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成名惹人羡,年少多金佳人念。一羡一念之间,岁月已然虚度几多。或许,这才是怀念过去的真正原因吧。愿各位书友惜时如金度日如年!

    阎事铎没按苏瑞敏的思路走,反而转了个弯敲响了朱广护的房间门。

    客气一番后,老朱把当前困境的前因后果详细说了一遍。没有夸大,也没有拍胸口表示没问题,只是说完之后轻叹口气,定定地看着他。

    孙本亮没在房间,汇报完少年们的状况后就出门收集对手信息去了。不过,走之前那张忧心忡忡的脸却留在了老朱的脑袋里,晃来晃去的让人心神不定。

    阎事铎有些沉默,伸手要了根烟,陷入沉思。

    朱广护没敢打扰他,伸手把录像机关成无声模式,目光转回,仔细研究起来。

    “老朱你挺不容易的。”阎事铎一根烟燃到尽也没抽几口,把烟头使劲在烟灰缸里拧来拧去的时候,没头没脑地冒了一句出来。

    “呃”朱广护注意力没在他身上,此时有点卡住,转头看了他一眼,仿佛从紧皱的眉头找出了些什么,随口说道:“阎主任更辛苦了,上上下下的这么多人。”

    “不一样呐,咱俩工作性质不一样。你这个位置比我想象的难度还要大的多!”阎事铎把手拿回来,依然面无表情。

    朱广护脸上的笑容有些尴尬,声音也不利索:“过奖了阎主任!您也知道,球队目前成绩我的功劳其实有限”

    “你叫我老阎,别和那些搞政治斗争的家伙一样‘主任主任’的喊,听着心里闹的慌。”阎事铎打断他,脸黑黑的绷住了。

    朱广护不明就理。声音里陪着小心,“老阎,今天见着谁了闹一肚子不愉快?”

    阎事铎嘴角终于有了些笑意,扬了扬眉毛,“我这人喜欢直来直去,绕弯子的东西见多了就烦的慌。你们这支队伍。人事状况太复杂了。我随意查了查,又接触了几个管理层的家伙,发现问题不少啊。”

    朱广护一脸苦笑,“关注太大了就是这样,牵的是一条线,后面能理出一大片。成绩差的时候反而简单些,没那么多功劳值得费心思往上冲。现在一出成绩,削尖脑袋往上凑的人就多了去了。”

    阎事铎点点头,起身。“不打扰你了,我去找你们领队聊聊去。有什么要交待的?”

    朱广护略一迟疑,还是点点头说道:“最近打我们队员主意的球探可不少,薛领队可能比较忙,估计不太欢迎你过去”

    阎事铎哈哈一笑,摆摆手,转身出门:“我去会一会,看看老江湖的道行深浅!”

    朱广护一楞。直到“咣当”一声房门关上的声音响起,才回过神来。嘴角一咧,扭头继续看录像。

    ————

    高军坐在薛明房间里,低着头,面无表情地听着桌子上传来的“咚咚咚咚”声。

    “嗯,价格这东西可以谈谈。不过,让我们帮忙的话那得加钱。给他们上浮个0%吧。一家650美金好了。把那几个家伙的所属俱乐部电话找给他们就行,其它的不用管。”

    “知道了。”

    高军依然没什么表情,应了一声就准备转头出门。

    “最近风头紧,你别傻乎乎的让记者逮住了。女人这东西哪儿没有,为这一颗小树苗放弃一大片森林。就太划不着了!”薛明没抬头,手依然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击着。

    高军没回头,面部表情有点扭曲,“嗯”了一声,继续闷着头往前走。只是心的郁结之气直往上顶,开门之后,忍不住站定了,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一抬头,看见打量自己的阎事铎了!

    “阎,阎主任,好”

    阎事铎眼睛微微眯起,上下打量了一眼,点点头算是回应,放走了逃难般浑身不自在的家伙。

    “阎主任!稀客,稀客!”薛明忙不迭的放下手茶杯,右手伸出,快步上前。结果被床角绊了一下,踉跄了几步才在阎事铎的伸手相助下站稳。

    “薛领队人逢喜事精神爽呐,这步子迈的比一般人大多了!”阎事铎呵呵一笑,看着搭在自己胳膊上的白嫩胖手。

    “同喜同喜,多亏阎主任一路费心提点了”薛明心思一动,边琢磨边堆起满脸笑容,开始用场面话应付。

    阎事铎看他面色如常,也收了收心神,目光如炬般盯着他的眼睛,声音浑厚,“岛国观众这股热情劲儿有点过头啊,薛领队有啥措施没有?”

    薛明双手一摊,满脸无奈,不过目光却稍微往下低了点,错开了聚焦。

    “这事情吧,真不太好办。比赛打到这个阶段,观众热情是难免的,岛两国虽然矛盾不少,但彼此民众之间可没有那么大的过节。我们过来半个多月了,一直也没有受到什么刁难,反而被当成上宾招待着。眼前队伍比赛打的不错,少年们被他们追捧也是人之常情,这热情劲儿一上来,难免会让队员们有些分心。阎主任提醒的是,我会尽量安排好队伍的活动安排,尽量避免他们的战前准备老是受外界影响!”

    阎事铎面带微笑地听他说完,点点头,继续问道:“除了岛国观众,听说还有一堆记者和球探跃跃欲试的想刨点东西出来,不知道”

    薛明这次反应激烈多了,拳头握紧,面部表情丰富,声音恨恨的:“唉,那些家伙简直烦的很!又不了解国内情况,一窝蜂的涌过来问这问那的,能把人烦死。也不太清楚有没有漏网之鱼,好在队员们都被一再叮嘱过,口风应该能把的稳。”

    “这场比赛,除了总局重视。央那边据说也有动静。你们这是一荣俱荣呐,可要把握好机会,别出什么岔子!”阎事铎被这一顿官腔堵的胸口憋闷,刚来时候的兴致已经无影无踪,起身准备别过。

    “阎主任放心,一定给上上下下都打好防疫针。争取不出任何岔子!”

    薛明这会的笑容很真实,脸皮上的褶子都笑开了,嘴咧的老大,黄白相间的牙齿下,牙花子都露出来一大片。

    阎事铎看的一阵恶心,赶紧起身往外走。直到出了门,才松了口气。

    和上次不同,他这次每个房间都坐了一会,很随意地问问看看。并不多说什么。

    少年们也隐约能感觉到,接下来的比赛,好像不同于之前任何一场了!

    ————

    谜一样的出场阵容,迷雾的战术打法,云遮雾罩般的战术变化。让岛国上上下下都对国少队的训练空前重视起来。

    得知下午的训练课依然没有办法做到对外封闭,朱广护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过,等球队大巴开到训练场地之后,他还是被惊住了。

    训练课而已。要不要这么夸张??

    看台上人头攒动不说,跑道上还堆的里层外层的!稍微目测一下都有五千人往上!

    一见正主儿拉开架式训练了。马上一片闪光灯亮起,“xxx我爱你!”也随之响起,在诺大的体育馆里回响成一片。

    少年们一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一个个面部表情僵硬,不知道该不该回应般走神不断。不过很快,与生俱来的表演**开始膨胀。兴奋感一波一波的往上涌,各种表演般的动作开始露头了。

    随之而来的,是更大声的尖叫!

    朱广护都忍不住看了几眼围观群众,心里有些异样情绪出来。

    这哪儿是体育比赛,这就是活生生的追星族在追捧明星嘛!

    虽然可能居心不良。但能在这种氛围下训练比赛一回,也不枉付出这么多年的心血汗水了。

    其实老朱还是有些多虑了,追星这种东西,很多时候都是群体效应在发挥作用,之前很多所谓的谋划,计策,矛盾,都会在这种氛围下消失无踪。不知不觉,就从群体的狂热氛围获取了极大的认同感。

    国少队能在岛国本土拥有这么多粉丝,其实还是得利于他们比较成熟的娱乐圈造星系统。

    追星族在经过几代进化之后,早已有了自己鉴别能力,不太甘心于报纸媒体的指手划脚了。东道主球员人气虽旺,但一天天耳濡目染的太多太久之后,难免让人视觉疲劳。国少队这些个性十足,造型奇特的家伙们刚好迎合他们的猎奇**。

    而好奇,就是万物之本!

    一路关注下来,这支队伍许多难得一见的宝贵品质也在逐一展现,慢慢的,像悬疑小说一般,牢牢地吸引住了他们的目光。虽然还是会支持东道主,但也不妨碍在其它时候追捧一下这些颇具神秘色彩的少年们!

    眼下时间,刚好是这种情绪集宣泄的美妙时机。

    看台上,惠娜尖叫了好一会才把心思收回来,对着旁边一知半解的小伙伴讲解起来。

    两人的岛语方言味儿很重,语速又快又夸张。小伙伴和她年龄相仿,看其模样打扮不太能确认性别,略显懵懂的表情也充分体现了菜鸟级别的足球知识水平。不过态度到是蛮认真的,边点头边努力寻找她口的大小帅哥们。

    “他们不光帅,还很有正义感呢!上次一个胖记者向我伸咸猪手,结果十秒钟不到就带着一头大包躺在地上了”

    “最帅的是那个不太说话的小个子,像不像飞影!”

    “那个大脑袋,眼睛细细长长的家伙,我好喜欢他哦,可惜他有女朋友了,好可惜”

    小伙伴一脸羡慕的看着她,好容易才得了个空,弱弱的问:“回国后,你还会和他们联系吗?”

    惠娜扬起的手有些发僵,缓缓放下后,嘴角又翘了起来,满不在乎的语气:“那有什么大不了的,没准我以后就在那边发展了呢!”

    “是吗?真羡慕你呢,可以自己做主”小伙伴目光转向场地央,像是在自言自语。

    “美智子,你就是太软弱了,才会一直都听别人的”

    “我们年级的凉子老师,据说她的男友在这支球队当教练呢,好羡慕”

    “是吗,是间那个胖大叔吗?哈哈哈哈,好奇怪”

    “不是啦,是边边上那个子高高的,身材好好哦!”

    “哼!你们老师怎么和他勾搭上的!”

    “好难听哦你说话,他们以前就认识,凉子老师一直在等他,好可怜哦,都29了还没有结婚!”

    “他们打完比赛还不是要回去,他们怎么办?”

    “所以说,好羡慕你呢!”

    “有空的话,带我认识认识她吧!”

    “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