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运动员一步跨入明星偶像,这种跨度有多大呢?

    尤墨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自己身上找到答案,只得把目光转向别人。

    一张张兴奋的脸上是满满的笑容,嘴角微微咧着,不受控制般时不时抽动一下。每个人的步子都很轻快,连跑带跳的完成动作之余,还会情不自禁的理下头发,抹一把汗水。

    其实在国内他们受的关注不比现在小,可眼下状况却完全不同。就连尤墨自己都能感觉到:征服自己人真没有征服这些异域的家伙们带感,更何况里面还有那么多胆大外向的年轻姑娘。

    十五六岁的年龄,正是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季节,年轻异性的追捧,最是贴合了这种蓬勃向上的状况。顺便把每个人的心理状态,都调整到了初恋般兴奋的高度。

    带到比赛,也是喜忧参半。这种状态下的家伙们,是很难用言语把兴奋度给降低的,与其反抗不如顺其自然,把奔放的情绪和旺盛的创造力带入比赛,稀释之后再图控制。

    想到这些,尤墨抬头望了眼朱广护,从那张心事重重的脸上没有找到想要的答案。心里,也有些犹豫不决。

    出场阵容这种东西,虽然可能考虑别人意见,但最终结果当然是主教练一手制定。很多以小心谨慎出名的教练,会把上场名单直到开始比赛前两个小时才公布。一是为了保密,二则是为了更多的信息收集。

    可眼下状况却有些问题。朱广护之前一直是比赛前一天下午公布首发名单,此时若临时改变的话难免落人口实。更何况,临战前表现出来对队员的不信任,会对少年们的心理造成难以估计的影响。以老朱一贯的精明和长远考虑来看的话,应该还是会按老计划来。

    上一场比赛。卢伟只是在赛前会议结束的时候,私下和老朱沟通了一下,委婉地表示了自己的看法,结果却并没有被采纳。

    原因其实也能想到,老朱面子上是要维持自己的主教练权威,里子上则有些自信过了头。觉得对手不足为虑。再有的原因可能是觉得:如果卢伟替补的话刚好从了媒体愿望,那可比吃了苍蝇还难受。

    尤墨甩甩脑袋,放弃了找老朱私下交流的想法。

    这支队伍路还长着。

    需要成长的,何止队员!

    ————

    晚上八点过,尤墨接到了惠娜打来的电话。

    内容不多,其曲折却让人有点想不通。

    小姑娘找人的时候不小心碰见熟人——胖记者了,更不小心的是,还听见他在和另外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在商量着什么。

    尤墨心里已经有所预感,大胆地猜测了一下。果然正目标。

    是高军的岛国恋人!

    事情至此,已经明朗。胖记者上次发了照片引起媒体广泛关注后,出风头的愿望那是刚刚的,估计挨了顿揍都不能消磨掉他那膨胀的欲*望。找到那个叫凉子的女人目的也很明确——想办法搞到出场名单!

    不过,出场名单得后天下午才能出炉,此时搭上线估计也是许下好处或者努力游说。

    尤墨还是很真诚地感谢了她的努力相助,结果却只得到哭笑不得的答复:虽然在别人的爱情当了背景布,但没什么好遗憾的。希望下次成为主角吧!

    这样的姑娘肯帮自己,尤墨只能感慨自己的好运气了。没说一会又听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凉子竟然是她好朋友的老师!后续的事情就不是尤墨力所能及的了。于是作罢,叮嘱她注意安全后就挂了电话。

    本来以为后续的事情自己帮不上忙,结果尤墨稍一思量就发现:眼下的事情好像也只能暂时不作为了!

    胖记者和凉子接触并不代表什么,没有证据的话连找高军谈谈的必要都没有。摸不清楚他和凉子的底细,往上汇报也显得鲁莽。毕竟,这种事情万一搞错。真是让他们跳河都洗不清了!

    如此来看,只有等惠娜和她朋友找凉子沟通后,才能继续考虑下一步行动。

    事情经过和卢伟一说,果然也只得到了个按兵不动的指示。尤墨放下心来,开始晚课练功。

    前一段时间的加餐苦练不但没有超出身体的承受范围。反而让本来难以突破的肌肉力量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这种状况也算意外之喜,虽然以这货一贯的懒劲来看,不太可能坚持苦练下去。

    其实以他目前的力量水平,已经远远超过了一般足球比赛的要求,再刻意加强的话意义也不大。真正需要长期打磨的是脚下技术,身体协调性,无球跑位,抢点意识等等。而其提高空间最大的,不用多说也很明了:人球结合技术。

    背身拿球技术,拿球转身技术,带球技术,距离传球技术,射门技术等等等等。

    这些东西其实就是些常规武器!

    和秘密武器不同,常规武器其实才是安身立命之本!

    这也是为何比赛打了这么多,他的进球从来没超过两个的最大原因!

    如果刨去那些利用身体条件做出的,那些匪夷所思的进球的话,他在常规状态下的进球其实寥寥无几!

    他和大羽的最大区别,也就在此了。大羽如果有他的身体条件和想象力的话,进球数起码能翻一番!

    同理,他如果有大羽那种严格的科班训练经历的话,偶尔弄个帽子戏法还是没有问题。

    当然,“如果”这个词,是最让人蛋疼的存在。

    ————

    第二天上午,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惠娜和她朋友竟然成功地说服了凉子!

    不过,这段跨国恋情显然是遇到了很大阻力,凉子了解到她们可以联系上球队的负责人后,动了心思,想通过正常途径尝试沟通一下。

    心情可以理解。实际情况却有些堪忧。尤墨询问清楚见面时间地点后,电话叫上了王丹。

    午,酒店附近一家海鲜饭馆里,尤墨和王丹等来了一大两小个姑娘。

    凉子的真实年龄不太明显,妆略浓,身材略发福。打扮还算时尚,只是脸色看着很不好,很憔悴的那种。

    简短介绍之后,双方也没啥好客气的。该吃的吃,该问的问,该说的说。

    凉子的勉强够日常交流,于是惠娜就比较忙活了,填饱肚子的同时还要客串翻译,忙的她直往尤墨翻白眼。

    尤墨可不敢拿正眼瞧她。脚都被知性姐姐踩着呢,一有异常举动马上发力,毫不犹豫的那种。

    高军没来是意料之的,凉子也没尝试着叫上他一起寻求帮助。虽然两人无话不说,但这种途径显然不是他愿意尝试的,更何况他还误会着尤墨呢。

    事情一桩桩披露出来,真相也渐渐大白!

    高军和她约会被薛明撞见之后,就被威胁着去和球探们沟通。当起了掮客。之前的照片事件他也被派去调查了一番,结果让人惊讶。竟然是队伍里的队医李奇,在政工干部的指使下干的!

    高军现在非常茫然,既不想辜负等了他年多的恋人,又不想继续被人当枪使下去,但反抗的话又怕自己力量不够,甚至还动了带着凉子跑路的想法。

    凉子上次是因为父母的原因没能和他在一起。伤心之下两人就断了联系。这次联系上之后马上旧情复燃,一发不可收拾。没了阻力的两个人难耐相思之苦,明明知道会给彼此带来麻烦,却仍然频频约会,以至于把简单的事情给弄的复杂了。

    这次胖记者过来找她。也算是下了本钱,直接开价50万岛元,被她以考虑一下给拖延过去了。

    王丹不愧是有多年记者经历的老鸟,很快找见事情的关键点,问道:“高军是薛明派去调查照片事件的,这说明薛明也不知道照片是在谁的主使下拍的,对吗?”

    凉子点点头,仍然没有动筷子的心思。一旁的美智子看着不忍,不停地给她夹东西过来。

    王丹和尤墨交换了个眼神,继续问:“高军知道有记者找你吗?或者说,他有没有和胖记者交易的想法?”

    凉子的声音很急切,语速快的惠娜都跟不上了,无奈之下只得让她慢慢复述一遍,才算把事情讲清楚。

    高军知道自己这么做的后果,所以一再和她强调,要远离那些居心叵测的家伙们。不过,他现在自己都自身难保,也就很难再花心思考虑这些了。他有跑路的打算,其实也是做了最坏准备:万一被人把泄密的责任推到他头上的话!

    凉子当然不希望他这么做!

    大家都是成年人,心里都清楚明白:这么做的后果可能当时解决了问题,并且让她很感动。但时间久了,黑白不明的身份,心的内疚,不敢回国探亲的窘境,都会困扰过来,让两人苦不堪言。

    话说到最后,凉子忍不住哭了起来,众人好一阵安慰,才算稳住她的情绪。

    王丹心里有底,分析起状况来头头是道。

    首先可以确认的,是薛明现在和苏瑞敏不知为何有了过节。

    薛明要靠队员们发财,就不可能挡着球队前进的道路,所以才会派高军调查照片的来源。

    苏瑞敏则一心想弄权,尤墨是他最大的眼钉,此次未能成功,难保后面不会有动作。

    两人现在的分岐很明显:薛明想保球队成绩以捞大钱,苏瑞敏想制造事端来捞功。

    有分岐就有可能会相互算计,这勉强算个利好消息。

    眼下比赛在即,薛明那边没什么危险,暂时可以不用考虑。苏瑞敏这边就不好说了,以他老谋深算的一贯作风来看,难保不出什么妖蛾子。

    其次可以确认的是:凉子和高军的事情其实远没有想象严重,只要说服高军,让他把薛明收受贿赂的详细证据拿到手,事情就有很大转机,甚至最后全身而退也未尝不可能。

    可话说到这里,又有点卡住了!

    说服高军,这个任务凉子都没办到,凭他们在坐的这些人,估计都得败下阵来!

    王丹的目光转向尤墨,看着这货一脸幸福的吃相,没忍心下狠脚,轻轻踩了两下。

    尤墨其实很不喜欢鱼啊虾啊蟹啊这些麻烦东西,费半天劲吃不着多点肉不说,还弄的一手黏糊糊的。此刻终于轮到他发言了,开口第一句就是:“真麻烦呐,谁定的地方,太不人性化了!”

    知性姐姐顿时觉得这货欠收拾,刚要加大力道,就被他膝关节一转给制住了小腿,无奈之下只得用手狠狠拧了一把。

    尤墨龇牙咧嘴的继续开口说道:“我让阎头约他出来谈谈,凉子你和高军通个气,别上来就搞僵了。”

    惠娜看的仔细,小嘴撅撅着,很不情愿的翻译完了,脸别过去。

    一边的美智子看的更仔细,凑到她耳边说了句话,才总算让她转怒为喜。

    回去的路上,就连满腹心事的凉子都有些好奇了,忙不迭地问她。

    “那个姐姐太不温柔了,他将来肯定会后悔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