一年刚好万6,算下来的话刚好踢个一千年就能和人家收入平齐了!”

    少年们再也笑不出来,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还是被大羽打破沉默,“一千年太漫长,你说点眼前的,实在点的!”

    “眼前的意思是。你们还远远没到考虑收入的时候,等你们有了匹配的实力,才有资格讨论这些!”

    “收入多少,不是自己说了算,也不是别人说了算。你的表现价值多少自然会有人专门帮你计算。现在国内职业联赛还没开始,各种收入和世界都是脱轨状态。所以,别看现在,拿将来和他们比!”

    ————

    苏瑞敏最近往薛明房间跑的很勤快,甚至几次不小心在里面撞见了高军。

    薛明最近心情好,不太计较这些细枝末节,不过和他说话的时候老是有点心不在焉。

    今天会议结束的早,没一会,端着茶杯的薛明就等来了苏瑞敏。

    “苏主任,有点事情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苏瑞敏小眼睛眨巴眨巴。有些没闹明白他的意思,转头确认了下房间门的状态后,点头:“老薛你这话说的就见外了,你我之间无话不谈,明讲明讲!”

    薛明脸上堆笑,嘴角却不动声色,“上次的照片事件吧,我让高军去查了一下。记者也找见了,不过岛国人嘛。有点狡猾,不肯说实话。高军费了半天劲,只从他嘴里得知是个国人递给他的,据说还得了点新闻线索奖”

    苏瑞敏的表情有点僵硬,使劲动了动眼睛嘴巴才让舌头利索一些。

    “薛领队的意思是?”

    “有些事情嘛,差不多就行了。太过了容易着痕迹。而且,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对不对嘛,老苏!”薛明满脸笑容挂起,嘴角也翘了起来。

    “大家彼此彼此嘛。老薛你生财有道,大家跟着发财,我这点心思也瞒不过你。既然都在一条船上,那互通有无还是有必要嘛,比如说,上次刘林的事情”苏瑞敏神情放松不少,眼睛似闭非闭,环抱的胳膊放了下来。

    “哦,那个你放心,我这走帐都要一个过程,钱这一块不会亏待你们。球队最近不太平,你多留心哈!”薛明脸色不变,笑容可掬,只是声音略有些飘。

    苏瑞敏显然不愿多停留了,应了一声,转身别过。推门出去后,脸色马上阴了下来,皱着眉头往前走,连不远处的阎事铎都没瞧见。

    “苏主任这气色可不太好,身体得注意保养了!”阎事铎来了兴致,大嗓门在走廊里回响,颇有些低音炮的威力。

    苏瑞敏吓一跳,眼皮子动了好几下才稳定住,“多谢阎主任关心了,您才是真正的主任。我这算哪门子嘛!”

    “哪能这么说,人事尚书才是天官,六部都得往后退,您太抬举我了。”阎事铎一脸憨厚笑容,可嘴角一抽一抽的很不自然。

    苏瑞敏看的仔细,心冷笑,脸上依然堆满笑容:“官大一级压死人呐,阎主任也好历史?”

    “历史读的不行,野史到是兴趣浓厚,苏主任有兴致?”阎事铎收了笑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那我可不行,正史都是一般般,野史更上不了台面。阎主任有雅兴的话,薛领队到是个好对手!”苏瑞敏连连摆手,像是要把这让人浑身刺痛的目光挥走一般,不肯停下。

    阎事铎收了目光,嘴角闪过一丝笑意后点头:“好主意,听说老薛好收藏,家里好东西多的让人流口水,不知道有没机会见识一下。”

    苏瑞敏心一惊,小眼睛迅速转动几圈才停下,笑容依然满满;“老薛搞收藏历史可长了去,眼力见儿确实不一般,正史野史估计都是一把好手。阎主任也好收藏吗?”

    阎事铎呵呵笑了起来,摇摇头:“我不好这一口,没那个耐心。苏主任该锻炼锻炼了,这睡眠差的,黑眼圈都可明显!”

    苏瑞敏实在摸不清他的虚实,只得陪笑道:“阎主任提醒的是,这个人形象代表国家形象,像我这模样可不合格,得好生锻炼锻炼!”

    “那不打扰苏主任锻炼计划了,我找老薛聊聊。”阎事铎挥手别过,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苏瑞敏没想到他说走就走,刚应了一声就只见背影了,只得把到了嘴边的“有空一起喝个茶”留了下来,定定地看着背影消失了,才转过头继续往前走。

    “莽夫,哪儿都有你的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