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检记忆时,总会有些已经老到模糊不清的身影,在那儿晃悠。就像记忆曾经暗恋过的人儿一样,清楚透着一股朦胧。春天来了,盛夏的果实也快临近了吧,毕竟,盛开的花儿也像暗恋的人儿一样,往往容易错过。

    扯淡完了,祝各位书友读书愉快!

    赛前战术会议在晚饭后进行,首发名单一般都是在这种时候公布。

    吃晚饭的时候没见着政工干部苏瑞敏,少年们心里都有些上八下的,目光时不时地打量着当事人。

    尤墨吃饭前打了个电话给王丹,此时正安心享受美食,对周围的目光毫不在意。

    张笑瑞越吃越觉得食之无味,最后实在忍不住,端着个盘子坐到尤墨对面,开口就是:“尤哥,我心里不踏实。”

    “就吃那么点,肚子里也不踏实吧。”尤墨稍一抬头,没看人,瞥了眼盘子。

    “没胃口,你不是只为出口气才这么做的吧!而且,你和他们的大牌球星关系那么好,确实容易被人说道四的!”张笑瑞勺子一放,声音有些激动。

    尤墨没说话,抬头笑着看了他一眼,埋头继续忙活。

    “呃”张笑瑞刚一开口,自己就卡住了,停顿了好一会,才四下看了一眼后,组织好语言继续劝说:“政工干部就爱抓人小辫子,嘴上说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要不,我帮你去和他说说,兴许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

    尤墨认真地看了他一眼,从他那一脸严肃的神情找到了些许温暖的感觉。

    “对付小人,要投其所好。别当好人。记住,小人最喜欢的,就是老好人。”

    说罢,端着盘子起身,念叨:“今天的牛肉不错,不知道再来点会不会消化不良。岛国人学西方的饮食习惯。这可不太科学”

    张笑瑞楞楞地坐在那里,想了好一会,才若有所思的摇摇头,味同嚼蜡般继续对付眼前盘子里的东西。

    自己原来,一直在当老好人吗?

    这可真是件挺没劲的事情。

    要努力了!

    ————

    李奇刚一回到房间,就被急促响起的电话铃声吓了一跳。最近他的睡眠质量可不算好,此时更有些精神不振,神经过敏。

    抓起电话没说两句,眉间就皱起了个疙瘩。叹了口气。推门出去,没一会,就来到了苏瑞敏的房间。

    两人关系虽好,但在一起碰面交流的时间却很少,此时不用多说,李奇也明白,有事情要摊到自己头上了!

    看了眼苏瑞敏之后,他就开始觉得有些奇怪了。

    只用一个词来形容眼前人的状态的话。那只能是——“紧张”了。

    手有点抑制不住的颤抖,连带着声音也不连贯。脸色煞白,嘴唇有些发青。

    “事情,事情,不好办呐,李奇,有啥好主意没有”

    李奇有点摸不着头脑。试探的语气问道:“苏主任这是”

    苏瑞敏有些不耐烦,抬起头迅速地看了他一眼,加重语气,“情况有变,上头风向对那小子极为有利。这种状况。难保他不倒打一耙!不行,必须得有个主意,不能把主动权拱手相送!”

    李奇一楞,陪着小心说道:“是,是,苏主任说的是。具体办法”

    “想办法把出场阵容泄露出去!”

    苏瑞敏虽然是压低了声音说的这句话,但听在李奇耳朵里,依然有雷声阵阵的错觉。

    难以置信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后,李奇摘下眼镜,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认错人。

    “怕什么,一旦泄露也不会有人怀疑到你我头上!”苏瑞敏心亮堂起来,声音有些激动,一伸手抓住了李奇的胳膊。

    李奇后退了一步,却没有甩开束缚,只得无奈地顺着思路问道:“不妥吧,这种时候泄露出去,别人只会怀疑高军,对那小子造成不了多大影响”

    苏瑞敏明显是豁出去的状态了,心一横,声音变得底气十足:“管它怀疑谁呢,高军一旦出事,薛明也跑不了,我可没傻到留把柄在他们手里!即使对付不了那小子,比赛输了他也没好果子吃。调查起来刚好转移视线,免得我们太被动!”

    李奇楞了一下,心迅速闪过之前在车上的那个眼神,身体马上一抖,忙不迭的又退一步,摆脱了苏瑞敏的那只手。

    “不行,那小子已经怀疑我了。高军也调查过我,说不定已经知道是我干的。这事我不能再出头了,苏主任你找别人吧,钱我不要了!”李奇手抖着往兜里伸,好容易掏出个信封来,丢在桌子上,逃也似的转身准备出门。

    “胆小鬼,那个记者的电话给我!还有,今天的事情,如果有胆量说出去的话,呵呵”苏瑞敏眼划过厉色,狠狠地瞪着慌乱的李奇。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甚至,跟您一点也不熟”李奇慌乱地翻着钱包,直到救命般的名片被找出来后,才稍稍缓了口气,往桌子上一丢,小跑出了门。

    “砰”的一声巨响传来,苏瑞敏冷笑着把目光转回,盯着手的名片。

    ————

    出场阵容这种东西,虽然重要,但在队伍内部想保密是不可能的。大权在握的主教练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犯胡涂,对自己人还藏着掖着。

    晚上九点过,一不小心知道消息的苏瑞敏,第一时间溜下楼去。

    出了酒店,拐八绕的找了个能打电话的地方,拨了过去。

    等候多时的王丹依然没有靠近,手里拿着小型望远镜,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电话交涉看来很不成功,苏瑞敏气的直拍桌子。好一会才慢慢平静下来,继续说着什么。

    接着,等待。

    大约半小时左右,一辆黑色福特迅速驶来,车门打开,胖记者下车的时候像是太过激动一般。差点一脚绊在车门上。

    两人接下来的交流就简单多了,胖记者明显懂,很流利地说着什么,比划着什么。没一会,两人一起上了车,缓缓前行。

    王丹迅速吩咐前面握着方向盘的刘楠,“跟上,你那儿有没有远程录音的东西?”

    刘楠把手持小摄像机放下,迅速发动车子追上。“距离太远了不行,大概一两米左右还是能录来当证据用。”

    “明白,不着急,看他们去哪儿!”王丹深呼吸,努力压住兴奋的心跳声。

    “嗯,估计是要找个地方说话。苏瑞敏和他应该不熟,肯定会有防备。”刘楠的声音里也有着抑制不住的兴奋。

    职业敏*感的那种!

    果然,车子开动没多久。两人就下了车,目标是一家居酒屋。

    刘楠和王丹刚准备下车。就见两人又转头往外走,吓得赶紧关了车门不敢动作。

    福特车又继续往前开,大约五分钟后,停在一家麦当劳门口。两人施施然下车,不慌不忙地往里走。

    刘楠和王丹这次吸取教训,看着两人东西点完。坐定了开始说话,才下了车,扮成情侣,相拥着往里走。

    刘楠显然经验丰富一些,把自己鼻梁上的眼镜摘了下来。给王丹戴上后,随手把她的马尾解开,散成了披肩发。

    王丹有些尴尬地看着他的动作,没有反抗。

    刘楠忙活完毕,吩咐:“你去排队买点东西,我来布置。”

    王丹微一点头,有点担心地看了眼不远处,那个一脸紧张,不停地东张西望的老家伙。

    “没事的,我是老手!”刘楠笑着拍拍她的肩膀。

    “嗯,小心点。”王丹不敢再看,微低着头往前走,心里有些五味杂陈。

    一小时后。

    车子里的两人长出一口气。

    王丹把录音机打开,准备欣赏劳动果实。

    刘楠却有些难以释怀,叹了口气,感慨:“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国家干部,事事都把国家形象挂在嘴上,没想到啊没想到”

    王丹已经见惯不惊了,笑着打断他:“行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见报还是内部?”

    刘楠继续叹气,一脸苦笑的说道:“你又不是第一天当记者,能不知道规则?见报的话我们报纸会和他一样出名,不过,上头怕是没有好脸色了。”

    王丹撇撇嘴,打开收音机。

    “您肯定这份出场名单的准确性吗?我可是很有诚意的,但您又不肯收钱,这让我无法完全信任您呐!”

    “收钱的话反正,这名单错不了!我可以用人格担保!”

    “先生您看,咱们又不熟,您是不是先收一笔钱我好和上面交待,剩下的如果正确的话我再打到您的帐上。您的身份我们已经核实完毕,按您的要求也不会有任何您的信息泄露,但合作嘛,当然要相互表示诚意才行!您不收钱的话我们于心不安呐!”

    “行行行,没见过你们这样的,不要钱非塞给人。对了,你们是报纸,下午的事情也有了解吧,能不能把出场名单的事情往他头上写几笔?”

    “先生,您这个要求恕难从命了。浦先生是我们大岛国的民族英雄,任何往他身上泼脏水的行为都是不允许的”

    “随便吧,你们看着办,尽量把声势造起来,别弄的我费了半天劲,你们教练还不知道我们的出场名单!”

    “这个您尽管放心,您就等着核实后收钱吧。对了,需要我送您回去吗?”

    “不用不用,我只拿1千岛元,不用签名什么的吧!”

    “您还是不信任我们呐,不过,您要坚持这么做的话我们也不会勉强。签名不用了,我们会信守承诺的!”

    “你们岛国人真够二杆子的,走了,不用送了!”

    “”

    王丹刚把录音机关上,车载电话就响了起来。

    刘楠接起来,说没几句就挂了。转头,对一脸疑惑的王丹说道:“凉子吓的不轻,她接到胖记者电话了,说他找她核实出场名单。我告诉她证据已经拿到,不用担心,让她回绝了。真是没想到啊,为了一已之利”

    “真的,谢谢你了。”王丹冷不丁的开口,打断了他继续感慨的话头。

    “要谢,也是凉子谢谢我们。”刘楠抬起头,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

    “你还是,赶紧找个女朋友吧。”

    “怎么,你也会关心我吗?”

    “不是,衣服上好重的洗衣粉味儿”

    “呃不要破坏气氛嘛!”

    “算了,送我回去吧!”

    “害怕了?”

    “不是,不想伤害你。”

    “已经是重伤了!”

    “听语气不像!”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